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由恐怖分子绑架权利,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由恐怖分子绑架权利,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就唐基石、彭新忠、毛金祥诬陷、敲诈郴州共产党腐败犯罪集团首犯、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一案的辩护词
    开 庭 告 示 及 邀 请 函
     ——一起真正考验郴州司法良知和郴州新共产党人 (博讯 boxun.com)

    认错勇气和胸怀的审判!
    郴州新共产党市委书记记载道晋先生、新共产党纪委书记刘光跃先生、新国家安全局长黄志强先生:
    是你们以勇气和胸怀面对这起诬陷和敲诈巨贪案再审的时刻了!也是真正考验郴州司法良知和郴州新共产党人认错勇气和胸怀的时刻了!!
    2004年8月,曾经轰动全国的唐基石(加禾人,毕业于湘潭大学,现仍在耒阳市湘南监狱服刑)、彭新忠(桂阳县方元镇人,毕业于湘潭大学,现已刑满释放)、毛金祥(加禾人,毕业于湖南计算机专科学校,现仍在桂阳监狱服刑)诬陷、敲诈巨贪李大伦(前郴州共产党市委书记,已判死缓)、巨贪曾锦春(前郴州共产党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已判死刑)一案,将于3月20日上午八点半在郴州市中级法院第十三庭开庭再审。
    我真诚地邀请你们到庭面对这场审判,因为你们的缺席,会给该案件的公平、公正审理受到质疑。
    唐、彭、毛三人诬陷、敲诈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一案再审后,改判的可能性有99%,可是改判彭新忠无罪的可能性只有0.01%,因为这取决于共产党认错的勇气和胸怀。
    我希望郴州新共产党与巨贪李大伦、曾锦春的黑恶时代彻底决裂;我希望一个崭新的郴州能呈现在世人面前!!
    冤案再审,法庭辩论激烈,精彩纷呈。欢迎各界友人前往旁听!
    另《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曾锦春》一书已出版,欢迎订购。
    
    邀请人:“劳改犯”彭新忠,tel:13807359430.
    二OO九年三月十二日
    彭
    新
    忠
    
     就唐基石、彭新忠、毛金祥诬陷、敲诈郴州共产党腐败犯罪集团首犯、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一案的
    
    
    再
    审
    辩
    护
    词
    (书)
    
    
    
    一起绝无仅有的由恐怖分子绑架权利,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
    
    
    一、 质疑办案程序的严重违法性?(自我辩护)
    二、 冤案(自我辩护)
    三、 彭新忠何罪之有?(自我辩护)
    四、 请求(最后陈述)
    五、 希望(最后陈述)
    
    但愿受人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你们可能好!也可能坏!
    这一天的到来,实在让我们三人和我们的家人等得太久了。
    2004年8月9日,对我们来说,那简直是恶梦!这一天,唐基石、彭新忠因检举巨贪李大伦、曾锦春在广州被郴州市国家安全局的7、8名警察野蛮绑架回郴州。从此3个青年大学生的命运被彻底改变---失去了数年人生最宝贵的自由时光;从此,他们的家人一同遭受无尽的精神摧残;从此,一个幼小的生命,连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都还没见过,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世界了;从此,一个85岁高龄的老人连与他亲生儿子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就忍含冤恨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彻底毁掉;从此,一个投资十几万、刚刚起步的小公司被毁掉。
