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经济冷风吹散中国农民工心头暖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5日 转载)
    
    来源:路透社
     (博讯 boxun.com)

    
    高虹编译/眼看春节将至,现在本应是阖家团聚之时。但全球经济刮起的这阵冷风却吹散了人们心头的暖意。尤其是对于那些曾在工厂和建筑工地挥洒汗水、一年只能春节回家一次的的农民工就更是如此。
    
    今年,将有1.88亿农民工坐火车返乡过年,全国各地的火车站每天共发车470万次,其中大多数是从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开往贫困的内陆地区的。受北美和欧洲市场需求下降影响,这个拥有世界最多人口的国家也出现经济放缓的局面,工厂关门大吉,消费市场不振。本应是繁华喜庆的时节,如今却呈现出一派落寞萧索的景象。
    
    在广州火车站,李金里(音)正和妻子一起等回贵州农村老家的火车。他说:“好些工厂的情况都非常糟糕,所以今年很多人提前回家了”。他需要坐15个小时的车才能到家。
    
    “我们已经放了一个月的假了,生意很差,”39岁的李金里说。他是一家金属厂的工人,在过去的一年里,他曾两度失去工作。“找份好工作特别麻烦,”他眉头紧锁,焦急地说到,“我非常担心再回来找工作的事。”
    
    中国的农民工有两亿多,这个数目比巴西人口还要高,而李金里便是农民工大军中的一员。中国出口业正是依靠这些大量的廉价劳动力才得以起飞。然而近几个月来,中国沿海有上万家出口企业倒闭,导致1000万农民工失业,这让依赖强劲经济增长来稳定政治统治的共产党领导人倍感忧虑。
    
    本周,中国宣布12月份进出口总额连续第二个月下滑,而南方出口大省、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广东的情况更为严峻。去年,广东有6.24万家企业倒闭,60万农民工迁出广东。据广东副省长介绍,今年可能还会有500万农民工离开。
    
    位于香港的人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发言人Geoffrey Crothall说:“今年中国很有可能出现动荡局面。只要失业率大幅上扬,就业市场僧多粥少,就会有这种可能。”而让中国政府尤其担心的,是那些在贫富差距鸿沟中处于劣势的农民。温家宝总理上个月曾说:“我们最担心的两件事情,其一是农民工返乡问题,其二是大学生就业问题。”
    
    在北京火车站,众多被温家宝总理所挂念的人们正赶在春节前,形色匆匆地踏上回家的列车。成千上万的农民工身着单薄的衣衫,头顶脏兮兮的帽子,在瑟瑟寒风中耐心地排队买票或者看管着自己大包小裹的行李,其他人则琢磨着返乡计划。
    
    “现在经济非常不稳定,”来自四川达州的33岁的建筑工人吴克良(音)操着浓浓的口音说到,“我很担心过完年会怎麽样。我知道国家出台了政策帮助经济发展,但是我还没发现这些政策起作用。”最起码吴克良回北京之後还有工作可做。而另一位来自中国东北的建筑工人王力洪(音)已经决定,春节後不会再回北京了。
    
    “这里没有希望,没有活儿干,”望着眼前塞得鼓鼓的麻袋和塑料桶,王力洪面带愁容地说到,“我也不知道过完年能干点啥。”内陆省份已经出现了农民工返乡大潮。据新华社报导,农民工大省河南省11月份便出现了这种趋势。从全国各地返回河南的农民工平均每天达到六万,这一数字远远高出以往年份。河南共有2100万农民工,其中1100多万在省外工作。
    
    12月时,国务院曾对严峻的形势发出警告,号召当地政府把支持农民工列为“重大紧迫的工作”之一。各省市政府积极为农民工开辟就业渠道,提供职业培训,减少税收,提供小额信用贷款。
    
    但有些劳动力问题专家则认为,更贫困的农村地区则很难吸纳如此大量的农民工。同时,中国劳工通讯发言人Crothall也表示,没社保和经济保障的返乡农民工,出于现实考虑可能还会最终返回工厂。
    
    但有些人却对现实更加绝望。“我也不清楚我回家之後会怎麽样,但我不打算回来了,”广东一家电池厂的工人刘冰(音)操持着西安口音说到。“我想尝试一些不同种类的工作,可能再干老本行,当司机去。”这位24岁的小伙子自称受够了生产线的折磨,他说,“这更自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济滑坡 强调党纪维护政治稳定
  • 统计局总经济师:中国经济正受本世纪最严峻挑战(图)
  • 经济学家骇人语录大全网上盛传
  • 韩正内部讲话透露上海经济形势严峻
  • 经济形势不好,政协工作报告今年最短
  • 中国经济体系本身存在着很重大缺陷 政府要改革
  • 中国官员铁口:大陆经济下半年弹升
  • 重庆市经济技术开区管委原主任涉嫌挪用2亿 称不懂潜规则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挑战18亿亩耕地红线
  • 李瑞环前爱将皮黔生,涉经济问题受查
  • 戴晴:权贵资本主导中国市场经济 (图)
  • 经济危机强力蓄击,大部制元年即受考验
  • 经济危机中共加紧掠夺少数民族资源
  • 经济危机加剧 温家宝无钱租酒店
  • 中国经济会议隔空打哑炮 实质利好成泡影
  • 小熊: 湖南“哄抢潮”驳斥中央经济会议谎言
  • 宣卓伦追杀裘金友的政治背景和经济来源
  • 浙江慈溪市及逍林镇政府官员是怎样又好又快发展经济的(图)
  • 对民众的欺骗与掠夺——珠海经济发展的背后/周莉
  • 经济适用房坑苦了花楼街居民
  • 山西榆社县公安、检察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 郑恒生博士遭受重大冤情
  • 警惕地方经济成“乌纱帽”经济
  • 怀特保安群殴经济学院师生,省会110视而不见
  • 经济导报: 如此穷奢极欲哪来的社会和谐?
  • 中日关系:放弃6000亿战争赔款得到343亿经济援助
  • 【博讯特稿】在中国农村教师,目前的悲惨经济状况
  • 我们真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吗/石冀平
  • 1元经济补偿金/张志强
  • 振兴经济不要玩花活/张颐武
  • 陆航程:市场经济不能涵盖“社会主义经济”的全部内涵
  • 云淡水暖:茅于轼的“山寨版”精神:自称“经济学界的胡适”
  • 谢明康:政治经济学回归!
  • 中国经济能在世界经济危机中出现奇迹吗?
  • 检察日报:法律不能因经济危机而变成橡皮泥
  • 猝死在售票大厅--经济压力下的社会心态/李华新
  • 曹长青:美国政府干预经济的教训
  • 拯救经济必先拯救人们对未来的信心
  • 必须破除对市场经济的新迷信/吴松营
  • 30年改革回顾:经济上游刃有余,政治上信心不足/张建
  • 郭凯:解决中国经济的近忧更需远虑
  • 单涛至:中国经济是怎样进入萧条的
  • 知识经济时代对高校教师的内在要求/陈进军
  • 黄亚生:中国经济增长的南柯一梦
  • 大陆主流经济学家们的臭嘴/万兴亚
  • 武坚:滞胀是社会公正性困境的经济性后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