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图)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8日 转载)
     他们愤慨地说:被中共“残害公民的创伤历经半个多世纪而远未愈合。这笔历史欠账和道义欠账,拖延回避淡化不了,封杀禁锢掩盖不住,置惹罔闻和不予理睬更是自欺欺人,把欠账延伸到子孙辈则正在矮化党和国家形象,增加解决的代价和棘手程度。”
    
     五十一年前毛泽东留下的历史欠账“反右”运动,其所造下的罪孽已经把执政党拖累到了在人类文明面前极其尴尬的境地,使我国当局在人权问题上长期处于被告席。“反右”罪孽的后遗症至今阻碍中国的社会发展和政治进步。被残害公民的创伤历经半个多世纪而远未愈合。这笔历史欠账和道义欠账,拖延回避淡化不了,封杀禁锢掩盖不住,置惹罔闻和不予理睬更是自欺欺人,把欠账延伸到子孙辈则正在矮化党和国家形象,增加解决的代价和棘手程度。
    
    为了说明解决此一问题的历史必然性和现实紧迫性,本信以史实为依据,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我国在联合国正式签署的三个重要人权文件为准绳,在澄清下列三个问题的基础上,对“反右”作出法理认定并提出解决意见。
    
     第一,“反右”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文字狱,它所残害的主要对象是什么人?历经半个世纪的实践检验,这起文字狱是促进了社会进步还是导致了历史倒退?
    
     “反右”发生于中共建政仅仅7年的1957年。毛泽东不顾已遭百年战乱之苦的6亿人民急需休养生息,不顾百业凋敝的国家急需一个和谐环境以振兴科技文化和发展生产力,不顾中华民族几代人是怎样热切地呼唤和期盼民主与科学,他在那7年内只热衷于推行对武训传和梁濑溟的批判,对胡风冤案的制造和扩大株连,对南方局系统地下党和游击队干部的打击排挤。这些霸道行为整人已经十分过头,但当时尚未发展到整体性迫害知识分子和全局性反民主、反人权,人民还怀着“站起来了”的幻觉和憧憬,多数干部投身革命时的民主自由理想尚未破灭,所以对毛泽东1957年春季的“鸣放号召”大家信以为真,以为浴血奋战打天下那几十年中的民主承诺大概要兑现了。知识界普遍估计毛会借鉴斯大林暴政恶果来自律和自警,认为毛主持通过的“八大”会议决议不可能自食其言,特别是认为一人胜利掌权的大国领袖基于起码的人格信誉和基本道德,不至于设骗局挖陷阱整同胞。短短一个月“鸣放”后发生的事实证明:中国人民太天真太善良了。1957年6月8日那篇臭名昭著的社论《这是为什么?》出笼,全世界瞧见从那天起的“反右”运动原来是一项铲除人权和民主的大工程,在横扫人权的恐怖政治气氛中全面分化干部群众,以官职和特权为诱饵培养恶棍大行其虐,包括制造知识分子人际间的自相残杀,真心跟党同心同德,直抒已见取于谏诤者全部落入陷阱。毛泽东用行动说明了他“反右”的真实标尺是:凡是具有或者潜在着民主意识,具有或趋于独立思考者都被他视为建立极权专制的障碍,“右派”帽子就是为这些人准备的。
    
     史实证明,这些人恰恰是代表着国家元气和民族智慧的先进分子,他们何以要反党,翻遍全国右派档案,哪条意见是要推翻共产党?意见中所提的批评哪条不是现实中确有的弊端?哪条见解和建议没有被我们改革开放的实践印证为先见之明?难道只因为先觉者提前讲出了真话,他们就应该被毛泽东列为“对抗性矛盾”的敌人?就应该沦为政治贱民?半世纪前“右派言论”中萌生的智慧之光和先见之明全被诬为“毒草”,这叫不叫历史性和善恶颠倒和是非倒置?
    
