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季羡林藏品被“盗卖”事件仍在发酵:真相渐行渐远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1月26日,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网页挂出一篇题目为“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就‘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的调查情况答记者问”的文章。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该网页第二次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发布的涉及季老藏品被“盗卖”的新闻稿。文章全文(见最后)
    
     (博讯 boxun.com)

     此篇文章一发布,众多媒体做了转载报道。
    
当事人之一张衡在11月26日夜间针对上述新闻稿做出回应。他在名为“近水居博客”的网络博客上贴出“张衡声明——关于北京大学新闻中心‘答记者问’”的文章。文章全文如下:

    
    
     1、从11月初至今, 20多天了,北京大学总算找到了拍卖公司,这是一个“进展”。但是实际上,金兆拍卖公司艺术总监崔先生与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一直是保持着联系的。请问,这一次找到的金兆公司的“负责人”和“知情人”是谁?
    
    
     2、北大依旧是没有验看书画实物就宣布“全是假画”, 这一次的根据是拍卖公司的意见。请问,是金兆公司艺术总监崔先生的意见吗?崔先生是金兆公司字画拍卖业务负责人。据《北京青年报》10月31日报道,崔先生说:“我感觉(藏品)应该没问题”。我重申:字画实物一直在我手中,北京大学有必要来看,最好来个专家鉴定组。
    不看字画实物,就谈不上鉴定结论。
    
    
     3、根据《南方日报》10月30日报道,季先生字画保管人杨锐秘书接受电话采访时,替她接电话的一位男士说:“卖出的都是假的,真品还在季先生家里放着呢。”北大的“答记者问”,实际上是印证了杨锐和那位男士的前一句话“卖出的都是假的”。现在,该让杨锐和那位男士出示“还在季先生家里放着”的字画真品了。
    
    
     4、现在,金兆公司既然已北大找到,司法机关就应当迅速介入,查清造卖假画的过程。根据《南方日报》的上述报道,杨锐和那位男士有义务出面说明造卖假画的过程。金兆公司有义务提供证据:是谁把这批字画送到金兆拍卖公司的?
    
    
     5、北大“答记者问”宣称:“公安机关也开展了深入调查,进一步证实‘举报人’手中的字画全系伪作。”请问,这是哪一家公安机关的“证实”?是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吗?“我贴一万遍”博客曾经造谣: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证实“字画全部为假”。可是,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没有任何警员看过我买的季羡林上款字画,邱警官已经证实“我没说画是假的”。请参看“近水居夜话”的博文“张衡回应之一”。请问北大新闻中心和“我贴一万遍”,你们的“公安机关证实”,是哪家公安机关?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公安机关来看过这些季羡林上款字画。这是什么样的深入调查?
    
    
     6、北大“答记者问”声称:“所谓的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依据”。杨锐秘书是季羡林先生藏画的保管人。根据《南方日报》10月30日报道,杨锐和那位代她接电话的男士说过:“卖出的都是假的,真品还在季先生家里放着呢”。他们明明知道造卖假画的过程,所以,有义务出面澄清事实真相。
    
     7、北大没来看过这些字画实物。公安机关没来看过这些字画实物。所有政府职能部门都没来看过这些字画实物。所有画家亲属也没来看过这些字画实物。——难道就这么闭着眼睛,硬说这些季羡林上款字画“全部为伪造品”吗?
    
另一当事人钱文忠也对上述新闻稿做出回应。钱文忠在其新浪博客中发表相关文章。内容如下:

    
    
     今天,我突然又接连不断地接到记者和朋友们的电话,这才知道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发表了最新的意见。我认真地拜读了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的“答问”,觉得有必要写出如下的文字:
    
    
     1,看来北京大学完全相信那家已经歇业的拍卖公司,已经认定,或者基本认定,被加上引号的“举报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要加引号,似乎北京大学是认定这位“举报人”不是举报人)手上的字画全是伪作。假如如北京大学所言,其中还有伪冒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那当然是“影响极其恶劣”,应该严肃查处。但是,我有问题,因为我不知道,而且看来北京大学也未必知道:北京大学直接接触举报人了吗?举报人手上一共有多少幅字画?都是什么内容?北京大学声明里讲的“有关知情人和业内人士”是谁?他们当时就知道都是伪作吗?他们不知道伪冒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字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吗?
    
