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医改,为何如此之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30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7 医改转折年
    
    
    
    国家重新审视当年“将包袱甩给市场”的医改方向,酝酿医改新方案过程中政府主导派和市场主导派发生激烈论战
    
中国医改,为何如此之难?

    
    2007年前后,医患关系非常紧张,深圳、镇江等地先后出现医护人员佩戴头盔上班的景象。
    
    图为2006年底,深圳一家医院医护人员戴着钢盔上班。本报记者陈以怀摄
    
     医生和病人应该是共同对付疾病的战友,单纯以损害一方的利益来扩大另一方的利益,都会适得其反、两败俱伤。
    
    ----―“医生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博客名)
    
    1993年5月,在全国医政工作会议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殷大奎明确表示反对医疗服务市场化。他说:医疗服务若成为开放的市场,将导致医生为所欲为,而且是赚钱的就多做,不赚钱的就少做或不做。医疗改革要大胆,也要慎重。殷大奎的表态在当时被认为是“思想保守,反对改革”。
    
    
    
    郑筱萸的罪与罚
    
    
    
    该案将医药监管改革推向前台,掀起社会各界对于医疗改革的新一轮思考
    
    这一年7月10日,在位于京郊的秦城监狱,郑筱萸62岁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他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注射死刑,罪名是“受贿”和“玩忽职守”。
    
    这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的首任局长,是改革开放30年来,第4位因为腐败犯罪被处以死刑的副部级以上官员。前3位分别是: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和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
    
    处决郑筱萸案的判决,体现了党和政府坚定不移惩治腐败分子的坚强决心和对人民群众用药安全及生命健康安全的高度关心。在郑筱萸被执行死刑半年前的1月24日,温家宝曾就此案专门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将郑筱萸案定性为“一起严重失职渎职、以权谋私的违纪违法典型案件”。认为郑筱萸在药品监管工作中,严重失职渎职,利用审批权收受他人贿赂,袒护、纵容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违规违法,性质十分恶劣。案件造成的危害极大,威胁人民群众身体健康,严重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会议一方面对进一步查处案件提出了明确要求,另一方面对加强食品药品监管和政府廉政建设作出了部署。
    
    郑案处理过程再次证明了一个涂抹中国特色的改革逻辑----―任何一次体制变革,都必须辅以指向权力的监督和制约。
    
    然而境外媒体围绕此案进行的解读,与执政党整肃吏治的决心和措施无关。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判处郑筱萸死刑,“是迄今为止中国政府最为果断的决策,以回应国内外就中国食品药品质量问题日益产生的不安情绪。”
    
    这一年3月,美国发生宠物食品污染事件,那些狗粮、猫粮的原料含有三聚氰胺,分别来自位于中国山东和江苏的两家公司。两个月后,《纽约时报》曝出巴拿马有毒糖浆致死事件,当地药厂使用的冒牌甘油中含有二甘醇,来自江苏泰兴一家小厂。没过多久,中国生产的牙膏也被检出二甘醇成分,美国、新加坡和日本相继作出停用、停售中国牙膏的决定。
    
    接二连三发生的安全事件,使2007年成为“中国制造”迎战信任危机的一年。
    
    中山大学教授郭巍青分析说,置身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国食品药品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全球风险社会中的核心标靶之一,中国政府必须面向世界证明加强监管的能力和决心。
    
    在位7年、推崇西方社会先进的治理经验、并将GMP认证体制引入中国的郑筱萸,偏偏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漠然。
    
    在这年9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惩治与预防职务犯罪展览”中,人们只是看到郑筱萸在《悔过书》中重复被其他贪官提到过多次的套话:“党和人民培养了我,信任了我,把我放到这样重要的岗位上,而我却辜负了党的培养,思想上放松了要求,犯了罪,对此自己后悔莫及”。
    
    在国内,郑筱萸案掀起社会各界对于医疗改革的新一轮思考。
    
    通常所说的中国医疗体制改革,包括医疗保险改革,医药生产、流通、监管体制改革,医院管理体制改革和公共卫生体制改革四大部分。郑筱萸落马,将医药监管改革推向了前台。但事实上,围绕整个医改进行的讨论从它起步那天就开始了,并且每隔几年就出现一次“井喷”。
    
    
    
    
    
    
    
    
    
    
    体制内的叛逆者
    
    
    
    “医生和病人应该是共同对付疾病的战友,单纯以损害一方的利益来扩大另一方的利益,都会适得其反、两败俱伤”
    
    国研中心的报告公布半年后,一个叫贝汉卫的外国人通过媒体委婉的提出建议:在卫生问题上,想着病人是不够的,还要考虑卫生服务的提供者。贝汉卫是当时世卫组织的驻华代表,世卫组织则是资助国研中心进行课题研究的机构之一。
    
    这个荷兰大夫注意到了一个现象:在围绕医改进行多年的讨论中,患者们对“看病贵、看病难”的抱怨总是被搜集、放大,而媒体上却很少见到医护人员发出的声音。
    
    事实上,他们仍然在说话,不过是以自己的方式。
    
    2004年12月9日,娄底中心医院医生胡卫民向医院提出了辞职。在辞职之前,他像20多年前的赤脚医生一样,每周下社区服务,月月开科普讲座。他像几年后国家卫生部所倡导的那样,建立了一个容纳6000人的高血压防治网络。
    
    而这一切,和院长杨志毅追求的理念背道而驰。他开出的药品、检查项目和住院证比其他医生少,无法完成经济指标。辞职是他的最后一搏,他同时在辞职信中揭露了种种医疗腐败。
    
    2006年9月,成都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护士长张德丽也打算离开她工作了20年的护理岗位。这位形象气质俱佳的女士,曾经因为难以割舍的职业荣誉感,放弃了和张国立搭档出演女主角的机会。现在,她走得非常决绝,理由是不堪职业耻辱和创收压力。舆论向她致敬,称她为“逃跑的天使”。
    
    然而沉默的大多数选择的是忍耐。那些腹诽,只在网络上流传。
    
    一篇名为《下辈子不再做医生》的网文说:瞎子给人算命,10元一次,我看一次门诊,2元。我,大学本科,我每做一次诊断,动用了我5年的学习投入及3年的临床投入,而这20毛还不全归我,吐血!
    
