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洛阳少年看守所内死亡 家属要求彻查究责困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0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消息,河南省公安系统上周再有一名十七岁少年服刑期间突然死亡,当局称死于肺结核,家属认为死因有可疑,要求法医鉴定。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近期河南公安厅厅长公开讲话中透露十月一个月内该省在看守所、派出所内非正常死亡案件五宗,引起舆论哗然之际,该省洛阳市看守所日前再次发生服刑人员死亡事件。据本台了解十七岁少年陈枫因盗窃罪于今年四月被裁定劳动教养一年半, 母亲夏青上周三中午接到看守所电话告知他病危在医院抢救,半小时赶到医院后发现儿子已经死亡,看守所负责人告知死于肺结核,在发病送院后一天多不治。 (博讯 boxun.com)

    
    母亲夏青向检察院提出要求调查的同时,也不断在网上发帖呼吁舆论监督,查出孩子死亡真相,她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 “身上黑紫的一片片,手脚肿得特别厉害,身上特别特别瘦。即使孩子是有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他们没有通知家人,到了医院,孩子都送太平间了。目前为止死亡证明什么都没见到,说他是服刑人员,都在看守所里。 ”
    
    在夏女士提供的尸体照片可以看见,除了身上不明缘故的瘀青、伤痕之外,十七岁的陈枫瘦骨嶙峋。对于进看守所体检时没有任何疾病的儿子八个月后突然死亡,这位母亲提出很多疑问,包括孩子发病为何临死才通知家属?肺结核是慢性病,为何看守所一直没有发现?是否存在失职?是否有其他原因致死?尤其陈枫在看守所干是与可能释放有害气体的 “锡箔”相关的劳动。
    
    洛阳市看守所杨所长周一接受记者询问时称陈枫死于肺结核,同时否认死因有可疑或有失职之处:“死亡原因是肺结核,你看到的瘀青是尸斑?(你们看守所以前出现过服刑人员病发死亡的情况么?)也有,心脏病什么的。(医疗方面不够完善么?)不会。(之前陈枫是不是已经出现一些症状没有发现呢?)我们专门有个组织在处理善后的事情,该报道的我们都报道了。 ”
    
    当记者再追问案情细节时杨所长表示不便在采访中透露:“(过程是怎样?他发病到死亡的时间是否很短?)现在我们市局专门有宣传处,电话里不好跟你讲这个情况。我们都按程序,往检察院和我们上级部门,按处理的程序,我们该报的都报告了。 ”
    
    守寡十年与儿子相依为命的的夏女士说,别的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就是要给孩子一个公道,而她最无法理解的是如果真的是病死的话,为何相关部门不批准法医鉴定:“我只要一个说法,现在我就自己了,什么都不要,就是要查清楚死因,给我孩子一个说法 。我要做个司法鉴定,但是不让做说我孩子就是正常死亡。我不敢走法律上告,因为是洛阳的公安,找了几个律师都不敢接。我现在都没法用脑子了,没有一点办法了。”
    
    另外,全国各地公安机构内各种非正常死亡案件屡见不鲜,而家属维权行动直接面对公检法权威,强弱悬殊。
    
    河北沧州市盐山县张法理为了父亲张家珍在公安拘禁期间的离奇死亡,已经申诉上访八年,他周一告诉本台准备采取行政诉讼的途径:“ 人是二月二号死的,二月九号才通知我们。人死了以后身上有伤,主要是左胸部心脏那里全紫了,后背有青紫,脚上有冻伤、胳膊上有烫伤。最早的结果是市检察院给了个调查结果说看守所内死亡,死因难以查清;我申诉到省里也没有结果。但是我从公安那边要出他们内部往省政法委汇报的材料说程序合法,在医院死亡,是病死的。”
    
    虽然很多死者家属在上告无门的情况下往往最终只能接受当局一些经济补偿,放弃追究,但八年前曾经被当局强塞了十万元所谓的掩口费的张法理认为这是一种耻辱,势要为冤死的父亲讨回公道:“我父亲死得冤!一个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一个是我活着也要要个名誉。出事以后,下落是强行私了的,让村委书记也是我亲戚,骗我家属说父亲在医院死的,赔个医药费就算了,当时赔了十万块钱。所以为了我个人名义,不管怎样也要讨个清白!”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记者在押山西看守所,律师要求见面未果
  • 唐山第一看守所屡次践踏法律 阻止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 对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部分人员违法阻拦律师会见的投诉
  • 政治局通过司法改革报告:看守所移交司法部、取消检察院自办案件权力
  • 郭泉被关押于南京市看守所,家属不得会见
  • 郭泉被关的看守所电话公布,欢迎咨询
  • 重庆警方严打逮捕近万人 部分看守所爆满 (图)
  • 妙文共赏: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看守所答记者问
  • 李劲松再次要求吴志明依法履行监督职责及时负责查纠上海市看守所相关违法乱纪祸国殃民行为
  • 李劲松律师9.18及9.19在上海高院及看守所的经历:18个相关通话录音
  • 李劲松律师在上海市看守所被多名身份不明的人非法跟踪/杨佳案
  • 程海律师致上海市看守所所长的一封信
  • 上海市看守所因执行一假冒高院刑庭法官骗子的电话而拒绝律师会见杨佳
  • 录音证据:上海市看守所因执行一假冒高院刑庭法官骗子的电话而拒绝律师会见杨佳
  • 儿子抢劫牵出老爸强奸案 两人关在同一看守所
  • 男子被关看守所11天后突然死亡 两根肋骨断裂
  •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在看守所中被虐待
  • 孙林(孑木)一案已经到法院 看守所搪塞不让见律师
  • 曾金燕:今天去看守所了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陈水扁进看守所,贾庆林不敢退休/雅钰
  • 公安局看守所三万块“厚葬”枉死犯人·
  • “嫌弃条件差换看守所”贪官的日记/毕文章
  • 胡平: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 老路:丹徒看守所会见杨天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