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身在这边心在那边:悼戈扬女士去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7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江迅/原《新观察》杂志总编辑、老记者戈扬,天安门事件后流亡美国,日前在纽约去世。她从中共党内开明改革派,变为党外自由民主派。 (博讯 boxun.com)

    
    还记得戈扬那首悼念胡耀邦的诗吗?《这边和那边》,「他的身在这边,他的心在那边」。说起戈扬去世,身在北京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作者杨继绳开口就问。戈扬一生作品甚丰,但最为民间传唱的应该是这首诗了。戈扬去国二十年,无法回国,只能魂游,如今客死异乡,不也是「身在这边,心在那边」吗?
    
    在京城的朋友们都这样寻思,何时能为戈扬扶棺返乡呢?原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接受採访时说,早在七九年,他就为《新观察》写稿,将新华社不能发表、不敢发表的文章供戈扬选用。「当时我三十九岁,她是新华社的老前辈,我很敬重她。早就听老同事介绍,戈扬为人正直,业务很强,爱讲真话。」
    
    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杨去纽约开会,翌日去养老院探访卧床多年的戈扬,她已无法说话,了无知觉,杨百感交集,内心酸楚,拉著她的手,大声接连说「新华社」三字,知道她对新华社颇有感情,又大声说「这边和那边」、「杨继绳」,她终于有了反应,拉著的手有点劲了,往她胸口上抬了抬。她或许知道,北京来人了。
    
    中华学人联谊会会长王丹、执行长李恒清发出泣告,美东时间一月十八日凌晨十二时十六分(北京时间一月十八日下午一点十六分),设立于纽约的中华学人联谊会创始人戈扬,因心脏衰竭病逝于纽约法拉盛医院,享年九十四岁。「戈扬女士一生追求民主自由,在八十年代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和新启蒙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八九年之后,戈扬与中共彻底决裂,并流亡海外至今,无法归国。在流亡期间,她继续积极参与推动民主运动,是中国老一代理想主义者的代表人物。」中华学人联谊会和中华学人联谊会基金会,由戈扬和司马璐创办。戈扬女士身体逐渐衰弱之后,与司马璐一起,将联谊会的工作交付给朋友们主持。现任会长王丹正考虑设立戈扬教育基金,作为对这位令人敬重的长者的纪念。
    
    戈扬于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在纽约法拉盛国际殡仪馆(Edward D. Jamie Funeral Chapel)出殡,没有告别仪式,灵柩随即运往ST.Michael's Cemetery火化。
    
    据长期来始终关照戈扬的曾慧燕说,戈扬女儿胡小米在戈扬最后岁月始终陪伴著,她的住地离母亲的养老院仅两条街之隔,常去探望母亲。戈扬的大儿子胡小胡和小女儿阿布在北京,都无法前去纽约为母亲送行。戈扬家人希望葬礼低调。著名政论家、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严家其说,戈扬是八九民运代表人物,是一种精神的象徵。
    
    「戈扬大姐是她儿女的母亲,她不仅属于她的儿女,而且属于我们大家,属于中国」。因此,还是要举办一场追思会。严家其在一篇悼文中说,「戈扬的去世,使我们想起王若望、刘宾雁。我在这里,为戈扬、为王若望、为刘宾雁,还要为赵紫阳、为包遵信、为天安门的死难者大声痛哭」。
    
    戈扬追思会将于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二时,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喜来登饭店七楼钻石厅举行,由中华学人联谊会主办。原《新观察》副总编辑郑仲兵携同七位当年同事给追思会发去唁电,在北京的于浩成、高瑜等各地一批戈扬好友也纷纷发去唁电。
    
    曾慧燕说,她已获悉苏晓康、郑义、吴学灿、茉莉等人都会赶去出席追思会。目前,收到的花圈多得挤不下了,主理者一再呼吁几个人合送花圈,或将花圈支出改捐给戈扬教育基金,但怀念戈扬的友人几乎都既送花圈,又捐款给教育基金。
    
    甘迺迪人权奖获得者、北京人权民运活动家任畹钉,正在巴黎访问,他接受採访时说:「零七年、零八年在美国访问时,我先去纽约老人院看望司马璐,随后和戈扬的女儿通电话,再到医院看望了戈扬。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还年少,在华东军区总步兵学校分校图书馆和后勤部营房施工部医院大院的俱乐部里,经常翻看各种杂志,其中最爱看的就有《新观察》。
    
    我很早就受益于《新观察》的文化薰陶,而后几十年还经常读,要感谢《新观察》,戈扬是总编辑。因此,当时我一到美国纽约,就想著要去探望她。戈扬是从中共党内开明改革派,演进为自由民主派的。这是所有中共改革派真正的归宿,人权民主自治运动视之为同志、学问经验长老和友人。」
    
    任畹钉为二十四日的追思会写下輓联:少时受新观察薰陶纽约拜望,今日予旧长老思念巴黎当哭。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祺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 黄河清:戈扬扬戈
  •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
  • 王丹: 戈扬将永获景仰与敬佩/RFA
  • 戈扬——翱翔的自由鸟/安琪(巴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