    然而面对这场绝无仅有的人道灾难,在郴州政局已发生根本逆转的情况下,一群丧尽天良、毫无人性的党政官员、司法官员,至今没有勇气和胸怀来认错;今后也不大可能。
    这起案件,经法院一审判决、上诉二审终审裁定、申诉驳回裁定,都是维持原判。整整四年半了,在这漫长而又黑恶的岁月里,难道郴州法院系统就没一个有良知的法官发现案件被枉法裁判的株丝马迹?是法官们的法学专业素养太差?还是法官们的做人良知被狗吃掉了?还是法官们被两巨贪的淫威所吓倒?还是法官们收受了两巨贪的巨额贿赂?所有这些,我们不得而知,只有法官自己心知肚明。
    打开你们手中那厚厚的卷宗吧。我相信你们不难发现:这是一起绝无仅有的、由郴州共产党市委系统、市纪委系统、市委宣传系统、市国家安全系统、市司法系统等等要害力量全面充当巨贪李、曾帮凶,残酷打压、迫害、报复反腐检举人的奇特冤案。某知名媒体记者用过这样一个标题,即《曾锦春:从农家少年到恐怖的掌权者》来报道曾锦春在郴州犯下的恐怖罪行。可见,曾锦春是个十足的恐怖分子。所以这还是一起被恐怖分子绑架全力,逼迫权利强奸法律而制造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
    现在,你们手头的案卷比我全;你们查阅案卷的时间比我早;你们的法学专业素养比我高;你们长期受共产党的教育,你们的良知应当比我好;你们掌握大量办案人员在这起案件中涉嫌的违法证据比我多;对涉嫌违法的严重性,你们比我清楚的多。
    下面就这起奇特冤案,结合案卷,依照法律,在法庭上与在座的各位法学专家作些辩护性探讨。
    一、质疑案件侦查、逮捕等办案程序涉嫌的严重违法:
    根据查阅有限的案卷,就唐基石、彭新忠、毛金祥诬陷、敲诈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一案,特向法庭提出以下质疑,请法庭严格依法当庭查证:
    1、对市公安局调查证据通知书(编号:4309010000405---432 ,共19份)的质疑:
    A、按要求,须加盖公安机关公章 。可这19份通知书上并没有加盖公安机关公章。这是为什么?这个侦查程序是否违法?
    B、这十九份通知书的落款日期都是04年7月30--31日;并明确无误的写明:“正在侦查的唐基石、彭新忠涉嫌诬告陷害、敲诈勒索案”。侦查机关凭什么如此迅速断定只有唐、彭两人在涉案?事后证实至少六人以上涉入此案。当时“803”专案组还未成立,唐基石、彭新忠也并未抓获;尤其是彭新忠,他已离开郴州十多年,而且从未卷入过郴州官场任何事物,怎么就断定彭新忠涉入此案的?这种过早的、没有依据的主观臆断,是否违法?如果有根据,根据何在?请当庭拿出来!这19份材料,是否后来做假补办的?
    C、在8月9日唐、彭两人未被抓获之前的8月3日的报案登记材料(编号:4309010004101)的报案内容:“诽谤和诬告”;等两人在8月9日被抓获后的所有材料中,涉案性质骤然全变成:“诬告陷害和敲诈勒索”。如何解释?是两巨贪做贼心虚,故意隐瞒案情?还是根本就没有敲诈这一情节?
    D、这十九份调查证据通知书是否存在严重做假?如日期做假,案情内容做假(7月30—31的调查证据内容与8月3日的报案内容,截然不同)?请法庭当庭查证。如属实,则触犯了《刑法》第305条,构成做伪证罪;那法庭得当庭逮捕涉案人员陈兵志(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侯湘勇。
    2、对中共郴州市委办《关于请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查处诬陷敲诈案的报告》的质疑:
    A、报告中说:“我们将这份(举报)材料转交给市公安局处理”。市委办明知是“举报巨贪”的材料,为什么不将其移交给省、市反贪部门,而却将材料转交给市公安局处理?谁都知道,法律是没有授权公安机关查处官员贪污的职权的。那市委办凭什么将举报材料移交公安机关呢?不可告人的意图何在?
    B、报告中说:“我们认为......是诽谤和诬陷我市领导干部”。中共郴州市委作为事实上的法人单位,面队他人检举自己队伍里长期存在作恶多端、危害共产党和郴州人们的两名巨贪,在没经司法机关书面认定的情况下,凭什么擅自做主,咬定他人是诽谤和诬陷巨贪呢?
