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锦涛的“不折腾”:人折腾翻译还是翻译折腾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3日 转载)
    
    来源:新华网
     (博讯 boxun.com)

    
    谢盛友来稿/阅读了有关胡锦涛的“不折腾”折腾了翻译人员的文章,感慨万千。作为一个双语工作者,三十年的“苦大仇深”,真是一言难尽。“不折腾”的翻译,外行人看热闹,我们这些“内行”人未必就能看出门道。
    
    Agent,这个词用得甚多,但在不同语境下,具有的意义差别甚远。在法学或经济学中,当与principal相对时,是用来指“代委托、代理”的意思,但是在道德哲学则并非如此,而是指的是具有能动性(agency)的行为者的。在英文中这两个词背后是相通的,代理人与行为者都要主动去做事的意思。
    
    Realism这个词在中文中翻译成“现实主义”、“实在论”、“写实主义”等,在哲学中主要指一种形而上的立场,即指实在论,但当用于法学中时,主要是代表一种法学流派,即法律现实主义(legal realism)。尽管用的是同一个词,但意义是大不一样的,还有positivism,尽管现在很多人不管是在哲学中还是法学中都译为实证主义,但两者的意义是相差甚远的。
    
    plausible,这个词在字典里一般翻译成“似乎有理的”、“花言巧语的”、“似是而非的”等,但在学术论文中的用法却恰恰相反,恰恰表示是可行的、合理的或讲得通的,主要是用来形容一种观点或理论体系的。以上是翻译折腾事,以下是翻译折腾人。
    
    过去我写过《一国两字》(简体字和繁体字),今天我说“一国两译”。大陆人“齐美尔”,台湾人非要“西美尔”或“齐默尔”(格奥尔格•齐美尔,Georg Simmel,1858年3月1日生于柏林,1918年9月28日逝于斯特拉斯堡,又译为西美尔或齐默尔,德国社会学家、哲学家。主要著作有《货币哲学》和《社会学》。是形式社会学的开创者。)
    
    大陆人“达芬奇”,台湾人非要“达文西”。(列奥纳多•达芬奇,意大利文:Leonardo da Vinci,1452年4月15日-1519年5月2日,又译达文西)以上是翻译折腾“死”人,以下是翻译折腾“活”人。
    
    大陆人“布什”,台湾人非要“布什”。大陆人“戈尔巴乔夫”,台湾人非要“戈巴契夫”。管你“布什”还是“布什”,也没几天总统好当了,反正美国已经奥巴马了(台湾人非要“欧巴马”)。以上的翻译折腾人,只是表面折腾,阅读到了,大家都知道翻译表达的是什么。以下是实实在在地折腾活人。
    
    德国的大学学位制度与英美的不一样,主要是没有学士学位这一档,本科就是硕士,读博士学位时才叫做研究生。中国的德汉词典把Diplom翻译成学士学位,从改革开放开始,一共折腾了几万留德学生,把他们折腾来折腾去。
    
    
     在德国修完专业课程,完成毕业论文,通过毕业考试,即可获得相应的学位。毕业考试根据不同学科分为高校考试、国家考试和教会考试三种。大学的理科、工科、经济学和社会学某些专业的学历文凭为Diplom;语言、文化、法律和部分经济、社会等人文学科的学历文凭为Magister/Magistra Artium (M.A.);考取教师、律师、医生和药剂师等则授予“国家考试(Staatsexamen)证书”。应用科学大学的学历文凭均为Diplom (FH)。艺术和音乐院校的学历文凭为Magister或相应的证书。
    
    八十年代初,浙江大学少年班派来德国留学的学生苦读五六年后,获得Diplom学位,回国后被当成“学士”派用场,个个不满意,个个再度折腾返回德国工作。二十年前我刚到德国就撰文指出,德国的学位制度要改革,不然你拿个Diplom在世界上找工作,人家不懂你这是什么学位,也不仅仅是中国人看不懂,全世界人也搞不清楚。现在德国真的改革了。
    
