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村支书横行10年恶行累累 镇政府称不知情(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1日 转载)
    来源:正义网
    
    村支书横行10年恶行累累 镇政府称不知情
    
    111国道边上的三家子村的形象标语
    
    村支书横行10年恶行累累 镇政府称不知情


    
    村民手中拿着林权证,树木却被罗来民卖了
    
    村支书横行10年恶行累累 镇政府称不知情


    
    破烂不堪的三家子村小学
    
    村支书横行10年恶行累累 镇政府称不知情


    
    这里一大片草场都被罗来民私自卖掉
    
     今年9月26日,通辽市科左中旗花吐古拉镇三家子村发生一起暴力事件,村委会主任兼村支书罗来民带领8名打手,手持棍棒、镐把等凶器对本村村民温熙鹏实施殴打。情急之下,温熙鹏操刀将3名男子捅伤,其中一人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温熙鹏拨打了报警电话,科左中旗警方分别于9月27日和10月27日将温熙鹏和罗来民刑事拘留。 
    
     记者就此次暴力事件进行采访时,意外揭开了村官罗来民近10年来暴力压制村民的黑幕。
    
      暴力殴打村民是常事
    
     花吐古拉镇三家子村暴力事件发生后,村民们一直不敢将事情公布于众,直到10月27日,罗来民被警方拘留后,村民们才敢向记者反映。 
    
     11月10日,记者得到消息后,从通辽市科尔沁区出发,沿111国道向北行驶至 926公里后,道路旁矗立着的铁架标语“欢迎来到美丽富饶的三家子村,共建生存空间……”赫然映入眼帘。当记者一行来到村里时,看见的是一排排整齐的砖瓦房,每家的小院里几乎都堆满金黄的玉米,看来今年这里又是一个丰收年。这样的生活状态,似乎显示着三家子村村民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是事情恰恰不是想象的那样。记者随便找了几户人家询问是否存在村官暴力压制村民一事时,大家表情紧张,言语支支吾吾。记者亮明身份后,大家才放松警惕,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硬实多了。“村子是好村子,可是村官实在是太不讲理了,谁有反对意见就直接暴力殴打,迫于他的淫威,村里的村民谁也不敢惹啊。”几位村民无奈地说。村民杜秀云对记者说:“去年,罗来民要把我家的田地由村南边调到村北头,由于他说话不讲信用,我怕他把我家的地占用后不给在别处安排,于是我就到村委会告诉他我不同意调换,没等我说上几句话,他就连踢带踹地打我,没办法我只好离开。”记者调查了多户村民,大家给出的说法惊人地相似:顺着他就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就要被打。
    
     垄断粮食收购
    
     记者来到9月26日暴力事件当事人温熙鹏家,他的妻子金玉莲为记者讲述了当天事情发生的经过。 
    
     从去年开始,温熙鹏在村里收购粮食,靠挣点差价来养家。在这期间,罗来民多次上他家借钱,一年下来共计借了10万多元,而且还在收粮点将温家的40万元收粮款支走,至今未还。由于温熙鹏收购粮食时都是欠着村民的钱,待粮食卖到收粮点时再把钱分给大家,所以到目前为止仍欠着村民的粮食款。村民也了解其中的内情,就没有催要这笔钱。今年收完秋,温熙鹏在没有征得罗来民同意的情况下又开始收购粮食,罗来民非常生气。9月26日中午,罗来民带着8个人来到温熙鹏家,他们手中都持有凶器。当时温熙鹏正好不在家,罗来民便用手机将温熙鹏叫了回来。温熙鹏刚进家门,罗来民便上前质问:“老哥不让你收,你非得收?不听我的话?在这个地盘上,你想盖过你老哥啊?”温熙鹏先是反驳了几句,但后来就未做声。见温熙鹏仍没有服软的态度。“给我砸,给我打!”罗来民喊道。这时罗来民带来的人向温熙鹏冲去,混战了有10多分钟。温熙鹏本是先空手的,后来也不知从哪来的刀,捅伤了其中的几个人。事后温家了解到,有一名伤者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那天罗来民带来的人都不是我们村的人,不知道是哪的人。”金玉莲对记者说。
    
     粮食收购垄断问题,在村子里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近几年中,三家子村玉米收购价格一直要比市场价格便宜3分钱左右。就是这样,村民也不敢去找罗来民理论。敢有人“造次”,轻则被他言语威胁,重则拳脚相加。记者在村中采访时,看见一户人家正在打玉米,他们告诉记者,罗来民指定的人收购价格太低,他们不甘心把辛辛苦苦种的粮食卖给他,就偷偷地把玉米运到别的村子卖。正在打玉米的李老汉高兴地告诉记者:“罗来民终于被抓进去了,三家子村见到了阳光,三家子村村民终于解放了。今年的玉米准能卖上好价钱。” 
    
     据调查了解,罗来民自从1999年被选为村主任后,此后连任3届,今年3月份又入了党,之后被花吐古拉镇政府任命为村支书,至此,他成为了三家子村的村委会主任兼村支书。据曾担任过该村22年书记的张安康老人介绍说,近10年来,几乎三家子村卖出的粮食,罗来民每斤都得从中提1分钱,每年三家子村外销粮食近1500多万斤,而通过罗来民销售出去的足有80%左右,每年罗来民要从老百姓兜里拿走多少钱可想而知。
    
