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民组团查案-开民意先河还是忽悠民意(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8日 转载)
    
    来源:纽约时报
     在云荞明,与狱友在玩“躲猫猫”,一种中国的捉迷藏游戏时,一个更恰当的形容方法应该是离开水池的马可·波罗。李先生蒙着眼睛开始玩游戏,因与狱友发生争执,致使李荞明头部右前额,撞击在坚实门框上受伤,李荞明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网民组团查案-开民意先河还是忽悠民意
    
    死者李荞明的身份证(资料图片)
    
    这至少是云南省警方对外宣布的故事。死者李荞明24岁,于1月底因为盗伐林木被刑事拘留,进入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后于2月8日受伤住进医院,4天后死亡。
    
    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Andrew Jacobs)对该事件的报导说,官方对李先生死亡原因的解释一出炉,就很快引起了公众,特别是网民们的一片讥讽。成千上万的网民推测,李荞明是被警察殴打致死的。在中国,看守所虐待犯人的事情屡见不鲜。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史无前例的。
    网民组团查案-开民意先河还是忽悠民意


    
    云南晋宁县看守所大门
    
    
     云南省政府官员对该事件的反应可谓令人惊讶:他们不是通过删除贴文来封杀网民对政府的指责,反而是邀请公众来参与调查,帮助警方侦查此案。他们从1,000名网上的自愿者中,随机挑选出了15人组成一个调查委员会,让他们到犯罪现场采集证据,“找出真相”。
    
    纽约时报的报导指出,这个事件的最终结果,对那些希望对警方行为进行一次仔细调查的人们来说,显然是不尽人意的。但是,这个案子却吸引了公众的注意,在互联网和舆论媒体上,引发了人们对政府试图左右公众意见的程度,或者说限度的一场公开讨论。
    网民组团查案-开民意先河还是忽悠民意


    
    "躲猫猫"调查组听取警方情况通报。
    
    云南省电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在解释他们发起网民调查的动机时说,他希望以此恢复公众对政府的信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承认,政府可以轻易地通过审查互联网来封杀网民的声音,或者是阻止寻求正义的呼声。
    
    “过往的经验显示,网民的怀疑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或者消失,”他说。“相反,怀疑会越来越深。”
    
    他的结论是:“涉及互联网公众意见的事务必须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
    
    尽管,伍皓的努力一开始获得了不凡的反响,但是,随后网民意识到,这项调查的进行明显受到来自政府部门的限制,网民的兴奋和好感迅速降温。他们得知,当调查委员会成员于20日来到晋宁县看守所时,尽管允许调查委员会成员进入犯罪现场,但是,却不允许他们查看监视录像、验尸报告,或者向当时值勤的警卫问话。
    网民组团查案-开民意先河还是忽悠民意


    
    李荞明与狱友玩“躲猫猫”致死事件始末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方公布“躲猫猫”调查结果——李荞明被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躲猫猫”死者在看守所遭牢头狱霸殴打致死
  • 监狱警察谈躲猫猫死人事件:根本没有黑幕!
  • 张清扬:“躲猫猫”事件大陆媒体变脸,谴责“网民”变“暴民”
  • 中国最高检介入躲猫猫 最快三天内公布结果 (图)
  • 晋宁县委网站被黑 满屏“俯卧撑、打酱油、躲猫猫”(图)
  • 云南躲猫猫事件将由昆明市检方接手侦办
  • 躲猫猫事件七大结局之完全猜想……
  • 我们努力接近“躲猫猫”真相
  • 官方组织网友调查“躲猫猫”被指以权代法
  • 杨恒均:躲猫猫的录像比尼克松的录音更需要保密?
  • 这样的解释未免太神奇了:中国警民“躲猫猫”致死事件
  • 躲猫猫事件网友问题尖刚 想查看监控录像碰钉子
  • 官方公布QQ聊天记录 证明“躲猫猫”调查团无托
  • “躲猫猫”事件折射中国日益重视公众知情权(图)
  • 有公众参与的躲猫猫才不会有猫腻
  • 晋宁警方通报“躲猫猫”事件
  • 云南官方邀网民查“躲猫猫”案真相
  • "男子看守所受伤"事件衍生网络流行语"躲猫猫"
  • 胡爱生:网民调查“躲猫猫”有多大的作用?
  • 矿难躲猫猫都不是中国特色/章发林
  • 剑中:欲盖弥彰的“躲猫猫”调查
  • 蔡馥敏:邀网民参调查“躲猫猫”有何用心?
  • “躲猫猫”事件云南省委常委张田欣又哗众取宠
  • 在云南看守所躲猫猫躲死--在湖南看守所花巨款免挨打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