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专利中药:当地官员霸占不成迫害发明者田中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田中山,系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下宫村乡苏田堡村人,职业乡村医生,在行医期间研制出一种治疗胃癌的中成药及起生产方法,治愈多名胃癌患者后,申请专利获得成功。县卫生局官员对此发明觊觎,欲白白占有,但被拒绝。之后对发明者田中山百般刁难、迫害。类似的事件中国并不少见,很多发明者被打击迫害。博讯仍有一起更严重的案子,目前在调查、整理,近日会公开发表。以下是田中山的叙述:
    
     我是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下宫村乡苏田堡村人。 (博讯 boxun.com)

    
     本人于1998年申请专利,申请之前经过各种波折,于2000年申请成功,专利局授权。在专利局寄给我专利证书的时候(详细情况不再细述)被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邮政局无故的故意扣押近4个月。在其扣押期间,本人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因其经济损失巨大,我向其违法单位协商解决办法,他们置之不理,他们说想怎么做就要怎么做,你能把我们怎么样?鉴其这样的答复,我便开始逐级上访,至今不但没有解决,还被他们逼得不能在本村居住。现在不但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精神上的打击更大。现在他们将我从2001年开始至今的所以信件全部扣押,向这种情况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执法单位管?也没有一个主管部门给解决 ?
    
    我叫田中山,系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下宫村乡苏田堡村人,职业乡村医生,本人在行医期间研制出一种治疗胃癌的中成药及起生产方法,治愈多名胃癌患者后,我给市卫生局发信咨询此药及生产渠道,市卫生局推荐我到县卫生局,我又以书信致函县卫生局后,县卫生局医政科科长亲自到我家询问药物具体成分及治疗过程,我鉴于属个人发明,未明确告知,其又以省卫生厅名义二次邀我到我村村委会要求我告知详情,并以不告知便没收乡村行医证相威胁,并且说不通过县卫生局你绝对办不成专利,以后我与县卫生局间不了了之,于是,我四处奔波,寻找合适途径,请石家庄专利协会杨钦祥(系石家庄人)代理申请专利,每次皆以挂号信的方式于1998年5月4日经由石家庄市邮政局寄往国家专利局(后改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专利局审核后于2000年10月以挂号信形式通知我缴纳专利工本费及印花税后,将于2001年1月13日授权并发专利证书,接到此通知,我即刻办理相关手续后即有我父亲在村专门等着专利证书。
    
    在此期间,我父亲还专门告诉邮递员近一段时间有封重要的信千万帮忙留意一下,但是直等到2001年4月份,我仍没收到国家专利局寄来的专利证书信函,于是,我即刻于2001年4月15日晚坐车到北京,16日到达国家专利局查询,专利局负责人告诉我已于2000年12月26日寄出授权给我的专利证书,于是16日晚我又坐车返回蔚县,并于17日上午到蔚县邮政局查询,结果被告知不能查,属于逆向查询不符合规定,让我从北京查起,并且说没有见到过这种形式的信,我又于17日上午回到村中查询,村委会值班人员说没有见过,书记郑占贵也说没有见过。
    
    临近中午时分,我亲眼看见邮递员去了村书记家,下午3点左右,村广播通知让我父亲取信,我一同前往,在村委会我已说明此信延误的严重后果的同时,要求村书记郑占贵将信函到达日期以证明出具给我,他解释说去年冬天此信函在下宫村乡政府(实际情况是各种信涵都由县邮递员直接送达我村),由于自己喝醉没有及时带回(更与上午他说没见过这信前后矛盾),当我质疑说即便是喝醉也不可能一醉近四个月时,他便说:“你即便不接这信,我也不会给你写证明。”于是我拒绝接收此信,并返回家里。18日早晨6:30左右,村书记郑占贵亲自将信与证明送到我家,证明内容是因为他不识字而延误了专利证书信函的送达时间(事实是村书记郑占贵是一名党员,年龄50多岁),证明日期是2001年4月17日,然后,我又于18日再次来到蔚县邮政局查询专利证书信函有无到达及到达日期,有关人员也没再多说什么,当即给查了,并且出具证明,说确有此信,确实是2000年12月26日由北京寄出,并于2000年12月28日到达县邮政局,由邮递员送到你村,郑占贵签收(这样的答复与我17日查询结果说没见过并不能查询截然相反),
    
