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温批示”落空 广西一房地产商采用挑动工潮方式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缺乏社会保障,一旦失业,身份与难民无二。五月份汶川地震房屋坍塌导致数百万难民潮,虽仅限四川一地,已冠“国难”之名;现临近年关,因经济地震企业坍塌引发的“失业难民”,更如海啸般席卷全国,局面之险恶无以名状,为改革30年以来首见。 (博讯 boxun.com)

    
    胡温政权紧急放水,财政金融双松,悠悠万事,均以重启生产、纾缓就业为大,这种情形下,广西一家民营房地产商逆道而行,采用制造工潮手段给政府施压,以维护其土地开发权益,动作之强悍,令人惊骇。
    
    诡异的是,这家名为广西协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协和地产)的房地产商,和2000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受贿案颇有牵连。其维权行动,也早在2006年已上达天听,中共党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等五名高官有联名批示;2007年下旬,事态引发《中央电视台》、《财经》杂志、《第一财经》、《21世纪经济报道》等20多家媒体聚焦关注。
    
    受到威胁的企业名为广西佳力电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佳力电工),广西最大的电机企业,地处广西柳州市,60年历史,员工过千、家属上万,在当前不景气状态下仍保持产销顺畅。房地产商以一纸颇有争议的土地买卖合同,威迫其停产搬迁,让出厂区供做房地产开发,使该电机企业整体陷入破产绝地。
    
    12月3日,佳力电工发起自救活动,1043名员工紧急联名给广西自治区高等法院发出请愿书,恳求制止房地产商毁厂之举,避免在当前中国数千万失业大军中,再人为增加上千之众。
    
    
    挑动工潮的施压方式
    
    2008年4月30日上午,协和地产开出一支由轿车、铲车、货车组成的车队,停驻在佳力电工厂区大门,堵塞车辆和人员进出,工厂近千工人则涌到大门护厂,因厂门处柳州市区中心,这一冲突引发人海围聚,交通干道堵塞难行;5月7日,协和地产再次排出车队堵门,市中心又一度爆发大面积人员聚集。
    
    协和地产方面声称,他们的堵厂是一次维权行动,是要通过严峻事态,使政府“正视房地产商合法权利”。
    
    房地产商两次堵厂,选择“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后,已隐含激发工潮、倒逼政府对工潮予以打压的意图。两次事发当天下午,柳州市政府均紧急召开由政府、协和地产和佳力电工三方协调会议,并没有采用单方面弹压手段。柳州市政府副秘书长胡德超直言,协和地产是在“给政府最后通牒!”
    
    佳力电工主体厂区所有权归属,是两家争执焦点。厂区地处柳州市西江路24号,为柳州市区中心位置,面积133亩,土地性质为国有划拨工业用地。2001年3月、8月,佳力电工与协和地产两次签订一份土地转让协议,约定由佳力电工先将该133亩工业用地变性为商住用地,再以23万元/亩价格(附近经营性地块拍卖价为200多万元/亩,形成180万/亩差价),将变性后土地转让协和地产。
    
    2003年,佳力电工以协议违反土地开发禁止性法规为理由拒绝履约,2005年双方对簿公堂。柳州市中级法院2005年4月一审、广西自治区高级法院2005年11月二审均判决佳力电工“继续履行协议”,理由是“转让合同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该协议合法有效”。
    
    协和地产先赢一审,再赢二审,继而进入司法执行阶段,并拿到政府方面颁发的《土地使用权证》和有关土地变性指标,就程序名义而言,已是该133亩土地的新地主。
    
    然而,由于该买卖合同颇具黑箱特点,引发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当地政府和司法部门始终未能下决心配合房地产商对工厂实施强制接收,协和地产的权益,仍是停留在纸面上。2008年2月13日,广西自治区检察院发出民事行政监察立案决定书,对广西区高院二审判决进行立案审查,协和地产认定艰苦诉讼得来的权益或将毁于一旦,遂祭出“堵厂维权”这一狠招。
    
