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巩胜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巩胜利(独立学者)
     (博讯 boxun.com)

     2009年3月末,周小川以个人名义3月24日发表《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3月25日发表《关于储蓄率问题的思考》、3月26日发表《关于改变宏观微观顺周期性的进一步探讨》等系列论著之后,旋即震撼了全球。周小川,何许人也?是中国央行今日的掌门人。周小川的观点,就是中国央行的方略;中国央行的观点,就是中国政府的方略;否则,周小川就有可能要下课走人!
    
    
     全球注目的G20国际金融峰会召开在即。主办国英国首相布朗27日表示,“世界币”不会成为20国集团“讨论议题”。但“世界币”依然会在全球范围内燃烧。
    
    
     向美元发起历史性挑战,是要有“核爆发力”的——或是有强大的国力、或是有各国之“合力”、或是美元帝国金融遭遇“9·11”那样垮塌……总之,就像阿基米德用杠杆去撬动地球那样,最最起码要有一个支点,那样才可能去撬动这个地球。
    
    
     ⅰ)、当天,英国《金融时报》当日发表社论说:中国向全世界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他们希望结束美元时代。这不是恐吓,周小川严肃地建议用一种储备货币(本学者称之为“世界币”)来制衡美元的地位,他的观点值得一听。欧盟贸易总司司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提案,相法有趣、大胆,但要付诸现实却非朝夕之功。”是啊,近100年所建立的美元体系,岂能是朝夕之变?
    
    
     ⅱ)、3月24日晚上美国当地时间,美国总统奥巴马召开记者会,表示反对建立国际储备货币,认为“世界币”出笼时机尚不成熟。他表示,美元仍然坚挺。奥巴马自信地说:“我不相信有必要建全球货币。”当天,美国财长盖特纳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出席国会作证时,在被问到“是否断然否认美国将抛离美元而迈向全球货币,就像中国所建议的那样”,他们都表示不认同中国的说法。这说明美国仍会捍卫美元作为全球第一货币、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26日,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表示,还没有就中国央行有关国际货币储备中扩大“特别提款权(SDR)”用途进行研究,并表示愿意就中国提出的建议进行探讨。
    
    
     iii)、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斯特劳斯·卡恩做出积极反应:“中国方面提出探讨创造一种可以替代美元的新型国际储备货币的建议是完全合理的,也许有关讨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发行“世界币”不是绝对不可能行。俄罗斯政府在周小川文之前就向G20提案,包括“检讨美元作为全球独大的储备货币地位”。巴西国总统卢拉同日在首都巴西利亚与英国首相布朗举行会谈后表示:“需要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的主张具有进行充分讨论的价值。”
    
    
     ⅲ)、同日,联合国金融、经济改革咨询团向联合国大会提交报告,敦促世界领导人同意构建替代美元的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撰写这次联合国报告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当天在记者会上表示:“在世界上美元外汇储备最多的中国公开批评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并提议构筑新的货币体系,这一点谁也没有想到。”据道琼斯通讯社报道,斯蒂格利茨说:“以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替代美元是最快的途径,但我认为,从长期根源来看,最好应成立新的国际(储备货币)机构。”更重要的是,这还要争取全球主要国家的更多支持,挑战美元还绝对任重道远……从英镑到美元,这是近代200年的两个轮回。
    
    
     一石激起全球浪。当今世界是美元、欧元、中元三足鼎立的时代,真需要“世界币”来平和全球吗?中国真有能力建立“世界币”的新秩序吗?现在是:要取代美元绝对的全球霸主地位之前,那么美元必须到“稀泥糊不上墙”、鱼死网破的时刻——金融海啸还没到不可收拾的残局,美国还没到另寻他路的关键时期,否则美国会千方百计的绝对捍卫美元在全球的一统天下。有资深国际问题学家认为:至少在未来20、30年间、中国以每10年3万亿美元大跨越,中国GDP在未超过10万亿美元之前(注:也就是在中国经济总量还没有超过日本之前。2008年,美国GDP约15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近30%,中国GDP约4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6%。日本经济总量约5万亿美元),美元在全球的霸主地位还没有任何国家、任何人可企及或取代!——这就是今日世界经济的新格局。至今,中国依然没有任何实力来改变世界货币的这种全球格局。
    
