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强:农村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是什么?-兼论三农改革八项主张的迫切性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中国公安部最近启动了一个专题培训班,今年上半年将集中培训全国3000多名县级公安局长。培训班的其中一项课程是“维持社会稳定及突发事件处理”。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称,这在公安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中央综治办主任陈冀平称,”,“2009年将是各类社会矛盾碰头叠加的一年。2009年将是社会治安压力增大的一年”。
    中央政府如此看重2009年的社会稳定问题,也说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从侧面反映出社会稳定问题的严重性,
    “我们推行的‘枫桥经验’,要求‘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基层干警发现问题苗头,要及时化解。”公安部人事训练局警察训练处处长黄润诚说。这次公安部门的高层领导提出要搞“枫桥经验”我只想建议公安部的领导,农村的黑社会不铲除,枫桥经验不过是纸上谈兵。
    20世纪60年代初,在毛泽东的提议下,当时的公安部部长谢富治的总结之下,根据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实际上枫桥经验就是农村治理一个很成功的经验,新中国建立以后,各种旧社会的遗留下来的社会问题俨然很严峻,时刻威胁着新政权的地位,也严重的损害了当地群众的生活。当时的领导者敏锐看到这些问题实质,发动了剿匪,禁娼,禁烟,取消反动会门的一系列的严厉政策,在政权内部则采取了反贪污等方法,肃清政权内的腐化堕落分子,甚至采取了杀高官的手段(刘青山,张子善)到了60年代时期,当时的农村基本没有了旧社会遗留的黑社会等遗留问题,当时的政权内部贪污腐化分子也基本绝迹,枫桥经验的主要针对目标是地、富、反、坏分子,使用的手段首先是发动群众,通过说理斗争的手段制伏敌人。
     随着时代的发展,历史的进步,我们只有深刻的分析当前的农村新形式,彻底的反思枫桥经验的成功之处,才能结合实际的使用枫桥经验这个老前辈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当前危害农村稳定的首要问题是什么,
     1黑社会问题。
     2农村干部的贪污腐化。
     3农民要做土地的主人。
     4农民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
    为什么我们把黑社会问题作为影响农村稳定的首要问题,我们生活在农村的农民都明白,农民生活水平要求是最低的,只要有饭吃,有衣服穿,能够维持生命生活,他们就心满意足了,用马斯洛的人类动机理论来解释就是,生理需要的满足,多年的来传统思维,我们农民虽然渴望向往更高层次需要,但是天命论,让这些可怜的农民自己埋怨自己的命运,很少去考虑政府的服务和自己的权利,一个“盼闯王,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口号,让一个从陕北来的农民,迅速占领了北京,推翻了一个朝代,为什么大明朝的农民这样的憎恨政府呢,如果我们用现代社会学的眼光分析大明朝的社会问题,就可以很简单的得到答案,当时的农村恶霸严重的侵害了农民的利益,明太祖朱元璋不但是农民出生,而且又是农民起义的领袖。他对土地的认识几乎比任何人都深。他认为,天下不太平的罪魁祸首是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大明令》、《大明律》、《大诰》等法律,严禁土地兼并,反对以强凌弱、以富欺贫,社会经过100年的休息生养,经济日益繁荣起来。随着经济的繁荣,地方官绅开始大肆强占兼并农民的土地,他们使用的手段就是使用暴力强行占据农民的土地,弱势的农民被剥夺的一无所有,只有热血了,恰恰是在这个时候,海瑞海青天的出现,更让现在人们明白了一个道理,海青天创作了一个流传到现在的名词,:“刁民”。