    通过制造群体事态给各方施压,对协和地产已非首次。该公司目前在柳州市鱼峰区鸡喇村开发的一块282.71亩农用土地,曾屡受村民阻挠。2007年7月24日,协和地产派出人员挑起冲突,双方互有损伤,当地村民13人受伤、6人住院,柳州市土地、政法各级部门介入调节,协和地产赔偿30万元医疗费用,加上其他费用计50多万元,“恩威并施”,最终解决了问题。
    
    但此次“堵厂维权”,未能挽救急转直下的案情,协和地产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2008年5月26日,广西区高院宣布中止二审判决执行;8月6日,广西区高院组成合议庭开庭再审。
    
    佳力电工之所以能够逆转案情,主要基于以下法理:133亩厂区是佳力电工以兼并方式从另一家国有企业获得,土地性质依然是国有划拨工业用地,到目前为止,佳力电工尚未缴纳一分钱土地出让金。按照中国“城市房地产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禁止性规定,未支付全部土地出让金,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不得转让土地;2001年国发[2001]15号文及此后一系列行政法规(含部委规定),更是明令禁止以协议方式出让土地,规定国有土地变性出让必须走招标、拍卖路线,筑起了一条不可触犯的政策法规“高压线”——2001年协议显然属无效合同。
    
    协和地产亦非易与之辈,斗志极其坚韧,为影响再审判决,又一次采用挑逗工潮方式。11月中旬,广西区高院审判监督庭庭长王秀屏接待工人代表时放风,称此前一二审是“程序、判决都是合法的”。事实上,区高院合议庭对该案未有最终结论,而王秀屏本人与协和地产一周姓董事(女)往来甚密,已是众人皆知。
    
    王秀屏的放风,使工厂数千工人及家属处在极端不安状态,群体事态一触即发。佳力电工通过党委、工会出面,在职工群体中做大量工作,最后商定以书面方式对广西区高院提交请愿,千方百计把工人稳定在生产线上,避免出现街头事件,为协和地产所趁。
    
    
    “国企改制红利”内里乾坤
    
    引发争端的133亩地块,本属国有企业柳州市电器厂厂区。柳州电器厂产品有市场,资产负债率不到60%,本来命不该绝。然而,2000年柳州政府推出电工行业国企资产重组方案,以佳力电工为核心,收购或控股包括柳州市电器厂在内的3家国企。4家国企重组合并后,生产设备收缩到两个厂区内,腾出佳力电工、柳州电器厂两个厂区的土地予以出售,以获取改制资金。
    
    既然柳州电器厂已被指定为重组方案的一部分,本身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2000年12月,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该厂破产,进入破产还债程序,并指定佳力电工为收购方,一定程度而言,电器厂是死于“地祸”.
    
    然而,佳力电工也仅仅是中间人,协和地产才是133亩地块的“真名天子”,国企改制的“红利”,在此得到充分体现:按照柳州政策,国有工业用地变更为房地产开发用地,增值部分政府提取70%,如果是国企改制,这个比例可降到40%以至于零,搬迁郊区还可享受巨额返还;税收方面,如采用和改制企业合作开发形式,只需预缴契税,其他税种待完成售房形成效益后再作考虑,大有运作余地。就是说,套用国企改制政策,协和地产尚未进行土地开发,经佳力电工这一中间环节,即可稳拿2亿多(180万/亩×133亩)政策性盈利。
    
    政府改制方案的临时变化,改变了事态走向。2003年,柳州政府通过办公会决议,佳力电工原重组方案减少一个重组企业,并收回42亩土地挪作他用。这样一来,三个改制企业仅剩一个厂区59亩空间,无法容纳所有生产设备,经政府特批,佳力电工可将改制企业部分设备“临时安放”在尚属自己名下的柳州电器厂厂区。
    
