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倒闭潮中的农民工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时代周报
     记者 黄昌成/“多少都城的外围,多少次擅入都市,像水、血和酒。这些农夫的车辆,运送着河流、生命和欲望。而俘虏回乡,盲目的语言只有血和命,自由的血也有死亡的血,智慧的血也有罪恶的血。”乡土是诗人海子挥之不去的一个情结。
    
    如今,这些“擅入都市的农民”没有了乡愁,家乡的麦子不再让人魂牵梦萦,回家不仅是艰辛的旅途更是无奈的选择。“一条肤浅而粗暴的沟外站着文明”,那不是他们的世界,但他们也不愿把家乡作为他们的世界。
    
    “年龄越大,包袱越重。”来自重庆市酉阳县23岁的土家族小伙子陈贺美一边悠闲地吸着烟,一边轻轻地拍了拍屁股下的背包:“我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把行李提起来”。
    
    12月19日下午1点30分,离广州开往重庆北站的1076次列车的开出时间还有整整3个小时。出来打工3年多从没回过家的陈贺美,已经适应了这种类似于工厂里无活可干时百无聊赖的等待。他习惯性地掏出自己那开通了网游的手机,先是登陆QQ,然后把看了三分之一的电子小说调出,用来对抗火车站里那片杂乱无章的喧哗与骚动中,用来消磨一下时光。
    
    两天前,在广东“双转移”重镇清远市一家铝材厂打工的陈贺美把衣服往背包里一塞,问熟悉的同事借了300元,带着装了几件衣服的背包和那个储存量超过1G的山寨手机,踏上了自己并不情愿的还乡之旅。
    
    他并不清楚自己正在汇入一股强大在人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不久前公开的数据表明,已经有485万农民工因失业等问题返回自己的家乡,而这种情况“还在继续发展,返乡民工人数还在逐渐增多”。
    
    陈贺美也不知道,一天之后,也就是去年12月20日,温家宝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图书馆表态,把农民工返乡之旅与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并列为现时政府最担心的两件大事:“这两件事情都跟就业有关。”
    
    致富的幻想
    
    去年10月份以来,由于金融风暴的袭击,有“世界工厂”之称的珠江三角洲,每天都有企业倒闭的消息传出。从10月份开始,广州火车站每天的发客量高达9-13万人,其中绝大部分是由于企业倒闭裁员而失去工作的农民工。而在全国范围内,1.3亿外出农民工当中已经有485万人不得不离开城市的工厂和建筑工地,收拾行包返回家乡。
    
    不经意间,陈贺美成了这485万返乡农民工中的一员。他所在的企业并没有倒闭,暂时也没有裁员计划,只是订单大量减少,他因开工不足而工资缩水,再也无法支撑在清远的生活成本而被迫返乡。
    
    “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只够花半个月,存不了钱,呆得越久花钱越多。”陈贺美显得有些无奈。除了抽烟,他每个月的支出还有:除了要还上个月的欠债外,厂里扣住宿费50元,伙食费300元,闲暇时上网打游戏200元,应酬开销300元……
    
    陈贺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其他数以万计的外来工一道,在冬至之前就收拾包袱返回故乡。更郁闷的是,尽管和两个老乡提前一天订了火车票,但还是只能买到站票―这意味着他们在将近17个小时的行程里没有舒服的安身之处。他看着手中价值150元的车票上那“无座”的两个字,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倒闭潮中的农民工

    
    年后他们还会再回来吗?
    
    在3年前的那个酷热的夏天,高中毕业生陈贺美像一只挣脱了笼子的小鸟,飞到了广东省。他兴冲冲地跑到仲恺农学院附近的建设银行办了一个存折,同时还办了一个银行卡。他万万没想到,此举会让他在日后蒙受损失―银行随后宣布,每年要在开办银行卡的账户里扣10元的管理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津市宁河农民工集体上诉书
  • 贵州省安顺开发区何时给农民工付工资?
  • 90余农民工被欠70万元工钱 讨要3年未果(图)
  • 深圳:吞占农民工血汗钱的“人民”法院(图)
  • 春运未到 返乡农民工挤爆火车站(图)
  • 劳工权益观察:深圳农民工挂牌抗议法院刁难扣压血汗钱(图)
  • 农民工对广州的感叹——转载QQ聊天室
  • 江西近47万农民工失业返乡/BBC
  • 400万农民工提前返乡 150万大学生年底难找工作
  • 农民工讨薪被打成植物人
  • 一个用生命维护企业财产农民工的悲惨遇
  • 越来越多的中国农民工乘“绝望列车”返乡
  • 年关临近中国农民工再起讨薪潮
  • 马上过年难讨血汗钱 农民工敲锣打鼓讨薪 (图)
  • 千人争聘殡仪馆四职位,大学生与农民工争饭碗
  • 北京一处在建楼盘聚集百位农民工讨薪
  • 乌鲁木齐300农民工讨薪无望 一个馕分成两顿吃
  • RFA:农民工返乡潮各地不一
  • 农民工度过失业冲击波需政府援手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人民日报转口风,团派被批:“腾笼换鸟”影响农民工的收入
  • 年关临近,多给农民工兄弟送些温暖/吴贤德
  • 100多农民工讨血汗钱 天津二中院执行消极
  • 农民工,不能承受欠薪之重/唐超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农民工办暂住证/林明理
  • 贫民窟式的城市化不是农民工进城的目标/贺雪峰
  • 农民工打工现状分析/钱冠华
  • 大学生竞聘“农民工”招聘会,务实还是无奈乎?/张增国
  • 登封:农民工女儿被赶出课堂,室外听课20多天
  • 农民工曹大和被绑死亡会改变什么?
  • 党爱民:两亿农民工击垮美国
  • 农民工在城市里生存很无奈/吴贤德
  • 农民工养老保险可以考虑的过渡性问题/王培绿
  • 安知春:黑龙江省北安市欠农民工工钱
  • “农民工”目前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诗歌”
  • 国内首个“女性农民工”报告,很稀罕
  • 秦晖:没有贫民窟 中国农民工都住在哪?
  • 谁能够代表农民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