    C、上述情节,是弱智吗?当然不是。这完全是市委办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包庇、袒护、纵恿,为虎做胀,充当巨贪帮凶,打击、迫害、报复举报人的罪恶行径!已触犯了《刑法》第397条,构成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罪。请法庭当庭查证。如属实,法庭得当庭逮捕涉案人员市委秘书长何文君和原副秘书长陈社招(现为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
    3、对中共郴州市纪委办《关于请求公安机关依法查处诬陷敲诈的报告》的质疑:
    报告中说:“我们认为,自称彭阳、小张的人捏造事实”。肩负反腐肃贪重任的纪委,连查都不敢去查巨贪李大伦、曾锦春,就枉断别人“捏造事实”?如今已真相大白,他人并没有捏造事实;而正是郴州市纪委滥用职权,捏造事实,包庇、袒护、纵恿,为虎做胀,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充当巨贪帮凶,打击、迫害、报复举报人的罪恶行径!已触犯《刑法》第397条,构成玩忽职守罪。请法庭当庭查证。如属实,法庭得当庭逮捕涉案人员。
    4、对郴州市国家安全局《抓捕“803”专案唐基石、彭新忠经过的报告》的质疑:
    A、报告说:“恶意中伤”巨贪李大伦、曾锦春。如今已真相大白,是恶意中伤吗?
    B、报告说:“他们(唐、彭)盅惑人心,搞乱政权”。检举巨贪,为民除害,竟然成了“搞乱政权”?将如此严厉的杀头罪名(即危害国家安全罪)强加他人头上,郴州市国家安全局居心何在?显然这是铁证如山的滥用职权,捏造事实,包庇、袒护、纵恿,为虎做胀,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充当巨贪帮凶,打击、迫害举报人的罪恶行径啊!已触犯《刑法》第397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请法庭当庭查证。如属实,法庭得当庭逮捕涉案人员“803”专案组组长、原郴州市国家安全局局长、现为湖南省国家安全厅副厅级侦查员陈海伦等国家安全局人员。
    事实上,“搞乱政权”的正是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两巨贪把郴州共产党政权搞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早已儒幼皆知;而郴州市国家安全局为什么坐视不理,任其危害共产党,危害人民?郴州市国家安全局成了名副其实的“国家动乱局”。
    5、八月三日接受的刑事案件登记表(编号:4309010004101)的报案内容,记录该案为“诽谤和诬告”。“诽谤罪”,是法院直接管辖的案件;“诬告”,是公安机关管辖的案件。那郴州市国家安全局凭什么全面插手侦查完全不属自己管辖的刑事案件?又是一条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的证据。
    6、何来的“敲诈勒索罪”?
    八月三日,市委八个单位联合报案的案由是“诽谤和诬告”,并没有“敲诈”;八月四日,市公安局《关于对诬告市委主要领导信件立案侦查的报告》的案由也是“诬告”------见立案依据一栏: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之规定。也就是说在八月四日之前,不论是报案人,还是立案侦查机关,都没有讲巨贪李大伦、曾锦春被人敲诈。那案件到了侦查后期和检察院、法院办理阶段,同一案件中就怎么又多了一个“敲诈罪”呢?案卷大量证据显示:是立案后,办案人员伙同巨贪曾锦春诱套唐基石所致!这就是法院判决认定“唐基石八月二日选择曾锦春作为其敲诈对象”的依据(见《判决书》第六页的下半页)。显然这是办案人员伙同两巨贪打击、迫害、报复举报人而任意罗织、强加给他人的罪名。况且,六月份以后彭新忠根本就没有再涉入此案了。