    2003年10月,佳力电工实施改制,“国”字号变为“民”字号。很显然,如要履行2001年协议,佳力电机唯有破产一途,成为柳州电器厂之后,第二个“地祸”受害者。为了保住工厂,佳力电工提出解除协议。
    
    协和地产原计划是通过和佳力电工签约,后者以中间人角色象征性过一下手,办理土地变性手续后转交自己。不料,佳力电工拒绝傀儡角色,不愿履行合同,这种情况下,协和地产要达到取地目标,逻辑上只能绕开佳力电工。
    
    柳州中院最先出手。2006年11月9日,柳州市中院下达裁定书与执行通知书,裁令佳力电工将尚未变性的133亩土地(土地使用权证号:柳国用[93公]字第00843号),直接过户到周东钢公司名下。
    
    柳州中院此举,明显违反法理。中国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张卫平在国内媒体上称,他曾反复对照了该案合同、判决书、裁决书三者的条文表达,就判案证据基础而言,合同商定由佳力电工履行土地变更为商业用地的手续,裁决书却提出由协和地产直接承接工业用地,确实超出了合同规定的义务,“这是以裁决改变合同义务”。
    
    针对张卫平指出的土地变更问题,柳州发改委于2007年6月13日,以柳发改基础[2007]84号文给协和地产办理土地变性指标。此时佳力电工将争议土地抵押银行,获得贷款870万,政府要给协和地产办理土地过户手续,必须解除银行抵押,当年7月,协和地产将870万现金存进抵押银行专户,用以替代土地抵押,银行随之实施解封。
    
    2007年10月13日,柳州市政府签署了柳政函[2007]372号文,再次要求佳力电工将133亩厂区国有土地使用权直接补办出让给协和地产,后者可享受当地国企改制政策。理由是土地使用权实际受让方“柳州佳力电机公司”目前“已注销,受让主体已不存在”;11月13日,柳州市国土资源局在报纸上发出《公告》,“依法注销”佳力电工厂区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和国有土地证。
    
    支撑政府发文取消佳力电工合同地位的根本依据,居然是合同受让主体灭失,面对机器轰鸣、千人劳作的厂区,佳力电工大感错愕。按照柳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变更登记通知书》,柳州佳力电机公司于2001年8月22日办理名称变更登记手续,更名为“柳州佳力电工有限责任公司”,2006年9月7日名称再变,更名为“广西佳力电工集团有限公司”并沿用至今。
    
    就是说,佳力电工因企业名称变更,被政府当作了主体灭失依据,以此为基础,柳州政府2008年2月29日给协和地产颁发柳国用(2008)第104171号《土地使用权证》,土地变性指标则早在8个月前已提前颁发。至此,133亩土地终于在巨大抗议声中完成廉价取地的协议转让。
    
    
    成克杰阴影笼罩下的“胡温批示”
    
    协和地产和地方政府的奇异互动,引起中共高层密切关注。2006年春节刚过,胡锦涛、温家宝、罗干、曾培炎、周永康五名中共高官联名批示,诏令中纪律检查委员会、公安部、国土资源部三部委组成中央调查组,前往广西柳州、来宾两市,对协和地产展开全面调查。
    
    放到全国层面,协和地产所谋并不为大,何以惊动中共常委级数名高官?据大陆传媒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2000年9月7日被判死刑,罪名是收受贿赂4109万元。4109万款项中,来自广西银兴实业发展公司(简称银兴公司)总经理周坤的行贿就有3800多万。成克杰曾作为广西政府主席在地方掌权8年之久,其所受贿财物中,周氏家族“纳贡”占九成以上,可知其与成克杰长期形成的人脉系统,关系紧密至何种程度。
    
