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增城西洲村民集体土地被当地官员非法圈地倒卖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广东省广州增城市新塘镇西洲村集体土地被官商勾结炒卖,农民上访遭报复
        (博讯 boxun.com)

      一、村干部成村霸?西洲村的过去与现在
      
      广东省增城市新塘镇西洲村,地处富庶的珠江三角洲腹地,珠江三大支流之一的东江下游,增城市新塘镇与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之间,距广州城区约15公里。辖区内有广深公路,广深高速公路穿过。自古以来,西洲村都是以民风淳朴,盛产鱼米的著称于富饶珠江三角洲。 现人口约有5000人。
       改革开放以来,西洲村得天时,地利与人和之便,经过招商引资,办其毛织厂,洗水厂,漂染厂等许多企业,这不但大大活跃了本地经济,为社会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还为国家创造大量税收。
       然而,该村大部分村民并没有从改革开放中得到多少好处。原来,该村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不断有土地被当地政府“征收”或被历任村干部“炒卖”。征,卖地款经过各级部门截流,最后大多去向不明。到村民手中时,10多万元一亩的征卖地款变成2万余元一亩。其中大部分“肥水”流向何方,至今还是一个谜。 西洲村西定坊全体职干部2004年10月27日致西定坊社员的一封公开信中也承认,该社目前集体分配人均年收入不够500元。 失地农民无地为继,为了养家糊口,只好从事一些低技能,低技术的工作,收入微薄。 并不宽裕的集体年收入,并不妨碍村干部们到酒店大吃大喝。西定坊一份收支情况表上有这样几笔开支:2003年6月17日,全体干部到凯旋门酒店举行会议的会务费为2909元;2004年1月5日,全体干部到某高级酒店就餐费2547元。简简单单的一次会议,村里就不能开了?偏偏要到大酒店才能开?名为开会实为享受,挥霍了相当于5位村民年均分配收入;这实属是不顾村民死活的败家子行为,早就激起了广大群众的愤怒。然而西洲村委会主任徐伟恩照样我行我素,带头挥霍并与增城市及新塘镇有关干部结盟倒卖西洲村大量土地以及打压民主、报复依法信访村民,使干群关系进一步恶化。
      
       二、西洲村(西定坊)近3000亩农田被掠夺倒卖黑幕
      
      在1992年至1993年间,中国工商银行珠三角金融信托联合公司、广东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等单位分别经有关部门审批征用了西洲村塘寮尾(土名)约1898亩集体土地,由于种种原因,用地单位征用土地后并没有支付征地补偿款给失地农民,因此,被征土地农民收回复耕。2001年增城市政府在西洲村委会的配合下以被复耕的土地属于已征但属于“闲置”地为由强行按“闲置”地收归国有,并违法规划为新塘环保工业园。增城市政府以近无偿占有方式圈取了西洲村1898亩的土地,非法获利数亿元。
      
      1992年,深圳经济特区实验外贸公司经批准征用西洲村南蛇湾(土名)近358亩集体土地,由于该外贸公司同样征用土地后并没有支付征地补偿款,而被农民收回复耕。2002到2003年间,增城市政府在新塘镇政府及西洲村委会主任徐伟恩的配合下又将358亩土地按已征“闲置”土地强行“收归”。非法获利数千万元。
      
      现任西洲村委主任徐伟恩在2002年7月至今分次以西洲村西定土地开发中心的名义在未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的同意和协定补偿标准备的情况下,强行低买高出地倒卖西洲村西定坊片区(9至17社)原砖厂46亩土地、温冲河冲(土名)120多亩农田,侵占挪用9至17社每社100万元的征地补偿款(即共计900万元),村民多次向增城市纪检、检察、公安、政府等部门举报,但均石沉大海般杳无音讯。
      