     随意变卖村里土地
    
     三家子村老支书张安康向记者反映,1984年,响应上级号召,他带领三家子村村民栽种了近400亩的防风固沙林,而且根据当时“谁造林谁所有”的政策,造林户每家都发放了林权证。罗来民当上村主任后,他不管谁造的林,也不管林权归谁所有,于2004年将大片成材的树木全砍倒,木材被卖掉,换回的钞票装进了他自己的腰包。老百姓只能看着不敢说话。“谁敢反对啊,反对罗来民,他就找人收拾你,砸你的家。”村民温忠仑老人对记者说,“树木被放倒后,树根被挖出,他把挺好的林地变成耕地,随后又把土地卖掉。全村就罗来民一人说了算。”记者在温忠仑老人的林权证上看到,封皮上标有“科左中旗人民政府林权证”的字样,在林权证的正文处写着:林地名称为防风固沙林,温忠仑持有面积80亩1600株的防风护沙林所有权。温忠仑老人气愤地对记者说:“林权证在自己手里,可林子却没有了,这林权证到底还有啥用?” 
    
     三家子村治保主任程喜告诉记者:“何止毁林卖地,村南的草地不也被他卖了,村委会形同虚设,村里的账目从未向村民公开,什么事都罗来民一人说的算。”据了解,三家子村属于半农半牧地区,草牧场面积近几千亩,而且都已发包给个人,每户持有草牧场证。近几年,罗来民在没有征得村民们同意的情况下,将部分草牧场卖给5个砖厂,而最终发给老百姓每人只有80元钱,有些人甚至还没有得到。据村民们介绍,草牧场卖给砖厂时,罗来民强迫老百姓签字,不签字的村民,罗来民开车带着人到其家中强迫签字卖地,而卖地所得款项大都下落不明。老支书张安康粗略地给记者算了一下,这几年,罗来民出卖村里土地有6000多亩,所得钱款去向不得而知。
    
     村小学被公然卖掉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国家始终强调要优先发展教育事业,然而三家子村小学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鸡、鸭、鹅、狗、牛、农用拖拉机和成堆的玉米,俨然一个住家居民的样子。据村民反映,两年前,在没有征得村民的同意下,罗来民将村小学以12 万元的价格卖给村民牛建华,所得钱财去向不明。由于学校被卖,村里的大多数孩子不得不去外地读书,许多老师也都转到了其他学校。 
    
     随后,记者找到了牛建华核实此事。牛建华对记者说:“村小学确实是我花12万元钱买的,学校共16间房子,占地40多亩。当初买学校时,并未与罗来民签订任何书面合同,只是以口头协商的形式决定的。” 
    
     在学校采访时,记者见到了三家子小学校长王立华。面对记者,他感慨万千:“学校两年前就卖了,现在这所学校里住家和学生在一个院子里,又脏又乱,学生的安全根本得不到保证。以前这所学校有老师8人,学生200多人,而现在学校只有13 个学生和两个老师,还包括我在内。事情我也向镇政府、花吐古拉镇中心校反映过,但没有得到解决,现在可好,学校也没有了,我向村委会抗议卖学校的事情,但谁听我这个小校长的啊!现在学校就剩下这几个人了,教育经费每个学期就是1000多块钱,夏天还行,也不用花钱,我和孩子们可以捡点柴禾烧点水;可到冬天,这1000多块钱连1吨煤都买不起,别说干别的了。” 
    
     就此事,记者采访了花吐古拉镇中心校副校长韩海英。据他介绍,三家子小学的事情是村上的事,与中心校没有直接关系。三家子小学与中心校是业务上隶属关系,卖学校这事是村委会做出的决定,他们无权干涉。他了解情况后,在今年上半年也曾向镇政府打过报告,但也没有得到解决。
    
     镇党委书记称不知晓
    
     在三家子村一天多的采访,通过村民口头诉说和出示各种证据,记者对罗来民暴力压制村民事件有了充分了解。11月11日上午,记者就罗来民在村内垄断粮食收购、暴力殴打村民、毁林卖地、公然出售村小学等事件采访了花吐古拉镇政府党委书记付哈日巴拉。付哈日巴拉表示:罗来民的事情镇政府掌握的不是很清楚,并且他是新上任的,有些事情也不了解,请记者跟科左中旗旗委宣传部联系。 
    
      专案组正在调查
    
     记者在花吐古拉镇未得到任何关于罗来民的信息,当日上午,记者电话采访了科左中旗政法委书记张彦忠。据他介绍,罗来民涉及的事情非常复杂,涉嫌犯罪,并很有可能具有涉黑性质,警方已经组成专案组,进行细致调查。记者返回三家子村时,在村委会看到,专案组正在找部分村民进行谈话,详细了解罗来民近年来暴力压制村民的事情。 
    
     记者手记:
    
     小小村官称霸一方谁之过?
    
     记者刚听说罗来民欺压老百姓一事时,多少还有点质疑。当真正深入到三家子村采访,看见村民用无助的表情诉说着被压制10年的痛苦经历时,记者震惊万分。现在,国家一再强调建设和谐新农村,可就是在离通辽市区还不到30公里的三家子村却是另外一番天地。在采访过程中,不管是老人还是妇女,记者听到最多的是:“2008年,罗来民被拘留,三家子村算是解放了!”也许有人会问,村民就没有反抗吗?这里的老百姓也试着迈出过这一步,但得到的结果却让他们失望,最后只能是委曲求全。如果不是这场命案,罗来民不知道还要逍遥多久。据村民讲,罗来民曾经是犯过罪的人。试问,这样的人怎么能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当上村支书?如果真要彻底地追究一下,背后的故事也许会更加让人寒心。(北方新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