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一只名叫胡石根的皮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9日 转载)
    [日期:2008-11-09] 来源:参与 作者:皮球 [字体:大 中 小]
    
     有一只皮球名叫胡石根。你不必惊讶皮球也会有名有姓,按照后现代的逻辑,或者说是党的逻辑,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只皮球。因为我们的党是一个后现代的党,并且早在后现代主义兴起前很多年便已经全盘后现代。后现代最大的特征是明明非常丑陋,却自诩是美到了极致,并且让人无论如何都弄不懂。在这世上,再有没有比党更切合这一特征之物。这个后现代的党在过去数十年一直试图“引领”我们走向现代化,令人不得不将其理解为一种倒退。 (博讯 boxun.com)
    
    言归正传,话说2008年8月26日,是犯人胡石根先生终于把牢底坐穿的日子。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一群“干警”,一大清早就用警车拉着他,从北京市第二监狱直奔西城区。这路上有许多诸如胡石根晕车的细节,我们按下不表,单表一干人等来到西城区德胜里一区12号楼准备将其塞进1507室时,却发现1507室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防盗门,而警察们却没有这防盗门的钥匙。遂召来开锁匠,撬之,然后入室。并告诉胡石根,你以后便在此居住云云。但胡石根对此屋只有使用权而没有产权,还是与人合租。
    
    至此,列为看官或许有些蹊跷,且容我慢慢道来。
    
    胡石根先生是一位反革命分子,并因反革命罪坐了十六年半的大牢。我们姑且不讨论反革命是否有理这一话题,因为这一话题足够写本大部头学术论著。在胡石根先生被捕之前,他是北京语言学院教师,在该校任教多年、拥有讲师职称并分配有一套住房栖身。因此语言学院有义务为胡石根提供住房,作为现在给他的补偿。因为与胡石根同一时代,拥有同样职称和工龄、教龄和同等住房条件的人们,都被分配了一套住房而胡石根却因为反革命罪入狱被晒在一边。
    
    北京语言学院位于海淀区,可为什么将胡石根安置在西城区呢?西城区德胜里一区12号楼,系水利规划院为其职工住宿所建,水利规划院曾经欠语言学院一套房子,便将此楼之1507号房间划归语言学院作为交换。是以,该楼之1507号房间当属语言学院所有。多年以来,语言学院一直拖欠该房间缴纳物管费及水、电、煤气等诸多费用,于是水利规划院一气之下,在该房间外加装了防盗门,试图阻止任何属语言学院之徒再进入该房间。这也就是警察们被迫撬门而入的缘由。
    
    你我看客大可不必纠缠于上述二院之鸡毛事。且说海淀分局的警察们入室之后,正得意洋洋间,忽然又有人破门而入。是谁?竟敢私闯警察所在之处?原来是一群人数更多的警察。此队人马来自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区分局。或云:“天下警察系一家。”莫非用膳时分已到,西城分局的警察们前来请来自海淀的同行们吃饭?大谬焉!只见西城分局的警察们将海淀警察们团团围住,怒目而视,劈头问:“你们是谁?从哪里来?谁撬的锁?谁准许你们撬锁?”按照北京市某管理条例,撬锁须经当地派出所同意,此地属西城区管辖,是以海淀警察无权撬锁。而开锁匠看到警察心生畏惧,并不知令他开锁之人来自海淀且未经当地派出所许可。平日里只有警察斥问他人,其他人有几个敢斥问警察?如今海淀警察遭到他人斥问,心中窝火,顿时面色先青后红,反问道:“我们是警察!你们又是谁?”西城区亦口称自己是警察,一时间双方都竞相比拼牛B,试图在牛B程度上将对方压下去,房间内颇有些剑拔弩张之势,空气骤然紧张。
    
    擅自撬锁有行窃嫌疑,西城警察遂当场询问在场人员,并记笔录以为证。无外乎姓名、性别、个人简历、家庭关系等等,外加“你如何进来?进来作甚?”之类。胡石根答:“我是户主”,“我走着进来的”,“其它一概不知”。海淀警察平日里威风惯了,虽惧惮对方人多势众,且又不在自己地盘上,却又不肯在自己同行面前丢脸,被询问时拒绝出示证件,双方陷入无休止的争执。胡石根先生刚出大狱,只希望离警察们越远越好,谁料出狱第一天就陷入一场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是非漩涡中。他和家人当场提出要回到语言学院安身,当时在场的海淀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东升派出所警察、海淀区司法局干部及语言学院工作人员等一干人等,穷尽口舌试图阻止胡石根回到语言学院。场面极其混乱,接近失控,四个多小时后,经北京市公安局调停,两边人马终于各自撤走。而胡石根迫于无安身之地,暂时在此栖身。
    
    胡石根暂时居住下来,但问题马上接踵而至。因为出狱的缘故,他需要重新落户,并办理身份证等一切相关档案。按党的一贯处理方式,胡石根入狱前为语言学院教师,一应户口档案均在语言学院。当他出狱后,也应当在语言学院重新落户并办理一切相关档案及证件。俗称:“哪来哪去。”此惯例已被党执行多年,全中国范围内皆是如此行事。可是第二天海淀公安分局便给胡石根开具了一张证明,上面要求胡石根先生前往西城区德外派出所落户,理由是所谓“按就地管辖原则”;而当胡石根前往德外派出所试图办理相关手续时,派出所连续两次以“办事人员不在”、“片警不在”之类令人无可奈何的理由推脱了事;第三次终于见到片警,片警又称:“没有接到上级通知”、“不符合哪来哪去原则”等拒绝接受。
    
    至此,事态已大概明了:胡石根是中国大陆著名的政治犯,海淀公安分局和西城公安分局都认为:如果将胡石根留在自己的地盘上,将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海淀分局遂借着语言学院在西城区有一间住房的机会,试图将胡石根一脚踢给西城分局。为此,西城分局大光其火,坚定不移地誓将胡石根踢回海淀。一场后现代的足球赛在两个警局间展开,胡石根扮演皮球而语言学院扮演比赛场地。这场比赛已经踢了两个月任未见分晓,其结果就是扮演皮球的胡石根先生只能当一个没有身份的“黑人”。
    
    我们再此不探讨究竟是胡石根先生犯了政治错误,还是党犯了政治错误这样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政治问题不该成为胡石根先生被人踢来踢去的理由。当然,如果胡石根先生真的从此成了一名“黑人”,其中的含义是他从此不必受受任何警察的管辖的话,我们应该恭喜胡先生。在中国,难道还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吗?

(Modified on 2008/11/10) (Modified on 2008/11/1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石根向海内外朋友致谢
  • 组建自由民主党的胡石根出狱,暫住北京/RFA
  • 著名民运领袖胡石根出狱
  • 胡石根今天出狱
  • 快讯:热烈欢迎胡石根先生明天出狱! 高洪明
  • 仍呆在黑牢的胡石根/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