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退耕还林腐败案:湖南林业厅厅长不是作秀,胜似作秀/吴兴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0日 转载)
     ( 8 ) 湖南林业厅厅长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四级机关在查处衡阳县退耕还林腐败案中联手欺骗温家宝总理记之四

     吴兴华(原《人民日报》湖南记者站站长)/温总理批示后,湖南省林业厅、衡阳县委、县政府等有关方面负责人胆大妄为,又进行了一系列精彩的欺骗温总理的表演。《民主与法制》杂志报道了两次查处衡阳县退耕还林腐败案中有关方面继续包庇坑国坑农干部,湖南省副省长杨泰波要求省林业厅彻底查清。2007年元月19日,省林业厅领导集体约见笔者时,葛汉栋厅长慷慨激昂地向在座的林业厅有关领导交代:“这次调查,吴记者点到的问题要查,没有点到的问题也要查,不管衡阳县、衡阳市的态度如何,都要一查到底,查个水落石出!” (博讯 boxun.com)

    说到这里,特地转过头对笔者说:“今天,我这样说不是作秀给你吴记者看的。如果我们这次没有彻底查清,你吴记者可以在报纸上点名批评我葛汉栋!”当时,笔者着实被葛厅长痛改前非的决心感动了一番,但省林业厅说的和做的判若两人。今年3月,湖南省副省长杨泰波到衡阳市交办案件时,要求衡阳市委、市政府依法依纪查处到位,衡阳市委、市政府也没有查处到位。

    依然是农民退耕,干部承包大户领取国家直接补助退耕农民的补助款

    关于干部承包大户低价承包农民退耕地,干部领取国家给退耕农民的补助款,绝大部分只付给农民30元左右的土地租金问题,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调查332名农民,316名农民“对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基本不清楚”,认为农民“要不到指标。得一点算一点”,反映“承包大户来没有同农户见面、村组基本是在不了解国家退耕还林政策条件下与大户签定了土地承包合同”。调查组收集15名干部承包大户的238份合同,其中退耕地租金30元/年?亩及以下的167份,占70.17%;40元/年?亩及以上的71份,占29.8%,有的只有十几元、几元,甚至不给;荒山租金0元/年?亩的合同158份,占总数的66.4%,10元/年?亩的80份,占总数的33.6%。干部承包大户还按合同约定的不同比例享受林木所有权。

    2002年至2004年,全县退耕地造林66633亩。据对2005年发放退耕地造林补助花名册的领取补助人员调查,目前查清的,不计尚未查明身份的承包退耕地造林30亩以上的155个承包大户承包退耕地造林10384.9亩,全县县乡行政事业单位114名干部、职工,其中科级干部38名、股级干部43名,以自己或亲属、合伙人的名义承包退耕地造林47424.8亩,占同期全县退耕地造林总面积66633亩71.17%,其中林业系统89名干部职工单独或合伙承包42436亩,占干部承包大户承包退耕地造林总面积的89.48%,承包100亩以上的36人,承包500亩以上的21人,承包千亩以上的8人。县林业局原8名党组成员,6人单独或合伙承包20706.2亩,其中4人承包1000亩以上。按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报告,2005年,一部分承包大户还瓜分省林业厅安排解决农民退耕地造林未享受国家钱粮补助遗留问题的1.4万退耕地造林专项指标中的6943.2亩,全县干部承包大户低价承包农民的退耕地造林至少54368亩,除去其中弄虚作假3万亩,实际低价承包农民退耕地24368亩以上,扣除土地租金和管护开支,按每亩侵吞国家给退耕农民的补助140元计算,从造林后第二年起(第一年造林投入较大,获利较少),年至少侵吞国家给农民的退耕地造林补助款340多万元,在原定补助8年的7年中,将共侵吞国家规定直接退耕农民的补助款近2400万元。

    今年3月,省林业厅在对衡阳县退耕还林有关处理问题的函中又提出:责成衡阳县按照《退耕还林条例》予以纠正。半年过去了,衡阳县委、县政府负责人仍然置若罔闻,拒不执行。省林业厅、衡阳市委、市政府负责人熟视无睹。