      直到现在,增城市政府、新塘镇政府、西洲村委会的有关干部沆瀣一气,平均每年以近20亩的速度不断地侵蚀西洲村余下的极少量集体土地,村民已无可耕之地。
      
      三、西洲失地农民依法上(信)访遭报复
      
      从2003年起至今,西洲村失地农民超过1000人次因土地被非法征用以及村、社务、财务不透明等问题不断地逐级向新塘镇、增城市、广州市和广东省的党委、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上访反映或以去电去邮信访形式超过110次,广东省和广州市多次向增城市批示、转送农民的上访材料,但是增城市政府有关干部曾参与倒卖西洲村的土地,为此,对上级转办的信访事项多是采取欺下瞒上的方式处理,甚至采取对上访农民实行跟踪、收买、截访等手段报复上访人。最有代表性的报复事件有四件,一是在 2006年4月3日,西洲村委会主任徐伟恩指令其胞弟徐铸坚在西洲村村委会办公楼等公众场合殴打参与上访的村民徐叶权和徐伟权等,造成徐叶权轻伤,住院治疗十多天并花费医药费近6000元。二是曾参与上访的村民徐锦锐在2007年5月6日的晚上,骑着摩托车途经新塘镇新塘 大道时被三名凶悍的不明身份人员用铁制水管殴打左腿部,后经抢救及时幸没致残,但虽经过多月的康复治疗,现仍行动不那么自如,接案的当地派出所至今仍没“破案”;三是在2007年8月15日新塘镇计生办把曾参与上访r 已有78岁高龄的村民张汝跻非法拘禁在镇政府大院某办公室内,电话通知其家属先把其儿子张炳强十三年前因未够间隔期生育而尚未缴交的社会抚养费3000元缴清才放人,经被非法拘禁一天后,其家属交纳了社会抚养费后,张汝跻才得以“释放”,令人费解的是现任西洲村村委会主任徐伟恩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育有三个儿子却没有得到与张汝跻之子张炳强的“同等待遇”;四是在2007年8月日,西洲村新洲工业园在未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的同意及向农民作出任何补偿的情况下,擅自毁坏农民蕉田近80亩,强占西洲村8社、9社、11社、15社土地约120亩用于架设高压电线,如有村民提任何意见或阻挠即被黑恶势力殴打,其中11社的村民徐沛全因用手机拍摄毁坏农田的过程,手机被抢并惨遭殴打(2007年8月6日广州日报以“蕉林被毁三公里为题对此略作过报道)。但新塘镇政府的种种打压行径并没有击溃广大失地农民继续上访弄清问题的决心且决心没有减少反为增强,因为新塘镇政府的报复行为恰巧说明了其存在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新塘镇政府便派出工作人员长期驾驶的车牌为“粤A80157、粤AX1427”的二台政府公车及一辆无牌两轮摩托车进驻西洲村密切监控村民的动向,如遇上访苗头则马上通知镇政府想方进行拦截。对村民关心的西洲村账目问题,新塘镇政府在2007年4月左右将西洲村委会及相关各社的一切会计资料提取到镇政府作“安全保管”,一举再扼杀了村民对村财务的知情权。
      
      西洲村西定坊片区近3000亩土地被非法征用问题,加上西洲村财务黑洞问题,经广东省、广州市转办后又欺下不办,近3000失地农民目前已几近求助无门。要想解决西洲村近几年被增城市、新塘镇、西洲村有关官员非法圈地倒卖以及西洲村账目混乱问题,真是难以上青天。如果缺乏基层民主、村民自治及农民土地私有化的改革,中国各地农民权益受损是必然的,记者将对中国农村问题做系列报道。
    
    记者:向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杭州盛行圈地、暴力拆迁,政府就地分红
  • 宝鸡陈仓区煤厂疯狂圈地 百余亩农田被毁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二) /上海维权马桥镇(图)
  • 官商钩结圈地
  • 海南神秘工程圈地5.4万亩 计划建高尔夫球场(图)
  • 海南神秘“791工程”大量圈地 失地农民忧生计 (图)
  • 政府和开发商勾结非法圈地 通过媒体做假(图)
  • 河南固始县农民圈地后人均不到三分地 无法生存(图)
  • 圈地运动在河南郏县重演
  • 王石捐款 被质疑是要在川圈地
  • 华新民的郑重声明:不许香港赛马会到北京跑马圈地侵占民宅!
  • 馆驿街南片区强迁暴露济南旧城改造“圈地”目的
  • 天津蓟县暴力圈地毁果林(视频)(图)
  • 石家庄多名民警农村圈地 建豪华“公安别墅”(图)
  • 郑恩宠收大量举报 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涉上海圈地黑幕
  • 澳洲华人首富瞄准西南圈地 在重庆建“中关村”
  • 顺德农民圈地维权进展:官报称已经“处置”
  • 中国学者批地方政府再掀圈地运动
  • 佛山顺德农民圈地维权火热化:一个村土地涉及10亿(图)
  •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 致海外正义志士的一封信:希望能阻止这次非法圈地
  • 郭泉:让耕者有其田:从“晋江圈地”谈中国必须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民主先声165
  • 一个新的流氓体系在暴力圈地中诞生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牛刀:大肆圈地的开发商可能面临重拳
  • “圈钱”“圈地”在进一步吹大两大资产价格的泡沫/易宪容
  • 官方圈地与民争利民怨难伸
  • 牧鸽:新圈地运动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