    
     2,前几天,我到北京,费了很大的力气,进301医院探望了季羡林先生。感谢301医院的领导和医务工作者,先生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心情也非常愉快。但是,见先生一面实在是不容易。负责安排的似乎是北京大学新近“增派”的工作人员(因为她自己否认是“秘书”,坚持认为自己只是照顾先生身体和生活的)。我坚持要见先生,先生也非常想见我。结果是什么呢?一开始,我就是进不去!最终的结果是,不远万里从美国回来探望自己祖父的季清,在那一天居然只能在大门口等着。理由是,既然我要进去,那么人太多了,先生的孙女就不能进去了。有多少人呢?进去的是我和先生的儿子季承。就我所知,“只要季先生愿意,在他身体可以的情况下,都可以见”。这话说了没几天,好象就不管用了。为了保证先生的身体健康,规定探视时间、次数、人数,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先生想见的人总是那么不容易见呢?里面的道理是什么呢?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是否能够告诉我呢?
    
    
     3,我和先生的亲属以及好几位朋友都知道,近十年来,先生的东西(包括但是不限于字画)根本没有一本帐目,据说有人最近在赶着做。这就很奇怪了?难道那么多年的帐目是可以赶出来的吗?那么好,我们拭目以待。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先生身体健康,思维清晰,表达流畅,是有好几段时间不短的录音的。这些录音不是我录的,但是,我听过其中的一些。问题之严重,是绝对不可能轻描淡写地解决的。
    
    
     4,先生的亲属告诉我,北京大学有关人员正式通知他们,在领导的关心下,已经由司法部门展开调查了。这当然值得欢迎,也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看法。我希望大家稍安勿燥,相信法律,静候结果。那些伪造字画的人,伪造党和国家领导人题字的人,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那些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人,也绝对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起码,至今我还有这个信心。
    
    
     作者并为这篇文章配发了一张名为“我和先生”的照片。照片右侧是身穿白色上衣的季老,右侧是钱文忠。
    
    
     在11月28日发表于“人民网”的不署名的文章称:北大无权通报“季羡林外流藏品”是伪作。文章认为:
    
    
     书画等文物拍卖前后的鉴定早已经成为法律规范的对象,《国家文物局关于加强文物拍卖标的鉴定管理的通知》第八条规定:“非经司法部门提出司法鉴定要求,文物行政管理部门不负责对文物拍卖标的出具真伪鉴别证明或价值评估证明”。被拍卖的“季羡林藏品”应该属于文物的范畴了,连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都没有权利鉴别真伪,北大可以这样做吗?北大并没有说自己得到授权了啊!另外,“季羡林外流藏品”已经涉及法律,很显然,自从“季羡林藏品外流”被揭露开始,“季羡林外流藏品”已经是涉案的物品了。北大是学校,不是法律鉴定部门,即便北大拥有最顶尖的画作鉴定人员,可他也没有权利随意对已经涉案的某件文物进行鉴定然后再对外宣布其真伪,除非经过法律部门授权。就如同医院的医生,不管你医术多高明,在没有法律部门授权的前提下你也不可能去行使法医的责任,更不能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死者某某某经过我的鉴定死于何种原因,因为这是目前的法律所不允许的。同理,北大也没有权利这样做。
    
    
     文章指出:如果北大在法律部门的授权下或者会同法律部门一起发布这个通告的话,那么会很合理,可如今北大唱了一出“独角戏”,这不免让人怀疑其动机了,因为北大是无权通报“季羡林外流藏品”是伪作的。
    
