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1989年班禅喇嘛:西藏所失大于所得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8日 来稿)
    
    班禅喇嘛
     1989年 (博讯 boxun.com)

    
    --------------------------------------------------------------------------------
    
     同志们!朋友们!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了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座谈会,参加这次五世到九世班禅遗体合葬的灵塔班禅东陵扎西南杰开广仪式 的各位来自我们伟大首都北京和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来自西藏各地自治区各级党政军的领导同志,来自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兄弟省区的省级领导同志,这些省的各藏族自治州和自治县的领导同志,以及各个部门的负责同志们,大家承诺我的邀请,都兴高彩烈地不辞路途遥远、气候不宜等情况下,来到西藏的日喀则地区,参加了昨天的开光大典。今天,又参加了这个座谈会。昨天各位都热情洋溢地讲了话,并带来了有纪念意义的礼品等祝贺开光典礼。今天,大家又在这里畅所欲言,因为时间短促,我深感时间要充裕一点,使更多的人有时间发表更精彩、更有意义的讲话。但是我认为同志们讲的非常好,非常热情;提出的有些问题非常重要,非常诚恳。昨天和今天,胡锦涛同志和张史奏(音)同志也发表了很重要的讲话,也代表中央统战部和区党委表了态,这些表态非常正确,即说明了历史的曲折,也肯定了党的现行路线、方针、政策。
     我即属于西藏,也属于全藏区,因为对我这样具有特殊身份的人来说,心情非常激动和高兴。我跟著共产党已有三十九年了,今年四十周年时, 我将依然和共产党共同庆祝。对我来说,我更加相信和热爱共产党,因此我首先感谢我们的党中央和国务院以及各领导同志们,感谢西藏的领 导同志们;感谢中央统战部的领导同志;还有有关的西藏民委等各部门的领导同志。同时也向兄弟省区的领导机关的领导同志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今天,我在非常有限的时间里说一些在今後工作中对各位领导同志有所帮助或可供参考、借鉴的话。
     我不想重提过去的一些不愉快的事,也不想对取得成绩说一些赞扬的话。因为无论是好是怀,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应该面对未来,面对今後的事业,这对一个现实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是主要的,但是今後的工作中,我们不该忘记历史的经验教训,我们即有成功的经验,也有惨痛的教训。从中央到地方,大多数同志都吸取过去的教训,所以思想觉悟有所提高,也变的聪明一些了。但是有些同志将历史象做梦一样地忘记了。有时候还旧病复发,这是不好的。因为旧病复发後会犯同样的重迭的错误。又,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不犯错误的人过去没有,现在没有, 今後也不会有。我自己也曾犯过许许多多的错误。再三的、同样重迭的错误,对一个政治家来说是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的这一看法对与 否,同志们可以参考。
     第二,我们西藏和全藏区所面临的现实是什麽?第一个现实是:从解放到现在,是否有了发展?发展的究竟有多大?答案是:发展了,发展程度也相当不错 ,这是现实。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和取得的成绩相比较,我认为代价大于取得的成绩。所以说,今後我们不能再犯重迭的错误。今後我们不能再犯"左"的错误,同样也不能犯"右"的错误。