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死刑大国“与国际接轨”究竟还有多远?(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8日 转载)
    
    来源:华盛顿邮报/新华社
     从2007年起,中国20年来首次开始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对每一桩死刑案进行最后的审查,即统一收回死刑复核权。此举的初衷是减少死刑数量,同时统一死刑的标准和程序,因为此前各地的下级法院对此一向难以统一。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是主张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他曾发誓,将只对“极其恶劣的罪犯”才处以死刑。
    
    基于这一司法改革,中国政府说,最高人民法院在2008年上半年已经推翻了高级法院所的15%的死刑判决。在5月份的一次简报中,新华社引用匿名消息来源说,去年中国法院判决死刑的数量与2006年相比减少了30%。但是,在一个大多数情况都是对外不公开、由党委说了算的司法系统里,这种改变的影响力,并没有像这些数据所显示的那么深远,而且,离真正做到实现死刑标准的一致性还差得远。
    
    死刑制度与国际接轨
    死刑大国“与国际接轨”究竟还有多远?
    
    中国处死的人数超过全球的总和(资料图片)
    
    这是华盛顿邮报刊登驻北京分社主任莫林·范(Maureen Fan)和记者查恩俊(Ariana Eunjung Cha)共同采写的一篇题为“中国的死刑依然秘密和专断”(China's Capital Cases Still Secret, Arbitrary)的报导中,对中国的死刑制度的批评。
    
    该报导说,与谋杀和其他的暴力罪行相比,沃维汉的罪名似乎微不足道,甚至有点奇怪:在公共图书馆复制导弹科技杂志的文章,购买4副夜视镜,收集政府高层领导的健康信息,以及收集地方共产党会议的文件。
    
    可是,这名曾备受尊重,在北京有自己的医学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被标上间谍标签,并于11月在经过一次秘密审讯后被处以死刑。他是中国近来被处以极刑的数人之一,这些人的案例显示出,虽然中国自两年前就开始大刀阔斧地修改他们关于死刑的政策,但是,不公开、缺乏正当法律程序和执法不一的问题继续缠绕着中国的死刑制度。
    死刑大国“与国际接轨”究竟还有多远?


    
    从2007年1月1日起,被称为中国司法改革的突破性举措。(资料图片)
    
    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说,目前中国继续以非法集资、贪污、贩卖毒品和间谍活动等非暴力罪行处决被告人。从被起诉到处刑的过程,都缺乏透明度。根据中国律师反映,他们经常被阻挠与自己的委托人接触,并说,委托人的许多供词仍然是被胁迫做出的。
    
    近几年,知名中国学者们一直促请北京在死刑问题上与国际接轨,废除对非暴力罪行的死刑判决,中国社会科学院刑事诉讼法专家刘仁文说。
    
    中国仍然是全球死刑数量最高的国家,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估计,2007年中国共执行了5000-6000起死刑。而同期,美国仅处死42人。按照人口比例,中国的死刑执行率是美国的30倍。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的政策都是不对死刑问题发表评论,并且对死刑数量保密。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传真和致电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和公安部官员,都没人回应。
    
    今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黄尔梅说,中国目前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犯罪率增长,因此死刑是符合当前国情的防范手段。尽管,律师和学术界中对死刑的态度在改变,但是,死刑意识长期以来已经植根于国民意识中。民意调查表明,90%的公众要求对罪行极其严重的经济犯罪和非暴力犯罪适用死刑,她在新华社的网站报导上说。“目前中国废除死刑还没有具备这个条件,在相当一个时期内也不具备这个条件,”她写道。
    
    法律目前官员与庶民不平等
    
    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还说,中国司法系统里也存在着双重标准:根据律师和法院的记录,被控贪污数百万元的政府官员通常被判的刑,是可以让他们保住性命的死缓,而普通民众,即使偷窃财物的数量远远少于贪官贪污的钱,也都可能会被注射毒针或者枪毙。
    死刑大国“与国际接轨”究竟还有多远?


    
    原上海市劳保局党组书记、局长祝均一,受贿约160万元、挪用公款十亿元以及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资料图片)
    
    
    
    
    
    
    在长达10个月禁止沃维汉联络一名律师后,政府对他的律师说,本案的证据,甚至起诉他全部的罪名,都是国家机密,不能公开,甚至不能告诉沃维汉的家人。有迹象显示,这位喜欢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和爬山的男子在被拘留期间受到了虐待,他的家人说:沃维汉以前没有健康问题,但是,就在他被捕几周后,这位60岁的老人就中风了。他在两次内部听证会后依据他自己承认的证词被定罪,但是,他的家人说他后来又推翻了自己的证词。他于2007年5月被判死刑。
    
    沃维汉原本是前途无量的。他是中国科学院的硕士生,毕业后,沃维汉一家人去了慕尼黑,并于1991年在那里拿到博士学位,此后,又搬到到奥地利,一直生活到1997年。他在北京开创了一家融资的生物科技公司,后来上市了,后来,又于1999年开创北京北医科泰药物载体技术有限公司,他自己是公司的董事长和首席科学家。他空闲时,喜欢阅读科学杂志和生活文章。2005年1月19日,他回到家时,发现国安部的人在等着他,然后,被带到拘留所。在拘留期间,他于2月6日中风发作,因此,获得回家养病的许可。他于3月份再次被捕。家人于4月为他聘请的律师直到2006年1月前,都没法与沃维汉见面。
    