    
     事件另一当事人著名记者唐师曾11月17日的博客显示,季羡林的孙女季清在其父季承得陪同下到301医院看望季老先生。唐师曾并为此配发了两张照片。
    
    
     在11月7日的博客里,唐师曾以“分别13年,季羡林父子团聚”记录了季羡林之子季承与其父会面的过程。在同一篇博客中,唐声称,“老鸭(唐师曾)工作邮箱今遭攻击,信息全部被窃。请举报腐败者提高警惕。”
    
    
     有关流出藏品的真伪问题。早前的《新京报》报道称,“艾青家人向本报证实,就艾青的这幅作品来说,是赝品。”报道又声称,“本报接到热线称,除了北大质疑的藏品外,还有艾青的书法也有伪造之嫌。”
    
    
     最近,又有名为“真相只有一个”的博客也加入到本事件的争论中。该博客的博主为
    
     “我贴一万遍”,并用流出的艾青赠给季羡林的书法作品的图片作为压题图片。该博客发表最早的一篇文章的时间为11月19日晚间八点多。针对流出的季老藏品真伪问题,该博客认为,“艾青是假的、费孝通是假的、臧克家也是假的”。
    
    
     事件继续发酵,真相依然云遮雾罩。
    
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再次接受新闻网记者采访,通报了所谓“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的调查情况。

    
     据新闻发言人介绍,学校工作组进行了认真负责的调查,通过多方取证,目前已经查明,“举报人”张衡所掌握的这批字画中,不仅有伪造艾青、臧克家等知名人士的作品,还有仿冒、伪造刘华清、费孝通等原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字,影响极其恶劣。学校工作组已将此情况向相关部门汇报。
    
     学校工作组在工商管理部门的协助下,找到了已经歇业的“北京金兆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经向该公司负责人调查,工作组了解到:张衡于2007年该公司举行的一次无底价拍卖会上,以6万余元购得这批字画,但至今没有支付任何款项。有关知情人和业内人士向工作组提供证言:拍卖公司只是提供拍卖平台,对拍卖物的真伪不承担责任,但公司对拍卖物的真伪有鉴别能力,按无底价拍卖的这些拍品全部为伪造品。
    
     在此之前,该公司有知情人主动联系学校,他表示,看到部分媒体和网络上的一些言论后,内心十分不安,这批字画完全是假的,有关当事人是无辜的。
    
     新闻发言人表示,上级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有关部门给予了大力支持,公安机关也开展了深入调查,进一步证实“举报人”手中的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的“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根据。学校呼吁司法机关追究诬陷者的法律责任。
    
    
     新闻发言人指出,季羡林先生是北大师生共同敬爱的文化老人,学校始终尊重季羡林先生的意愿。前一段时间,个别媒体和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没有任何根据、完全不负责任的言论,诬称北大拒绝执行上级领导批示。还有的媒体甚至恶意炒作老人的家庭事务。这些都是无中生有、完全违背事实的。
    
    
     新闻发言人感谢媒体和公众对北大、对季老的关心。他同时再次呼吁,媒体应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确保季老安宁祥和的晚年生活不受干扰。
     2008年11月26日
    
    
     李舍 整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大通报季羡林藏品事件 称盗卖说无依据
  • 季羡林先生藏品被“盗卖”事件的来龙去脉
  • 官方开始引导:北大副书记之妻杨锐不会盗卖季羡林的藏品?(图)
  • 北大就“季羡林藏品事件”发声明 称暂未发现外流
  • 温家宝应季羡林要求下令撤换杨锐 北大拒绝执行
  • 北大党委副书记夫人监守自盗续:北大校长许智宏拜访季羡林
  • 季羡林孙女季清给北大领导的一封信 (图)
  • 季羡林上书溫家寶要求撤换北大书记妻子
  • 季羡林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换助手 (图)
  • 季羡林先生字画被盗卖 与北大副书记夫人有关?
  • “国宝”季羡林藏画被盗卖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中国对数学的投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丘成桐先生亦应反思/季羡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