    
A、变化的外汇储备

    
    
     以前储备黄金,到现在储备货币,美国都好像成为全球最大的赢家。到200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 在当日外交部有关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伦敦金融峰会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表示,“中国会继续投资美国国债,但同时将高度关注美国国债资产价值的波动”——这是中国无奈的选择。
    
    
     据资料显示:地球上的人类在整个数千年文明历史中,从这个星球上共挖出来总量约15万多吨黄金,目前这15万多吨黄金其中的40%左右是作为可流通的金融性储备资产,存在于世界金融流通领域,总量大约为6万多吨。其中3万多吨的黄金是各个国家拥有的官方金融战略储备,2万多吨黄金是国际上私人和民间企业所拥有的民间金融黄金储备;而另外60%左右的黄金是一般性商品状态存在,比如存在于首饰制品、历史文物、电子化学等工业产品中。需要注意的是,这60%左右的黄金,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随时转换为私人和民间力量所拥有的金融性资产,参与到金融流通领域中。
    
    
     美国的黄金储备在其国家战略总储备中所占的比率高达56.7%,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如德国37.6%、法国47.1%、意大利47.8%、瑞士38.2%、荷兰46.6%,也是凸显了黄金储备的重要作用。中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约为600吨(2004年,至今并没有数量上的大改变),占中国国际金融储备的2%以下,黄金储备及占国际储备的比率都明显偏低。就是在中国外汇储备由1万亿向2万亿美元过度之中,中国的外汇储备也没有相应的增加黄金储备。在未来到2020十年之间,中国外汇储备将有可能突破7—10万亿美元之巨。
    
    
B、早晚要来的美元大战

    
    
     美元到了今天,是因为全球各国都宠着美元、让他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国际货币。所以,美联储才肆无忌惮、天下无敌的施以总额高达1.15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这一举动对市场提振效果明显,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声明发布后从3.75%落至3.4%,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前一天的3.01%落至2.48%。以庞大于数十倍的美元货币发行来购买比率相对小的美国国债,一次不足以成器,那么美国当局还必须故伎重演,反复换手之后,才可能从中渔利。更重要的是,美国美元购美国国债,再次上演了美国的雄心霸业——花未来钱来填补今天的不足,美国还用到了全球各国之最、之先,之前来购买美国国债的资本现金。
    
    
     美联储购买1.15万亿美元债券,则意味着最少要加印美钞1.15万亿,来释放美元新的“流动性”,由布什、奥巴马政府等二三四五……的连续直接货币救市下去毕竟风险太大,以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则缓冲了通胀的可能,还一箭双雕使美联储、包括金融企业在内的都获益。
    
    
     在美国宣布购买3000亿美元国债之时,日本央行周三也宣布将每个月的国债回购量从1.4万亿日元增加到1.8万亿日元(约合188亿美元),以节省借贷成本。此前一周,英国和瑞士两国的央行也采取了同样措施。这些国家采取了与美国同步的措施方略,使这些国家与美国吃进美国国债,因而减少了这些国家货币与美元冲突,唯独中国没有任何动作,使中国外汇购买的美国债处在风口浪尖。国债,是冻结流动性的一种方式,购买了国债的银行、企业手中的现金会因此而减少、冻结,而政府回购国债,则意味着向市场上投放等量的货币流动性,是原有冻结的货币——国债,重新又流动起来。这种方法的好处远远大过直接向市场内投放现金,因为直接投放现金会造成通货膨胀。
    
    
     按常规,中国当局不可能象日本、英国、瑞士等国那样出手,中国也没有取得这种换手、“渔利”可能的主动权。美元与中元没有任何机制可维系。
    
    
     先前中国4万亿举世大投资救市,就是直接投放现金,一旦中国经济转好,就面临着新一轮的通货膨胀。则可能要用更大一轮的货币,来供给更大的“流动性”。
    
    
C、出奇制胜没有国界

    
     国际货币以美元独霸以来,贸易连接的全球化是一个怪物,当储备货币发钞国采取行动时,其他国家不得不跟进,否则将加速磨损变速箱而贬值,令接下来的行事则增添了事故阻抗和变数的隐患。
    