    而就在成克杰、周坤败亡的2000年,周坤侄子、银兴公司副总经理周东钢却另开境界。周东钢1997年以1亿元注册资金成立协和地产,此后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以协和地产为旗舰公司的财富集团。该集团号称“和一集团”,总部设在上海,“以住宅房地产开发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业务”,按照集团2004年网站宣称,集团总资产超过20亿元人民币,获得建设银行、农业银行3A级信用评级,工商银行2A级信用评级。
    
    此次中央调查组对协和地产的核查,不止于133亩土地纠纷一端。在柳州,协和地产未经招标、拍卖,直接将工业用地变性为经营性用地的尚有三个住宅小区项目:一是“康城小区”,和柳州市建筑工程集团公司“合作”,非法运作160亩工业用地;二是“丽都花园”,和国企改制前佳力电工二分厂“合作”,非法运作50多亩工业用地;三是“新华庭”,和原柳州市味精厂“合作”,非法运作46亩工业用地——赚的都是“改制红利”。
    
    在来宾市,协和地产成立项目公司鼎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和当地政府华侨投资区所属来华公司“合作”,开发一个占地281亩、名为 “华侨城”的安居工程。整个建设无土地许可证、无规划证、无建设证,中央调查组检查时,已有7栋安居楼建成拆架,户型面积在100-140平方米之间,远远超过国家规定安居工程户型每套60-80平方米面积。
    
    中央调查组在广西调查不到2个月,上海陈良宇案爆发,由于主要成员奉命赶往上海,调查工作转交广西调查组。广西调查组由广西区纪委副书记、区监察厅厅长罗建平主持,区纪委、建设厅、国土资源厅组成。
    
    经过调查,广西方面认为协和地产多个房地产项目,都是在地方政府改制和建设框架内运作,存在手续不完善、操作不规范问题,补办手续和罚款即可,各方面没有构成腐败犯罪。
    
    对来宾市“三证全无”工程的处置,尤其引人瞩目。按照来宾市建设局“非法建设”的定性,鼎和地产交纳行政罚款87.1万元;按照来宾市国土资源局“非法转让土地”定性,工程地面建筑物被政府罚没。随后鼎和地产于2007年5月中旬,以工程代建直接经济损失4621万元为由起诉来华公司,指对方在“华侨安居工程”的违法建筑中应负主要责任,要求经济赔偿。
    
    为此,来宾中级法院以(2007)来民二初字第4号做出判决:鼎和地产获得包括罚没款在内的各项赔偿款项合计2375.65万元。就是说,一个建筑非法工程的房地产商,通过司法裁决,居然更够成功推翻行政判决,而且将高达百万元归入国库的罚金重新拿回手上,可谓中共审判史上一桩拍案传奇。
    
    胡温关注的个案,竟然落到如此“踏空”结果,颇出社会各界意料之外。这一回合,胡温遇到典型的“软阻抗”,撞上国产“橡皮墙”,这堵墙不硬不软,不顶不让,你千斤力道被卸,终归回到初始状态,回到起点。
    
    广西地处边陲,民族情绪复杂,150年前有洪杨起事,60年前有桂系割据,2007年博白计生风暴,也被证实有官员参与。在广西部分人看来,成克杰为“大明山之子”,主政广西的几年,是建国以来广西发展最快、民众活力最多的时期,国情问题研究专家胡鞍钢曾专门撰文讨论过“广西速度”,认为和深圳在发展趋向上有得一比。
    
    成克杰父亲在文革期间被杀戮,“壮王”本人也因“替他人牟利”获罪致死,两代均死在中共之手,广西为其喊冤者不少。2004年一次宴会上,成克杰儿子伤及祖、父两代之死,突然掀翻桌子,大喊“广西人民是杀不完的”,旁边数人相对落泪。
    
    柳州民间流传一句话:“成克杰两代仇,起于柳州、结于柳州”。柳州棺材驰名中外,有升官和死亡两重含义。成克杰是在柳州升官,但死在北京,似乎和“结于柳州”不相对称。然而,成克杰实因周氏家族而亡,而周氏流祸目前通过协和地产纠纷案在柳州放大,正酝酿工潮暴雨,其内在逻辑耐人寻味。
    