但是就整个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来说,"左"的错误的危险比"右"的错误的危害大,因为我们的国家正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而藏区的情况是属于"初级的初级" 阶段,我们是从封建农奴这一社会制度过渡而来,中国其他地方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半资本主义过渡而来,我们比他们是落後一点,所以他们是初级阶段,而我们属于"初级的初级阶段",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事情我们没有能力办到,极"左"的错误强加给我们,这种危害是极大的,对人民的思想接受能力来说,"左"的错误所带来的刺激比"右"的还要大。因此说,过去我们虽也纠正了"左"的错误,但结果,我觉得仍然是以"左'为主。同时也要防止"右"的错误。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右"的错误演变成为一个"反动"的,"分裂"的活动,那麽我们应该坚决地反对,坚决的抵制。今後的工作当中,我们要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象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祖国的统一、民族的团结。
     民族团结方面,首先要加强的是汉族和藏族的团结,以及是藏族跟其他民族之间的团结和藏族内部的团结,今天我们召开的这次会议使我感到非常的高兴,因为这是一次具有象征团结意义的会议,我们藏族内部过去也不很团结,有过互相藐视的现象,卫藏人看不起康巴和安多人,康巴和安多人看不起卫藏人,卫藏人里面,又有前藏和後藏人互相看不起的现象,这是因为我们西藏历史上面有割据的状态,朗达玛以後,西藏分裂割据的状态持续了三百多年,因此,地方性的、割据性的思想对我们民族来说是非常严重的,这种思想阻碍了我们民族的发展、进步和前途。我 对这些现象一直是反对的。今後我们要加强民族内部的团结,为民族内部的团结而奋斗。同时我也认识到我们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应该搞好同其他兄弟民族友好团结 ,特别是搞好同汉民族的团结。
     今天我们西藏各藏区的领导坐在一起,为一个具有宗教、民族、特别是具有现实政治意义的、宏伟的建筑庆祝,并且坐在一起畅所欲言,这是 非常好的。因此,近几天我特别高兴,我们藏族地区现实地说为五个地区,西藏是最大的,人口有近两百万,面积有一百二十万平方公里----其 中九万平方公里的地域现被印度人所占有。这点大家都不要忘记。我们说有一百二十万平方公里,但实际上没有,我提醒大家,印度人占领著 我们西藏最好的精华般的九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有些同志对九万平方公里的地理概念不是很清楚,九万平方公里有三个台湾、一个浙江省那 麽大,很多人轻视九万平方公里,我认为这广大的区域很重要,这是我们西藏历史遗留下来的。我认为解放後对这一区域的处理不是很好,六二年的处理也不是那样太高明,现在成了一个历史性的问题。办也不行,不办也不行,成为两国领导人头疼的一个事情。但是对一个民族来说,九万平方公里是不能轻易地送给印度.我的态度是明确的,我也对中央说过,如果九万平方公里划到印度去,互谅互让是可以的,现在已经成为这 麽一个现实,我们的确不可能全部拿回,想给一点还一点,折衷的办法是可以的。但是全部给人,那麽人大通过的时候,我站起来代表藏族人民 我第一个投反对票。
     我们态度一贯是明确的,我们西藏地方实际地域很大,其他五个地区的地方面积将近一百万平方公里左右,这几年人口发展,其他五个地区加起来约两百万,因此藏族人口将近四百万。地方面积将近两百二十万平方公里左右,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是不多,但是地方是很大 的,从祖国的西南到西北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地理位置对于祖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一地方经济现状和文化现状是非常落後的,中央近段时间里对我们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从各个方面来帮助我们、支持我们、发展我们,但是也因种种原因,实际效益上有时候有些问题。