    
     多与少是绝对显然的,大若百倍之下,谁与之可以抗衡?面对全球性金融海啸,降低利率与扩大货币供应量哪一个更重要?美联储的回答两者并用,而中国央行的回答是后者,而不要放弃利益分得。
    
    
     美联储最初的减息行动并没有立即奏效,即使在实行零利率政策之后也是如此。但这并不能证明美联储的决定是错误的,而是反映了信贷机构没有足够的流动性向企业和消费者提供贷款支持。美联储宣布的1.2万亿政府债券购买计划,显然是为了给美国国内信贷机构、企业提供更多的弹药,让“流动性”从货币、信贷、国债等等中更大的释放、解脱、解套,这是美国国策实体经济的最大张力。而中国央行的基准利率与准备金利率,则维护了商业银行的最大利益。
    
    
     中国央行一向对货币供应量更感兴趣。虽然一度追随美联储甚至比美联储快半拍大幅减息,但在国内出现通缩苗头之后,以及美联储实行零利率政策之后,央行出乎预料地中止了减息行动,开始将货币政策的重点重新放在扩大货币供应量上。
    
    
D、中国被动应战美元

    
    
     坚决地说,对G2国来讲,至今没有形成任何货币、利率的“共识”,也没有任何游戏规则可遵循。现在,G2的一切都是一项情愿、另向极致:美国想不惜一切的力挽狂澜、剿灭金融海啸;中国想压倒一切来稳定中元体系(自2008年9月15日金融海啸爆发至今,中国央行系列调整不过2个百分点)、维系“出口”和拉动“内需”;美国将美元体系用之最高、最泛、最极致的货币功能,中国想维系中元不变及央行货币以往的轴心功能;美国用息率、货币发行、国债等一应俱全、全面开花,中国息率被动、货币发行难以琢磨、国债起步甚微而被推着前行。
    
    
     但,美国是在国际大环境中驾轻就熟、涵盖全球,中国是在中国国内袖里货币、筑坝防堤;美元是绝对自由的国际货币,具有全球各国国际性的广泛支撑,中元却是中国国家货币、周边国是一盘散沙;美元是自由货币通达五洲、任意流通,中元只能国内行走,管制严厉,对中国“出口创汇”却只能用“美元的腿走中元的路”!
    
    
     中国想默契、持续的增持美国国债;美国想既揽得第一大国的国债债发行、又在实际利率上涨的过程中单方面扩大货币供应量,是一厢情愿,也是本末倒置。既然CPI和PPI仍在双双下降,对于企业来说是实际贷款利率的上升,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实际储蓄利率的上升,如此一来,存款意愿会加强,贷款意愿会削弱,当然难以消化央行释放出的流动性。对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的压力,美国政府及美联储已决定放手一搏,此时不会考虑任何他国的利益。而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应对其在美国投资的安全抱有绝对信心”的表态只不过是一种口实实安抚而已。
    
    
E、中元致美元悬疑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以中俄为首的发展中国家业已抛出建立“超国家主权货币”的新国际储备货币方案,而美国总统奥巴马则认为没有必要,并为摇摇欲坠的美元打气,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劲的经济体,并有全球最稳定的政治体制”。但是,美元未来的命运并不取决于美国的强大,而在于过去和现在及金融海啸所表明的一切,它是一种凌驾于全球各国、极度剥削性的国际货币,是靠其国际货币地位、全球各国使用它,而成为悬之又悬的一种国家货币。没有任何人、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当局)能说清楚美元的发行数字,美国“黑箱”美元就这样来领导世界各国金融,就这样想当然的运行了近100年。
    
