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妙觉:增城—精神流浪者乐园(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一个城市的气度和宽容度要看他是否能够接受各种各样的精神流浪者,大唐帝国曾经孕育了著名的国际大都市长安,那时的长安八方来朝,世界各地的商人和宗教人士云集,各种人种在这里杂交混合,汉人和外国人也可以通婚,大唐帝国的统治者们以少有的大度和包容接纳世界的各种各样的宗教教派在中国传播他们的教义,最著名的是基督教的一支景教来长安传福音,当朝的宰相房玄龄带领大臣到还有几百里的城外去迎接这支队伍,可想而知那时富饶富足的大唐帝国是有足够的安全感和容人之量的,真正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压根就不会有今天的国家病——集体恐惧症,因而还派生出让人啼笑皆非的“反华势力”之类的新名词。历史这样一个开平盛世海纳百川民族大融合和多元文化的时代,后人把他叫做“长安心态”。跨过历史的长河,时空隧道来到二十一世纪,那个伟大的时代记忆其实已成为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和集体遗产,今天看来,仍有他的现实意义,以史为鉴,可以明心治国兴邦。 (博讯 boxun.com)

    
    07年的时候十分幸运有缘分来增城参学,像观音菩萨一样慈悲的增城小有名气的画家赖伯瑜和吴婉贵夫妇接待了我,他们夫妇是一对中西合璧的伉俪,赖先生是一个颇有大家风范的传统的国画家和书法家,她的夫人却是一个画西洋画的。赖先生在他的《十栽丹青梦》的小册里,湖南籍被增城光荣收编的著名的画家和书法家唐明生居士这样写道:“心地善良的伯瑜,做事总是风风火火的,不论是自己的事还是朋友的事,乃至大家的事,都埋头去做,这样的朋友,同道们都喜欢,都愿意和他排挡。风风火火的伯瑜,写字作画却是秀美一路的,惹人喜欢,同时又做老板的他,平时总是太忙,难得有时间提笔,偶尔挥毫,笔底玲珑可爱,有富贵气,看他的瘦金画和花鸟画都有这种感受,他是太需要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不仅仅是为画画一道。我总希望有一天见到伯瑜,在高山深树里,或是书斋画案边。”在这个小册子里,赖先生有几幅作品那么的空灵和大雅,禀赋特异且能立定精神,从容笃守笔墨文脉;画风灵动潇洒,构图完美,画面单纯,笔墨粗简纵逸,却毫无甜俗之气,《双清》、《听雨》、《仿古山水》,瘦金体的对联《烟外山川谁绣画,腹中图史不染尘》,《薰风》,在这些极富艺术感染力的作品面前,会给欣赏者一种眩晕般的震撼,怪不得在法国的卢浮宫,经常有参观者在这些伟大的作品面前昏倒或泪流满面,凡高的《星空》和《大地》《向日葵》都曾经给我们人类这样的震撼。
    
    在增城这样的佛道圣地,赖先生慈悲,通过他的介绍,我认识了不少“外来”的在增城“插队落户”的文化人,他们中间有画家作家和诗人,在这里,他们受到当政府的善待接纳和器重,不但落实户口和工作,还有大而宽敞的住房,在这样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这些精神流浪者们,有了创作的时间和空间以及相对宽松的环境,何况增城本身就是一个有相当的文化沉淀历史底蕴丰厚古城,在著名作家陆笙主编的增城市旅游文化系列之作的《梦里的风帆》,为我们详细的描写了增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这些热爱大自然熟悉增城的历史地理环境心地善良文笔优美的的增城文学家的笔下,增城在我们的心目中如此的生动活泼,感人至深——“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晚唱的渔歌,喧闹的码头,红的帆白的帆,这不是梦里的人间仙境,是半个世纪前的派潭。清初,县邑曾有八路诗人齐咏鹧鸪峰的雅事,包括邑令管一清,高埔人张环,茂才赖维城,扬梅都十才子之一林辉,诸生张自明等。在高埔村的“涉趣园”“燕誉楼”“藜光阁”“两面楼”等流风雅地,村中的秀才诗人们流连往返,写下了一首又一首的好诗,描绘“鹧鸪秋色”“凤凰晚翠”“蒲涧飞泉”“石门清照”“古庙钟声”“半岭锄云”等独特的风光。其中写的是张凤鸣,这位老先生大器晚成,七十多岁才拨邑诸生,诗却越来越炉火纯青,如在题龙纹石的诗句:千载肿灵知暂伏,一朝破壁自惊人。气势峥嵘。人与诗一样的豪迈。明清两代,高埔村涌现的诗人太多了,他们一边躬耕田园,一边读书写字,授业后学,健康快乐的放浪形骸于山水田园之间,与天地很亲很近。那是想象中的九寨沟和香格里拉,是古代派潭人最理想的生活,为今人羡慕而不可得。”
    
