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开启中国工运新形式:出租车罢运驶向街头民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8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北风/广州出租车因交通事故发展成出租车罢工、与警察对峙事件,与全国出租车罢工潮相呼应,体现管理费过高、黑车泛滥、油价高加油难,以及诉求回馈机制的缺失。近期出租车罢工多数成功,反映中国街头民主的到来。 (博讯 boxun.com)

    
    广州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发生了一起出租车(的士、计程车、德士)群体聚集事件,起因是自称市委人员者涉嫌殴打出租车司机。整个十一月份,经中国媒体公开报道的罢工事件超过十起。来自警方通报的消息称,事件发生于当天夜里二十三时许,出租车司机张某因与另一车辆争先驶出白云国际会议中心收费亭时发生纠纷,双方发生谩骂及推打。张某被打伤,出租车一侧玻璃被打破。事发后,共有一百多名出租车司机到现场聚集,要求对方赔礼道歉。部分司机情绪激动,拦截过路车辆,导致短时交通阻塞。
    
    警方公布三名涉嫌打人者的身份资料并宣布将三人拘留,但司机仍未散去。事件一直延续至第二天上午十一时许,司机们又增加提出改善出租运营环境的诉求。广州市交委及警方负责人到场劝说无效,出租车司机沿白云大道走至广园中路,途中一部营运中的出租车后玻璃被司机们打破。人群造成广园中路景泰路口交通堵塞,后人群穿过广园西路来到下塘西路雕塑公园门口继续聚集。警方开始有计划地将人群分隔成几个小圈,并调来几辆大巴,十二时四十五分左右,警方将近百名司机半劝半强制性地送上车,送到广州市交委。下午四点,在交委现场领导做出惩处肇事者并核实通报他们身份的承诺后,司机陆续离开交委大楼回家,只留下少数人作为代表,继续就有关诉求与政府负责人协商。
    
    颇为讽刺的是,聚集事件发生的同一天,中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篇题为「广州出租车发一千五百元补贴,罢运行动胎死腹中」的报道。报道称,十一月十三日,广州出租车协会向出租车公司提出连续三个月向司机发放每车每月五百元人民币(合约七十三美元)生活补贴。报道认为这项措施使「原定十一月十五日的罢运行动胎死腹中」。
    
    重庆罢运开启对话
    
    广州二十三日发生的出租车司机聚集事件看起来是偶然事件,但与其他各起营运车辆罢工事件相比,却有著共同的深层次原因。连串的罢工事件发生的地点和时间不尽相同,但原因极其相似,大多都是因为体制性原因导致的租车公司对出租车收取的管理费过高、黑车泛滥、油价高加汽难等几大表徵,以及在相互不信任下的诉求回馈机制缺失。另外,各地政府对事件的处理最终都是以对话协商的方式使事件很快得以解决,这种处理方式,与以往处置群体事件的方式明显不同。其中,尤以重庆的出租车罢工事件最为典型。
    
    十一月三日,重庆主城区出租车司机全城罢运。新华网及人民网均在当天上午以「罢工」的字眼报道了这次事件。同全国绝大多数城市一样,重庆司机们提出的问题包括:管理费过高、加气难、租价不合理及黑车泛滥。罢运发生后,主管部门起初的反应也延续了以往的惯性,重庆市道路交通管理局认为是「少数人操纵了这次出租车全城罢运事件」。公安机关也在城区以高压姿态劝阻罢运并告知公众将全力调查操纵罢运的「幕后黑手」。但很快,处理事件的思路发生了变化,三日下午,重庆市就将这一事件的定性改为「因受阻不能正常营运」。重庆市交委的负责人也承认罢运的四项诉求有其合理性。十一月六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出面与出租车司机代表及市民代表直接见面,承诺逐步解决出租车行业面临的问题。
    
    对于面临与重庆同样问题的其他城市的出租车行业来说,重庆出租车司机的罢工行动无疑是取得了「胜利」,重庆处置罢工事件的方式无疑让同行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一连串的营运车辆司机罢工事件接连发生,从西部边陲的新疆到海南的三亚。
    