     全藏区行政上分成五个地区,这五个地区我觉得很好,我们不需要把这五个地区合在一起,山那边说合在一起成立一个大藏族自治区,我觉得太大了收拾不了,行政方面五个地区目前的现状继续保持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来说是有益的。同时,我对把凡是说五个地区合在一起就指为反动的、反革命的、背叛祖国的说法持不同意见,分而合,合而分,这是历史上有的是。但是现阶段、以後情况,这个"合"现在看是合不了、分了好 (注:此处录音不太清楚)。五个地区各管各的,这样的,五个啊(似在做手势)......。但是我们还是一个民族、一个族源、一种语言、一种文字、一种宗教,在习惯上 面基本上是一致的,有些时候略有差别。语言也是一样的,但方言是有的,内地也有方言,如广东话对北京人来说是根本听不懂。有方言的区别没有什麽奇怪的,福建话更复杂,因此我们 (各藏区行政区域 )在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里应该互相帮助,互相促进 ,这样我们才有发展。
     现在有些人对我们互相稍微的往来一点就非常敏感,我劝这些同志,太敏感了不好。在经济、文化、教育....现在我们在教育方面应该互相帮忙,这样十年、二十年以後,我用一种藏语说话大家都听懂了,现在我们说话听不 懂的主要原因就是教育上面各自为政,各自不同。过去藏文是统一的,寺院里讲经的时候,大家都一样的听的懂,甚至连蒙古人也能听懂。现在大家都听不懂了,五个地方是五种藏文,北京也有几种藏文,广播电台的,出版社的,民族学院的,翻译局的,同样在西藏也是用几种不同的藏文 。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们的藏文会弄的一塌糊涂。因此藏文需要逐步的统一,逐步的规范化,做到大家都能互相沟通,除教育、文化的互相交 流外,经济商业应互相促进和帮助。
     目前党的方针、政策是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我认为这一方针政策非常好。我们国家不改革就没有希望,必须改革。目前在改革的过程中也出 现了诸多的问题,这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是不可避免的,我举个例子:如修整一座房子,所有材料丝毫不受损失办不到的,整修房子的过程中,有 些东西肯定会被损坏的。当前进行的空前的改革,理论上还没有找到系统的方法,也就是说摸著石头过河,是在摸索中前进。还有少数一部分 是因为工作不细致,考虑不周到造成了工作中的失误。总的来说,我们的成绩是主要的,同志们不能动摇对改革的信心,不要怀疑改革,我们要 坚信改革的正确性,要坚信改革会成功的。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继续走改革的道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关起门来搞建设和经济是不行 的经济开放的越大越活才会越快。因此,闭关自守是行不通的,我们必须进行改革,但是开放的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问题,这些中央领导同志也已注意到了,许多仁人志士也有强烈的想法,国家开放了以後,我们学到了许多好的、先进的东西,同时也引进了许多乌七八糟的东西,我们所 需要的是外国先进的科学技术,进步合理的东西以及对工作的热情等,不要不加分辨,好坏全盘接受。某些地方往往是好的东西没有学到,坏的东西学的令外国人也惊讶,这种现象在我们西藏也很严重,就这样发展下去,西藏也将会染上爱滋病。这点我要警告大家要注意,特别是公安部门应注意某些事态,现在赌博、卖淫、抢劫、强奸等乌七八糟的事情什麽都有了,这些能使我们西藏发展吗?该硬的地方必须硬起来,有人认为采取强硬措施会影响社会安定团结,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一向是一个比较严格的人,同志们今天可以看一看,在这次举行大典期间,我们的招待和组织等情况,我的人数是不多,但大家都听我的话,大会结果还是不错的,如果说某个服务员态度不好,和你们吵架,你们可以点出来,我马上在这里处置他。通常,作为一个领导,该严厉的地方必须严,但是严的比重应该是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百分之九十是"和",这种比例较适合于当领导的人,严的太厉害了大家都会不敢接近,大家都跑成了一个"光杆司令"是不行的。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主要是体贴、同情、帮助人。留一个百分之五,对个别特别调皮捣蛋的人用百分之十,让他们看一看什麽是厉害,这样才能使一个社会、一个机关马上改变面貌,即使不能"立 竿见影 ",但初见成效是很快的,这个药方很灵,今天我传授给各位。