    “在开发生态旅游方面,派潭白水寨风景名胜区更是家喻户晓,远近闻名。在这里有中国大陆落差最大的白水寨瀑布,落差360多米,比号称天下第一瀑的不雁荡山大龙湫瀑布还长360多米,唯一的热水泉高滩温泉,三处泉眼,最高水温达63摄氏度,还有密石的冷水泉,经科学检测是优质的矿泉水;迄今开发的森林旅游资源有大封门自然保护区,大东坑自然保护区,凤凰山森林资源,面积6。5万亩,劫后余生的派潭,仍然蕴藏着如此丰富而奇妙的自然资源,不能不让人扼腕惊叹!”
    
    前年来增城很荣幸的认识了增城文联的主席巫国明菩萨,我们和赖先生和诗人东荡子书法家李智勇以及赖夫人道人李师父一起去了一趟深圳和东莞的黄岗,去看望大家共同的朋友深圳著名平面设计家和诗人农夫开的一个私家菜馆,仍然留着长发的一看就是艺术家的农夫已经发福了,他现在拥有两家私家菜馆,一家在深圳的南山由她的女朋友打理,黄岗这一家自己打理经营,那独一无二的贵州特色菜和中西现代和古典浪漫完美结合的装修,让人流连忘返,啧啧称叹,人们往往称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一个艺术家的脑子里,也一样能表现出那么非凡的创造力和大自然一样的奇迹。在农夫的私家菜馆里你可以看到那些完全是原木的造型十分简洁粗犷简单的长长的桌椅,摆的餐具是那些造型传统大器独特的上了铀的陶瓷,墙上有近代画家和书法家的作品,也有古代各朝各代的名家画轴,其间杂有他老家的图腾一般的面具木雕,三十年代上海的各种的雪花膏的广告,还有一些唐朝佛菩萨的挂轴,那些各地风情的陶瓷花瓶,还有少数民族那些手工缝织的精工刺绣的衣服和坐垫台布,简直让人叹为观止,爱不释手,利用钢管在墙上设计的横竖相间的书柜以及用高高的书架作间隔,大量丰富的藏书,使整个餐厅变的幽雅和书香,饭后喝咖啡或品茶,就可以随手拈来一本书阅读,和在图书馆没什么两样,我们不得不佩服农夫菩萨,他太有才了,只有他能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物欲横流的现代化都市,没有失去自我和才华,并且借题发挥诗情画意,让人们在味觉上大快朵颐,还免费供养视觉和精神上的盛宴。那晚,农夫菩萨请来了很多新朋老友,每次“死”在山里一段时间,总喜欢回来找一下这些活生生的大菩萨们,感受一些生命的气息,农夫菩萨在那间主打的能容纳几十人的餐厅,他和一个朋友高高在上的作主持,极尽一个主人的热情和幽默,慷慨和大度,让宾客们能尽欢而归,中国迄今为止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社交和聚会,我想农夫菩萨是想打造一个这样一个艺术的轻松的游戏的既喜皮又庄严的环境,再有一个小舞池,完全可以是一个完美的中国特色的公共艺术社交场合,对于出家人来看,这也是极乐世界的一角,如果你的心是清净的,我们和就极乐世界没有距离。那晚在主人的安排下,才华横溢的诗人东荡子朗诵了他的诗作。这是一个非常淳朴和从容的诗人,黄礼孩在东荡子最近的诗集《不落下一粒尘埃》的序言里这样评价东荡子“少有像东荡子这样纯粹的写作,纯粹地生活。他坦诚热情,却安于沉静,从不纠缠纯粹以外的任何东西,从不受打扰,因为他是一个简单的人,我深表敬意。他走出一条从繁复到简洁的诗歌道路,她的诗歌对事物和命运的揭示,他的写作是消除人心的黑暗而获取光明力量的工作。他的诗歌给汉语写作提供了一个向度,今天这本诗集相信会在我们的肌体里激起金属的回声。”何止是金属的回声,他也激起了我们人类灵魂与灵魂之间可能的最美丽平和慈悲柔软的和音,那是花开的声音。
    
    他的这两首诗让人读了难以忘怀。
    
    《歉意是永远的》
    
    这个神经百战时代的要求
    
    向一个伤心的父亲致敬
    
    向一个穷其一生努力 如今身骨已老朽
    
    竟生产一个不孝儿子的父亲表达应有的问候
    
    
    
    歉意是永远的
    
    犹豫在乳房的草地滚打
    
    获得无敌经验的父亲曾获得过生产的奖赏
    
    但一个伤心父亲的歉意不能怀疑
    
    半死不活生下一个儿叫地主
    
    半死不活生下一个儿叫打手
    
    半死不活生下一个儿在狂吠
    
    
    
