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央视新闻联播一片喜庆:谁丧失了道德底线?/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4日 转载)
     来源:苹果日报
     停写了三个月,决定在春节后,恢复写《苹论》。春节,是欢乐的日子,有阖家团圆的传统习俗。然而,对于刚失去亲人的人来说,则是因为无法再「团圆」而让人陷入思念与心碎的日子。为了不想让其他亲友在欢乐的日子败兴,失去亲人的笔者惟有暂时走开。
     (博讯 boxun.com)

    静夜,笔者想到,其他失去亲人的人也会和笔者一样吗?这时,笔者就想到四川地震灾区的灾民,他们大约也会陷入佳节思亲的悲苦中吧。
    
    然而,在央视春晚和初一、初二的新闻联播节目中,播映到四川灾区,却是洋溢一片节日喜庆气氛,灾民为搬进新居载歌载舞,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全国人民,灾民们欢欣鼓舞、笑逐颜开。灾民脸上的幸福表情似乎是在非灾区看不到的。笔者不禁怀疑,这是仅仅在几个月前发生严重地震、夺去八、九万人生命的灾区吗?为甚麽这些失去亲人的灾民,他们的感情世界与笔者如此不一样?真的是有了新居就忘了老家、忘了亲人吗?
    
    纳闷一阵之后,最近两天,网上看到大陆博客杨恒均的一篇文章:《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文中说作者在前年丧母,去年春节一家沉浸在哀恸气氛中,团年饭时全家硬咽。「大年初一,根据死人为大的习俗,远近的亲戚朋友都在一大早涌向我们家,……络绎不绝的亲戚朋友给母亲带来了纸钱,然后由披麻戴孝的我们陪客人一起给母亲的灵位磕头。……这一天,从头到尾几乎没有欢笑,只有深深的无法言说的思念。连路过家门口的居和路人也……收起笑容,放慢脚步,擦肩而过时不忘投给我们一束安慰的目光。……」那麽,四川灾区的灾民是怎麽回事?家住湖北的杨均问一位四川网友,得到的回答是:四川人过春节,若家中有人去世,他们的春节习俗和湖北是一样的。至于电视上看到的,那位四川朋友淡淡地说,「那是让你们看的」。
    
    杨恒均又打电话问一位都江堰的女士,她说,在他们那儿,年三十和年初一,到处都是倖存者在为亲人烧纸钱,她虽然没有亲人离去,但看到周围悲伤的人们,她也无法高兴起来。至于电视上说灾民搬进新家的欢庆,她说,「新家?你说的是搬进新房子吧?至于家,又有几个能够恢复的;……何况也只有小部份人搬进新房子。」她说,春节到来的时候,人们甚至比地震发生后第一个月时更思念倒塌的房子,因为那不仅仅是房子,而是一个个家,破碎的家,还有破碎的也许永远缝不上的心……。
    
    官方的新闻报道,再一次践踏了受苦受难的四川灾民,使不明真相的全国老百姓,都以为失去亲人的灾区民众,真会为了搬进新居就忘记逝去的亲人,忘记中国几千年来代代相传的阖家团聚的春节精神。在阖家团聚的春节,对绝大多数能团聚的人们来说,无疑是值得欢庆的日子。但对失去亲人、无法团聚的人来说,春节是使他们伤痛与满怀思念的节日。这是中国人最基本的、也是最符合人性的道德。
    
    温家宝前天在英国演讲时强调要「高度重视道德」,他说,「一些人见利忘义,丧失了道德底线。」他指的是外国金融界人士。笔者想到的却是央视的画面。在刻意编排之下,见到新房子而忘掉失去的亲人,丧失这道德底线的,不是四川灾民,而是见物不见人的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宣部官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兩岸繞過「一中」、「各表」的文字障/李怡
  • 天将降大任于斯国也/李怡
  • 李怡:温家宝的自我否定
  • 《春節不回家》一曲成讖/李怡
  • 她仍與我作伴(「悼亡與懷想」之八)/李怡
  • 最困難時刻(「悼亡與懷想」之六)/李怡
  • 一日一封情書(悼亡與懷想之五)/李怡
  • 沒有她就沒有我(悼亡與懷想之四)/李怡
  • 她的「原罪」因我而來(悼亡與懷想之三)/李怡
  • 近事與往事(悼亡與懷想之二)/李怡
  • 李怡: 两个多月来 (悼亡与怀想之一)
  • 惡搞的春晚節目 /李怡
  • 毒奶案找替死鬼/李怡
  • 博大精深的二奶學 /李怡
  • 二奶腐敗學/李怡
  • 所謂「集體領導」是用來掩飾個人專斷/李怡
  • 把敵人放在身邊 /李怡
  • 中共自我感覺好極了/李怡
  • 最先提出「君子之爭」的中國人愧煞 /李怡
  • 何以澳門當務之急不是解決經濟問題/李怡
  • 中國科學院公開露械打手槍 /李怡
  • 內地官場素描/李怡
  • 生命,不是一堆數字/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