    另外一桩可怖事态,发生在广西原监察厅厅长罗建平身上。2008年2月28日,罗建平被批准任命为广西区检察院检察长,即着手撤销当月13日区高检刚刚发出的桂检民立[2008]9号民事行政监察立案决定书;当年6月,罗建平在办公室接见周东钢,当面着令撤销抗诉;9月27日2时25分,罗建平病发死于北京。
    
    所谓天地无心,视听在民,民间所谓种种危言冥报,有很深的怨情在。成克杰、罗建平因周氏家族先后暴卒,颇为令人震撼。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荆楚今天下午被广西警方约谈
  • 广西梧州施工船爆炸1人失踪9人受伤(图)
  • RFA;广西桂平爆发徵地冲突
  • 2百万人之众:广西成中国传销大本营(图)
  • 实拍:广西司法腐败 访民围堵高级法院(图)
  • 广西凤山山体崩塌 救援工作紧张进行(图)
  • 广西访民围堵高院维权:没有收到稿件
  • 广西山崩埋6大楼,1死6伤多人失踪 (图)
  • 广西访民冒雨维权(图)
  • 广西都安强行征地开发 视频曝光老弱遭殴被捕(图)
  • 2008年9月25日,数十名访民到广西区高院维权(图)
  • 广西南宁11月8日凌晨发生的“打 砸 抢”事件(图)
  • 广西南宁发现一例儿童手足口病
  • 广西合山9人死亡煤矿爆炸事故系违规吸烟所致
  • 广西河池砷中毒事件调查:村民称系企业排污所致(图)
  • 耗资二千万 广西穷县 建庙保风水(图)
  • 广西贺州益盛公司冒用合作经营公交车的名义欺诈1000多万元(图)
  • 广西9月以来打掉47个涉黑团伙 缴获10门土炮(图)
  • 广西北海搜捕黑恶团伙 装甲作战车开进村 (图)
  • 广西玉林官商勾结,出动大量警力强迁华南最大的中药市场
  •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 南宁警察刑讯逼供 广西女大学生屈打成招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广西钦州市钦江糖厂被非法贱价偷卖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未搬迁户胡家长子之遗书(图)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广西武鸣县纠集三百多官兵殴打手无寸铁村民
  • 广西来宾市的公务员小区(图)
  • 广西博白:民无天日,所长李浩还能嚣张几时?!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我震惊,我困惑,我无奈》—广西发生万人卧轨事件
  • 广西富川一副局长酒后驾黑车撞死人后逃逸
  • 广西公安滥抓人逼订报
  • 广西授予张艺谋“广西杰出贡献奖”/秦建中
  • 广西田阳县玉凤镇百甲村恶霸村官
  • 史海:胡志明在广西坐牢 每天给梅毒犯人倒马桶 (图)
  • 广西恒达巴士员工爆料
  • 魏敦友:当代中国法学如何可能?——在广西民族大学的讲演(之一)
  • 何恩义:广西防城港东兴政府分别墅福利住宅地,企事业军转干部为什么不给享受?
  • 惊世大预言:08年广西海南发生强震海啸?
  • 刘晓波: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 广西梧州京南镇政府勾结黑社会坑农
  • 烟台军转干部声援广西同行起诉国家人事局
  • 安均:向广西博白县的英雄们致敬!
  • 刘晓波: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 比堕胎比罚款广西博白县的官员疯了/李平
  • 广西“计生暴乱”折射出怎样的中央与地方关系?/潘小涛
  • 广西党委书记刘奇葆后院起火/纪晓华
  •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贾阔、陈泱潮、贾甲等
  • 广西博白暴动:传闻至少5人死亡/洪北明
  • 俺活在江苏比身在广西的莫巨烽之“幸运”!(附采访录音)/孑木
  • 一个广西人眼中的越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