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甘孜再度发生示威多人遭捕 “秋后算账”西藏女大学生被逼疯(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2日 转载)
    来源:挪威西藏之声电台
    
    西藏东部康区甘孜县的4名尼姑和部分青年昨天在当地举行示威活动,但随后都被当局逮捕。此外,在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前,今早有至少5名西藏僧人进行请愿。另一名在西藏民族学院就读的拉萨女大学生在去年3月间抗议当局镇压藏人的行为,而被校方开除,因不堪忍受打击,使她精神失常。
    
    印度南部色拉寺僧人格龙引述西藏境内可靠消息向本台介绍说,多名藏人昨天(1日)上午在甘孜县城高呼「让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西藏自由」、「释放所有被捕示威藏人」等口号展开了示威活动。
    
    消息人士指出,参加示威的4名尼姑是来自甘孜县仁巴察(音译)乡哈多仁波切尼姑寺。目前该尼姑寺已被中共军警全面包围。
    
    格龙说,当6名藏人展开示威之际,甘孜县公安人员立即赶到现场将他们强行拘捕,但这批示威藏人被带往何处还没有进一步消息,同时也不清楚他们在示威现场是否遭到公安人员的殴打等情况。
    
    消息证实,为了抗议中共当局从去年3月以来任意拘捕示威藏人的行为,目前整个甘孜境内的农民集体展开「拒绝种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但当局却向甘孜境内部分乡镇的居民宣布,如果他们遵守当局的命令开始种田,将对他们每户家庭发放改建房屋的费用作为奖赏,但是当地藏人则回应说,他们永远无法容忍当局强迫藏人诬蔑尊者达赖喇嘛的行为。
    
    上月25日在甘孜县仁巴察(音译)乡甲卓郭瓦(音译)村,年龄均在18岁以下的7名藏人,包括1名女孩和该村村长的儿子,展开示威活动,而被中共当局逮捕。当地村民向当局警告说,如果不立即释放这批青少年,他们村的80户家庭将举行抗议活动。由于上述7人未满18岁,当局事后释放了他们。另有部分甲卓郭瓦村的青少年乘坐前往甘孜县城的巴士,一路散发有关西藏自由的传单,不过他们是否遭捕,还未获进一步消息。
    
    
西藏僧人在西宁高法前请愿
此外,居住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卓嘎引述境内可靠消息指出,今天(2日)早上8点半前,约5、6名西藏僧人在位于青海省西宁市的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前右侧挂着一个写有“请求法院守法、要求法律公正”字样的横幅进行请愿。有人还看到一批军警出现,但之后的具体情况,不得而知。(见图)
    
    另据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博客消息,来自西藏拉萨的一名女大学生去年三月西藏事件发生后, 她与两位女同学在其就读的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的西藏民族学院焚烧了哈达和床单,以示抗议。去年年底,这位读大二的女大学生被校方开除。因不堪打击,她精神失常,随后被遣送回拉萨。
    
    消息指出,这位女大学生的父亲叫阿隆在西藏自治区电影公司担任藏文翻译的工作。她的母亲叫次兰泽曾是电影公司的临时工,后来没有工作,她还有一个姐姐。全家依靠父亲的薪水生活。
    
    消息说,精神失常的女孩子在拉萨期间,病情并没有好转。布满拉萨全城的全副武装的军警,愈发刺激她的情绪,只要看见军警就会不管不顾地唾骂。心急如焚的父亲曾把她送回堆龙德庆县的乡下老家静养一两个月,但没有见效。于是,今年藏历新年(2月25日)过后,这位父亲带着女儿到成都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因不适应内地气候,他患上感冒,加之内 心痛苦,诱发哮喘旧病,竟不得而知,于十多日前突然病故。
    
    消息说,目前,这个藏 人女孩还在成都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尚不知她的父亲已经过世,而她的母亲,来不及为丈夫举办藏人传统上七七四十九 天的丧事,就不得不怀着巨大的悲痛赶往成都去照料疯了的女儿。
    
    最近继续获悉的消息证实,包括兰州西北民族大学有几个藏人学生被警方传唤,原因是在藏文民间刊物《夏东日》上,撰写文章评述08年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一位读大三的藏人女大学生,因参与燃烛静坐被视为“污点”,她在拉萨某单位工作的父母被警方调查;在西宁市学习英文的金巴加措也突然失踪。
    
    唯色女士在博客上指出,去年三月至今的西藏事件,许多学校的藏人学生,包括研究生、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也发出了抗议之声。这些全然是自发的、和平的学生抗议,在藏地和汉地所遭 受的对待有所不同。
    
    唯色说,在藏地,如拉萨有西藏大学的大学生以及几所中学的中学生当即被捕,安多有阿坝县藏族中学的学生被枪杀,红原县藏族中学的学生受枪伤,安多和康区的一些由藏人投资创办的私立学校被关闭等等。在汉地,由于外界的关注,当时虽被军警严防而未遭军警镇压,但随后的日子里,均在不为外界所知的情况下,遭到了程度不同的惩罚。
    
    唯色表示,“秋后算账”,一向是当局擅长的整人之术,同时也为的是杀一儆百,所制造的莫大恐惧,以及学生本身的弱势地位,使得被惩罚的学生毫无维护自身权利的能力,其危难处境至今鲜为人知。唯色强调,当局“秋后算账”,又添了一笔藏人的血泪账。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