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建活得时间最长的死刑犯卓晓/曹国星(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福建活得时间最长的死刑犯卓晓/曹国星

     12月23日,福建日报低调报道了三名死刑犯被注射执行死刑的消息。
     与公众关注下草草执行的杨佳案不同,很少人知道,被执行死刑的卓晓军在19年前就因杀两人伤一人二审被判死刑,9年(1999年)前,福建省高级法院就已报送最高院核准卓晓军死刑。
     但最高院该案始终没有做出裁定,一直到关于最高院的种种传言甚嚣尘上的2008年的最后几天,最高院的裁定才姗姗来迟。
     1989年12月26日,福建省长乐县,县纪委副书记卓春妹家与邻居郑资松家为宅基地发生纠纷,结果郑资松及其女婿陈昭吉被卓春妹之子卓晓军杀害。案发当天卓晓军即被抓捕关押,经预审,其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12月30日,卓晓军被刑事拘留,一周后又被宣布正式逮捕。
     4个月后,福州市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1990年9月2日,福州市中级法院到长乐开庭审理,卓晓军当庭并未否认杀人。同年9月7日,福州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卓晓军死刑。
     当时卓晓军24岁,执行死刑的现在,他已经43岁。他大概是中国活得时间最长的死刑犯。有中国媒体甚至说,他也许还能还可以一直活下去,因为现行法律并未规定死刑复核的期限。
     卓晓军强大的家庭起了作用。一审判死刑后,卓晓军以"不曾杀人"为由提起上诉。过了一年半,此案被福建省高级法院发回重审,福州中院又将案卷退回公诉机关补充侦查。经过一年补充侦查,福州市检查院再次提起公诉。
     1993年福州中院重组合议庭开庭审理,庭审进行了一半便宣布休庭,一休就是7年,直到2000年初再次开庭,此时10年时间已经过去了。
     7年中,可以想见的是,死者家属的悲哀和愤慨,在此案中一次就丧失了父亲及丈夫的郑金玉和家人开始不断上访。幸运的是,1999年,时任中国总理的朱镕基赴闽考察时,亲自过问此事后,2000年1月4日,福州中院才再次开庭。
     这次,福州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卓晓军死刑,卓晓军再次上诉。2001年4月23日,福建高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同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停摆了7年的审判机器再次停下了脚步,该案始终被压最高院,不做核准裁定,直至2008年。
     自2002年起,福建省全国人大代表持续6年联名在历年全国人代会上提交《关于依法核准卓晓军死刑的建议》呼吁书。并有多位代表在全会上就最高院拖压核准卓犯死刑事公开提出质疑。敦促全国人大监督,但一直未有下文。
     而期间,则传出了这样的传闻。据说,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大法官肖扬在2003年到福建视察。据说当时,福建省委、省人大、省高院都有领导先后向他提起此问题、要求不再拖延该案"核准"时,肖扬则在一个小范围内称,对此"有压力,感到为难"。传言是否属实,尚无法求证。
     几年前报道过此事的中国媒体说,卓晓军所以能一直成为司法钉子户,一是有一个特别善于活动的好爸爸,外加一个特别有能耐的好律师,加之卓家有错综复杂的海外背景及关系,还有雄厚的经济实力。
     据说,二审庭审时,案犯亲属曾当庭大声嚷嚷,说自己花费50多万美金疏通环节。当地有传言说,整个过程中,累计已经花掉近千万金钱。当然,这一传言同样也无法求证。
     12月15日,中国法院网刊出了了长文《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切实解决执行积案-》,在负责执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出事后,关于最高法院的种种传闻不断,中国最高法院发起了一次清理积案的运动。
     文中称,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从11月中旬至明年6月份,在全国开展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要重点清理几类执行案件:一是受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干扰及其他各种非法干预未执行的案件;二是被执行人涉及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国有企业、军队等特殊主体的案件等。
     与杨佳案雷厉风行,草草了结不同,作为执行钉子户的卓晓军案令人深思。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案律师:从未见过如此放松的死刑犯 (图)
  • 六月份至少有31名死刑犯被处决
  • 昌吉州中级法院倒卖死刑犯谭浩天遗体器官并涉嫌侵占款项,拒绝家属知情权
  • 一个不该死的死刑犯,沉冤7年无处申诉(图)
  • 网友曝山西煤窑更恐怖黑幕:尸体成堆,死刑犯下井
  • 最高法院出台死刑新规:严禁死刑犯游街示众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中国利用死刑犯器官十分慎重
  • 德国之声:中国大量移植死刑犯器官
  • 彭興庭:“死刑犯自曝前科”改判死缓於法无據
  • 请我们记住这位死刑犯的冷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