    7、2004年7月31日,郴州市审计局的证明是这样写的:“7月31日,……根据市委陈社招副秘书长的电话指示,我局于次日就将该信件(即唐基石的举报信件)进行了销毁”。《刑法》第307条第二款规定:“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刑事诉讼法》第45条第三款规定:“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显然,陈社招的行为已严重触犯了刑律,已构成了“毁灭证据罪”,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奇怪的是,陈社招不但没受到法律的追究,反而被提升为市委常委。难道真是当年积极参与打击、迫害、报复检举人唐基石、彭新忠有功吗? 请法庭当庭查证。如属实,法庭得当庭逮捕陈社招等涉案人员。这类证据应该不只一份。
    8、《郴州日报》的“8.02”社论有点类似于1989年学潮时的《人民日报》“4.26”社论。
    8月20日《关于郴州市刑警支队所提供邮箱内容情况证明》的一则电邮内容是这样写的:主题为“悬崖勒马”;内容为“……企图扰乱政局、扰乱郴州,是一种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你们组织所谓的委员会,是非法的,并且带有黑社会性质。……”落款为“郴州日报社,2004年8月2日”参加过当年1989年学潮运动的人,对《人民日报》那篇臭名昭著的“4.26”社论,还记忆犹新吧?两篇社论如同一辙,即两巨贪通过党委机关报首先进行政治定性------“扰乱政局”,然后动用国家机器对检举人进行政治迫害与打压,肆无忌弹地制造冤案。两巨贪将以权压法的权术玩弄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境界!难得的政治英才!如今可惜了------两个都被判了极刑。由此可见,市委宣传部及其所属的《郴州日报》也滥用了职权,一样充当了两巨贪的帮凶。
    9、质疑《提请批准逮捕书》、《逮捕证》和《逮捕通知书》的合法性:
    A、8月23日的批捕书,既没有公安局的单位印章,也没有局长本人的私人签名和印章;
    B、8月24日的逮捕证,既没有公安局的单位印章,也没有局长本人的私人签名和印章;
    C、8月24日的逮捕证通知书,既没有公安局的单位印章,也没有办案人员的签名及日期。
    以上程序是否违法?如果违法,彭新忠至今都没有被逮捕过。既然如此,那彭新忠为何遭到了审判和判刑?
    10、完整的案卷里还涉嫌多少见不得人的违法犯罪事实和证据?请法庭予以当庭全面查证并公布!
    11、由此可见,当年郴州共产党市委召集七次常委会议给唐、彭、毛三人定性、定罪、量刑一事,绝不是空穴来风!所以罪名由起初的“诽谤和诬告”,变成“扰乱政权”,再变成“诬陷和敲诈”。请法庭予以当庭查证。
    12、中共郴州市委、市国家安全局与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是如何紧密勾结,密谋迫害我们的?请法庭当庭查证公布。
    13、侦查、羁押其间,唐、彭、毛三人被实施非人道的残酷虐待,其恶劣程度大大超过“美国的虐囚”事件。为此,我在看守所还专门给前公安部部长周永康投诉,谴责周永康的“自留地”------看守所等公安机关场所和黑社会场所没什麽区别。
    二、不冤也得冤的奇特冤假错案。
    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独裁、专制统治给后人流下了最经典的黑恶司法文化遗产:“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唐、彭、毛诬陷、敲诈巨贪李、曾一案,正是这个黑恶司法文化遗产被郴州共产党腐败犯罪集团发扬光大的经典案例------由郴州市委系统、司法系统伙同巨贪主导、催生的打压、迫害、报复反腐检举人的冤假错案。面对这伙只为个人升官发财,而不惜出卖自己良知和践踏国家法律,死心踏地充当巨贪李大伦、曾锦春帮凶的共产党败类和社会渣滓,你唐基石、彭新忠、毛金祥三人就是没有被冤枉,我们也得让你冤枉受罪;因为你们敢与我们握有生死大权的腐败犯罪集团作对。事实上,唐、彭、毛三人不但被冤了,而且还冤得很冤!
    三、彭新忠何罪之有?