海青天对于官僚之间斗争敢于罢官,却无视农民的利益被残酷剥夺,讲到这里大家可能还不明白,这个跟黑社会有什么关系呢,在明朝有本很著名的书《金瓶梅》,这本书可以说详细记录当时社会生活,西门大官人用现在的语言可以解释就是当时的黑社会,用原文的话语,说话的,这等一个人家,生出这等一个不肖的儿子,又搭了这等一班无益有损 的朋友,随你怎的豪富也要穷了,还有甚长进的日子!却有一个缘故,只为这西门 庆生来秉性刚强,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就是那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 臣,他也有门路与他浸润。所以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搅说事过钱,因此满县 人都惧怕他。因他排行第一,人都叫他是西门大官人。《金瓶梅》在介绍人物的时候就说明白了,因为西门庆能在县政府中左右领导,能送礼摆平事情,也是依靠这个本事才能发财制富,最重要的问题是因为满县的人都怕他,估计满县的人也包括县领导,一个县领导都害怕的人,我们基本可以认定为黑社会了,可是就是这样的黑社会,海青天也不想把他怎样,因为海青天眼力只有大地主与官僚之间的斗争,海青天的视野中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些“刁民”的生活,可是在实际的生活中,农民基本很少跟大官僚地主之间直接发生冲突,而是跟那地方黑社会势力冲突往往很尖锐,也很激烈,可是在海青天们的司法之下,往往是以利益被剥夺,被投入监狱的结果,甚至有很多人为此走向其他的地方,以躲避本地黑社会的寻仇,但是他们还是以生活生存下去为主要的目的,还是盼望海青天能给他们生活生存下去的地方,他们基本没有反抗政府。推翻皇上的意图,他们憎恨的是当地西门大官人这样的黑社会,当他们跟随李闯王进攻城市的时候,往往采取很极端的手段来报仇,抢光当地官僚富商的财产,对于一些罪大恶极的黑社会,采取杀死的手段来满足自己复仇的欲望,反而到了北京城,对于一些大官僚集团,往往是采取索要钱财的手段,因为在农民眼中,只有那些当地的黑社会才是迫害剥削他们的首要分子,是这些黑社会把农民逼上梁山的。
     历史将近过去了600年,我们现在的农民又成了这些黑社会的剥削对象,如何避免历史的悲剧的从新出现,我们不能反思历史,更要结合实际社会问题,06年的定洲黑社会案件表面看是一起很单独的事情,实际上定洲事件是因为出了人命才暴露出来的,定洲市委书记和风被判处无期徒刑,本来一起简单的征地。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严重的群体事件,也许我们当时不明白。可是现在在看定洲事件,我们可以很简单的得出结论,和风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是这个事件的导火索,定洲事件得深层根源就是和风眼中根本没有农民得利益,反之和风也不明白自己的真正地位,当一任地方首长,首先要确保当地的稳定,这样才能完成上级领导交代的任务,上级领导是让你治理地方去了,不是让你去地方闹事当导火索去了。为了稳定一味的使用暴力手段的强压政策,往往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后果无法估量,你把老百姓都逼的连命都不要了,你的地方还能稳定吗。暴力手段任何人都会使用,暴力的拼搏不过是动物的本能,一个地方首长只会用动物的暴力手段,肯定是不称职的领导。处理农村问题需要新的思维,需要的是自尊的心理状态,需要的是智慧,需要的是能够正确分析当前形式的政治头脑,更需要权衡各方利益的高级的技巧。要敢于铲除黑社会势力,把黑社会这个地方毒瘤摘除,才能确保地方平安稳定,如果坚持用暴力的手段,地方虽然能暂时的稳定,但是任何一个火星的迸发,都能瞬间爆发出能量,发展成不可控制的泄愤事件,烧了地方政府不可怕,烧掉农民对政权的承认,才是最可怕的,因此3月20日有11303位中国公民连薯的“收权治官,还权益农”-----三农改革八项主张,实乃是当前最迫切实始的新政。
     保钓志士 王强写于2009年2月2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日保钓志士王强为什么逃亡
  • 反日保钓志士王强两会前被迫踏上逃亡之途
  • 从不丹国王强加民主到中国民众强求民主/刘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