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八九六四"共和国卫士"今安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0日 转载)
    
    [日期:2008-11-20] 来源:参与 作者:周天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近期,大陆网易论坛、天涯博客火爆地传播一个帖子:"共和国卫士"死于非命。天涯上很快被删除,但更多的网络论坛进行了转载。
    
    大致内容是:为曾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熊灿辉在广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被打致死讨公道。遇难者熊灿辉,今年39岁。1987年应征入伍,在部队入团、入党,受过嘉奖,荣获"共和国卫士"光荣称号。1990年12月退伍后安排在益阳市物资开发公司工作。因单位不景气,动员职工自谋生计。熊灿辉怀一技之长,于1995年在单位停职后到广州打工,最后的工作单位是广州市明创机电安装有限公司。据公司工友介绍,熊灿辉在今年9月20日中午因事离开公司外出。9月20日20时左右,广州市白云区太和派出所,以熊灿辉在其辖区一工地与人打架为由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扭送至广州市民政局精神病院"就诊"。
    
    根据该院病历记载,9月21日入院检查时,熊灿辉除左前额可见10mm×10mm的皮损,四肢及躯干可见多外皮肤破损外,其余检查均正常。截至9月22日11时30分(即熊灿辉入院34小时40分)该院的《护理记录单》仍记载"患者神志清","测生命体征平稳",入院后的吃饭、睡觉均无异常。但在15时零5分"病情突然恶化"至15时15分脉搏消失,呼吸、心跳停止,15时45分宣布临床死亡。该院的出院诊断为:
    
    1、猝死;2、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3、多处软组织挫伤。9月25日午时,熊灿辉的哥哥熊志军接到灿辉不幸死亡的噩耗,即领熊灿辉的妻子、女儿共6人于26日赶到广州市殡仪馆辨认尸体,发现熊灿辉头后有两处明显创伤,并有大量血迹,其中左后脑部裂口长达4至5公分,宽1公分,清晰可见。另胸部、背部、腿部到处伤痕累累,其状惨不忍睹。有熊志军用手机相机拍下的多张照片为证。残酷的现状彰显了熊灿辉的冤情,足以戳穿精神病院的谎言。熊灿辉之死在网上被称"又一起'孙志刚事件'的重演"。死者父亲熊齐晏还在网上呼吁"严惩凶手、讨回公道"。
    
    熊齐晏在呼吁书中证实其二儿子熊灿辉死于非命,还证实熊灿辉1987年应征入伍后分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93师高炮团五七高炮营。198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9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部队服役期间,历任列兵,侦察排中士班长。受嘉奖一次,并获"共和国卫士"称号。1990年12月退伍回家。
    
    1989年6月3日夜至6月4日发生在北京的民主运动惨遭中共军队镇压。6月30日,邓小平为首的中央军委为在镇压中死难的军人默哀,并授"共和国卫士"称号。通过查维基百科了解到,"六四"后有37名军人被挂上"共和国卫士"牌子,其中死者14人,生者23人,媒体有公开报道。但目前不得而知,到底有多少军人获"共和国卫士"牌子,这些军人经历20年风风雨雨之后,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媒体很少报道,六四也成为敏感词。如果说熊灿辉也是"共和国卫士",说明"六四"后镇压民主运动的解放军队伍中不止37名"共和国卫士",而有可能更多。
    
    据熟悉六四一些真相的一知情人介绍,1989年参加六四镇压的解放军士兵,当时的部队驻扎在山西忻州,六四前开往北京。六四镇压后,有一名河南籍参加六四的军人退伍回到河南故乡,在一家县级金融机构工作,月收入1800元左右,但现在收到经济萧条影响,工资被减少三分之一。
    
    这名六四参与者的现状应该比熊灿辉要幸运的多,但是在网上,遭遇不幸的熊灿辉的身份反而得不到网友的同情,一网友留言称:不知该说什么,昔日双手血迹斑斑来维护暴力专制腐朽政权的,今日成了这个政权下冤屈死去的受害者,现在开始联合起来给自己维权,只能说天理昭昭了。
    
    目前,广州媒体已披露一部分真相,熊灿辉死在广州民政局精神病院得到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证实,不过熊灿辉被称为"熊某",指"现该案的基本事实已查清,包括在工地肇事村民在内的11名嫌疑人被依法执行逮捕",但没有说明熊为什么会突然死于精神病院,以及民政精神病院有无责任,恐怕这个案件至今都还没有查清基本事实。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8/11/20) (Modified on 2008/11/2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炎黄春秋捧赵紫阳 遭整肃 正副社长被迫下台 六四将届20周年 政坛恐掀风暴
  • 温家宝接受美国电视采访避谈六四
  • CNN专访重睹六四照片,温家宝下巴微颤 (图)
  • 温家宝在美国谈六四,民主和西藏话题/RFI
  • 北京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已从外地回北京
  • 当局再拒家属见黄琦 六四天网内容仍更新
  • 当局再拒家属见黄琦 六四天网内容仍更新/RFA
  • 多名与六四相关人士遭当局监控或被要求离开北京/RFA
  • 《新京报》刊发六四图片确有「有预谋」?
  • 秘访鲍彤:邓小平应负六四最大罪责 (图)
  • 柳斌杰为六四镇压唱赞歌
  • 黑幕9:团派胡扬贩毒集团与澳洲民运六四公开斗法(图)
  • 《六四天网》快讯----毛庆祥、高海兵、邹巍三人今日(27日)一早, 被杭州警方抓走。
  • 中国天安门母亲:关于日本关西地区六四人道捐款的声明
  • 贵阳民众纪念“六四”19周年纪实/吴玉琴
  • 「六四」后许家屯为何非走不可?
  • 江曾抓捕姬胜德逼死姬鹏飞,与姬同情六四的立场有关/昭明
  • CCTV网站刊出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只字未提六四/RFA
  • 六四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中国留学生谱写六四歌曲压音像唤回历史记忆 /RFA
  • 国内论坛出现要求平反六四的藏头诗/郑存柱(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主题曲视听版,请提意见
  • 关于六四死亡人数:回复王丹的“回复”/封从德
  • 胡平:「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 王丹“六四死亡300人”一说需要纠正/封从德(图)
  • 郭泉:韩国光州事件与六四事件之比较/民主先声239
  • “六四”二十周年全球纪念活动 /杨建利
  • 国内网友设计的六四20周年纪念T-SHIRT/郑存柱推荐(图)
  • 听六四刽子手 讲述8964的惨痛
  • 海外民运全球公民行接力纪念六四
  • 中国民主党美西总部主席刘吉祥在六四协会敦促中国改善人权会上的发言(图)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的残奥会/阿海
  •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 张艺谋通过奥运开幕式再次影射六四镇压事件/郑存柱
  • 杨力宇:关怀大陆 促进民主——评马英九的“六四声明”
  • 郭少坤:寂寞的六四
  • 郭永丰:六四是实现民主绕不开的门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