    可这个半死不活的父亲的礼敬又怎能怀疑
    
    他在身经百战的恋爱
    
    在雪地里生下雪莲
    
    在黑地里生下黑莲
    
    在丢魂落魄里结出疔疮的果实
    
    
    
    广阔出租的土地上曾丰收大米和土豆
    
    却喂不饱摧残的幽灵和呕吐的肠胃
    
    狂吠是必要的
    
    做一个地主是儿子毕生的疾病
    
    由于丰盛的仓库已成为干瘪的乳房
    
    由于半死不活的植物在那里深情的疯长
    
    
    
    当宽恕走上罪恶的路,恐龙便已绝迹
    
    毛毛虫又爬在大像的背上
    
    它在吐丝它在缠绕它要做一个雏儿
    
    把大便拉在父亲的头上
    
    尤其对一个身经百战的人
    
    宽恕爱情更是一个伤心欲决绝的罪恶
    
    (2007、09、01九雨楼)
    
    《把剩下的一半给他》
    
    你可见过身后的光荣
    
    那跑在最前面的已经回过头来
    
    天使逗留的地方,魔鬼也曾驻足
    
    带上您的朋友一起走吧 阿斯加
    
    和他同步 不落下一粒尘埃
    
    天边的晚霞依然绚丽 虽万千变化
    
    仍辉映您早晨出发的地方
    
    你一路享饮 那里的牛奶和佳酿
    
    把剩下的一半分给他 阿斯加
    
    和他同醉 不要另外收藏
    
    (东荡子 2008、07、04)
    
    那晚和东荡子谈诗谈大家熟悉的诗人徐敬亚和王小妮,尤其是徐敬亚先生在《深圳青年报》任文艺副刊编辑时,对我们这些写诗的后辈的关心和爱护,大家围绕在他周围发生了许多温暖美丽的记忆,那个断裂和尴尬的时代迫在眉睫,毁灭和幻灭就要现前,曾经会有最后的纯真和纯粹的人际关系和写作的记忆,发生在深圳这块热土,至今回忆起来不禁让人热泪横流,那些孩子般可爱纯真人们早就逃的逃亡的亡了。灵魂是在雷电里放光的,精神是在航行中扬帆的,扬帆的行者,期待有一个灵魂的约会,时间已经不再重要,我们的相聚在这无处不在的春花秋月,花开的声音是不会寂灭的,和时光一起弥漫开放在生命的每一天每一刻,生生世世。那晚我们回忆朗诵王小妮的诗,感受她的简单和透明。
    
    我要种一片自由的葵花   文 / 王小妮
    
    
    
    春天就这样像一队逃兵溜过去了
     路人都还穿着去年的囚衣。
     太阳千辛万苦
     照不绿水泥的城。
     一条水养着脸色发黄的平原
     养着他种了田又作战
     作了战再种田。
     前后千里
     不见松不见柳不见荷不见竹。
     我不相信
     那个荷兰人
     敢把金黄的油彩全部用尽。
     我们在起风的傍晚出门
     给灰沉的河岸
     添一点活着的颜色。
     种子在布袋里着急。
     我走到哪儿
     哪儿就松软如初。
     哪儿都肥沃啊
     多少君王睡在脚下
     压烂了一层层锦绣龙袍。
     在古洛阳和古开封之间
     我们翻开疆土
     种一片黄瓣的葵花
     把自由带给今天的世人看看。
    
    (王小妮)
    
    诗总能引发诗情。我也和着这样的节奏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
    
    自由的诗人们——
    
    离开了这个诗的国度
    
    去到了全世界的自由的疆土
    
    
    
    “把自由带给今天的世人看看。”
    
    我们在这个自由的土地上
    
    也尽情的挥洒另一种自由。
    
    毫无觉知的破坏环境互相自残
    
    人们和大自然和生命之间有了一段无法逾越的鸿沟
    
    在这个鸿沟尸横遍野的山川
    
    我们像草一样把河流山川掩盖
    
    一批批倒下又站起来
    
    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们曾经种下的那片向日葵
    
    在春天的时候
    
    是否在风中呼唤过我们的名字
    
    他的美丽和灿烂的笑颜来自太阳
    
    来自我们不曾丢失的对自由的热爱
    
    他和我们都是朝向一个方向,
    
    
    
    太阳的自由通过向日葵的金黄的忠诚
    
    顽强的生长在大地,从不凋零
    
    人类的自由是诗人们自由的想象
    
    和勤劳的双手
    
    从不会放弃
    
    
    
