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阿勒泰官员自曝财产陷入尴尬 无人愿报礼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1日 转载)
    
    来源:现代快报
     “你相信我们大部分党员干部是好的吗?”吴伟平在电话里连续三遍反问记者,作为新疆阿勒泰地区纪委书记,他连日来接受了记者的密集采访,而记者的问题几乎都集中在同一个问题上:为什么55个副县级官员没有一个人申报“礼金”? (博讯 boxun.com)

    
    阿勒泰,位于新疆最北部的一个地区,本默默无闻,却因一个新规闻名全国:在全国率先施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在迎来一片喝彩声时,也得到了一些尖刻的评论家的非议。
    
    但更多人认为,吃了螃蟹的阿勒泰必然会因为这一步的跨出,成为新中国廉政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阿勒泰官员财产申报:
    
    艰难迈出的第一步
    
    了不起的制度创新
    
    
    
    阿勒泰位于新疆的最北部,行政隶属于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这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地名。相比较而言,位于该地区的名胜----喀纳斯湖显得更为有名。
    
    阿勒泰的面积比整个江苏省还要大,人口却只有60余万,不及江苏的一个县人口,平均每平方公里4.8人。人多地广,深处内陆,而在阿勒泰的一些地区,一年中有五个月是冬天。
    
    但就是名不见经传的阿勒泰,却走出了中国廉政建设的一大步。
    
    当地有关部门在去年上半年发布消息称,从今年1月1日起,新疆阿勒泰地区将率先在全国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把过去通行的官员“收入申报”扩大为“财产申报”,并承诺在阿勒泰廉政网和当地主流媒体上公示官员的申报结果。
    
    舆论对这一新闻予以了极大关注。因为以往官员的收入申报被很多人认为是形同虚设。一是不公开,申报内容只被掌握在体制之内;二是仅作收入申报似乎并无太大意义,被要求申报的收入都是合法的收入:工资、奖金、补贴福利、讲学、写作等。都是所谓的“白色收入”,而最为公众诟病的“灰色收入”并不入此列。
    
    而阿勒泰地区要求的财产申报规定要详细得多,范围也广了许多:其中既有上述的三项收入,也包括了如官员及其父母、配偶和子女接受关系单位和个人赠送的现金、有价证券、礼品等。
    
    上述四项申报内容,属“公开申报”内容,意即将向社会公开申报结果,这正是被外界认为具有“破冰”意义的举措。
    
    除了这份公开申报的表格,阿勒泰地区的副县级(处级)干部还需要填写一份名为《秘密申报表》的表格,其中的项目足以让贪官们心惊胆战:官员及直系亲属接受与本人职务有直接或间接关系,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食、宿、行、乐方面的馈赠、款待和各种由对方给予的补偿、好处;单笔额度在10万元以上的动产、不动产购置及资金来源;股票等交易收入及资金来源,等等。
    
    正如表格名称显示的,这份表格不对社会公开,由纪检部门内部掌握。这也招致了规定实施前后的一系列非议,公众的期望值显然很高----希望能把秘密部分也能拿出来“晒”一下。
    
    纵然如此,外界还是更多地看到了阿勒泰此举的积极意义,将之称为一项了不起的“制度创新”。
    
    因为除去公开与否、公开范围多大的争议外,阿勒泰纪检部门力图在制度上编织出一个全方位反腐的网络:离任财产申报要一直延续三年,以减少任内腐败、退休拿钱的可能;同时将申报范围扩大至非领导党员干部,如法院和检察院具有审判、侦查案件资格的普通法官和检察官等。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完善的防腐方案,公众和舆论都寄以厚望,孰料,甫一实施,非议声又起。
    
    
    
    争议声不断
    
    
    
    今年元旦,终于到了阿勒泰官员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当地干部群众几乎都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果然,阿勒泰纪委的网站上很快就贴出了所有符合首次申报资格的官员的申报表,55名副县级领导干部的详细信息和收入情况一览无余。
    
    
    
    
    
    
    官方的统计称,阿勒泰地区2007年的财政收入是6亿多。如果这个数字不够直观,那就与南京市对比一下。南京市2007年的财政收入超过628亿,是阿勒泰地区的100多倍。
    
