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90年任務未竟,精神不存?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3日 转载)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
     90年任務未竟 精神不存? 2009年5月3日 (博讯 boxun.com)

    
    
    【明報專訊】現今在大陸談論「六四」仍是禁忌,但另一次學生運動「五四」至今已經90年,卻每年都成為學界話題,今人除了反思它以及「新文化運動」在上世紀初掀起的思想及政治的風雲,還藉此重提當年未竟的夢想--民主與科學,每次討論皆能勾起有識之士久埋心底的理想。「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今日起一連兩天,本報記者訪問數名內地學者,走訪「五四」策源地北京大學,探訪這名已屆耋耄的「新青年」。
    
    民主科學被淡化 突出愛國
    
    「從89年開始,談五四就一直是『愛國』。」隨5月4日臨近,中國各地均有五四紀念活動,但都是強調「五四」是「愛國運動」,淡化其主旨「民主與科學」,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員雷頤對此頗不以為然,「實際上是用愛國主義來獲得某種更大的民眾精神上的支持。」
    
    「子對端午,月餅對中秋,民主科學對五四。」雷頤引述內地已故作家冰心的話說,談五四不談民主科學,就如端午節吃月餅一樣「不對味」。他說,官方對五四的宣傳在1979年之前都是強調知識分子改造,之後改成「愛國」,雖然連帶提及民主與科學,但擺在次要地位,但無論哪一種提法都是為維護統治服務。
    
    思想啟蒙運動 受政治阻礙
    
    雷頤解釋,90年前提出啟蒙是因「亡國滅種」的危機在即,知識分子意識到需要開啟民智,故啟蒙處處服膺於救亡,埋下了「救亡壓倒啟蒙」悲劇性的種子。推動民主與科學的啟蒙運動受政治因素阻礙,至今未能完成。雷頤認為,「阻力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因為50年代形成的一套意識形態,對民主、自由、個性解放的否定,強調集體主義;另一方面是既得利益集團的形成。」他說,談民主會質疑官員權威、制約他們的權力,今年「兩會」時有官員被問到公開財產時反問「為什老百姓不公開?」體現了政治體制改革之艱難。
    
    欠獨立思考 「科學」大忌
    
    「民主」尚未解決,「科學」也難獨善其身。雷頤認為,現時所談的「科學」側重於技術,而不是獨立思考的精神,學術界還有很多禁忌,例如對於新文化運動先驅者之一的胡適,由於在上世紀50年代曾被毛澤東定為批判對象,至今在內地仍屬敏感名字。
    
    至於「愛國」,亦可以有不同解釋。雷頤說,當時學生提出的「愛國」是「愛中國」,並不愛當時執政的北洋政府;而且陳獨秀所提出的「愛國」,是吸收西方先進文明用於強盛中華民族的愛國。但是,現時政府所定義的「愛國」是「愛社會主義、愛共產黨」,並且以「國情」來拒絕接受普世價值。
    
    抵制家樂福 顯狹隘民族主義
    
    令雷頤憂心的是,時下很多青年人接受了這種狹隘的、排外的民族主義,「去年抵制(法資超市)家樂福的時候,學生一煽動就起來了。」但他又指出,當局一方面強化學生的民族主義意識,另一方面又擔心會再有學運爆發,影響穩定,所以每年5至6月都較為緊張,擔心「六四」或是「五八」(1999年5月8日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學生遊行並打砸美國大使館)再重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力提升改革动力减低,国民心态与五四背驰
  • 胡锦涛赴中国农大与师生共迎五四青年节 (图)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陈永苗:成都五四散步比厦门PX散步更进一步
  • 成都反PX项目五四散步,网络反应比现场更热
  • 成都五四青年节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贪官们破坏和污染环境
  • 五四前夕胡锦涛考察北京大学 (图)
  • 成都市民反对石化项目,酝酿五四“散步”示威
  • 天安门:五一实行安检五四封闭广场
  • 五四运动90周年:中国误搭列宁列车
  • 驳金观涛:五四运动的血腥启示——五四前夕谈
  • 大历史观看五四:中国就象“潜水艇夹心面包”
  • 五四运动90周年:适量是药,过量是毒,科学与民主也不例外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两面派/六四受害者
  • 五四运动的最新启示:超越对普世价值的误读与恐惧
  • “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反思
  • 北京人:金观涛为何篡改“五四”的基本精神?
  • 金观涛: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多面性
  • 别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张鸣
  • 王赓武、郑永年:寻回,而非告别“五四”
  • 秋风:五四革命是一场错误!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启蒙运动的区别/周方舟
  • “五四”的反省与超越/郭齐勇
  • 重估五四的价值/蔡厉
  • 五四宪法的立宪目的分析与反思/范进学
  •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 真正的“五四”究竟是什么/傅国涌
  • 是谁,这样定格了林昭?——从沙滩红楼出发的五四路上(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