      在金本位制和布雷顿森林体系中,没有任何国家政府凭空造出黄金来平衡国际收支逆差,但是在没有任何实物支撑、参照的美元本位制中,却可以通过各种金融工具来任意达到这个目的。美国不用任何储备货币就可以借债,经常导致全球范围内以资产价格暴涨为特征的信用泡沫,即当美国积累大量逆差之时,贸易顺差国家就会陷入一个制造泡沫的过程,当这轮泡沫解决了,下一轮危机又称成了,美元体制形成一轮又一轮周期性经济灾难,就是美元发行的不可控性至关重要;一旦美国改变金融政策或强迫对方改革汇率水平,这些国家就会陷入危机,如日本和东南亚金融危机所表现的,这样的一个美元体制既不公平也必将崩溃。此次第一次全球性金融海啸,再次证明了美元本位制导致的一边倒,贸易企业需要采取保值措施应对汇率波动,而汇率的波动也刺激建立了现代金融投机体系,美国要求解除管制并向全球推行金融开放政策,支持和纵容了华尔街庞大的虚拟金融投机力量,为一轮又一轮的危机埋下了此起彼消周期性祸根。
    
    
F、中国的国际“话语权”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提出“建立起SDR与其他货币之间的清算关系,改变当前SDR只用于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国际结算的现状,使其能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公认的支付手段”的方案,与3月16日俄罗斯公布的建立“超国家”储备货币的提案有相似之处,目的就是改变美元黑箱、“独大”的国际储备货币格局。在美元危机爆发之时,改革国际货币秩序正当其时,也是为了国际金融的一条主线。
    
      作为至今、美国称霸全球的重要货币工具之一,削弱美元的地位意味着剥夺美国的“霸权”,新方案遭到美国极力反对理所当然。欧洲则希望欧元取代美元的地位,并要求加强国际组织对美国金融体系的监管和政策约束,但欧洲不支持“超国家货币”的方案,是因为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欧元也将受到削弱。因此,新方案以及背后的力量不足以撼动美元的霸主地位。但作为一种多数派声音,新方案既会警告美国必须负责任地稳定汇率,又凸显美元不合理的国际地位,并指明一种可以努力改变方向。
    
      对只有60年的新中国而言,现在不是彻底“摧毁”美元的时候,而是要加速扩大中元区域影响力与国际化进程,为成为国际货币做准备。自全球金融海啸发生以来,中国已与周边韩、印度、印尼等国家建立总计5800亿元的三年期双边本币互换安排,但这种安排只能是权益之策。更重要的是,中国首先要取得在IMF更多的发言权,为未来参与国际货币改革做出铺垫、打下基础。中国主要目的是在支持已有的IMF框架而不是推翻原有的国际体系的情况下,取得更大的投票权,并打破美国的权力垄断。
    
      长期以来,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的股份占17%,而基金的重大事项需要85%的股权支持通过才行,美国实际上控制着IMF一切。按照过去历史众所周知的原因,IMF的领导人来自欧洲,世界银行则由美国人掌舵。欧美在此次G20会议上的主要期待是建立新的全球监管体系并共同救市,尤其是希望中国和中东国家向国际货币基金注资。但是,如果这个组织仍然被美国把持,未来的国际货币改革也就根本无法推进。因此,如果美国拒绝新的国际货币方案,又不让出部分国际货币基金股权给发展中国家,那么发展中国家凭什么来为西方国家出钱大埋单?这将使G20会议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结果,危机会在各自为政的僵持中加深。当然,金融海啸继续与否、深浅、崩溃与否,则觉定了G20未来的方向。换句话说:若金融海啸就此打住,那还要G20峰会干什么?
    
    
G、G2都未见底

    
    
     现在(2009年3月末)之后,中国央行先前出手扩大市场、货币供应量的努力惨遭肢解,中国可能再次面临着新的市场与货币的“流动性”不足。美联储购买1.2万亿美元政府债券计划,是以扩大美联储货币投放量为前提,也就是说美国当局是要极大的扩张美元的“流动性”,来压迫信贷机构降低商业贷款利率,之后才能刺激市场的贷款需求,进而在恢复信贷功能的基础上帮助美国经济尽快走出金融海啸。
    
    
     美联储出手购买1.2万亿美元政府债券,相当于中元8万多亿,相当于中国两年救市4万亿中元的两倍总额,简直就是千军万马、翻江倒海,一棍子把你打死。当然,这对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最大美元国债拥有国——中国的损伤是第一位,是任何它国都无法比拟的。美联储局将在未来六个月内买入总额三千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美联储这一举动无疑对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国债投资者带来明显的影响——短期内股市、国债市场会兴旺,而美元将加剧贬值。美元的贬值将不可避免地使得中国大量以美元计价的资产面临着明显的汇兑损失,从而加剧了中国外汇储备贬值的直接压力。
    