     目前我们是落後的,我们要沿著党中央指引的改革开放的道路继续前进,但在前进的路上我们遇到了许多困难,沿海地区发展的很快,人家骑的是大洋马,腿很长,所以跑到前面去了。我们骑的是土马或者说是毛驴,怎麽跑也跟不上人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之间的拉距越来越大。当然,我认为这种拉距大的现象是正常的,我们不能压制先进来保护後来者,必须明确的是,我们要将自己的腿练的长一点,练的快一点,然後赶上去 。而不是要求大家说:"你们先等等我们,我们努力几年就会缩小彼此间的差距"。现在我们应该迎头赶上去发展,如不发展,几年以後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大,经济和文化上的相当大的差距导致政治问题。许多对我们不大友好、甚至敌视我们的人,利用这种差距来挑拨先进地区和後进地区的关系,挑拨先进民族和落後民族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汉族和我们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这方面中央应该作为重要的特殊的事例来管,政 策不能一刀切,这里面应该有吃偏饭的。例如,我们这里有个畜牧专家张某说一头牛犊生下来体质是有差异的,体质不好的牛就需要多喂食,不然就会因缺乏营养而死亡,同等道理,我们落後的地区应该吃一些"偏饭",也就是说需要政策上的优惠,经济上的支持以及各方面的帮助,我们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但过去几十年来,我们有著相当大的依赖性,没钱了就打著民族的旗号去向中央要钱,说西藏和其他藏区老百性穷呀、闹呀之类的话,但拿到钱回来後也不给老百姓办事,却给自己盖房子,现在叫楼堂馆所呀什麽的,这是应注意的重要的事。我现在的住房很好吧? 这是文革以前盖的,以後只是修整过一次,有人也建议我安装暖气,至今我还没有安装,冬天,大家都感觉很冷时,就在一个大汽油筒上打个洞烧著,我还没有傻到不知道暖气比炉子更实用,只是我觉得现在的西藏还不是谈自我优待的时候,更不是盲目的,应该先办些实事,好事,等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个人装备"自然会很快提高和改善。我时常是这样想的。暖气确实比炉子好用的多,但是我们应少说多作,我相信我们藏民 族是勤劳、勇敢的,但现在这勤劳是有点问题了,我也提出来,我们藏族,在吃饱穿好後有很强的满足心理,现在的社会是竞争的社会,我们应该往上冲、冲、冲、冲......一直冲到先进民族的行列。我们藏民族是勤劳智慧的,我们的脑子很聪明,一点也不比别人笨,但是我们在教育上 面存在著许多问题,因为我们需要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互助。
     今天在座的有有关民族统战工作的中央有关负责同志,所以我想提出一些问题,西藏有许多的优惠政策,中央的照顾,这在其他藏区是没有的, 有些政策全部一样是不可能的,请同志们谅解,但是,只关心西藏,不关心其他藏区也是不公平的。现在西藏很穷,今年的粮食总产量和产值与四川的两个自治州差不多,人家人少却富裕,问题不大,但是西藏发展起来以後也要关心其他地区。我们需要上面的一些优惠政策,需要支持和帮助。我刚才说过,我们以前懒,可今後不能懒。过去,我们只要求输血,虽然短时期内我们确实需要适量的输血,不输血不行,但我们要努力造血,造血---用我们自己的能力创造社会财富,用自身的能力发展起来。中国有十亿人口,因此每个民族应该有自尊、自信、自强、上进的思想 ,这很重要。我们应该相信自己,其他民族能做到的事,我们同样能做到。有人总是说:我们不行,我们不行......什麽我们不行?我们和别人一样有两只眼睛、两只手、两条腿。我们一定要有自信,要上进,现在有些同志不求上进,从早上喝酒到晚上,上班报到一下就去打麻将或者去甜茶馆喝茶,这怎麽行?我们的工资是人民的血汗,不努力工作行吗?心中有愧啊!我的工资是拿的多一点,但是我的工作也不少于我拿的工资,有 些同志却不是这样的。大家都应该努力工作,如果每个人都拼命地干工作,那麽,我们在三年、五年、十年内就能改变贫穷落後的面貌。因客 观原因,要彻底的改变是不大可能的,这还需要更长久的努力,甚至几百年的努力。
