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漫话中国改革的动力和目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3日 转载)
    
    来源:BBC
     李大同/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这30年里,究竟哪些年可以称为是改革年,学术界已经有多种说法,有两段论,也有三段论,总之这30年里并非每一年都在改革。
    
    譬如1989年春夏之交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这三年时间就肯定没有什么改革可言,相反反改革的势力甚嚣尘上,其势头完全可以终止、断送中国的改革,逼得邓大人公开退休之后还得反戈一击,放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狠话。
    
    动力与目标
    
    动力:改革需要动力。在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中,动力来源人们很容易感受到。无论对农民还是城市民众来说,改革的动力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一个"穷"字,太穷了,再也不想继续过这种穷日子了。执政党高层也有动力,那就是实际考察了西方发达国家之后,发现差距太大了,这种差距直接威胁了国家制度的合法性,还有什么脸硬说有什么优越性呢?快被"开除地球籍"了。
    
漫话中国改革的动力和目标(图)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发展迅猛。
    
    "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邓小平的这个认识成为执政集团的主流认识。人民脱贫的强烈愿望与执政党强烈的执政危机感,共同构成了1980年代改革的动力。
    
    第二段的改革从小平南巡开始,直至中国成功加入WTO,这个阶段改革的主要动力是什么,现在看起来是各级政府和企业家群体,政府官员用GDP增长来考核晋升,而企业家开始大规模占据资源,官商结合,形成动力,农民和大量工人逐渐边缘化,利益直接受损,不再是改革的动力源泉。
    
    第二段改革既造成经济高速发展,也加深了社会的鸿沟,社会新增财富逐渐集中到政府和富人阶层手中。
    
    现在中国还处在改革进程当中吗?不好说了。如果是,改革的目标性共识和动力又是什么呢?
    
    不久前,中国(海南)改革研究院完成了一份调查,调查对象是中央及地方党政机关学者型官员、高校及研究机构学者和其它方面的专家(包括企业界人士)。结果,高达84%的调查对象共同认为"当前改革缺乏应有的共识,改革动力缺失或不足,受既得利益集团掣肘严重。"这种对现状的判断是否代表了社会的共识呢?
    
    再看看目标。在改革开放之初,执政党提出了一个目标,就是从1979年开始到20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要翻两番,中国进入小康社会。
    
    这是一个很模糊的目标,只有经济发展一个单项。不过,国门初开,转轨伊始,无论是国家领导集团还是中国社会,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不懂得构成现代国家的全部要素,可以理解。
    
    30年过去了,国民生产总值岂只翻了两番,比两番还要高10倍了吧,中国城乡有多少家庭进入了小康呢?
    
    几天前,一个来自四川农村的小时工对我说,她和母亲、丈夫都在城市打工,老家的地是父亲在种。她说每天都在找新的打工机会,有时一天做两三份工直至深夜,因为没有一份工是有保证的。她还算幸运的,上千万因工厂倒闭不得不提前回乡的农民工们日子怎么过呢?他们是小康家庭吗?
    
    空泛的承诺
    
    在不久前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时,胡锦涛总书记有了新的承诺:到2021年建成"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2049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个承诺能否成为让人民欢欣鼓舞的发展目标呢?
    
    如果在30年前,这个承诺没准儿还行,现在不行了,因为太空泛,社会需要具体的内容。
    
    譬如,"民主文明"是个什么含义呢?在上面提到的调查中,"新阶段改革的首要目标是什么",67.21%的调查对象选择了"全面启动政治体制改革,推进民主化进程"。可这是中国执政党下一步的改革选项吗?
    
    再比如,一个文明的国家至少应当是个宪政国家吧?中国的宪法什么时候才能不是一纸空文呢?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在法庭上引用宪法来有效维护自己的权利呢?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够一人一票地选举政府领导人呢,哪怕就是县长?中国纳税人什么时候可以监督政府怎么在花我们的钱呢?如今每年上万亿的公款吃喝、出国旅游、豪华用车和金碧辉煌的政府大厦支出,什么时候才能被禁绝呢?什么时候人民批评政府和任何官员可以毫无恐惧,不会被指控为"试图颠覆国家"呢?等等。
    
    目标要具体,承诺要具体,改革才能获得共识,才会获得动力,文明才有实质内容。不是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企業高層免刑拘,惡例一開,中國改革走回頭
  • 万里与农村改革/赵树凯
  • 改革的迷思 /陶杰
  • 司法体制和机制改革联络员会议召开
  • 中国经济体系本身存在着很重大缺陷 政府要改革
  • 医疗教育养老成新三座大山 改革遭遇绕不过的局 (图)
  • 关于文化体制改革(国办114号文件)今起正式执行 
  • 传中共明年三大改革 习近平担网
  • 中央借势改革史上罕见 盘点坊间政策传闻可信度
  • 中国改革三十年,狱中的欧德雄先生向外界发出呼吁
  • 中国新一轮刑事司法改革
  • 胡锦涛:改革开放不能丢掉共产党的马列老祖宗
  • 中国改革开放繁荣的丑恶面 (图)
  • 胡锦涛放话:决不走“政治改革”的邪路!(图)
  • 朱廓亮:赵本山讽刺“纪念改革三十周年”
  • 中共改革八贤:再胡搞国家要被开除“球籍”(图)
  • 程恩富:改革的三大失误
  • 中国改革开放成果让人惊喜 (图)
  • 胡锦涛:政治体制改革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 “城管问题”再成焦点,改革呼声更响(图)
  • 张守涛:改革开放不过是又一场洋务运动?
  • 舟至洋: 当年的土地改革,今天的资金外流
  • 孙付初:办学自主权的回归是教育改革的关键
  • 反思左祸教训,支持政府改革/胡星斗
  • 国企改革必须落实职工及全体国民的财产权利/轩辕孙
  • 国有企业的出路:改革国资委/汪林海
  • 新司法改革方案令人振奋/高一飞
  • 皇甫平:网民是政治改革的第一推动力
  • 中国“妓女”式的改革开放还能走多远?(图)
  • 改革三十年后再出发
  • 社保改革的关键是填平两大身份鸿沟/童大焕
  • 中国政治改革的“时间窗口”
  • 三十年改革:一场游戏,一场梦!
  • 30年改革回顾:经济上游刃有余,政治上信心不足/张建
  • 迷失方向的公共领域改革/卢周来
  • 祈福2009:改革、发展、民生
  • 郭树清:体制改革要更加重视“人”
  • “不折腾”需政治体制改革/安启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