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肾结石婴儿病情加重 家长齐声指责官商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17日 转载)
    
    来源:RFA
     中国毒奶粉残害婴幼儿的健康还在持续,近期有肾结石婴儿结石增大,病情加重,医院却不闻不问。上海的一位家长王刚星期二告诉本台,他的儿子查出的结石达 12.9毫米,但医院以“还没有到排尿困难”的程度,因此拒绝收治。另一为家长指责政府在为奶粉制造商撑腰。 (博讯 boxun.com)

    
    视频:上海肾结石婴儿王宝才肾结石由11.6毫米增加到12.9毫米,医院称“排尿不困难”为由,拒绝住院治疗(志愿者)
    
    本台最近接获许多肾结石婴儿的家长投诉,他们不满三个月来,当局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没有对受害者提出的问题,作出明确交待。由于许多医院向肾结石婴儿收取医疗费,也导致贫困家庭,负债累累。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婴儿因得不到医院的免费治疗,结石增大,病情也在加重。
    
    上海的结石婴儿王宝才,十一个月大的时候,查出肾结石11.6毫米,当地医院以孩子的排尿正常,拒绝家长的要求,不接收孩子住院治疗。两周前,孩子的结石增加到12.9毫米,医院继续以各种理由推脱。王先生星期二对本台表示:“最后一次复查是12.9毫米,前面的B超一直是11点几,医生说有可能是B超医生的误差。他也不让做手术,也不给住院,现在也没有药吃,政府也没有出台政策,来处理这件事,医院也推得不管,现在我们能怎么办呢,就叫小孩多喝水,喝水能解决还叫医院做什么啊”。
    
    王先生居住在上海,他的孩子出生后一直饮用三鹿奶粉,相比其他城市,上海无论是医疗条件,还是经济实力,都排在中国的前列。但是对于肾结石家庭,上海为患儿提供的医疗,却令家长大失所望。
    
    北京的“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表示:“不断的有更多受害者发现病情严重,需要动手术,更多的受害者,近来经济方面是一个最大的压力,因为很多的受害者,生活等方方面面都不是很富裕”。
    
    福建邵武市的结石婴儿家长张先生是一个比较典型例子,张先生的女儿张佳妮在6月初已经查出肾结石:“在我手上,我保留下来的医疗费方面的发票有四万九千多,6月到8月底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包括借了亲戚朋友的我花了七、八万,身心疲惫,负债累累”。
    
    张先生最不满意的是政府到现在为止,对肾结石患者连一个正面的表态都没有:“到了现在为止,对我们这些受害者,连一个正面的说法都没有,目前我所担心的并不是我之前所花费的费用,而是我小孩后面还会产生什么样的......谁能保证得了”。
    
    张先生也曾在当地法院起诉三鹿奶粉,但由于律师受到法院的压力,只好放弃。
    
    如果说医院对患者不负责受到的是批评,那么,部分奶粉制造商至今不承认其奶粉导致婴儿患肾结石,则受到家长们的强烈谴责。山东淄博的肾结石婴儿家长盛女士对记者表示:“昨天我带我姑娘去逛商场,圣元厂家在哪里说,你看在台上表演的小朋友这么天真,活泼、可爱聪明,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喝了我们的圣元奶粉,说想您的孩子也这么健康聪明,那就喝圣元奶粉,然后又说我们这奶粉没有三聚氰胺,如果您检出来,我们赔偿您一百万。当时我就很生气,我就抱着我姑娘上去,我说我姑娘就喝出个结石,给我个说法。厂家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还能在那儿大摇大摆的宣传,如果说不是政府,咱不说坐视不管,根本就是,是不是在给他们撑腰啊”。
    
    三个月来,大陆的患儿家长对政府及有关部门处理毒奶事件,虽然不满,但保持了极大的克制。赵连海先生表示,当局不应认为家长克制而忽略对他们的治疗,目前还有很多家长因家庭贫困,没有网络,所以无法联系到他们“有更多的受害者,他们家中没有网络,没有电脑,太多的不可预计,现在在每天的发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追溯“肾结石婴儿”事件上报过程:谁来监督“毒奶粉”?
  • 中国诊断“肾结石婴儿”1253名死亡2名
  • 中国肾结石婴儿:祸起奶粉掺毒(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