    沃维汉被指控为名为“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台湾间谍组织工作。但是,两名在台湾的军事分析家说,该组织并不是一个间谍集团,而是于20年前创立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其运作宗旨是为异议份子提供金钱上的帮助,包括那些参与六四的人。他们与台湾政府或者台湾的执政党都没有关系,淡江大学美国研究所(Graduate Institute of American Studies)的战略研究主任黄介正教授和中华民国高等政策研究协会(Chinese Council of Advanced Policy Studies)秘书长杨念祖表示说。
    死刑大国“与国际接轨”究竟还有多远?


    
    法院审理认定,沃维汉从导弹专家郭万钧处获得涉及战略导弹等7项绝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对国家安全与国防建设造成了特别巨大危害,后果特别严重。(资料图片)
    
    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认为,在最终判决前,控方提供的证据,最多也只能说是捕风捉影:沃维汉的笔记本里有“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组织的和其他一些人员的联络电话号码和地址;一名证人看到沃维汉在中国科学院的图书馆复印刊物;沃维汉收到部分导弹瞄准仪器的草图;以及沃维汉和他的妻子曾多次造访另一位被告人的家,这人参与了导弹瞄准仪器的研究生产工作。
    
    其他的证据,是在沃维汉于1995年出差到南京时发现的,他曾指示他妻子删除电邮,以及一名姓闵(Min,音译)的神秘男子的证词,他说沃维汉可能谈过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健康状况。他的家人都不认识裁决中描述的男子,另外,他们说他们都不知道沃维汉的台湾联系。
    
    11月底,沃维汉家人在该次案开始后,首次获准与沃维汉见面,他们确定,很快就要执行对沃维汉的死刑了。“他见到我们非常高兴,因为他已经4年没有见过任何一位家人了,”沃维汉的女儿,31岁的陈染(Ran Chen,音译)说,她是奥地利公民。“他反复的告诉我,他是无辜的,法院的判决是错的。”
    
    沃维汉告诉他家人,他仍然相信中国司法系统。
    
    虽然当局保证家人还可以造访他一次,但是,第二天早晨他就被处死了。尽管,沃维汉说,他是因为公安官员保证,如果他签了坦白证词就不会起诉他,他才签字的,但是,他仍然以一名被定罪的间谍的身份死去。
    
    “很难想象我父亲做这种事,”他的女儿说。“当然,问题并不在于我是否相信,而是法院是否能够证明这点。然而,此案不仅缺乏信息,而且,错误重重,是不人道的。太令人震惊了,太难受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释规范死刑 可“枪下留人”
  • 长乐县前纪委副书记儿子杀2人 19年后被批准执行死刑(图)
  • 最高人民法院将规范自由裁量权 逐步统一死刑标准
  • 两名涉案武警恐怖袭击的维族人被判死刑/RFA
  • 喀什袭警2嫌犯被称有预谋破坏京奥处死刑(图)
  • 著名法学家江平支持杨佳死刑判决引发风波
  • 维权网就杨佳被核准死刑发表声明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图)
  • 杨佳26日上午在上海被执行死刑。
  • 最高法核准杨佳死刑 将在7日内执行(图)
  • 家人及律师对杨佳死刑覆核获淮强烈不满
  • 最高法院已核准杨佳的死刑!
  • 杨佳死刑被核准 七日以内执行 / 老虎庙
  • 郴州原市委书记、市长、纪委书记判死缓、无期、死刑 (图)
  • 飞机安全员运毒28公斤被判死刑
  • 狱霸将同监犯人打成植物人被判死刑
  • 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被判死刑始末 (图)
  • 湖南娄底73人涉黑案8人一审被判处死刑
  • 湖南张家界街道办爆炸案主犯一审获死刑(图)
  • 发生在众目睽睽下的死刑冤案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 马萧:关于王希哲先生《关于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执行杨佳死刑判决声明》的再声明
  • 格丘山:对王希哲支持中国最高法院核准杨佳死刑的声明的感想
  • 杨佳被执行死刑背后的大反思/毛豫扬
  • 杨佳在上海执行了中国法制的死刑/王容芬
  • 与李劲松打赌:杨佳保证会被顺利核准执行死刑!/谢燕益
  • 贪官被判了死缓,老百姓的心却被判了死刑!
  • 俞忠欢: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免杨佳死刑
  • 杨佳应该被判死刑吗?/吕易
  • 格丘山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图)
  • 格丘山: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是被判死刑等待执行,还是已被害死了才宣判?/任君平
  • 证券界死刑第一人杨彦明守口如瓶怎么办?
  • 新疆高级法院私放重大死刑罪犯:库尔班赛付鼎向胡锦涛总书记控告司法腐败
  • 张成茂律师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三届世界反死刑大会上的演说词全文:
  • 专家废除死刑观点不合国情
  • 北京律师刘晓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呼吁,要求对李志平死刑冤案进行个案监督
  •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 张耀杰:“疑罪从轻”的死刑冤案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