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有机会请选孙东东:京城“麻辣”老师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31日 转载)
    有机会请选孙东东:京城“麻辣”老师
    有机会请选孙东东:京城“麻辣”老师


     孙东东,一名司法精神病学专家,何奇之有?但自从他在那个全北大最大的五百人的大课上将心理疾病之道阐述得淋漓尽致,在国际大专辩论会上又将论辩之道阐述得同样淋漓尽致之后,在北大校园内便有了几分传奇色彩;传的人多了,也便越传越奇。因此,有必要以"孙东东传奇"的出台,叙其身世,渡"谣海"众生。
      孙东东,男,1959年12月20日生,北京人。"生于中关村,长于科学院",孩提时代曾与华罗庚、熊庆来、于光远等中国各个领域最杰出的大师为邻。大师们的科学精神、思维方式使他得到了智慧上潜移默化的滋养。他至今记得那些"文革"时赋闲的老头们是怎样和孩子交流、讨论的,自己也得意地说"生了个好地方"。度过童年之后,孙东东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因为"文革"停止了学校教育。他很简约地表达他对"文革"的态度:"深恶痛绝"。很严肃地。
       1978年恢复高考,孙东东离开尚未扎根的农村,考入原北京医学院医疗系精神病专业。为什么选择这门"奇怪"的专业?"精神病专业挺好玩的,而且国家正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我就报考了。"精神病专业的确因其陌生、神秘而充满诱惑,但"服从因家需要"的初衷,在今天的我们看来,多少是那个时代特殊的印记。" 不",他严肃起来,"即使是现在,有些事,比如去灾区防病救灾吧,如果国家需要,即使艰苦,也去",语气中透着一种理智的认真。
      一切似乎都按部就班,学习,毕业,工作,他成为北京安定医院的一名精神病医生,一干就是五年。本科的学习使他成为精神病专业断代二十年后的第一批专家,而且不安分的他在实习期间还搞出过一个"骨科计算尺"的专利,"现在都在用"。但一切也并不那么顺利和平静。他太不安分,又有研究成果,由此而来的现实中的人际纠葛使他远不能安心,他的目光转向了法律。这次不仅是好奇了,另有一种现实的驱迫,"觉得法律有用",便开始学;而以后法律与医学的结合--从事司法精神病学的研究也就自然而然了。从自然科学跨向社会科学,他大大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之路。他仿佛就在"好奇--求学--学成了!"的"不经意"的过程中完成了不同学业。传奇。
      来到法律系后孙东东仍不"安分"。他那锐利的口锋、风趣的语言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本领,作为"法律系第一能言善辩之徒"(梁根林老师言),他与辩论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年新加坡式辩论风靡大江南北校园时,他曾经带过系里的辩论队,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在新加坡式辩论奄奄一息时,他又成了辩论模式的改进者之一,于是有98年的"蓝带杯",有了99年国际大专辩论会上他那绝对北大水平的点评。
      他的风格,风靡了整个校园。作为民间公认的"北大十大幽默教师"之一,他的司法精神病学的课程一直是法律系学生一提起来就眉开眼笑的"传家宝"式的课。上个学期他开的全校性公共选修课-- 心理卫生学概论更是选者如潮。夜晚学生宿舍的谈资中,亦不乏他课上所讲的精神病例!
      孙东东有才,然而他不是恃才旷世的人。他的才气,发扬起来是辩坛上耀眼的光芒,涵敛起来是踏实有效地做事。他的专业工作是司法精神病鉴定,拿钱不多,费力不少;有时还会扯进双方当事人的争斗之中;工作弹性很大,但对客观公正的要求又很高。这一切都会让一般人觉得很烦,他何尝没有这种感觉,但又说"只要自己做得正,就没什么可烦的,也没什么可怕的"。另一项工作是教育,也许当前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不比精神病领域中的少,所以孙东东老师深有感触,谓之一曰学科间关山阻隔、壁垒重重,老死不相往来;二曰只灌知识,不注重对思维能力的培养。病理分析后该有疗法了,他号召大家学习要广泛,目光不要总局限在自己专业那一亩三分地里;多观察,多分析,多读书,多思考,会比较。总之,君子不器。如果想进一步了解,有机会请选孙东东的"心理卫生学概论"。
    孙老师有最麻辣的传闻。孙东东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在北大流传着他的麻辣传说,据说他每年都要给不少死刑犯人做司法精神病的鉴定,传说“每年都有几个人死在他的手里”。他讲授的心理卫生学要用北大最大的教室。课堂就像是电影院,时而让同学们吓得直起鸡皮疙瘩,时而又让人忍不住地放声大笑。他的课上经常是挤满了站着听的人。有着麻辣传闻的孙老师很热心各种活动,他多次在中央台的辩论大赛上担纲评委或专家顾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要的是做点实事”——记农工党党员、北大教授孙东东
  • 王德邦:就“老上访户送入精神病院是保障他人权”观点给孙东东教授的公开信
  • 鄢烈山:专家孙东东也该被问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