    “经济的落后让人思变,前年夏天新一届地委领导上任,看到这里的落后现状,就下决心要改变现状,特别是要给牧民增加收入。”熊广平说,“要做到这一点,一定要重视反腐工作,工作作风问题一定要转变,这就是官员财产申报的背景。”
    
    对此,吴伟平不置可否。他被外界认为是这个制度的推动者。资料显示,2006年底,吴伟平从自治区纪委交流至阿勒泰,担任地委委员、纪检委书记。“我配合中纪委查处过一些大案要案,是一名老纪检了。”
    
    正因为如此,吴伟平知道各种隐形的官员滋生腐败的阴暗角落,只有让领导的财产阳光,才能预防腐败。在通过一系列调研准备后,吴伟平亲自起草了这一规定。
    
    “预防腐败肯定要比打击腐败有效得多。”吴伟平说。 规定强调,在财产申报之前把不法收入打进廉政账户的,可以既往不咎。而吴伟平提到的76万元入账,也从侧面体现了申报制度本身的威慑力。
    
    而熊广平则认为:“这样的规定,也反应出推行‘阳光’制度的困难,因为从严肃的法律角度来说,交钱就免除处罚是站不住脚的,但是,我从另一个方面理解,这条免罪令是最后一次机会,也是唯一一次机会,这也表明了阿勒泰地区领导的一种决心。”
    
    吴伟平告诉记者,将按照规定的要求,逐步扩大申报者的范围,也将会在研判后决定,是否扩大公示的范围,“现在只公开了四项财产申报内容,以后将会逐步扩大”。
    
    “申报、公示、监督、问责”是财产申报制度的四个重要环节,缺一不可。吴伟平说,将会严格按照规定的要求逐步展开工作。
    
    “阿勒泰的这个规定,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希望一步一步走下去,更加阳光,更加开放,只要不涉及党和国家秘密的内容,都应该向社会公开,这才是真正的阳光。”熊广平说,“我们的官员也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项制度是一种预防腐败的长效机制,而不是要抓多少问题干部。有效的廉政教育和防腐制度,是对所有党员干部的保护。”
    
    熊广平和其他关心阿勒泰破冰之举的人们一样,期待着阿勒泰首次县处级领导干部财产申报的公示结果,与元旦公示的是新任县处级干部不同,这次要公示的是“老县处级干部”的财产情况,将于本月20日截止。
    
    阿勒泰的创举已经在新疆当地引起了震动,吴伟平告诉记者,从去年规定公布开始,就不断有兄弟单位前来取经调研,这项创新有望被大范围推广。
    
    无论如何,艰难的第一步已经迈出了。
    
    今年1月1日起,新疆阿勒泰地区率先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激起全国热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对官员财产监督体制起到了“破冰”作用。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大多数地区都没有就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作出统一规定,包括廉政创新举措较多的江苏,同样没有明确而系统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不过,该省部分地区的相关尝试早已启动,例如镇江等地便规定将财产申报列入后备干部廉政档案
    
    
    
    江苏:全省未作统一规定
    
    
    
    “以前我们只对领导干部的某一类重要财产作过统计或清查,好像还没有明文要求各级官员进行财产申报。”江苏省纪委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对官员财产的监督主要是在一些活动中进行的,例如“清房”活动,便要求领导干部按实登记名下房产。再如通讯工具,在以前还不算很普及的时候,也曾经对领导干部作过统计,等等。
    
    其次,江苏对市厅级领导干部,要求建立廉政档案包括汇报个人情况。具体来说,涉及各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人民团体等在职市厅级领导干部,以及省属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事业单位的领导人员。档案记录九方面内容,包括:领导干部述职述廉情况;巡视工作中涉及的相关情况;民主评议、测评结果;向组织报告个人重大事项情况;任期经济责任审计结果;信访反映问题的核查结论;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情况;奖惩情况;其他方面的情况。
    
    
    
    
    
    
    纵观现在的公务员体系存在的问题,财产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当然也是公众意见最大的一个问题。相比较官员的道德感、责任感,以及与人民群众的疏离,官员的财产问题被关注度更高,也是官员腐败的集中体现所在。但我们要看清,财产问题只是官员存在的一个问题而已,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并不能指望通过财产申报就可以一劳永逸。
    