     我们来看看现在西藏的情况,去年一月份我曾到过西藏,一年後的今天,当我再次来这里时发现西藏的精神状态不如去年.如这样一年不如一年地发展下去,我们西藏将要堕落到什麽地步?我希望在新的书记的带领下,当我下次在来时能看到西藏的精神面貌有很大的改变。物质面貌的 改变需要时间,不可能象过去我们所提的"两年初见成效,三年小变,五年大变"那样容易。但是精神面貌首先应有所改观。最後我讲一下有关 爱国和维护祖国统一的问题,昨天我们的庆典活动是浩大的,热情的,但是有人扬言破坏我们昨天的庆祝活动。我们是信仰宗教的一个民族,此次庆典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情,但是有些为什麽要来搞破坏?虽然破坏没有搞成,什麽事也没有发生-----拉萨没有闹事,江孜也没有,日喀则更没有闹,但是有些人扬言说:每次宗教节日、民族节日都要闹一番,还说每年三月十日要大闹一番,而且要在适当的时候搞恐怖活动,武装起来 闹等等。我们应该团结,保卫我们的国家,维护国家的统一。我们西藏以及其他藏区离开了祖国就没有前途,我们的民族也没有前途。因此,我们必须维护祖国的统一,加强民族团结。我以前在各种场合曾提到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的统一。因此有人捎信给我说:你说的太 露骨了,能不能稍微婉转点,少说一点行不行,"我说在原则的问题上不能昏昏沉沉、糊里糊涂的,我必须旗帜鲜明。我希望各地的同志们在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以及建设我们的国家等方面一定要向党中央保持一致,同全国各族人民站在一起。
     另一方面,有些同志也谈了我们民族自治的问题,确确实实,现在我们的民族自治是不完善的,这是事实。许多方面上是有名无实的,这种局面一定要改变,在这些问题上有些同志的思想不是很统一,习惯过去"一刀切"的做法,统一指令、统一领导、统一安排、统一统一......等等阻挡了我们的民族自治,这样不行.我们为了反对西藏独立,反对分裂,必须要将宪法赋予我们的民族自治得以名副其实地落实,不落实怎麽行?一个民族连自己的语言文字的使用权利都没有。前段时间,拉萨大学的学生为此呼喊要求自由使用藏文,他们的要求方式我们是不赞成的,但是他们所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这种情况其他藏区也有,青海也有,传单发了嘛、甘肃、四川也有嘛。西藏各地存在这许多问题。
     民族干部的提法我有意见,前年----八七年十月份,拉萨第一次发生骚乱的时候,我在青海,离开青海时,我和省委以及省政府的领导开了一次 小型会议,会上我提出:民族干部必须具备两个方面的条件,第一;政治上可靠,听党的话;拥护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等等就是我们平常提 的那些。第二,要有热爱本民族的感情,为本民族办好事,作本民族的代理人、代言人,得到本民族的拥戴。这样的民族干部才是党的好干部, 如果不是这样,民族干部就变为"血统主义",这是错误的。他的父亲是藏族,他的父亲是回族或蒙古族,他的母亲又是这个族那个族,是不是变 为"血统 "了吗?我认为血统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本人能不能代表本民族,能不能为本民族办好事。如果能,这样的干部才能起到党和群众、政府和群众之间的桥梁作用。如果不能,一旦发生问题,民族干部不敢出来,不敢为本民族的群众解决问题,那麽我们养这样的干部有什麽用?我提出了上述问题,青海省委作了记录并分发给内部,後来也上报党中央,赵紫阳同志看了後说很好。 我回北京第一次和赵紫阳同志见面时,他说:"你的想法很正确,我很赞同"。我对此表示感谢。但是,迄今为止组织部还没有完全采纳我所提的对民族干部的标准,还是老一套。我们要得是奴才不要人才,行吗?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奴才。啦索、啦索(藏语“遵命"或“是"之意)、吐届其、吐届其、喔--吐届其(藏语“非常感激"之意是好干部?这样不行。民族自治必须是名副其实的落实,民族干部必须如此。当然 ,思想不好,拿共产党的钱却办“山那边"的事,搞分裂的事,那可不能客气,不能用。其实,这样的人怎麽可能有呢?我今天说的话,相信大多数人是可以理解的,个别同志可能不是很愿意接受。慢慢地用实践来证明这一点,我说过的话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短时期内我们不要评论。
     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自治区以及全藏区都应名副其实地、真正地得到落实,我们反对西藏独立,西藏独立指的是全藏区也就是大西藏独立,藏 语中“博"指的是全藏区和全体藏民,这种概念希望同志们有所了解。我们要反对西藏独立就必须真正做到区域自治,要名副其实。其他少数民族地区也一样,只有落实区域自治,我国各民族间才能互助、平等、团结,才能防止类似苏联发生的民族纠纷。不然这种事很可能会蔓延过来。这是我的想法。