    十一月十日上午六点,海南省三亚市两百多名出租车司机因不满承租金高、非法营运车辆多等问题聚集在市政府门口罢工。出租车司机们提出成立自己的协会来维护权益。三亚市委、市政府对责任人做出处分,十四日下午就出租车罢运事件做出六项决议,自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起下调出租车每月承包金,并退还零八年多收的承包金。十三日始,出租车恢复营运。
    
    十一月间的出租车罢工潮,媒体普遍对政府採取对话形式,善意回应罢工诉求的姿态表示讚赏。国内媒体的解读大多从事件的本身寻找共性,一般认为,连串的罢工事件反映了一个全国性的普遍问题,那就是「出租车经营权垄断体制的诟病与社会诉求回馈机制的缺失」。在垄断体制之下,出租车经营者不仅要面临经济不景气及油价高涨的运营压力,还要受到政府与管理公司的双重盘剥,在缺乏有效的诉求回馈机制的情况下,罢工成为迫不得已的选择。
    
    中国多数公共事业与出租车行业一样,存在体制性的弊端,但为何罢工潮首先从出租车行业中爆发?国内知名自由撰稿人连岳从群众运动的角度,在其博客中以《的士司机瓦文萨?》为题给出了自己的观察:
    
    「一是出租车司机不缺乏行动的勇气。他们几乎被盘剥得没有东西可以失去,罢工成本很低。二是因营运车辆在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性使出租车司机的行动能引起广泛关注。出租车罢运能引起社会极大不便。三是出租车司机大多配备车载电台,有顺畅的信息传递渠道,能够严密组织。四是出租车司机罢工拥有群众运动不可或缺的纠察能力。出租车司机很多都是同乡,能够共同进退;并且同一公司的司机多少熟悉,破坏罢工的人会受到同伴的孤立及后继惩罚。」
    
    在重庆及广州的出租车罢工事件中,媒体报道称罢工传单的发送大多在加油站、司机聚餐点及车队中进行,相信这也是有利于罢工组织的原因所在。不少人讚赏连串事件是中国「街头民主」的开始,也有不少人担心罢工潮会否进一步持续。在各种声音中,普遍认为只有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体制进行全面反思及调整,才能长远解决双方的矛盾及利益衝突。
    
    有论者认为:「只要政府未能规范管理、市场未能打破垄断,那麽出租车司机的利益便没有根本的保障,而罢运事件随时可能重演,一切不过是换个时间、换个地点而已。」重庆试图探索实行个人购买指标、组建託管公司负责管理等模式,打破垄断,从根本上解决出租车行业的体制问题。
    
    对于群体性的诉求反馈机制,有的城市也从这一波的罢工潮中开始著手对话平台及反馈机制的建立。日前重庆市总工会等部门已联合下发通知,要求重庆市一百五十五家出租车公司在十一月底前建立工会组织。而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均已未雨绸缪,採取积极措施避免同类事件的发生。相信此举将使出租车不尽相同的权益诉求能够纳入更加规范与合法的轨道。
    
    儘管各地的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大多得到妥善解决,司机们的诉求也大多得到善意的回应,但各地对事件的定性并不一样。「少数出租车车主鼓动驾驶员停运」、「许多出租车营运后遭到少数人砸车」、「地方黑恶势力挑动并参与罢工」等言辞不断见诸报端。同时,政府也没有完全放弃强硬的姿态,在汕头的出租车罢工事件中,当地「严肃查处了六名在现场涉嫌打砸的不法人员,其中三名证据确凿的已被警方拘留」。其他城市的罢工事件,也陆续传出有人被拘留。如何面对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的状况,特别是面对以往贴了负面标籤的「街头民主」行动,政府需要有适应事件与学习处理的过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出租车罢运,薄熙来是通过网络发现问题的?/蔡律
  • 出租车罢运事件此起彼伏:考验中国政府忍耐底线
  • 重庆出租车罢运事件追踪 官方所做承诺未落实
  • 三亚出租车罢运不能过早定性黑恶势力
  • 三招搞定出租车罢运潮/杨光志
  • 重庆出租车罢运的“示范效应”/望少辉
  • 鄢烈山:重庆出租车罢运算不算可以容忍的方式
  • 重庆出租车罢运:经营体制该变了/童大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