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呼吁中国网络媒体应有自由采访报道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5月3日,是联合国大会设立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每年这一天,世界上关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人权进步的人士,目光都会聚焦到各国的媒体状况、言论及新闻自由的状况上来。 (博讯 boxun.com)

    
    尽管这一重要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已经宣布设立10多年了,但中国主流传媒界对此世界新闻自由日几乎不予以报道,中国新闻界也从不在媒体上公开讨论世界新闻自由日的意义;相反,而在世界新闻自由日设立几年后,才明确设定日期的中国记者节,每年中国的媒体都会大轰大炒一把。世界新闻自由日与中国记者节,相关报道一冷一热,此中玄机何在?对中国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状况有深刻观察或切身体验的人,都不难捕捉到其中奥秘。
    
    值此世界新闻自由日之际,我除了一如既往地呼吁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开放报禁外,特别地呼吁争取和扩大中国的网络媒体新闻自由。
    
    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现在的门户网站、新闻网站现在能提供给读者的新闻服务,都是“二手货”,不是从新华社、中新社等官控消息社“批发”来的,就是从传统媒体如报刊上“倒腾”来的。
    
    中国的网络,只有新闻编辑,没有新闻记者。那么,网络媒体的新闻采访报道权,是从一开始就被没收、剥夺了,还是一开始就被蒸发了?
    
    偌大的中国,成千上万的网站,没有公开的网络记者,看不到一篇署名“本网记者”的新闻报道,是中国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耻辱,也是中国网络媒体和网民的集体耻辱。
    
    传统媒体报刊、电视台、电台既不能由民间自由创办;网络媒体的文字、视频报道又被诸多钳制,中国人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得好好地反思:我们在言论自由上、新闻自由上究竟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是人的日子吗?是公民的日子吗?!
    
    由于种种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限制,我们至少可以看见如下的后果:
    
    第一, 媒体资源的极大浪费。有网民曾经把《人民日报》几年来的两会报道头版在网上贴出,发现有着惊人的版式雷同;有网民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等报纸在重要的大会次日报纸在网上贴出,不仅头版文章相同,头版版式也一模一样;网媒也无法避免新闻雷同的毛病,由于“信息批发商”基本上由充斥宣传的新华社等垄断,几大门户网站的新闻也基本上一样;
    
    第二, 由于新闻管理体制的限制,导致民间不能创办传统媒体——新报刊、新电视台、新电台不能自由设立;由于新闻的垄断,缺失网媒的自由采访报道权,导致网络不能有自己的记者;窒息了网络新闻的原创性,也阻断了媒体更高水平、高层次的竞争,也使新闻这一行业能提供的新就业机会减少。
    
    第三,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由于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不充分,舆论监督基本上处于低层次和隔靴搔痒的状态,一些人权灾难无法遏制,像网民网上发帖而导致的跨省追捕的事件就不会禁绝,中国人民就还将生活在无法制衡的权力的阴影下,人们还会因为言论而恐怖。
    
    有鉴于此,在传统媒体的自由创办、开放报禁一时还看不到曙光,看不到有一张时间表的情况下,我个人向中国的公民们、网民们提出一个建设性的呼吁:推进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不妨以推进中国的网络言论自由和网络新闻自由为突破口;推进中国的网络言论自由和网络新闻自由,不妨各方面强力呼吁开放网媒的自由采访报道权,在宪法第35条的言论、出版自由原则指导下,在遵守中国法律的前提下,网媒应该有记者,网络记者应该如实地报道事实真相。
    
    我相信,正如同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不可剥夺的最基本的人权一样,网络媒体的自由采访报道权不应该被没收、剥夺、蒸发。网络媒体给中国的新闻和信息传播业带来竞争和进步,网络媒体的自由采访报道权,也一定会给中国的新闻和信息传播业带来更多的繁荣,同时也为中国社会的进步、中国公民的自由与人权带来福音。
    
    我相信,在中国大地,深刻体察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重要意义的有识之士会越来越多;我也相信,在世界新闻自由日,观察和反思中国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现状,有识之士们一定会感到任重道远。
    
    套用一句古诗,我们相信:“新闻夜半犹滴血,不信自由唤不回!”
    
     写于2009,5,3世界新闻自由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习水风涛未平,洋县波澜又起
  • 凌沧洲:习水幼女案再次烤炙中国人的心房
  • 凌沧洲:清明向辛亥自由先贤献花成功(图)
  • 凌沧洲:明天下午两点我将在北京四烈士墓前(图)
  • 凌沧洲呼吁清明向中国自由女神献花
  • 凌沧洲: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 凌沧洲恶搞提议4月1日为中国猴蛇节(中国喉舌节)
  • 凌沧洲:“女杨佳”荆中秀案疑云与报道片面性
  •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盗用我名发联署呼吁病毒信件者居心何在?!
  • 凌沧洲:“盗贼”与“强奸犯”出没的互联网
  • 凌沧洲:委员称林嘉祥为好干部、整顿网络力度不够
  • 凌沧洲:女子骑上毛塑像被辱骂的宣传洗脑玄机(图)
  •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看网民对央视火灾的反应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凌沧洲:北京地坛春节庙会上的专制极权文化
  •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