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鹿事件,二十九万个受害者“不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25日 转载)
    
     中国卫生部称,毒奶粉事件中婴儿的死亡人数可能为六名。
     截止目前,卫生部公布的毒奶粉事件中的死亡人数一直是四名。但在新的数据统计中,有关官员认为可能是六名。卫生部在其官网的公告中称,医疗专家们“无法排除”死亡人数为六人的可能性。 (博讯 boxun.com)

     这份报告还称,三鹿奶粉及“其他多家品牌的问题奶粉”已累计造成29万名儿童患上“尿路系统异常”。
     这些受害者中5.19万名儿童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其中861名儿童还未出院。
     即使是平安夜,08年的中国也是注定不能平静的。新华网石家庄12月24日电(记者张洪河)记者12月24日从石家庄三鹿集团获悉,三鹿集团已经收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清算申请民事裁定书,一切工作正在按法律程序进行。
     面对以上数字,笔者暂且不去揣测中共官方的习惯性瞒报,三鹿的破产似乎宣告着毒奶粉案的尘埃落定,毕竟 “新的更加艰巨繁重的任务正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的事业崇高而神圣,我们的前景光明而美好”。
     三鹿事件自媒体报道伊始,官方即承诺说要赔偿受害者,现三个月过去,却迟迟未现赔偿方案。虽说受害者集体起诉三鹿之风吹遍网际,自愿组成的律师团队也随时准备无偿为苦主而战,但良久却只听楼梯响,未见人下来,可谓一遍和谐景观。未等胡总说出“不折腾”来,襁褓中的受害者及花十五元即能买上一包免检三鹿奶粉的家长们就有了小康社会的高素质,孩子的身心及性命,权当是为建党一百年的远景作出小小牺牲。
     海外如美国之音之流的敌对媒体报道:因当局的阻挠,人民法院不受理三鹿毒奶粉案。面对这样别有用心的反华言论,禽肛们即没驳斥更没有强烈谴责,出人意表的安静。
    一个始建于1956年的国企就这样“咣”一声,按官方的即定程序倒下。随即走向清算、赔偿的阳光大道。新华网的报导:三鹿北京一级代理商姚先生告诉记者,截至昨天,已有1000多名代理商和供应商赶到石家庄,要求讨回货款。除了全国代理商10亿元垫付召回款外,记者昨天还从三鹿供应商潘先生处获悉,三鹿欠其公司100万元货款,而拖欠全国原料供应商保守估计也在2亿元以上。
     工商数据显示,2007年底,三鹿总资产16.19亿元,总负债3.95亿元,净资产12.24亿元。而此前消息称,因奶粉事件三鹿或需赔偿9亿元。如此一来,银行和经销商可获偿付的空间为3.24亿元左右,远低于供应商、代理商所称的12亿元以上的数字。
     根据破产法的规定,中国的破产程序有优先偿还顺序。但有媒体报道称,此次三鹿破产将首先对受害消费者进行补偿,经销商属于一般债权人,偿付顺序非常靠后。
     若按早些时候网上公布的,三鹿准备用9个亿来赔偿受害者,若除以29万,受害者平均一家也仅得三千多元;若按那16.19亿算,且不提三鹿的负债、或者什么供应商代理商,受害者每家平均补偿四千七百元人民币不到。
     面对国内小康社会的高昂物价、匪夷所思的医疗费,这样的赔偿是杯水车薪的。对比上海方面确定若警察死亡性质是因公殉职。而对每位遇难者家属的补偿安慰办法:
     1.以遇难者遇难日起算,每月1万元计算到每人80岁死亡累计。
     2.家中凡有子女的或直系亲属可以直接安排进入公安机关工作。
     3.每名遇难者家属大约可得到总值不超过500万人民币的补偿安慰。
     根据以上赔偿条例,也就是说,杨佳弑警案中的受害警察每位可以获得近六百万人民币的直接补偿。当然,为了几万块国家赔偿金而被逼上梁山的杨佳是肯定没有几千万来赔偿警方的,杨佳案从始至终也没有听说杨佳申请破产,进行资产清算,继而按法院程序对警官们进行赔偿,相反是我们的政府立即挑起慷慨无私的赔偿大梁。
     既然说“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民的意义也好力量也好,都远远要超过国家机器,杨佳案中的遇难警察更不是受政府及政府主导的媒体鼓吹下去“被牺牲”的,杀警完全是杨佳的个人行为,但政府却愿意充当冤大头,替杨佳还债。那作为一家国字号的企业,在几个月前还代表着党和地方政府形象、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成就,集团老总享受国家副厅级干部行政级别,从中央到地方媒体不余遗力的鼓吹:中国五百强、国家免检产品,奶粉产销量连续14年实现全国第一……
     在三鹿毒奶粉的消费中,政府的质检机关、食品卫生部门及充当政府传声筒的媒体一直在做着导购的可耻行径,一起谋害二十九万的儿童及他们的家庭。这些帮凶、帮忙或者帮闲是否应负连带责任?2008年12月25日CCAV新闻播报出专家意见:索赔一方面是找三鹿,一方面是经销商(经销商有什么罪过,你国家都免检了,我还能不放心进行销售???),只字未提国家赔偿。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到受害群体被强制沉默,国字号的制假者破产了事,相关行政部门仅是六位官员辞职,没有一家登三鹿奶粉广告,为三鹿集团鼓吹的媒体公开出来道歉,继而网络上、媒体上对受害者关注渐渐淡化,即没有见到所谓的爱这片土地深沉者掉的眼泪,更见不到相关政府部门及媒体挑起赔付的大梁。那所谓的“一个政府,除了对人民的负责、服务、献身和廉洁以外,不应该有任何特权。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权力都要为了人民。”的承诺去哪里了,对受害者的赔偿是否也随着破产而微不足道或者烟消云散?也许温相早有预感事件的收场:“请看看那些所谓的伟大的人物,他们现在都到哪里去?都烟消云散了。有的成为故事,有的甚至连半个故事都算不上”。
     二十九万个家庭,于统治十三亿人口的党国而言,也许只算是二十九万个“屁”,也许再大问题除以十三亿,“问题”就会变得很小……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鹿事件”后遗症:“免费救治”政策走样 (图)
  • 三鹿事件:石家庄怎么没有反思管制媒体的错
  • 若不是在甘肃,三鹿事件基本上就会被掩盖 (图)
  • 石家庄解释三鹿事件为何迟报 理由站得住吗?
  • 瞭望:緊急應對“三鹿事件”
  •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RFI
  • 中宣部禁擅自报道三鹿事件
  • 假如三鹿事件发生在日本
  • 张军兴:“三鹿事件”何不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管辖
  • 三鹿事件如果让奶农做替死鬼将是国家的耻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