    我们自由的想象
    
    自由的种植向日葵
    
    作为回家的方向和指引
    
    我们种植自由种植爱
    
    种植记忆
    
    种植一个抵消疼痛的颜色和疆土,
    
    在伤口上的耕作和构建我们的乐土
    
    我们的极乐世界和上帝的天国
    
    “我不相信
     那个荷兰人
     敢把金黄的油彩全部用尽。
     我们在起风的傍晚出门
     给灰沉的河岸
     添一点活着的颜色。
     种子在布袋里着急。
     我走到哪儿
     哪儿就松软如初。
     哪儿都肥沃啊”
    
    
    
    (未完待续)
    
    
    
    妙觉慈智在荔都增城报告
    
    2009-4-20
    
    (被肇庆安全局赶出六祖寺闭关房的第44天)
    
    
    
    
    --
    
    释妙觉慈智 沙门 广东六祖禅寺 佛日山普济功德会
    中原艾滋村临终关怀普济佛堂 创办人
    中原爱滋病致孤家庭“1、12”救助行动 发起人
    "地球护士"行动--美丽北京, 清理垃圾死角 发起人
    phone:86 15918520364(增城).86 13240153364
    Email:[email protected] skype:ci-zhi QQ:970162935
    禅和家:善用心难,得正悟难,脱见地难,不走作难,翻四难为四易,则自利利他,一切了办。 阿育王最后征服一个佛教国家时,看到血流成河的悲惨,听到孤儿寡母的哭泣,惻隱心起,接受了一个佛教法师的训诲,幡然懺悔,毅然放下屠刀,放弃使用酷吏设人间地狱,残害生命,奴役人民,以佛教佛陀的慈悲和智慧治国教民,踏上了精神和心灵忏悔和建设之路,阿育王从此踏上了佛教之旅心灵回归之旅--“这是了断一切仇恨和爱的和平之旅”。阿育王成功地超越了一个帝王和帝国的事业,创造了不朽的人民无比幸福和快乐的和谐的孔雀王朝“阿育王时代”;阿育王内在慈悲和智慧的觉醒成功的使自己和他的人民走出恐惧和罪恶。阿育王能,中共能,我们也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妙觉:“电子精神控制武器”
  • 妙觉:增城—我心中的旷野我心中的中原故乡
  • 妙觉:为民族正义喊魂(谭作人)
  • 妙觉:给一位法师的公开信 (七)
  • 妙觉:勇敢的心--当今代林昭
  • 妙觉:一封给果实法师的公开信(六)
  • 妙觉:一封给果实法师的公开信 (五)
  • 妙觉:一封给果实法师的公开信 (四)
  • 妙觉:一封给果实法师的公开信 (三)
  • 妙觉慈智:处处成为你我安栖之地处处是你我的出发之地‏
  • 妙觉法师被驱赶 湖北民师龚光早山东民师炳秀娜被抓
  • 妙觉慈智:鸡鸣寺大悲殿(图)
  • 末学妙觉向李喜阁居士公开道歉忏悔惭愧并祝福
  • 拍卖会拍品——妙觉师父捐赠全新CECT C2000手机
  • 妙觉慈智法师呼吁有关当局,避免更大冲突,公开向地震死难儿童家长道歉!
  • 妙觉法师被带离河南,到达邻省友人处
  • 快讯:妙觉法师已经自由,李喜阁仍然无消息.
  • 李喜阁和妙觉近况--已被非法羁押超过123个小时
  • 圣观法师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非法拘留的妙觉法师
  • 妙觉:频呼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识得声
  • 妙觉:"以自由的方式走向自由,以民主的方式走向民主!"(唐荆陵语)
  • 妙觉:因為你是惟一看見我的人
  • 妙觉慈智:冯亦代的《悔余日录》——他亲自结束了黑暗
  • 妙觉:末学为什么支持王丹的“和解”前提
  • 妙觉:有些病如果用错了治疗方法会越治越厉害
  • 请中共菩萨慈悲以国礼邀请达赖喇嘛佛回国/妙觉慈智
  • 妙觉慈智:至诚恳请人民的温宝宝和胡主席为中国出台《正义论》和《平权法案》
  • 妙觉慈智: 千年帝都逐光影国色天香动京城
  • 妙觉慈智:罪从心起从心忏罪亦灭时心亦亡.
  • 妙觉慈智:这是习主席的个人悲剧也是全民族的悲剧
  • 妙觉慈智:这是习主席的个人悲剧也是全党全民族的悲剧
  • 妙觉慈智:千年帝都逐光影国色天香动京城
  • 妙觉慈智: 千年帝都逐光影国色天香动京城
  • 妙觉慈智:随喜王秋云菩萨的道义精神三八节去看望喜阁菩萨(图)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我们和极乐世界无限的接近/妙觉慈智
  • 妙觉慈智:万善根本从师出,能生利乐如良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