    县林业局原主管退耕还林副局长夏冬阳利用职权,以他的妻子、弟弟、弟媳、2个妻舅、妻舅的表兄弟、两个妹夫、妹夫的父亲、哥哥、姐姐、姐夫、姐夫兄弟、姐夫妻兄弟等22名亲属名义承包11696.2亩,此次查出他的家族虚报退耕地造林1424亩,仍然承包退耕地造林10084亩,一年可领取退耕地造林补助230多万元,年纯获得国家补助款至少140多万元;将来还有成林后可观的收益。

    退耕农民无可奈何地说:“我们一亩退耕地,未退耕前,正常年景,一般可收入二、三百元。被大户承包造林后,现在就只有40元租金。查、查、查,查了两年,我们仍然只得到每亩退耕地租金40元,国家给每亩退耕地造林210元粮食补助款和20元生活补助费粮绝大部分都被干部承包大户拿走了!”

    石市乡至今有1324.7亩农民的退耕地造林未享受国家补助

    2003年,将1.4万亩2002年农民退耕地造林抵作荒山造林,取消国家退耕地造林补助;农民10亩以下的退耕地造林小班没有验收问题,省林业厅和衡阳县委、县政府为了减轻自己罪责,说2003年农民被折减的退耕地造林只有“11331.8亩”;10亩以下退耕地造林小班未验收“实际操作是按不少于5亩执行的”、“没有统计。”即使按照市纪委、市监察局、衡阳县监察局联合调查组5月10日调查报告调查的情况:2003年,1.3万亩农民的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2003年农民的10亩以下的1061个退耕地造林小班、面积4117.4亩没有验收,也足以证明省林业厅、衡阳县林业局所说的是谎言。

    2004年,省林业厅曾安排4500亩解决农民退耕地造林未享受补助遗留问题专项指标,据调查,干部承包大户瓜分4159.6亩,仅解决遗留问题345.4亩。

    第三次调查组的调查报告说:1.4万亩解决遗留问题指标,“各级干部占用面积为2811.1亩,占20.09%......承包大户占用面积4132.1亩,占29.53%;退耕农户造林7050.1亩,占50.83%。”参加县驻乡退耕还林工作组的干部揭发说:分得2005年1.4万亩解决遗留问题指标的承包大户和退耕农户,绝大多数都是县乡干部和林业部门干部或他们的亲友、合伙人!把指标分配情况张榜公示,真相就会大白!就看县委、县政府有没有这个胆量!

    2003年、2005年,石市乡农民的退耕地造林共被折减1324.7亩。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调查报告说,2005年,安排石市乡指标811.9亩,用于解决遗留问题277.2亩,其余的534.7亩均分给了承包大户。石市乡政府干部愤怒地揭发说,“解决遗留问题277.2亩”是捏造的假话!当年实际安排全乡退耕地造林指标1069.9亩,除名义分给水口村的51.7亩,实际违法给了国营九峰林场(笔者注:国营林场不属于享受中央补助之列)外,其余指标全部被1名乡政府领导、县林业局局长范长庚等3名局领导、乡林业站领导和县民政局1名副局长本人或亲属、合伙人等瓜分掉!”分得指标140亩的黄亚平是石市乡林业站临时工,是县林业局一局领导妻舅;分得指标几十亩的欧迪良,是县林业局营林股某副股长姑表兄。调查报告说,,不知黄亚平、欧迪良的身份,这是哄3岁小孩!

    据调查报告,界牌镇农民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1092.3亩,只解决了187.6亩,904.7亩没有解决;渣江镇,农民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的612.7亩,安排该镇896.6亩指标全部为新造林,一亩也没有解决。

    据调查报告,2005年,台源、洪市、渣江、长安、石市、界牌等6个乡镇安排解决遗留问题专项指标3989.9亩,解决遗留问题只有501亩,占安排指标数的12.56%。按此比例,1.4万亩指标只解决遗留问题1758.4亩,加上2004年解决的345.4亩,合计解决遗留问题2103.8亩。即使按照衡阳市纪委等2007年5月10日的调查报告:被抵作荒山造林的农民退耕地造林1.3万亩;小班面积10亩以下没有验收的农民退耕地造林1016个小班、4117.4亩,合计农民未能享受国家补助的退耕地造林面积有17117.4亩。目前,全县至少尚有1.5万多亩退耕地造林未享受国家补助。