     第二个问题,历次运动造成的创伤很多,涉及精神与物质等各个领域,这次灵塔的修建,体现了党的政策落实,诸如此类的许多问题,三中全会以来,国家做了大量的工作,付出很大的代价解决相当一部分问题,但是还远没有结束。因此政治方面的落实政策应该是干脆的,彻底地落实;另 一方面国家也有困难,不给钱也不行,历次运动中受过创伤的案子全部反过来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的意见是:同志们也应体谅国家当前的困难等情况,国家也给一点,群众也同样谅解一点,做为互谅互让,这样才能将心的创伤缝好,才能逐步解决问题。这样我们的民族才能团结起来,民族之间的关系才能彻底改变,开会的时候大家都喊团结之类的话,我对中央的领导说过,西藏人有三套话,开会的时候说一套,一般人面前说一 套,和知心朋友在一起时又说一套话。三套话都装在兜里面,开会的时候拿出"英明、正确"之类的话,然後一般人面前发一阵牢骚,最後自己和知心朋友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就骂起来了。甚至有些话是很反动的。这样实质上是无法改变民族团结的。现在有人认为有什麽问题就解决什麽问题,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头疼了治头,脚痛了治脚,有些问题是吃一点止痛片,根本无法根治问题的本质。从长远利益来看,我们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西藏的领导同志们应该知道本地区的人民在想什麽 ,他们的脉搏是怎样跳的 ,昨天我讲的话有些同志们可能注意到了,八二年我第一次来西藏时,有些人不大欢迎我来,西藏人民欢迎了我。我当时对大家说过,西藏的有些领导同志在西藏住了二三十年,西藏人民的脉搏是怎样跳的到现在也闹不清楚,这句话是很有意义的。因此"脉搏"是一定要掌握的,要了解服务的对象。
     我们口口声声说要为人民服务嘛,那麽西藏在想什麽?我举个例子,佛教对西藏人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比生命还可贵,我们全都毁掉了,这怎麽能叫西藏人民高兴呢?这又怎麽能叫为西藏人民服务呢?有些同志把理论上的一些东西强加给西藏这块土地上,硬将自己的标准衡量西藏,这是行不通的。
     这次参加典礼的少数民族代表大多数是来自全藏各地的藏族,所以,藏族人民是怎样想的,可能有所了解。有些汉族同志不太了解,应去看一看,西藏人民到底想些什麽?西藏的特点究竟是什麽?仅仅是"海拔高,气喘"就这麽简单吗?这不是西藏主要的特点,西藏的主要特点是,西藏人民 的思想、他们的意识形态,他们的想法。因此要有适合他们的"对象"(相应的政策),因此遗留下来的宗教、民族和统战、解决有关农牧民等的一系列问题,真正落实政策,是西藏人从心底里感谢中国共产党,感谢汉族及其其他少数民族的帮助,他们的感情才会融洽,这样,我们的民族团结才经的起考验,我们才能进步。
     今天我说的太多,说一些事情时有些激动,有说错的地方请同志们批评指正。我今天所讲的中心意思是:第一:坚决跟著共产党,相信共产党,刚铁般的团结在党中央周围。第二,有关我们自己民族的有些利益,有些问题,该争取的要争,该喊的要呼喊,该解决的问题就要解决,不能马马虎虎敷衍了事。
     当前我们民族面临许多问题,有宗教、民族、人民生活等诸多问题,有待于大家团结一致,在党的领导下逐步解决,建立起青藏高原上以西藏为主的包括全藏区的一个社会主义的团结、和睦、进步、文明的新的民族区域。第三,通过这样为祖国的总的发展贡献我们藏族自己的力量。 今天讲的话主要以西藏为主,也针对全藏区,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同志们批评,如说的对,同志们可采纳或在今後的工作实践中供各位参考。最後 ,我忠诚地、高兴的、也怀著感激的心情向各位表我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
    编注:这是1989年1月23日班禅喇嘛在扎西伦布寺的东陵扎西南捷开光大典後一次座谈会上用中文发表的演讲,本文根据录音整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班禅喇嘛为何“未当选人大代表”?(图)
  • 中国指定的班禅喇嘛将进人大常委会
  • 人权观察呼吁美国关注班禅喇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