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改革三十年,狱中的欧德雄先生向外界发出呼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5日 转载)
欧德雄先生的家属被劳改中心拒之门外

    
     维权网记者能搏日前连线欧德雄的夫人林丽玉女士和他在中国的亲属,得知了进一步的消息。 (博讯 boxun.com)

    
    在2008年六四前后被捕的福建维权人士欧德雄,被转送到北方的一个城市的劳改所。起因是欧德雄在狱中通过特别的通道,向外界发出了呼吁书。
    
    自从欧先生被捕后,身陷囹圄的他在狱中也没有放弃斗争,并在狱中写下了洋洋洒洒的万言书《中国改革30年的政改失败论》,此书通过特别通道传递到外界。这篇著作虽然没有公开发表,但是在中国维权界引起了高度重视。
    
    在这篇万言篇里,欧先生痛斥了中国改革30年的贫富分差,矛头直指当今权贵,批评当今中国的社会制度是官僚资本主义,是由权贵主导的市场经济。劳苦大众没有享受到改革的成果;在思想上,人民没有得到解放;在宗教事务上,人民还是没有宗教自由。独立办教会至今在中国依旧是一个梦,欧德雄先生在此书中言道:只有通过基督的教化才会消弱社会的矛盾,只有基督教才可以拯救当今中国信仰匮乏的现状,只有主耶稣可以救治中国。中国病了,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如果不用宗教来教化民众,中国必乱。
    
    欧先生捕前是一名维权人士,为了中国的环境,民生,福祉,弱势群体而振臂高呼。因此,他饱受中国当局的监视,摧残,迫害。但是,他执着地斗争精神激励着一直奋斗下去。
    
    欧先生在福州劳改所接受改造期间,每个月都会有一些企业界的朋友,和他的家属去探望。大量的企业界朋友捐款给欧先生在中国的家属,藉此希望欧先生在劳改所内受到优待。
    
    在狱中的欧德雄先生,他的思想和人格魅力感染了看守他的警察。在看守所里的警察也非常同情这位维权人士,出于同情,这些警察善待欧先生,还将欧德雄在狱中写的信传递给他的家属。
    
    因此,甚至在狱中,他成了中国福建当局的眼中钉。日前,他被转移到其他的地方进行关押,目的就是要切断欧德雄在福建的关系,不让他的声音传出来。
    
    欧德雄先生通过特别通道传出了公开信,在心中,他呼吁身陷囹圄的维权志士们,胡佳,黄琦,刘晓波等等,不要放弃努力,呼吁大家联合起来,不要畏惧,他会在狱中为这些民主斗士们祈祷。
    
    另附欧德雄的公开信
    维权网记者能搏在福州采访。
欧德雄狱中宣言

    
    余乃欧德雄,福州地区的一个民营企业家。同时,我也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主耶稣的看护下,我的生活日益走向富足。但是,我并没有因为我美满的生活而忽视了中国那些劳苦大众。面对那些弱势群体,我一向是秉承主的慈爱,在生活上和精神上帮助和教化他们,希望他们都能走进主耶稣的怀抱,来感受圣恩。
    
    今年六月,余不幸深陷囹圄,但斗志不移。在面壁的日日夜夜,我穷其精力而著书立说。在主耶稣的大能指引下,我下笔如有神。草草写完申斥中国改革三十年的利弊,成果,及滋生的腐败。在我的书中,我痛斥腐败,惋惜政改;也大力倡导将耶稣的荣耀洒遍中国,因为,我毕生相信,主耶稣的慈爱可以拯救中国。
    
    中国改革三十年,经济改革让少数人收益,而大多数的草根阶层并没有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比如那些农民工,下岗工人,艾滋病人,他们渐渐地成为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走向社会的边缘。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日益深化,中国的环境变得越来越令人堪忧。大量地排污导致了福州地区的生态失衡,人类生存的环境越来越恶劣。癌症病患者的增多,和这日益恶化的环境不无关联。
    
    中国改革三十年,贫富分差越来越大;富有者得意忘形,肆意盘剥着贫穷的人;而穷人,为了想一夜暴富而不惜生命,犯罪率高企不下,社会治安日益恶化。在这三十年里,中国教育是失败的,中国医疗改革是失败的,中国人走进了信仰的空洞;中国人的信仰走向了盲从,不知道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
    
    因此,我倡导的独立基督教会就是为了解决这些社会问题。我要穷毕生的力量,让主耶稣的荣耀照耀华夏大地,让每一个人都享受那些在这个社会享受不到的福祉。只有进行政治改革,只有广开沿路,让言论和信仰自由,中国才有希望;只有跟随主,我们才能见证奇迹。
    
    欧德雄
    
    奋笔疾书于福州劳改所
    
    2008年11月18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继续跟踪欧德雄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