     “反右”罗织罪名的无耻程度创历史新高,残害公民人数之多为历史之最,除了强加“右派分子”帽子外,同时被强加的其他莫须有罪名有“反党分子”、“阶级异己分子”、“阶级报复分子”、“蜕化变质分子”、“历史反革命”……等等,统统被推进“因右问题处理”的大型绞肉机,剥夺其公职,人身权利,生存权利,以劳改、劳教、监督劳动等名目横施暴虐,残害时间竟长达20多年。被残害人数有多少呢?官方公布:有公职的右派552,973人,1979年“改正”了的552,877人,整错者竟达99.98%,而又故意留下96人不予发改正,用以维持“反右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荒唐逻辑不准反驳,但这96人究竟有何滔天之罪,又不敢向国人公布。
    
     沧为贱民的“右派分子”在长达21年至22年的黑暗岁月里,精神奴役,人格侮辱,超负荷劳役的摧残,暴死,饿死,冻死,捆死,吊死,工伤,殴打致死,分化互残,强迫离婚,逼迫自杀等手段在全国成为普遍现象,这就是“反右”暴行在中国历史上留下的真实足迹,一步一个血脚印。
    
     毛泽东政治秘书李锐说:“反右使得一些说假话的,告密卖友的,当打手的,落井下石的,趋炎附势的人得到升迁和奖励,从而败坏了社会道德。这是对干部队伍的一次大规模的逆向淘汰,降低了干部队伍的道德水平和专业水平,为事业造成长时间的损害。”(《炎黄春秋》2002年第9期)。胡耀邦说:“1957年开始的20多年来,一个又一个莫名其妙的政治运动坑害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没被坑害的只能装哑巴当白痴”(戴煌:《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
    
     五十年前,中央领导人在“反右”运动总结报告中说:“反右派斗争是我国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一场深刻的社会主义革命,由于这场革命的胜利,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得到了巩固和发展。”又是胜利,又是巩固,又是发展,意思无非是说“反右”推动了社会进步,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检验恰好证明:“反右”导致了中国历史大倒退,造成了惨烈的民族灾难,中华民族至今仍未走出它的阴影。
    
     第二,“反右”运动的本质和法理认定
    
     著名学者胡平一针见血指出:“反右运动的实质是有组织的国家犯罪,是利用国家权力对公民实施诬陷直至剥夺人身权利和拘禁。”(《1957苦难的祭坛》)。
    
     那么,是谁在使用国家机器的公权来实施这种犯罪,首先,毛泽东以党主席的专制特权违反《中国共产党党章》,剥夺了全体党员表达意志的权利,他知道“反右”不得人心,所以根本不敢事前征求党内意见,而是把已构成的“反右”态势强加于党,并且把不同意见的党员打成“右派”,使中共在世界面前显示的整体形象似乎是全党都赞成毛对人权的侵犯;由中共党组织中的“反右领导组”直接处理别的党派成员和无党派的任何无辜公民,开创了党组织完全被个人用以整人害人的历史恶例。
    
     第二步,毛泽东践踏了国家《宪法》保障公民权利这个最基本的立宪原则和制宪目的,同时推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它的常务委员会这个最高国家权力机构对一切重大国事的审议权和授权职能。“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八字方针就是毛的行动纲领。毛泽东踢开人大、行政、司法、检察、公安,不经任何控辩程序来残害公民,公民从而看不到国家的存在,更看不到宪法的存在。
    
     第三步,毛以“一元化领导”模式由反右领导组直接动用专政机器完成对无辜公民的刑事拘禁,不要判决就可以把冤狱期延至20年以上。
    
     第四步,毛直接掌控的官方媒体作为“反右”的精神施压工具和舆论宣传工具,对受害公民实施最大化的威压,制造了对家属子女亲朋好友的最大化株连迫害。毛亲笔写下的“必须舆论一律”六个违宪作案的字眼封住全国人的嘴,完成了对中国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巅峰。
    
     这四个步骤,作为“反右“的作案手段,构成有组织的国家犯罪的史实。在法理上,只能定性为反人性、反人权、反人类。这个定性的基准,是由整个文明人类共同承认的四大法律依据构成的:
    
     1、《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33至第45条,其核心是第35、37、38条,这3条是明确保障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人身自由,保障公民名誉、人格尊严的。公民中的确实违法犯罪者,也须经检察院批准后,由公安机关执行逮捕,由法院判刑。
    
     2、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这个宣言,当时的中共代表董必武曾参加过制定和签署;
    
     3、联合国《公民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1997年中国政府代表秦华孙签署;
    
     4、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998年中国政府代表秦华孙签署。
    
     宪法和联合国三个人权文件精神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任何政府如果不能保障人权,如果背离了民主原则,它就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毛泽东的“反右”运动把国家机器变成诬陷和迫害公民的犯罪工具,变成反人性、反人权、反人类的野蛮暴力的载体,这就是历史作出的确定不移的法理认定。
    
     第三,“反右”受害者早就该有的彻底平反和依法赔偿拖延至今未得解决
    
     1978年中央五部委联合发出的著名《55号》文件给右派改正复职,该文件确实起到了缓解巨大矛盾、缓冲社会危机的积极作用,但它存在着两个根本缺陷:
    