    据调查报告,界牌镇农民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1092.3亩,只解决了187.6亩,904.7亩没有解决;渣江镇,农民退耕地造林被抵作荒山造林的612.7亩,安排该镇896.6亩指标全部为新造林,一亩也没有解决。

    据调查报告,2005年,台源、洪市、渣江、长安、石市、界牌等6个乡镇安排解决遗留问题专项指标3989.9亩,解决遗留问题只有501亩,占安排指标数的12.56%。按此比例,1.4万亩指标只解决遗留问题1758.4亩,加上2004年解决的345.4亩,合计解决遗留问题2103.8亩。即使按照衡阳市纪委等2007年5月10日的调查报告:被抵作荒山造林的农民退耕地造林和小班面积10亩以下没有验收的农民退耕地造林共为17117.4亩。目前,全县至少尚有1.5万多亩退耕地造林未享受国家补助。

    原林业站长至今还侵占农民的退耕地造林50亩

    有的干部及其亲友、合伙人利用干部的职权和影响,以农民退耕地造林没有配套荒山造林、小班面积不够10亩、验收不合格等名义,不予验收、确认或折减,然后巧取豪夺,据为己有。对这些违法案件,县委、县政府至今包庇。如:

    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查实,2003年,渣江镇和睦村农民彭谷初承包本村退耕地造林,验收合格75亩,镇林业站主持工作副站长王田军以没有配套荒山造林为由,拿在该镇的75亩荒山造林与彭“合作还林”,才给指标。王以妻子名义占有其中50亩。彭举报后,2006年6月,县委、县政府向省、市的调查汇报捏造事实说:“王田军与彭谷初在合伙承包上没有异议”,“但在该两人与村组签定的承包合同中约定支付给的土地租金”“低于县里的标准。为此,今年4月该二人通过整改完善了与退耕农户的承包合同,将土地租金调整为退耕地56元/亩年、荒山10元/亩年。”经查实,当时,王田军家配套荒山造林还差347.8亩;王从未出过一分钱土地租金。3年中,王侵吞彭谷初退耕地补助款29910元。

    调查组还查实,王田军以同样手段,还侵占该镇太源村村民黄明告29亩退耕地造林中的19亩。县委、县政府上报的调查汇报又捏造事实说:“2003年,王田军与太源村黄老屋组组长黄明告合伙退耕还林,双方约定,黄明告投资三分之一,王田军投资三分之二,并由王田军负责落实配套荒山造林面积;在面积分配上黄明告占三分之一,王田军占三分之二”,等等。2004年、2005年,王田军侵吞黄明告补助款共7543元。

    2006年6月,县监察局仅以多占黄明告4.5亩退耕地造林给予王田军行政记大过、解聘其林业站副站长处分。此次省林业厅调查组调查材料给县里6个多月了,至今,县委、县政府未重新查处王田军,王田军仍侵占彭谷初退耕地造林50亩。

    2003年,金兰镇林业站长陶松华和县林业局某股长父亲将大井村农民造林上报为自己的退耕地造林50.4亩,领取补助款9928元。2006年6月,县委、县政府的调查汇报包庇说,是验收员“误记”到陶松华等名下造成。仅追回冒领的资金,至今未依法处理。

    省林业厅调查组查实,一干部承包大户将樟树乡连政村村民50多亩被抵作荒山造林的退耕地造林据为,至今,县委、县政府未处理。

    弄虚作假只查了冰山一角至今有群众举报的10190.3亩弄虚作假的退耕地造林未复查、核查

    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出发前,向笔者索取了退耕地造林弄虚作假面积20815.1亩的举报材料。按理说,应该对衡阳县退耕还林实行全部核查。调查组不仅没有全查,从笔者处索取345个有作假手段、作假面积的退耕地造林小班详细材料和部分证据后,只核查了209个小班(调查组核查217个小班,8个不在所索材料之列),作假面积3855.5亩的136个小班没有核查。国营岣嵝峰林场场长廖俊魁以4名亲属名义承包的渣江镇唐福村313.3亩退耕地造林,几乎全是荒山荒地、有林地或火烧山林迹地等冒充退耕地。调查报告说未核查,但村民说:“调查组来查过。来前,上面打招呼,要我们与县委保持一致,说廖家人造的林都是退耕地造林。调查组还要村干部写了这些小班都是退耕地造林假证明。”