    1、坚决、残酷打压、迫害、报复进步青年彭新忠的原由:
    A、彭新忠亲历了震惊中外的’89民主学潮运动(也即’89动乱),至今思想没有转变过来,成了所谓的“民运人士”;
    B、为了维护数千万流动人口(即“自由劳工”,也叫“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彭新忠与广州市公安局的邪恶警察进行了八年抗争(也称“八年抗战”);尤其是在2003年震惊世界的“青年大学生孙志刚暴死”一案中,彭新忠向各类媒体进一步揭露广州市公安局的罪恶行径,对废除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断了广州警察敲诈勒索的巨额敛财之路,若怒了广州当局。
    C、伙同唐基石、毛金祥对抗以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为首的郴州共产党腐败犯罪集团。
    2、将恶意的“犯罪动机”强加于彭新忠:
    A、案卷里有明确无误的记录,除了我以外,所有涉案人员都交代自己缺钱用。唯独我没讲自己缺钱用。事实上,我当时并不缺钱用,我自己刚开设了一办公设备公司,生意还不错。那我凭什么去敲诈巨贪李大伦、曾锦春?我何来的犯罪动机?
    B、办案人员故意将我的反腐动机歪曲为敲诈动机,其罪恶企图何在?必须讲清楚!是谁指使他们干的?为何要这样针对性很强的来打压、迫害、报复我彭新忠?是我彭新忠好欺负吗?在这一问题上,中共郴州市委、郴州市国家安全局和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是如何紧密勾结的?必须讲清楚!
    C、当唐基石提及搞钱之事时,我就进行了劝阻和反对。
    D、彭新忠给曾锦春打电话,一是询问核实情况(见曾锦春8月6日的供述及我的供述);二是还唐基石的一个人情。
    3、恶意强加于彭新忠的“犯罪事实”:
    A、判决书第六页说:“唐基石8月2日选择曾锦春作为其敲诈对象”;紧接着下来的第七页就说:“5月至7月,彭新忠按照唐的要求,多次打电话给曾锦春,向曾锦春、李大伦索要钱财。”8月2日,唐才选择曾作为敲诈对象,唐、彭怎么会在5月至7月就敲诈李、曾?况且彭从来就没有与李大伦有过任何形式的接触,彭怎么会向李索要钱财?
    B、法官在认定彭新忠是唐的同伙的同时;也认定了自己也是唐的同伙。判决书第六页至第七页说:“彭欣然允应向唐提供曾的电话号码。”也就是说法官在场亲眼目睹了彭新忠的“欣然表情”这一涉案细节,法官认定自己在场。法官既然在场涉案,那不是同伙,又是什么?
    4、野蛮歪曲事实:
    A、歪曲事实,认定彭新忠有故意犯罪的意图,认定彭是共同犯罪中的一员。《刑法》第14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大量事实清楚无误的表明,彭根本不希望这种结果(即敲诈)发生;更没有放任,而是阻止这种结果(即敲诈)的发生。显然彭没有任何故意的意图。《刑法》第25条还规定:“共同犯罪指两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即只要其中有一人没有故意的意图,这人就不能被认定为共同犯罪。由此可见,彭怎么成了共同犯罪中的一员,即同伙中的从犯?
    B、违背事实真相,故意回避彭的“犯罪中止”这一重大情节。就算彭涉及犯罪,彭也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犯罪中止”。《刑法》第24条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在这两项并列的定性要素中,只要具备其中一项,既可视为“犯罪中止”;而彭具备了两项定性要素中的全部要素(即不但自己自动放弃犯罪,还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控制唐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
    C、违背事实真相,回避案情分两个阶段的重大情节,即六月份前、后两个阶段。六月份以前我是介入了;六月份以后所发生的一切,我全然不知,与我毫不相干!
