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寻六四真相受尽折磨 难属郁郁而终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5日 转载)
    
    来源:明报
     在六四事件痛失儿女的父母,噩梦并未结束。他们不止要「白头人送黑头人」,承受儿女离世的打击,原来部分人在过去20年更活在监视之下,有父亲年纪老迈生病,友人送钱施援,竟被官员冒名领去,最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去信谴责,威胁告状,该官才将800元的汇款还给老人。 (博讯 boxun.com)

    
    接济汇款被官员私吞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天安门母亲」透过其网络?集已离世的20名六四死难者家属资料,加以整合,希望大家的目光除放在六四死难者外,也关心一班失去儿女的难属遭遇:部分人没有子女的照顾,生活潦倒,有人为追寻事件真相而受尽精神折磨,最后郁郁而终。
    
    就以湖北周治刚的遭遇说起。其子周德平为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硕士研究生,六四时死於离天安门不远的同仁医院,此事对周家来说是沉重打击,因为周家几个子女只有小儿子德平一人外出读书,从湖北农村一路苦读,直至进入清华大学成为硕士生。
    
    儿子遇难,令这个家庭犹如跌入深渊。生活艰难不用说,周家所住的两间平房是全村最破旧的,因年久失修,门窗都掉落了,家_?S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连仅有几张板__都已破烂不堪。别人家_?w有彩电很多年,但周家连一台黑白电视机都没有。
    
    周母患神经性面瘫,脸部扭曲,仅剩下几颗残齿的牙_H整个裸露在外面;周父周治刚长年哮喘,身躯蜷曲,也已失去工作能力。1998年长江闹大水,周家颗粒无收,房子也被_}坏,其后周治刚重病垂危,被人用门板抬到医院。
    
    当时「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给周家寄去捐款,竟被村上一名前任书记冒领,丁子霖给这名书记写了一封信:「我已得知今年7月间我从北京邮局汇给周治刚的800元人民币由你从当地邮局擅自领去,至今不还给收款人周治刚……你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前任村党支部书记,应该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有关邮政法规的规定。你这样做是知法犯法。你也不会不知道,周治刚是『六四』难属,他年老体弱,现在又遇到水灾,朋友给他寄去这份汇款,完全是出於人道主义的同情。周治刚作为一名公民,有权接受这笔汇款。在法律面前,他和你是平等的,你没有任何理由扣压这笔汇款……我今天给你去信,是把道理讲清楚,请你接信后立即把汇款800元还给周治刚,如果再拖延下去,我将通过法律管道状告你和所在邮局的局长,一切后果将由你们负责。」
    
    也许是这封信起了作用,最后这名书记把钱退还给两个老人。2001年秋天,丁子霖接到周治刚的来信,信上一开头就说:「那个没良心的政府,我们这些受害者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信的最后一句说:「真把我气死了!」
    
    这回是村干部带领镇上派出所的民警一行5、6人开_茼N普车到周家,他们胁迫两名老人「老实交代」接受北京汇款的情_G,说要是再发现有北京来的汇款,他们就立即扣下,并威胁老人:「今后不得擅自离村,出门要事先向他们『请假』,回家还要向他们『汇报』;如有外人来访,也要立时报告。」2007年夏天,周治刚又一次病危,再次进院。他顾念老伴的艰难,不想再活下去,连日绝食,终因病重,回天乏术。
    
    被迫写报告认「疏於教子」
    
    另一难属苏冰娴,她曾是中共中央编译局的副编审,和丈夫均长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工作,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赵龙会被解放军枪杀。此后他们公开站出来为儿子寻找公道,成为「六四」难属中的积极分子。
    
    2000年4月1日,苏冰娴为接待爱德格.斯诺夫人(注:着名美国记者Edgar Snow的妻子,同情六四死难者)的来访,与国安局抗争。4月3日苏被便衣警员带走审讯,被关押24小时才获释。2001年1月15日,苏冰娴离世。另一难属严光汉,他被单位逼令写报告,承认自己没把孩子管教好,结果患上精神分裂。
    
    罗维六四时於长安街西侧骑车时遇难,其父母罗让、邵秋风都是知识分子,长期受压,多年来管区的警员常找两老问话。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民运人士遭连环抄家 (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天安门时报》创刊 感谢各界支持(图)
  • 北新办召集媒体开会,确保六四和国庆期间不出乱子
  • 我不会提出和解这样可笑的主张:专访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 各界要求当局释放张世军 香港支联会呼吁揭六四真相
  • “六四”版的人民币(图)
  • “六四”戒严兵张世军仍未获释 妻女遭监视居住
  • 「六四」戒严兵张世军谴责屠城,妻女被监视居住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图)
  • 六四天安门事件20周年纪念白皮书(图)
  • 前戒严军人张世军吁重评六四 视频报道
  • 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突遭软禁
  • 网上作家因曾写六四相关文章账号被删
  • 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深夜被从家中抓走(图)
  • 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谈20年心路历程(图)
  • 六四戒严士兵谴责屠城暴行
  • 1989年“六四”的最小受难者
  • 王丹:可有条件接受六四和解
  • 西方媒体一提六四问题 中国媒体立刻全封杀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 高洪明: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 六四怎能不平反/李柱銘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 “六四”罪犯应该立即追诉(图)
  • 邱国权: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
  •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 今年「六四」特別敏感和悲壯/周求
  • “公民网络议政----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发起倡议书
  • 江泽民赋诗庆祝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上海人
  • 奇闻:天安门绝食,持六四血卡,美国公民施一公成爱国楷模
  • 「我的中國夢──平反六四」除夕祝願集會
  • 国内网站公开纪念六四20周年/郑存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