    (附:村书记之长子郑江山于本年农历前十一月初六晚12:00多持枪到我家索要其父和邮政局的证明,并扬言不给便以枪击威胁,致使我父惊吓过度于一天后,即初八下午5点 左右去世,办完我父丧事后,我以其持枪威胁故意伤人诉诸县南留庄刑警队,经调查县刑警队人将郑江山拘留并经正式途径判决,现仍在服刑期间)。
    
    鉴于一,此信 函在邮递过程中经手单位或个人所说漏洞百出。
    
    原因二,在证书未到之前有多家单位联系转让专利技术,其中有黄冈市中介寄给我一份协议书,让我在2001年4月之前将专利复印件寄去,承诺会以每年100 - 150万元的价格买我的专利技术,而当时专利证书并未到达我手,因此造成我本人严重的经济损失,以上两点我即向上级部门县邮政局收投科经理反映,让我先回家,县邮政局收投科经理一行于2001年5月 份左右(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亲自来到我家解释说,错误已造成,但只能赔偿我一封挂号信的费用,至于专利证延误送达期间的其他损失县邮政局不承担任何赔 偿,后来市邮政局的人也来过,承诺给予解决(至今未果),我继续向上反映,省邮政局派人也亲自到我家,在了解讨论后,承诺一定给我一个满意的解决结果, (至今未果)
    
    。接着县邮政局的邮递员亲自到我家送达我个人的两封平信时告知我不要再告了,如果再告,以后就什么信也收不到了,果如其言,从2002年 后半年起只到今日,我的个人通讯信函再没收到过,我本人亲自委托朋友试验过,可以提供证明,我个人递信都得亲自从蔚县到达山西广灵邮寄,期间造成我个人的 精神和经济的双重损失。
    
    直到今年三月份,我收到了市邮政局的答复意见书,我提出几点异议,其一针对答复书第一条所述,邮政局于2000年12月29日已将挂号信投递到村并有人签收,这与我当时查询的事实经过不符;其二,答复书中第二条所述:“因苏田堡村当时收发员患病,后去世,从而延误了此挂号信的送达时间”,这更是无稽之谈,其中所谓的村收发员直到去年(2007)冬天才去世。第三条中所述:“另外你的专利证书的签发日期是2001年1月13日,你反映2000年12月26日于北京寄出2000年12月28日到达邮政部门并造成延误送达装有你专利证书的挂号信,从时间上不能成立”,这更是让人费解,这是在质疑国家专利局颁发专利证书的程序错误,其所说的“从时间上不能成立”完全是反说自话。
    
     现在还是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
     是不是真正的以法治国?
     现在说的是以法治国,怎么当官的犯法的越来越多!
     蔚县还属不属于共产党领导?
     是不是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天下真的就没有公理了吗?
     共产党就是这样领导的吗?
     就是这样依法治国的吗?
     如果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你们就不必给我解决了。
     如果真向蔚县邮政局和县政府所说的那样,你们无权管他们,你们就告诉我你们管不了。
     你们管不了,为什么不给我向中央反映?
     难道说你们做官的就不管我们老百姓的死活了吗?
     向我这种有事实、有证据的事情一拖就是8年,一个人能有几个8年?谁能经受得起?
     如果你们是共产党的败类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权利在你们手里,你们既不给解决也不给向中央反映,这是什么道理?现在我已被他们逼得没有安身之地,不能在蔚居住了。并且他们为了得到我的这一技术,已将我的户籍无故注销。根据这个情况你看怎么发表合适,你就看着办吧。
    
    联系电话:0352 - 8966013
     举报、联系人:田中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