    
     毫无疑问:美联储的这一举世行动,将迫使被稀释的美元持续贬值走低,也就当然使中元被迫升值。接下来的连锁反应是,中国出口将遭遇更大的阻力,并会将这一阻力传导至国内货币、信贷市场,中国要拉动出口将要花出更大的成本,进一步是企业的“流动性”货币再次抽紧、贷款需求将更大。中国拉动“内需”将花去更大的价钱,但中国目前根本无法摆脱强大的美元结算体系,即便是中国广东开始用中元结汇试点,也远水无法解近渴。
    
    
     此一役,美联储实实在在打了中国央行一个出奇制胜的伏击。最大的受害国,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或最大的美国国债拥有国。但美国会继续如法炮制,否则他那么多国债怎么办?当然,由于美国此次出手的力度举世特大,也不排除捞一把、将金融海啸打一炮就走人。中国与全球各国都可以用货币一赌,但唯独不能与美国下赌,因为美国的国力基数、货币体系与中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一个是火箭轨道,一个是有电车轨道。中国走向国际市场,货币机制体系就必须变革,才可能改变孤军作战的现时困局。
    
    
     愤怒的媒体连篇累牍称:《无耻救市:美联储$3000亿收购国债中国蒙受巨大损失》(《南方都市报》03月20日);《史上最无耻救市方式 市场抛售美元》(同上)!《美联储开印钞机救市 中国外汇储备很危险》(《广州日报》03月21日);《奥巴马,中国凭什么相信你?》(《国际先驱导报》3月23日);《美联储开印钞机救市:走投无路的最后一招?》(新华网3月23日)。《拯救世界经济应“捆住”美联储》(03月24日 新华网)——这些是中国能做到一点点的事吗?这些都事关美国最最尖端的核心利益啊!
    
    
H、改变美元的根源

    
    
     美联储罕见的以美元大举购进美国国家国债,未必会导致美元大幅贬值。这是因为美国200多年发展、国力、美元价值所决定的。数据显示:美国发行国家债券,累计不过10万亿元美元,而美元发行可能达数千万、上万万亿之巨(美元发行是美国最高级别国家机密,没有任何人能知晓其有多少),美国国债撼动美元需要更大的原动力。若真要撼动今日美国国家货币——美元的升、贬值在全球的霸主地位,则与下列环境因素至关重要:
    
    
     (a)、美元超量发行超过50%以上的当量;
    
     (b)、全球各国大量抛售美元达60%以上面积:
    
     (c)、美国资本市场大举跳水达70%以上的总量;
    
     (d)、美国本土出现经济危机、大萧条,象1929年那样势不可挡;
    
     (e)、美国美元无法抵挡之其它额外、不可抗的因素(但世界至今未发生过)。
    
    
     然,是次美国以美元大举购进美国国家债券,并未致以上生态环境发生根本改变;美国今日遭遇的金融海啸也没有以上状况发生。
    
    
     现在,美联储已经把基准利率降到了美国200多年历史以来之最的“零”线,可商业银行还是不肯借钱,长期利率还是无法降不下来。对于美国这个信用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来讲,资金和信用的停滞对经济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所以美联储这次直接出手购买国债,希望能够把利率曲线的远端,即长期利率硬生生压下来,从而降低美国庞大企业界、私人贷款利率来刺激消费。如果把这个措施和美联储的其他措施(例如直接购买短期商业债券)联系起来一起看的话,就不难看出其真正用意和目的。
    
    
J、把鸡蛋放在“世界币”的篮子里

    
    
     中国央行周小川提议用新统一的、而非某一国家货币的国际货币代替美元,再一次反映出中国对其外汇储备的担忧。中国央行认为,由与任何国家都无关、公正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掌管一种新外汇储备货币可以让全球经济更加稳定。
    