    在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博客上,一名网友说:任何轻视医生利益的改革,都会以失败告终。
    
    廖新波则是以“医生哥”的名义出现的。他说:医生是医疗卫生的核心,任何高新技术都无法完全取代医生的经验和判断。控制医疗费用必须取得医生的配合,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效率也离不开医生的努力。医生和病人应该是共同对付疾病的战友,单纯以损害一方的利益来扩大另一方的利益,都会适得其反、两败俱伤。
    
    2008年12月12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杨志毅受贿450万元,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望东方周刊》记者跑到湖南,想做一个回访,却发现胡卫民并没有赢,情况甚至比以前还要糟。
    
    年轻医生听说自己被分到胡卫民的科室都会大哭一场。在那里,没有回扣,没有提成,奖金少得可怜。
    
    共同的敌人、过去的院长落马后,当年的“战友”逐渐疏远他。同事当他是异类,担心自己的秘密被胡卫民揭发。
    
    现在的医院党委书记也不敢当众表扬他,因为表扬胡卫民就意味着批评其他医生创造效益,不利于完成上面交待的任务。
    
    4个月前,胡卫民又提出辞职。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院领导说:医改要是成功的话,我们会这样做吗?是体制把我们害成这样。
    
    
    
     新部长,新思维
    
    
    
     陈竺认为让国民不生病、少生病,才是医疗卫生服务的基本目标
    
    2007年,难题交到陈竺手上。6月29日,他被任命为卫生部长,成为改革开放以来,首位出任国务院组成部门正职的无党派人士。
    
    在前一年的“两会”上,陈竺的前任、现任卫生部党组书记的高强曾经说过:医改很复杂,“现在还没有灵丹妙药,要像中医一样,把很多味药配在一起,煎出一种药来”。
    
    陈竺上任时,这副关在屋子里煎了1年的“中药”还未面世。他将怎么办?
    
    9月1日,在朝阳公园,陈竺和北京市副市长丁向阳联手击鼓,启动北京全民健康生活方式行动。这个活动的内容包括:在2007年结束前,向每一户首都家庭免费发放一个限量油壶、一本《健康饮食指南》和一本《传染病防治指南》。而在此之前,数以百万计的盐勺已经发放了4个月。
    
    
    
    
    观察家解读说,此举意味着赤脚医生出身的新部长,将把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疾病预防上。
    
    到了2008年“两会”的时候,观察家的判断得到了陈竺的正面回应。他在和民主党派座谈时说:医疗模式,要从目前将优势资源集中在疾病甚至是终末期的治疗,专项疾病早期的预防以及健康生活方式的促进上。
    
    他还说,“健康教育、生活方式干预、疾病早期检查和干预将是成为社区医疗的重点,不要把这些当作二三流工作。”
    
    这位部长在向社会各界传达一个常识:让国民不生病、少生病,才是医疗卫生服务的基本目标,治疗只是无奈之举。
    
    这是陈竺一贯倡导的理念。早在2003年“非典”平息后,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陈竺,就曾联名21位院士上述国务院,呼吁加大公共卫生研究投入,并且改革公共卫生管理体制。
    
    他的夫人陈赛娟后来对媒体解释说:陈竺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中国能建立一个像美国那样的国立健康研究院。
    
    然而,陈竺开出的“药方”要想见效,那事10年、20年以后的事情了。眼下,大众和舆论更关心的是“特效药”,寄予其立竿见影、药到病除的希望。
    
    2008年10月14日,《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终于面世,并且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正如此前所预料的那样,社会舆论有赞有弹。
    
    赞赏的对象是征求民意、广泛问计,认为这种态度严谨而富有耐性。
    
    但在内容方面,大多数人的感受是“看不懂”。看不懂的人有华西医科大学院长石应康。他说:新医改方案就像空中楼阁,落不了地,雾里看花,下面的人不懂咋实施?
    
    还有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他说:新医改方案到处都是模棱两可的字眼,光“完善”就出现53次,“加强”有45处、“提高”36处,诸多提法找不到两点,都是老生常谈。
    
    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后来开玩笑地说,以前一提到医改,人们马上就会想起“看病贵,看病难”,现在又增加了一项----―“看懂难”。
    
    社会反应印证了陈竺在今年“两会”上的语言:现在还不是卫生部高调的时候,要做“老黄牛”,还要准备挨社会10年至20年的批评。
    
    此时距离世卫组织驻华代表贝汉卫5年任期结束已经1年多了。他曾经说过,“在卫生问题上,指出问题很简单,但是如何去修正它往往很困难”。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医改历经多年激烈争议后,有了定论:人人要有医保
  • 百姓杂志:中国医改的制度错位
  • 中国医改历程回顾与制度构建/宋晓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