    调查组核查群众举报的209个存在弄虚作假退耕地造林小班,经举报群众查对,明显包庇的有94个,包庇虚报面积1435.8亩。邓水生承包的樟树乡衡平村朱冲组4个面积共为159亩的退耕地造林小班,全是荒山造林小班改来,原全为原村林场未成林地,且山权属组,没有承包到户。调查组竟然核定全部为退耕地造林。

    2006年9月以来,群众和林业技术人员又举报155个退耕地造林小班,面积5338.4亩,作假面积4799亩。原主管退耕还林副局长夏冬阳妹夫王小飞等承包的长安乡湾塘、花园、大胜、冲山、塘关、曹家等6村40个退耕地造林小班,面积1819.5亩,绝大部分是有林地、灌木林等冒充退耕地,作假面积1665.5亩。

    目前,衡阳县有未核查的、已核查但明显包庇的弄虚作假的退耕地造林共有10190.3亩未复查、核查。

    虚报退耕地造林面积1382.7亩的原林业局长哥哥哥刘耀祖,仅追回虚报冒领资金,未受任何处理

    这次,省林业厅调查组核定的虚报冒领面积5973.7亩。据衡阳市纪委、市监察局和衡阳县监察局的2007年5月20日调查报告,衡阳县林业局将省林业厅调查组核定的虚报冒领面积“5973.7亩”,以虚报面积“未发放补助为由”,将虚报面积核减639.8亩;对前两次查处中核查出的违法将“不实面积”、已异地造林的1797.5亩虚报面积虚报冒领补助资金82.23084万元,“省林业厅默许暂不收回”;实际省林业厅第三次调查组核定的虚报冒领面积只有3636.4亩,核定的虚报冒领资金只有111.10097万元,其中未领走的8.27432万元;实际虚报冒领补助资金的有54人。

    《退耕还林条例》规定:“弄虚作假、虚报冒领补助资金和粮食的”国家工作人员,“依照刑法关于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国家工作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依照刑法关于诈骗罪或者其他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退回所冒领的补助资金和粮食,处以冒领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根据1999年9月16日开始执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5000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究刑事责任。54名虚报冒领资金人员中,出面领取的有国家工作人员14人,虚报冒领金额在5000元以上的11人。县委、县政府仅责成有关部门追回虚报冒领的国家补助资金,对4人给予象征性党纪、政纪处分,没有一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如:县林业局木材检查站站长尹震虚报冒领国家补助款5.2万元,仅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关市乡林业站长刘召元,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46088.8元,此前已因贪污被开除党籍,此次维持原来的处分,等于没有处分;岣嵝乡林业站长粟定林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36297.6元,仅给行政记大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县林业局种苗站干部聂绍元,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26284.9元,仅给开除党籍、留党察看两年处分。杉桥镇林业站长李友良虚报冒领资金80511.9万元、原集兵镇林业站长戴魁财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66257元、岘山乡林业站长汤显超虚报冒领国家补助资金50066元,均仅追回虚报冒领资金,未给任何处分。

    根据检察、公安部门规定,诈骗金额2000元以上就应予以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出面领取虚报冒领补助资金的非国家工作人员40人,全部是干部的亲属、合伙人,其中虚报冒领金额在2000元以上的36人,万元以上的29人。国营岣嵝峰林场根本没有在乡镇造林,场长廖俊魁用林场职工名义在两个镇为林场虚报退耕地造林面积633.5亩的,诈骗国家补助资金28.08636万元,仅给了行政记大过处分;原樟树乡党委书记、衡阳第水泥厂党委书记邓水生与合伙人谭建民诈骗国家资金国家补助资金11.73732万元、原林业局长刘耀德哥哥刘耀祖虚报冒领面积虚报冒领1382.7亩,2006年前国家拨付到位的资金103.33765万元,经核定仅在樟木乡永升村德3个退耕地造林小班弄虚作假中,分得赃款8.40578万元;原林业局主管退耕还林副局长夏冬阳妹夫王小飞本人和借用亲戚朱志团、邹增益的名字承包的退耕地造林虚报冒领面积416.亩,诈骗资金4.92436万元。对这些虚报冒领的国家补助款非国家工作人员仅追缴虚报冒领资金,没有一个依照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也没有一个处以冒领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许多干部、群众气愤地说:“这是滥用职权,以权代法,包庇犯罪干部及其亲属、合伙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