    
     2008年9月,全球金融海啸全面爆发,危机已经充分暴露了现行国际外汇储备货币的根源弊端。尽管要取消美元作为外汇储备货币的统治地位绝非一朝一夕的事,但是这样的提议则意味根本一统改变国际外汇储备的生态环境。中国的方略已经形成,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一个举足轻重、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其外汇储备接近2万亿美元,这当中,超过70%以上是美国国债和其他以美元计算的债券相关。未来中国,每一年还要以4000—7000亿美元的数字继续增加,无穷无尽、永无穷期……
    
    
     一方面,中国对其外汇储备的担忧也是美国及全球各国都不愿看到的事情。如果中国对美国国债失去兴趣,那么,美国的借贷成本将会上升,这将会令美国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变得更加昂贵而功亏一篑。另一方面,未来中国是每一年有3000—7000亿外汇增加的第一个超级外汇大国(因美国没有外汇储备制度),外汇不去美国,世界第一外汇储备国、中国的外汇储备又去哪里呢?当前,中国与韩国、印尼、印度等签署货币互换谅解协议,但中国还要与全球主要100多个、主要国家都去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吗?国与国之间“货币互换”只是个缓兵之策,长远的来讲“货币互换”不能生成一个国家“货币”成长的国际环境,相反却分散了一个强大国家的国力;更有甚者,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危险之顶、有倾巢倾国之覆,而把鸡蛋放在100个篮子里,那就更是一盘散沙、无能为国力。那么,把全球的鸡蛋都放在没有国家、独立、“超主权货币”——“世界币”的篮子里,不失为“市场经济”精髓——公平、公正、公开的根蒂,也是未来世界金融法制的一个开天辟地、伟大的开端。
    
    
     尾、从古今中外商品经济学原理来讲,被别人天量购买应当然是好事,美元购买美国国家债券、国债俏了又有什么不好呢?但腾出美国国债、美元就有可能贬值,中国拥有的美元外汇储备就可能遭殃(当然所有其他国家的美元外汇储备都麻烦)。据知,中国央行在2009年4月份前后,为进一步推动对外贸易的发展,已在香港地区实行中元贸易计价、结算、支付,在广东珠三角地区与东盟之间开展实施中元贸易结算。这是中国不吊死在美元一颗树上的历史性步骤,也是中元走出历史性的第一步。
    
    
     到2008年年底, 中国的外汇储备高达1.95万亿美元,其绝对多数大多数为美元,美元的大幅贬值跳水,令中国巨额外汇储备贬值、下跌、不值钱。截至今年1月底,中国购买美国国家债一项就高达7396亿美元,再加上中国所购买的各种企业债券,中国总共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及各种企业债券有当一万亿美元上下。现在美国自己国内美元的“不值钱”,则可以以美联储更多发行美元得以补充、变现,而中国手中拥有的外汇储备美元,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贬值、顺水流去……美元继续扩大发行规模、美国继续以美元来购买国债、再换手,那么唯一被稀释的就是美元本币。美元贬值对美国国内无伤大雅与元气,但对全球储备、使用美元的国家、个人有百害而无一利。
    
    
     几乎所有的人们都对4月伦敦G20峰会报有极大的厚望(包括13亿中国人),但G20注定会象2008年11月20日的第一次峰会那样:聚焦了全球几乎所有的目光,最后没有任何人能开踢G20全球之球……更重要的是:要改变美元绝对的全球霸主地位之前,那么美元必须到“稀泥糊不上墙”、鱼死网破的时刻——金融海啸还未到不可收拾的残局,美国不可能另寻它路,否则美国会千方百计的绝对捍卫美元在全球的一统天下。至少在未来20、30年间、中国以每10年3万亿美元堆积大跨越,中国GDP在未超过10万亿美元之前(注:也就是在中国经济总量还没有超过日本之前。2008年,美国GDP约15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近30%,中国GDP约4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6%。日本经济总量约5万亿美元),美元在全球的霸主地位还没有任何国家可企及或取代——这就是今日世界经济的新格局,中国正在长大,何时能长成与美国匹敌、同等座位,还是未来的一个未知数。
    
