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暴徒”王连喜近况(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0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明心报道)2009年2月8日下午2时许,维权网义工终于见到了在北京平安医院接受治疗的六四“暴徒”王连喜。
    
    王连喜自己介绍:我是2007年8月1日出的狱,当时是西城区司法所和派出所把我接回来,他们想把安置在新文化街一个类似旅馆的地方暂住,人家不收,所以我从8月1日至2008年的3月10日一直住在司法所里。3月10日后司法所给我找了一间小平房,在抄手胡同43号,当时我的低保生活费是每月350块钱,每次由居委会给我100块钱,我自己买菜做些简单的饭,有时候就在外面吃。我买东西每次都用笔记帐,钱花完后再找居委会要。但是2008年7月3号司法所和居委会把我送到了小乘巷医院里边,10月10号又转到平安医院一直到现在。
    
    维权网义:你是愿意在医院里呆着还是愿意到外边生活?
    
    王连喜:我当然愿意出去了。但我暂住的抄手胡同的房子已经被司法所给别人住了。
    
    维权网义工:为什么愿意出去?
    
    王连喜:在这里活动空间太小,一块进来的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没地方去。在这还不允许随便打电话,不让出门,我才54岁,自己在外边生活多自由啊。
    
    维权网义工:你还有别的亲人吗?
    
    王连喜:父母在我坐牢的时候都相继过世了;妻子也和我离了婚,现在没联系;我还有一个哥哥在沈阳,但20年没联系了,也不知是死是活,我现在等于没有任何亲人了。
    
    维权网义工:假如出去后你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吗?比如说做饭、洗衣这些日常小事可以自己做吗?
    
    王连喜:当然可以了。我自己可以凑合着做饭,多好吃做不好,但可以做熟呀。我也会买菜买油盐酱醋,我很想出去。
    
    维权网义工:你还记得当初被判刑时的事情吗?
    
    王连喜:当初我们8个人都被判了死刑,我们都上诉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陈坚、班会杰当时也就18岁左右,可惜呀,一下子就死了。
    
    维权网义工:当时的判决书你还保存着吗?
    
    王连喜:我连家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判决书呢?我什么都没有了。
    
    王连喜生于1955年9月25日,89年六四后被抓。他曾经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西城区环卫局的工人;他曾经有一个还算美满的家,他和妻子,还有一个抱养的孩子;他有父母双亲;他有自己的房子,位于西城区的松柏胡同3号……但这一切,随着89年六四后即轰动世界的所谓“8人纵火焚烧军车”一案,他先是被判处死刑然后又改为无期徒刑后(其余7人全部被执行死刑),他的妻子带着孩子永远离开了他,父母也在苦苦盼望儿子中先后去世,房子更是在他毫不知情中化为乌有。
    
    在近一个小时的交谈中,王连喜常常要重复我的问话,我说你听不清楚吗?他说我的左耳朵在监狱中被打聋了,不大声说话我听不清楚。一张条凳,我正好就坐在他的左边。接见室大概有20平米,陆续有病人的家属来探望自己的亲人。王连喜指着过道的一张类似于床的地方说:“那就是我住的地方。”
    
    曾经在平安医院工作过的徐永海大夫说:王连喜的病是“智力发育迟缓”,他只是没有常人那么多的心眼,不会算计人。徐大夫希望社会及王连喜的朋友都伸出双手,给这个幸存者一份关爱,一些帮助。
    
六四“暴徒”王连喜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暴徒”王连喜急需社会关注
  • 急递:六四“暴徒”王连喜仍关在精神病院/高洪明
  • 武文建:“暴徒”王连喜是我的“战友”/武文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