    片面地看问题,只会让我们被现象所迷惑。
    
    同样的道理,阿勒泰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如果仅局限于现在的这种状态,也远远不够。仅仅有申报、小范围、有条件的公示,也会使财产申报远离决策者的本意和公众的期望。
    
    申报、公示、监督和问责,是财产申报制度的四个环节,缺一不可。没有媒体和社会这样来自于组织外部的监督,仅靠组织内部的压力很难促进这一制度的良性发展。如何引进社会的监督?很简单,把官员财产申报的公示范围扩大,让群众来发现问题,来比较,这个人是不是拥有的住房没有申报?是不是隐瞒了儿子结婚收礼金的事实?放在社会环境里,群众很容易发现问题。
    
    但现在的情况是,官方只公示了有限的财产申报内容,没能做到完全公开。也没有给群众介入监督的途径,没有公开的压力,人们认为这是在走过场也在所难免了。
    
    由此可见,现在实施的这个申报制度其实只是一整套制度的一个环节,光牵一发却难动其身,其效果可想而知。
    
    
    
    阿勒泰能走多远
    
    
    
    任建明 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
    
    也许很多人都会担心,阿勒泰地区这么好的财产申报制度,到底能不能真正实行,实行到底能走多远的问题?老实说,我也有一些担心。
    
    从制度规定的科学程度来看,阿勒泰地区的主要领导干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推行该项制度的政治决心是坚定的。倘若还需要提出一些建议的话,我认为,在财产申报制度的各项要素规定上可以再明确一些,或再做一定的调整。例如,公开的对象的范围可以缩小,尤其是在推行阶段,主要是当地的主要领导干部公开申报的财产就可以了,其他所有干部则可以不公开,而仅做内部审查就可以了。毕竟合法家庭财产是官员个人隐私,为了促进廉洁,需要让官员让度个人隐私,但能保护的还是要尽量实施保护。
    
    监督,特别是群众如何参与监督,以及给群众参与监督提供必要的、有效的保护是必要的。在问责方面,主要是在惩处方面,要区分不同情况,规定得细致一些,具体一些。另一些相关的细节规定包括,申报制度的执行机构是谁?是什么机构来受理、审查申报信息,接受群众的监督和举报等等。如果是纪检监察机关,那么对于纪检监察机关干部的财产申报就要作出一些安排。
    
    另外,在处理有关历史问题的策略性规定上,也可以区分几种情况,而不是简单地对首次申报之前上缴全部违纪违法收入的,都一律免于处分。
    
    我们期待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财产申报制度实践的到来,这将是中国反腐败历史上里程碑式的探索。
    
    
    
    在全国推广是迟早的事
    
    
    
    宋林飞 江苏省社科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
    
    我有一个数据。2003年,全国职务犯罪被判决有罪的人数是1.5万人,到了2007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6万人,平均每年增加2000多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县处级以上干部。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光有严厉的惩处,根本遏制不了腐败,比惩处更为重要的,是预防和教育。而阿勒泰实施的这项制度,可以切实地起到预防和教育的作用。
    
    别的不说,光让官员在任上、新任和任后填一次阿勒泰的表格,就足以给官员们以警醒。他会知道什么样的钱能收,什么样的钱不能收。而每次填表时的心理警示,也足以能起到教育预防的作用。
    
    大家都知道,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国外已是常态,我觉得更是我国推进政治透明化的一个重大、实质性的改革基础,也是取信于民的一个必要基础。仅从这一条,就值得高度肯定。
    
    但我也有些建议,就是仅有这样的申报制度还不够,肯定还要从技术层面上加以配套。比如说,全国范围内的征信系统、财产登记平台的联网问题,如果没有这些做配套,监督和问责的难度就会很大。
    
    这个创新发生在边远地区,走在了我们东部发达地区的前面。可以想见,当地的党政领导一定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因为干部们可能觉得有被“害”的感觉,但我认为恰恰相反,这是爱护干部的表现。很多官员被投进高墙后悔不当初,而这条规定就像是围着走路修的栏杆,在干部们走偏了撞到栏杆时,能提醒他们不要越界。
    
    有着良好的动机,又可以得民心。我想,这样的制度不会流产,而且在全国推广也是迟早的事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