    
     今日世界200多年来,英镑独霸世界18世纪100多年,从19世纪30年美元一举取代了英镑。爆发于近100年前的那场英镑与美元的环球大战,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落而无奈退去,英镑几乎彻底退出了所以的国际货币市场。时隔近100年之后,由中国发起的21世纪、第一轮与美元的全球轮回大战,可能要延续十几甚至几十年才可能抵达彼岸——“世界币”跨国家主权而独立、共生。历史来到今天,美元与英镑不同的命运是,不是谁替代谁,也不是谁生谁灭,而是建立一种国际共生态的跨主权统一货币,避免罗马币、英镑、美元等衰落的再次发生,从而在全球范围内根源上彻底建树国际货币与一个国家、整个地球人类60多亿人口的“大自然”环境。
    
     注:①、本文中所称“中元”,乃人民币,是与美元、欧元、日元、加元、港元等等所有国家货币等同的一种货币区域性货币。 (作者系中国《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见解、疑问、版权使用等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等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四川大学锦江学院客座教授,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國情內參》http://www.newsrefer.com/index.php
    
    
    服务机构:中国·北京100041-111信箱《国情内参》编辑部 邮编:100041
    
    电话、传真:(010)51945885 51945886 手机:1382220471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国土鸡将出口中国10年 总规模达7600万美元(图)
  • 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超七千亿美元 仍是最大债权国
  • 外管局动用外储15%炒股 或已巨亏超过800亿美元
  • 中国在伊拉克油田项目开工 中方投资30亿美元
  • 北京奥运会收入16.25亿美元:猜猜其中赚了多少?
  • 蔡铭超好友称圣罗兰当年买兽首约花百万美元
  • 杭州人均GDP2008年首破1万美元 象征大于实质
  • 湖南选秀漂亮女生考取美国名校 每年奖学金4万美元(图)
  • 杨洁篪透露了中美元首将要会面的时间和地点(图)
  • 我国与巴西达成贷款换石油协议 金额达100亿美元
  • 中俄签署能源合作协议 250亿美元贷款换3亿吨石油
  • 中国赴美抄底团揭秘:每人资产至少百万美元
  • 传四川汽车集团欲5亿美元收购通用悍马部门
  • 世界银行提供7亿多美元贷款支持中国地震灾区重建
  • 海外华侨华人4800万人 华商资产减至25000亿美元
  • 大陆官员访澳门,人均赌输270万美元 (图)
  • 振华4号退海盗获30万美元奖励 船长披露退盗策略(图)
  • 中航油前总裁陈久霖刑满出狱 曾致巨亏5.5亿美元 (图)
  • 贪腐令中国每年损失860亿美元
  • 东方通信注销美国子公司依斯泰克,股东435万美元被贪污
  • 子江:评李保卫博士“放弃了几十万美元的年薪”
  • 意想不到 奥斯卡小金人只值400美元
  • 司马平邦:普京花20亿美元把美国人赶出吉尔吉斯斯坦
  • 巩胜利:零利率,使美元魔剑更犀利?
  • 美国印美元,中国印假钞,大家不吃亏,就是损点
  • 美元化:货币恐怖主义—美国的另一种隐形武器/史密斯
  • 08年十大预言破灭:油价没飙到200美元
  • 给山区、灾区人民报喜:中国购买美国国债5850亿美元
  • 周勇军伪造张宏宝的身份证明文件在美国盗取数百万美元后神秘失踪/贺欣华
  • 匪共25亿美元砸掉了2008诺贝尔和平奖/草虾(图)
  • 吴敬琏:中国掉进美元陷阱有苦难言
  • 要储备委员会不要中投公司--评中投600亿美元为日本救市/杨芳洲
  • 7000亿美元救市 后果可能毛骨悚然 /weizhang
  • 润涛阎:美元贬值、金融危机与房地产
  • 美元升值引发连锁反应
  • 钱由:也来盘点一下奥运:430亿美元值多少,换来了什么
  • 当奥运光环褪去,雅典为此付出150亿美元代价
  • 美国真的欠清朝108亿美元吗?
  • 美元高于救援?灾民的人权高于主权!/草虾(图)
  • 有人假冒郎咸平之名到处散发《美元对人民币的大规模的屠杀正在展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