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干子弟为证“生育能力”偷情生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9日 转载)
    
    来源:羊城晚报
     (博讯 boxun.com)

    何×东与阿梅的甜蜜出游照
    
    当地人眼里的大老板,一个出身“高干”家庭的显赫人物,居然背着贤妻与一洗脚妹有染并生下孩子,事情败露后公婆竟劝媳妇息事宁人,学“香港大老板”二女共侍一夫……
    
    杨芳(化名)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丈夫居然会背着她和一个洗脚妹有染,并生下孩子。
    
    当她发现这一切的时候,那个叫阿梅的女人已经和她的丈夫何×东在一起整整9年,他们的孩子都已经6岁了。杨芳想不通:自己17年来真心真意地付出,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旁人也看不明白,一个是硕士研究生,另一个是仅有初中文化的洗脚妹;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好,另一个身材臃肿容貌普通。难道仅仅是因为杨芳没能生下一男半女,从而引来丈夫的背叛?
    
    杨芳日前来到本报,向记者讲述了她这段不寻常的婚姻。
    
    传言未动摇她对丈夫的信心
    
    1985年,年仅17岁的杨芳在广州上大学时,认识了比她大两岁的何×东。1991年,他们结束6年爱情长跑,步入婚姻殿堂。当时任梅州市要职的公公对杨芳这个媳妇感到很满意,评价她“大方得体”。
    
    甜蜜的婚姻生活才刚开始,杨芳就遇到了挑战。1992年初,何×东突然辞去工作赴香港发展,为了能离丈夫近点,杨芳毅然放弃梅州安逸的生活调到深圳工作。不料,何×东在香港发展受挫,于1993年下半年又折道回到梅州,夫妻再次开始聚少离多的分居生活。
    
    走过甜蜜,婚姻终归平淡。杨芳也慢慢发现了婚姻生活中的一些不如意,比如丈夫的吝啬:他很少愿意为杨芳和他在深圳的小家支付家用。还比如丈夫的“冷淡”:婚后多年,杨芳一直没能怀上孩子,此后,即便是一月几天的短暂相聚,丈夫也表现得没什么“性趣”,总推说自己血压高,在吃药。
    
    一些风言风语传到杨芳的耳边,比如有人婉转地提醒她“外面事业再重要,也要常回家看看”;还有人告诉她的亲戚说何×东在梅州已经有孩子了,劝她不要那么辛苦去做试管婴儿……但杨芳相信丈夫不会背叛自己。
    
    一件外套牵出“偷情”疑云
    
    今年9月,因为一件外套,杨芳意外发现了丈夫和一个女人的不正常出行,并由此牵出了一段长达9年的“婚外情”。
    
    9月7日,何×东来看杨芳,并说自己想去新疆看看。因为考虑到不久后是中秋节,她建议丈夫节后再约朋友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何×东却推说自己只有11日到16日有空,坚持一个人出发。新疆天气寒冷,但细心的杨芳却发现丈夫连外套都没有带。
    
    9月10日,临出发的头一天傍晚,杨芳在家帮丈夫收拾行李时,发现了一张写有新疆旅行社方面的电话和联系人的便条。杨芳拨通了电话,她告诉对方说何×东一个人第一次去新疆,人生路不熟,希望旅行社能安排好车辆接机。对方很诧异地表示不用接机,因为他们是两个人来,一男一女。但杨芳向何×东求证和谁一起去新疆时,他很镇定地回答说是单独一人。
    
    11日,待何×东出发后,杨芳从电脑上查到了丈夫通过携程网于9月7日买了两张飞乌鲁木齐的机票,以及一个叫阿颖的女人16日的回程机票。后来,她果然在白云机场“接”到了单独返回的阿颖。
    
    那是后话,就在何×东与阿颖在新疆享受为期6天的美妙之旅时,杨芳决定去了解真相。
    
    婆婆劝儿媳二女共侍一夫
    
    9月12日,杨芳赶回梅州。进了家门,已经是凌晨1点多,婆婆还没有休息。面对儿媳的疑惑,婆婆忍不住告诉杨芳说何×东在外面是有个女人,但竟还不是一起偷偷去新疆的阿颖,那个女人的名字叫阿梅。
    
    接连两天,通过和同学、朋友们的交谈,杨芳的猜测逐渐清晰起来:何×东不仅在外面有女人,很有可能还生了孩子。
    
    窗户纸终于还是被捅破了,9月14日上午,杨芳的婆婆亲口告诉杨芳,说自己还有一个“孙子”(何×东两兄弟,其弟弟生了一个男孩),“孙子”是属马的。
    
    家婆开导杨芳,希望她能假装不知道何×东另组家庭并生了孩子的事实。她还表态说,何家已经认可了何×东的这个儿子,并接受阿梅为何家儿媳妇,要求何×东学香港老板一样公平对待杨芳和阿梅两房“老婆”,并争取得到两个老婆的爱。
    
    9月16日,杨芳的公公给她的父亲发了短信:“亲家,我们疼爱理解同情杨芳,这事是我退休后压在心上的大石,全家都为×东痛心,更为他近十年来精神上承受的各种巨大压力而难过。我们在无奈时力劝阿梅另嫁,巨资要小孩,无果。阿梅在我家受歧视,小孩不接近我们。今后:1、继续劝阿梅走,2、对小孩负责到底,3、万一与杨芳分手,他们双方面议条件,4、不能上法庭,因对双方家庭伤害极大。”
    
    为证生育能力搭上洗脚妹
    
    杨芳当然不会同意婆婆的荒谬建议。但她还抱有幻想,她想只要何×东肯回心转意,离开第三者,她还是会原谅他的。
    
    杨芳和何×东进行了两次彻夜长谈,何×东坦白自己当初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生育能力”,才于2001年与在深圳某沐足场所结识的阿梅开始不正当关系,并导致其怀孕。他还在9月18日对杨芳写下了两份名为“未来计划和后悔情感”的剖白,承诺用三个星期的时间来解决第三者和孩子的问题,并对杨芳有个交代。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何×东并没有让杨芳看到其解决问题的诚意。两人决定离婚,但何×东随后给出的一份关于财产分割的协议,却彻底惹怒了杨芳和她的家人。
    
    在该协议里,何×东“大方”地表示要把与妻子在深圳的那套房改房留给她,还有当年投入10万元的股票也留给她,另外还有一处当年花10万元购入的商铺和部分债权都给杨芳。杨芳的家人却对何×东的“大方”感到气愤,因为以何×东多年承建的工程项目来说,他这个在当地人眼里的“大老板”不应该如此苛刻地对待自己的妻子。杨芳一纸诉状告到了梅州的梅江区法院,要求离婚,并请求法院判令何×东和阿梅的重婚罪名成立,依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