    199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任我举办“回国就业研讨会”,在会上同学问我:“谢老师,我们的Diplom,在国内被当成学士学位,怎么办?”我回答:“请你们到大使馆开张介绍信,证明Diplom是硕士,不然你们去找张玉书(他主编德汉字典)算账。”“我是Diplom,又不是要饭的,干吗找工作要介绍信?”来自安徽的小黄这么说道,折腾得与会者个个苦笑。
    
    从2004年开始,德国许多高校对教学大纲和课程设置作了调整和改进,很多专业设立了用英语或英、德双语授课的国际课程。此外,攻读学位也是全新的途径,设立“学士”(Bachelor)学位(一般三年),接着攻读“硕士”(Master)学位(一般两年)。如果你获得“硕士”学位后,成绩优秀还可以继续攻读“博士”(Doktor)学位。
    
    当然,现在国内的人才市场已经“面目全非”,再加上金融海啸,连华尔街的高级人才都往国内跑,你德国的Diplom,不管是硕士还是学士,都要真才实学,才管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博讯独家:胡锦涛亲自处理《08宪章》
  • 胡锦涛为什么要炫耀军事力量?
  • 中纪委全会日内举行:胡锦涛讲话定调09反腐
  • “不折腾”:胡锦涛所面对的现实与无奈
  • 胡锦涛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泽民、曾庆红的韬晦术
  • 胡锦涛会见武警部队党委一届六次全体会议人员:任务繁重而又艰巨
  • 东海争议再起:胡锦涛要安抚军方,日本国会促开始勘查
  • 胡锦涛不断抖落江泽民老乡程维高
  • 胡锦涛与布什通话 呼吁加沙地带停火
  • 北京城铁八通线有人高喊“打倒高安屯垃圾场!打倒胡锦涛!”
  • 胡锦涛“不折腾”难倒外媒 被译作翻来倒去
  • 胡锦涛首次公开提民进党:很温柔
  • 胡锦涛拟撤对台导弹内情
  • 胡锦涛指令中组部主导:日本培训中国官员抗震环保
  • 胡锦涛的“不折腾”如何翻译难倒国际媒体
  • 胡锦涛的“不折腾”如何翻译难倒国际媒体
  • 胡锦涛亲自撰文:一些党政官员制造虚假政绩
  • 胡锦涛再次高调掀起学习科学发展观新高潮
  • 胡锦涛等九常委在国家大剧院观看新年京剧晚会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胡锦涛请看看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是人吗
  • 停止一切打压 释放一切爱国人士 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第九部分)(图)
  • 日本想借胡锦涛访问大捞一把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沈林财:一个农民致胡锦涛总书记、刘永清"国母"书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老干部顾稀33年住房不落实,上书胡锦涛(图)
  • 胡锦涛访美,谅民众之苦力,结与国之欢心!
  • 顾健:请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转给胡锦涛主席批示解决
  • 胡锦涛、曾庆红亲属强入深圳地产和娱乐业致千余娱乐场所关闭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胡锦涛为什么要炫耀军事力量?
  • 尤利:谁还能再对胡锦涛心存期盼
  • 从齐奥塞斯库的垮台看胡锦涛的下场
  • 胡锦涛、周铁农与马英九、蔡英文/徐国进
  • 上海市民问胡锦涛主席韩正市长借款20万/朱金娣(图)
  • 谁还能再对胡锦涛心存期盼/尤利
  • 吉林老村长项守信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中国主席胡锦涛把“同志”排第三的信号
  •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零八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牟传珩:“不折腾”是邓小平的传代秘籍 — 解读胡锦涛“12·18讲话”
  • 毛豫扬:胡锦涛提出军队首要是忠诚于党
  • 我为上海的丁菊英鸣不平,致胡锦涛公开信
  • 胡锦涛强调坚持问政于民的意义重大/郭根群
  • 匆匆:胡锦涛叫你不折腾就是怕你造反
  • 乾县科技局局长比胡锦涛诚实/王继军
  • 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是泛科学主义/张天语
  • 2009全球最具权势人物 胡锦涛排第二(图)
  • 胡锦涛:人民是你的仇人么!!你是人么!!
  • 王匡忠 :胡锦涛同志马克思主义的声音大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