[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民行動遭連番打壓,中共妄圖清洗血的教訓 /余履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5日 转载)
    
    
公民行動遭連番打壓,中共妄圖清洗血的教訓 /余履冰

    四川地震後不少倒塌校舍外都出現要求徹查人禍的橫額
    
    
    公民行動遭連番打壓,中共妄圖清洗血的教訓 /余履冰
    
    
     暮春三月,雜花生樹,群鶯亂飛,還未臨近「六四」,令人心頭激盪的日子已悄然而至。二十年前的天安門慘劇記憶猶新,六年前死於收容所的孫志剛、去年葬身豆腐渣校舍的川震死難學童,又豈會被遺忘!專制政權妄圖清洗血的教訓,但無辜的生命一再呼喚心靈深處,燃點人性的光輝。
     去年底,得悉四川地震死難學童的家長因追查豆腐渣工程校舍而遭到當局打壓,部份家長循法律途徑追討公道,法院又拒絕受理,筆者心裡極為納悶。難道這群慘死的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就這樣默默地承受專制政權所帶來的禍害和屈辱?今年二月初,突然收到成都環保人士譚作人傳來「關於建立《五一二學生檔案》的倡議書」,及三份有關地震死難師生和倒塌校舍的調查問卷,方知一批有心人正為這群受害人和這個國家,低調地展開一項很有意義,但頗具風險的工作。
     該倡議書指出:「在五一二大地震罹難孩子們面前,中國法律,集體失蹤了。這是司法界的羞恥,也是當代中國人的集體羞恥」;「中國社會各界被迫對罪錯及其可怕後果視而不見。這種現象的存在,已經迫使中華民族的良心和尊嚴,成為個別地方官員政治利益和權術謀略的犧牲品。這是極不正常的!也是極其可恥的!」;「五一二孩子,是中國孩子。我們每一位尚有良知的中國人,應該對這些孩子心存愧疚,肩負責任。當這些孩子遭遇不幸和不公平待遇時,我們除去在心裡說一聲『對不起』外,是否可以,為他們多做一些具體的事情?尊重死者,才能善待生者。五一二大地震周年祭將至,我們在此借助網路媒體發出倡議:中國線民們行動起來,調動你的所有資源,來參與建設《五一二學生檔案》,讓地震死難師生,得到應有的尊重。」
     三月十三日起,北京藝術界名人、已故詩人艾青的兒子艾未未在其個人博客上,陸續公佈了公民調查得到的死難學生名單和相關資料,還有四川省、市、縣各級政府相關部門拒絕發佈名單的一百五十個電話採訪紀錄。截至四月廿一日,公民調查確認的名單已累積至四千八百六十三人。艾未未表示:他與百多名志願者,於去年十二月中開始這項公民調查,選擇在三月十三日起發佈消息,是因為全國人大、政協兩會三月在北京舉行期間,四川省官員(常務副省長魏宏)再度高調否認倒塌學校涉及豆腐渣工程,又說仍未統計到死難學生的具體數字。參與調查的公民希望這些高官知道,要查證死難學生的資料並不如他們所說的困難,公開和透明是實現社會正義的最基本方法,不然,整個社會就是一個豆腐渣工程。
     這種挑戰專制權威的行徑,很快便招來中共的報復,艾未未帖在博客的資料不斷遭到網管刪除,他原定三月廿三日在天涯網站的直播訪談,亦突然被中止。名氣不如艾未未的譚作人更首當其衝,於三月廿八日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扣查。但艾未未和義工們都毫不畏縮,你刪我帖,在譚作人被捕後的第四日,艾未未還開始在博客上公開志願者到災區調查所寫的日記,讓外界知道前線志願者的各種遭遇和感受,包括被當地公安警方盤問、扣押、遣返的詳細情況,以及災民的投訴和期待。截至四月廿一日,帖出的《公民調查日記》已近二十篇。
     差不多同一時間,另一項民間集體行動亦告誕生。三月十七日,是湖北大學生孫志剛慘死的六周年紀念日。二零零三年當日,在廣州工作的孫志剛因沒有暫住證,外出時遭公安拘押至收容所,翌日被發現離奇死亡,官方最終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公佈孫是遭收容所人員毒打致死,此案其後促使違憲的收容遣返制度取消,但在監獄和扣押疑犯的地方仍經常傳出打死人的消息。最近一宗網民稱為「躲貓貓」的事件便是此類個案。因此,署名「潛規則與血酬定律QQ群」的網友在孫志剛逝世紀念日,發出「關於禁絕中國監獄牢頭獄霸現象之公民建議書」,呼籲當局正視有關情況,保障公民權利。
    建議書提到:「牢頭獄霸現象長期被社會和媒體忽略。在這一連串的悲劇面前,我們應該直面這個頑劣的歷史痼疾。事實上,牢頭獄霸現象不僅是我們的執法機關與司法機關的消極不作為所導致的結果, 同時我們廣大公民對這個問題的熟視無睹與客觀上的默許態度,也應當是這個歷史的負面遺產能夠存活到今天的深層原因之一。因此,我們民眾也應當對這個問題的存在作出反省與檢討,並立即承擔起應有的集體責任。」
    建議書發出後幾天,便得到過百人簽名支持,當中包括艾未未、冉雲飛、艾曉明等知名的文化人。中共又重施故技,恫嚇知名度不高的聯署者,派出公安向他們問話,調查他們聯署的過程,藉此向其他人施壓。不過,公民意識高漲,和互聯網發達,令當局的惡行迅速曝光,深圳一名參與聯署的外資企業管理人員將公安調查他的詳細經過放到博客上,公諸於世。
    當局對上述兩項公民行動的滋擾,引起網民極大回響,除了連聲譴責,及向艾未未和一眾參與者表達支持慰問,更把一些維權律師提出了的法律意見,及相法律關條文廣泛傳播,提醒民眾遇到公安問話時應有的權利和保障。
    可以看出,這兩項公民行動的大部份參與者和聲援者,並非受過中共迫害,或傳統意義上的異見人士,蓄意要跟中共政權過不去,他們更多是從實際事例中看到不公不義的行為,難以忍受無辜生命的慘死受害,從良知出發,展現善良人性的關懷和支持。這正是孔子提倡大同理念的重要基礎,可是偽善的中共政權,一面大談尊孔敬儒,在全世界廣建孔子學院,卻連這點兒善良的基因也容不下,連番打壓。更諷刺的是,中共當局在四月十三日突然發佈一份《國家人權行動計畫》,擺出一副想改善人權的姿態。當中還有章節特別提到被羈押者的權利、四川特大地震災後重建中的人權保障;但對比這兩項公民行動的遭遇,還有死難學童家長一年來飽受折騰,不斷被關、被禁上訪、被禁集體悼念,人們不禁要問:當官的是否百分之九十九都患上精神病了?
    
    開放雜誌五月號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胡平:支持《零八宪章》参与公民运动
  • 吴仁华:《零八宪章》将是长期公民运动
  • 刘洪波:公民运动在哪里?
  • 杨亦夫:《中国公民运动公约》问答(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