    5、野蛮判定彭新忠构成敲诈罪名的两个核心要件成立,即提供电话给唐基石和给曾锦春打电话,说了“手头有点紧”、“要曾(锦春)帮点忙”之类的话。
    A、彭提供电话给唐,是让他去进一步了解曾的腐败情况;并没有要唐去敲诈曾;
    B、彭所说的这两句话,就如同彭买了把菜刀,彭有可能拿这把菜刀去杀人;也有可能拿这把菜刀回家去切菜。可法院野蛮的判定彭拿这把菜刀就是去杀人,而且还杀了人!从法理上讲:去杀人,还不一定构成犯罪,只有杀了人才构成犯罪。
    C、彭所说的这两句话,并没有对曾锦春进行威胁、要挟、逼迫其就范,强行索要;也没讲具体钱财、数额和日期。所以这完全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名的要件。
    6、给彭新忠强加犯罪证据:法庭出示的电话清单全是7月份以后的,与我毫不相干;可法院将它强加于我。
    四、请求(最后陈述)
    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用手打自己的嘴巴,是一项极富挑战性的“自我侮辱和自我修正”之举止,它需要超人的胆识、勇气和胸怀。摧毁以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为首的郴州共产党腐败犯罪集团,已是司法机关在这方面迈出可喜的、极富挑战性的一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也曾通过“拨乱反正”来对共产党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自我修正、自我改造,赢得民心,为国家改革开放打开局面。为此,我特请求如下:
    1、撤销并改判苏仙区法院刑事判决书(2005)苏刑初字第4号、市中级法院刑事裁定书(2005)郴刑二终字第25号、市中级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06)郴刑监字第6号(行政侵权)诬陷、敲诈的错误枉判,请求法院宣判无罪!
    2、根据《刑法》第399条的规定,办案人员的行为已构成徇私枉法罪,依法追查办案人员的行政责任和行事责任,附带民事赔偿和国家赔偿,诉讼费用和执行费用全都由原告承担。
    3、当庭逮捕在本案中涉嫌严重触犯刑律,构成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伪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徇私枉法罪的何文君(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陈社招(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原市委副秘书长)、陈海伦(原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原“803专案组组长”、现省国家安全厅副厅级侦察员)、陈兵志(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等大量涉案人员(含广州市国家安全局人员)。
    五、希望(最后陈述)
    郴州市国家安全局伙同广州市国家安全局共同侦破的“803”专案,即所谓的唐、彭、毛“诬告陷害、敲诈勒索”巨贪李大伦、曾锦春一案,不但成了郴州共产党市委的耻辱和加速巨贪李、曾政坛生命的彻底终结;也将郴州警、检、法三司法机关打着“公平执法、公正执法、执法为民”的幌子从事违法犯罪勾当的丑恶嘴脸昭然若揭于天下!该案给民间反腐人士唐、彭、毛三人及其亲友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和精神创伤;也给共产党蒙了羞,给警、检、法蒙了羞,让人民受了损。该案法院的前期审理判决,显然是玷污、践踏了神圣的法律殿堂,对现行法律秩序进行了沉重打击;后期纠正,难道仍然继续故伎重演吗?为此,我提出以下几点希望,与尚存良知的郴州党政官员和司法人员共勉:
    1、希望郴州新共产党与李大伦、曾锦春的黑恶时代彻底决裂,将一个崭新的郴州展现在世人面前!
    2、希望你们能以宽广、大度的胸怀来看待本案;尤其是彭新忠在涉案中的角色。
    3、希望该案给郴州共产党和郴州司法机关蒙下的羞辱到此为止!
    4、如果郴州的党政官员还有人想去找李大伦、曾锦春要官发财,报销票据,我可以送他们去,让他们在那里早请示、晚请示李大伦和曾锦春。
    人道灾难灾民:彭新忠
    2009/03/1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十二年冤假错案浙江萧山公安是怎样制造的
  • 祝均一案很可能是冤假错案/林彤
  • 刑讯逼供冤假错案多,纪委反腐措施合法性引质疑
  • 孔强:双鸭山市还有多少这样的冤假错案
  •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 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怒斥冤假错案炮制者
  • 哈尔滨11年冤假错案致一死一疯?
  • 百姓感言:双鸭山市就是黑,冤假错案一大堆
  •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早平反早主动/洪明辉
  • 老胡算错陈良宇父亲房价,形成新冤假错案/zhenzh
  •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林彤
  • 防止冤假错案对策/施绍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