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访所见所闻所历(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访所见所闻所历
    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访所见所闻所历


    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访所见所闻所历


    访民泪尽信访门,人大会议又一年!
    2009年1月10日,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在福州西湖宾馆又召开了。七年不决“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又向省人大代表发了公开信,向各个信访部门再次呈上满含血泪的状件。每一次上访,每一份材料,都寄托着蒙冤亲属殷切的期待,希望省人大将2006年全国人大华侨委列入督查的“福清纪委爆炸案”监督抓落实,敦促福建省高院恪守中立,依法独立审案,不再压案不决。希望在我们呈状的第八个省人大会议上,倾听弱者的诉求心声,本着对事实和法律负责,还无辜蒙冤者清白之身。
    
    1月9日,提早一天到省城福州上访。早9点许,我们先到福建省检察院的信访室,呈送了一份题为“福清纪委爆炸案”八年拖而不决《奇冤震惊国内外 超期羁押何时休》材料。我们要求工作人员答复2008年9月份来访信件反馈结果,对方却顾左右而言它,让我们直接找省院,案子在哪里,哪里负责,说他们没权管。
    
    10点许,我们向压案不决的省法院呈送题为《此案如此荒诞 拖压意欲何为》的状件,二审上诉至今又两年零三个多月了,加上原先三次的督查和一审上诉一年多时间,省法院对“福清纪委爆炸案”事实真相心如明镜。院方对蒙冤亲属催问何日公开庭审,一再表示会认真对待。
    
    省政协会议比省人大先召开了,信访接待处设在省法院接待室里,我们向其也呈上一份题为《为“福清纪委爆炸案”查办严重造假逾七年未决事》的状件。
    
    1月10日,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二次会议在福州西湖宾馆召开了。我们坐车到屏山公交车站下车,一路走来,到处戒备森严,省委大门口三三两两站着警察和便衣,道路还停着两部标有特警的大巴。快到省委信访接待处的路段停满了警车和截访官员的轿车。步入省委信访室内,里面黑压压一大片人,这些人群均是访民和截访人员,你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觉到一种奇怪的现象,探头探脑的截访人员比满脸无助写满悲哀的访民要多得多。
    
    七年多的走访经验,我们很快进入状态,挑个访民不多的队伍站在队列后面排队等待接待。不一会有好几个人总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时不时脑袋一探,看看访民手里和包里的材料。看到此光景,我们就朗声道:“你们不要在我们眼前晃悠,晃得我们头都晕了,如果你们把这种精力放在解决矛盾和问题上,也不会这么累的天天跟着访民转。好在这里不是公交车上,要不然我会误以为小偷在踩点,你们也不用东瞅瞅西探探,在这里排队的访民都是有苦无处诉的冤民,他们的包里和心里装着都是冤情,如果你们需要,我们无偿奉送。我们今天不幸遭遇,是司法腐败造成的,我们是法治不张下的悲哀产物,你们这样镇压正义的发声,无形中助长了社会不公现象,只要欺压弱者不公正现象存在,谁都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我们,你们不能因拿了一点工资,就来镇压与你们一样处在底层的弱者”。当我们说完心中肺腑之言,身边清静了许多。他们远远站着,眼睛依旧盯往这边。
    
    排队时,有七八个截访人员围困一位莆田籍老访民,欲想将其拽到门外,终因寡不敌众,该老人索性躺在地上。此时有访民路见不平站出来仗义声援了几句,众截访人员悻悻然退到一边,依旧虎视眈眈瞄着那位老访民。
    莆田围困戏刚罢,厦门持幅诉冤声又起。就在接待大厅中央柱子边厦门籍访民双手扯着一幅黄状,上面写满了遭遇拆迁辛酸历程,义愤填膺地控诉司法无良,令自己由正常公民沦为访民,似这样的小插剧,在会议期间各个信访窗口和会址场所,随时随地都在上演。
    
    轮到接待,我们把状件往里一递,接待人员冲我们冒出一句:“有病呀,怎么又来了”?这句话好没来由,正因为政府有病,才让我们活得这么辛苦,为还原事实本来面目,上下奔波,苦苦诉求八个年头,真相仍被权力捂在盖子里,难见天日。
    
    路过会址的西湖宾馆前门,这里聚集了来自福建五区八县的访民、更多的截访人员、警察和便衣。许多访民到西宾门口的右侧华大派出所登记,截访人员在知情下都不愿访民到此登记,一旦登记了,说明当地截访人员工作没到位,为此访民与截访人员起争执在所难免。
    
    西湖宾馆后门是风景优美的福州西湖泛舟相邻处,也是人大代表车队出入的要口,这样的要口同样也成了有经验访民诉求必经之路,访民所在之地必有警察和截访人员。在繁华锦簇的马路人行通道两侧,布满了警察和便衣。衣裳褴褛的访民出现,与隆重开幕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反差,这样场景很容易撞伤良知者的眼帘。强者大唱赞歌的背后隐藏着许多苍生不堪生存状况,他们依法享有的一切权利皆遭漠视。
    
    社会无往不在交易中,交易同样发生在上访过程。此际,狭路相逢的截访人员和访民说的一席话,其中交易甚浓的对话耐人寻味。截访人员对正往西宾后门晃荡的访民说:“你以为这样登记一下,就可以解决问题了?你越是这样和我们对着干,你就别想问题得到解决,你的事都得经过我的手,我说能解决,你就能解决,我说不能解决,就不能解决,你这时不给我添乱,到时我会在解决问题上补偿酌情加点”。
    
    恃强凌弱的司法无语境中,再坚定的信念也让访民倍感风雨飘摇,他们的处境犹如汪洋中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狂风恶浪吞没,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当你站在法律的伤口,你会发现掌权者说谁有罪无罪也有罪,说谁无罪有罪也无罪,这是多么荒谬的年代。那么多受到不公正对待沦为访民的公民们该何去何从?这样的困惑伴我走过八个年头,在看得见光明却找不到出路的困顿中依然自信地苦苦上下求索。
    
    阵阵寒风中,往事并不如烟,面对上访和诉求过程许多访民被拘留、软禁、劳教、关进精神病院、判刑等等层出不穷的镇压手段,苦难中的访民欲哭无泪、大苦无言、欲罢不能。哪里才能找到打开结束访民不堪命运归宿的钥匙?
    
    2009.1.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