     一是故意用“改正”一词代替本该明确的“平反”,用模糊概念偷换政治内容,继续贬损和压制“反右”受害者;
    
     二是以“工资不予补发”这句完全错误的话不仅是显示了对受害同胞缺乏同情之心,而且又是违反司法法律赔偿的原则,但又说不出任何拒赔理由。
    
     这两大缺陷直接违反宪法、违反道义原则和社会常理。20多年整错了人而不平反,仅仅为了维持毛泽东的形象和面子。经济上拒赔则直接违反宪法第41条重要条文和人道原则。“反右”受害者是全国弱势群体中的特别弱势者,执政党和国家没有任何理由拒不赔偿非法克扣造成的经济损失和长期迫害导致的严重精神伤害。受害者们以最深疾苦和最大牺牲至死秉持爱国之心和坚贞之念,与被毛泽东长期贬斥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五百多万知识界同仁一道,用心血和汗水为现代中国撑起了第一生产力。历史表明,如果不是“反右”运动的破坏和残害,我们祖国的元气不会大伤,社会公德不公如此沦丧,后遗症不会入骨,我国现代化水平远比今天高得多,人民会更加幸福,社会将更加和谐。
    
     结论和解决意见:
    
     1、在确认“反右”法理定性的的基础上,给“反右”受害者彻底平反和依法补偿经济与精神损失,是执政党树立自信、敢于正视历史,坦白历史,吸取历史教训、明确告别“反右”罪孽,从道义上和法理上站起来的必经步骤,是执政党追求公平正义的最实际课题。呼吁中共中央政治局正面回应“反右”受害者的正义呼声,排除阻力和干扰,尽早尽快彻底解决此一重大道义欠帐。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以正式文告明确宣布“反右”是完全错误而且违宪违法的,为“反右”受害者彻底平反。
    
     2、各级党委、人大、政府,用积极态度和负责精神依法实施对“反右”受害者的发还工资和精神赔偿。
    
     3、开放“反右”历史研究禁区,鼓励学术性专题研究和纪实性著作出版,从精神领域弥补道德缺失,从思想文化领域复苏正气,促进全体公民树立诚实信义公平正义的核心价值观。
    
     我们是“反右”受难者的幸存者。历经20多年劫难和“改正”后的30多年殷切期盼之后,全国右派约三分之一的人已经作古。他们临死前盼望冤案彻底平反的正当心愿并没有随之沉没,而是十倍地加重了幸存者呼喊正义的历史责任。我们坚信,历史是公正的,无论时间多么漫长,无论道路多么曲折,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一定会继续秉承“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精神,克服重重障碍,处理好这个历史问题,对化解矛盾,调动各方面积极因素,构建和谐社会,促进我国科学发展起到良好的作用。
    
    
     成都地区“反右”运动幸存者
    
     (索赔名单附后)
    
     2009年2月20日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
    四川成都28位右派老人强烈要求中共发还工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08宪章》风波急,中共重发《划右派标准》有文章
  • 《五七右派列传》冲破障碍出版了(图)
  •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 50年代的右派及其子女拟在美国隔海起诉中国政府,可能扩大至在美强制拆迁人员
  • 视频:四川右派女儿上访30年一件事情也没解决
  • 我们要求:政治上彻底平反右派 经济上适当补偿
  • 重庆226名右派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蒋文扬
  • 全国千名右派老人,坚决要求中共发还被扣工资
  • 浩然手上有百多个右派作家致江青的效忠信
  •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南京"扫黄办"主任尤荣喜扣押老"右派"强剑衷3千册《历史大趋势》
  • 发现1957: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 两千多前右派致函十七大要求平反
  • 康有為、黃炎培後人赴港 籲平反右派
  •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 视频:戴煌、刘衡等右派的不平鳴
  • “右派”兼“反革命”老新闻工作者、老编辑何鸿钧去世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宪章签署人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十六岁右派李曰垓现在的声音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茅于轼: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 李锐: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绝非偶然 (图)
  •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 地震真是震出左右派的真实功力/何必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我最怕右派中那些已经成为野兽的人----中国能不能走回头路?/田忠国
  • 杰西·拉纳:谁害怕哈耶克?——右派英雄的明显真理和神秘错误
  • 黄河清:敬致右派老师们
  • 胡平: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 葛孚学:左派分钱VS右派攒钱
  • 余英時:周素子《右派情蹤》序
  • 方影竹:右派大校蔡铁根 赤胆沦为文革鬼
  •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