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张宏伟与央视名主持王小X勾搭逼死前妻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延东警告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切莫为富不仁
    央视记者:寒国治
     (博讯 boxun.com)
(消息人士供稿博讯独家发表) 大陆著名的农民企业家、东方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在大陆的上市公司中可谓是前一百名的民营企业。在2008年之前,张宏伟还是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之职。他多次向人讲:我已是部级干部了。满脑子都是又当官又发财概念的张宏伟,为何在2007年末突然被去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和政协常委一职呢?一般的人知道其一那是因为在2006年——2007年间,南方报业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于2007年1月17日刊发了记者廖新军的文章《富贵逼人,张宏伟扶摇直上;人比富贵,老员工重算十年旧账》上以及重庆《商界》杂志发表了《兄弟,再见》的文章,两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揭露张宏伟发大财后将早期与之创业的兄弟们一脚踢出了公司,有的早年为其出生入死的兄弟,临死之前手里拿着东方企业集团的股票,可是却手无分文看自己的病。文章详尽地描述了介绍张宏伟与原黑龙江省体改办主任宋士河在东方上市后共同伪造黑龙江省体改委文件(1994年有人举报宋士河滥用职权在东方上市问题上造假,随即宋士河在张宏伟的帮助下潜逃至加拿大,现宋士河于2008年被中国政府成功引渡回国,此人正在公安部门交代在黑龙江省体改办任职期间的违法问题)。另外,文章还揭露了张宏伟与董事会的各别成员恶意串通伪造的股东名册、将韩国志、赵宏、王红林、安振轩等30多名原老的职工资产股和集体股侵为己有。
    
    从而使自己的股份从113万股,以几何基数变成了1.31亿股。人们不禁要问,张宏伟是以什么样的力量把个人财富从1993年的113万魔术般变成了1.31亿股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欺世盗名,抢劫他人的股权。
    
    此事刊发后,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全国政协副主席刘延东警告张宏伟要处理好此事,可是张宏伟口头上答应了,行动上仍然采用了欺下瞒上的做法。他利用32人中的个别人急于得钱的心态,在不给大家看协议和协议补充条款的前提下,诱逼30人签订了显失公平的股权转让书,及不得向新闻界透漏的保证书后,才仅给30名股东按每股一元钱兑现。事后32名原老得知上当后,正在向哈尔滨市南岗法院起诉张宏伟,要求法院撤销显失公平的协议。可是南岗法院至今没有按审限依法判决。
    
    使张宏伟失去政协常委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第二个因素是张宏伟2005年夏天返回哈尔滨,与之离异的张宏伟第二个妻子李XX,希望张宏伟能够帮助解决一下生活上的困难。这些年张宏伟与央视名主持王小X等影视名人搞得火热,当时,他正与王小X在哈尔滨度假。那里有心思理会已年近半百的李XX:拥有几百亿的张宏伟对李XX说:“你困难与我何干,你生的孩子我已送到美国了,你死不死,活不活是你自己的事……我不会给你一分钱。”张宏伟刚进哈尔滨干黑包工时,李XX就不顾家里的反对跟着张宏伟拼搏奋斗,给张宏伟的工人们烧火做饭。为张宏伟的原始积累也做出过很多贡献。今日把一切都给了张宏伟的李XX,不想张宏伟对他这样说。李XX气得七窍生烟。
    
    李XX从朋友处得知张宏伟带着王小X回哈逍遥,连见自己一面都不肯,于是一赌气从哈尔滨市道里区高谊街高楼上跃出,以死抗议张宏伟的不仁不义,临死前写下一份遗书,控告张宏伟的不仁之举。
    
    尽管张宏伟与王小X有着勾勾搭搭的特殊关系,可是张宏伟每次在政协会上,电视机里露脸频率仅次于贾庆林,刘延东,那可不是王小X的魅力作用。那是因为他每次都要至少给央视跑政协新闻记者每人大把大把的钞票,才可以回回给特写,闹个特别脸熟,否则张宏伟仅仅是个常委怎么可能比排在十名以后的政协副主席们出镜率还高呢?
    
    至于张宏伟为富不仁的故事实在是太多太多,大陆的企业家没有道德良知实在不少,但向张宏伟这样的敢于拿自己前妻生命不顾的可谓少而又少。
    张宏伟现已派东方集团办到重庆和上海等地封杀新闻报道,可是他打错了算盘。对他的恶劣的行为的揭露,现在才刚刚开始。
    
    附件:《21世纪经济报道》的原文
    
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的资本血汗往事

    2007年01月16日 09:34 21世纪经济报道
    
    
      富贵逼人 张宏伟身家扶摇直上 人逼富贵 老员工重算十年旧账
      哈尔滨、上海报道 本报记者 廖新军 
      30年前一起在泥里水里滚打的创业伙伴,如今却有反目成仇之势。   
      十多年了,一直很少联系的东方集团(行情,资讯)(600811.SH)的几十位创业老员工,开始经常碰面。是股改把他们聚在了一起——2006年7月,东方集团的股改方案出台。   
      “不是说股改后一段时间内,可以抛出一部分股票,然后几年内可以全部流通吗?”这些自称文化程度不高、出身农民的老员工聚在一起探讨着。他们手里都攥着一张年代已久的,上面有现在的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当年的亲笔签名。   
      然而,他们这些股票要流通恐怕有障碍,因为他们持有的是职工资产股,发行人是东方企业集团,而不是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在和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以及公司管理层交涉了几个月之后,这些创业元老们发现,他们手里的股票似乎无法获得公司的认可。   
      于是,32位当年与张宏伟一起创业的元老们急了。他们推选了其中7人组成“股东维权委员会”,准备通过法律手段,向以前的创业伙伴张宏伟讨说法。   
      争议285万股原始股 
      “张宏伟的爸爸是东方集团前身呼兰县杨林公社建筑工程队真正的创始人,当时担任党委书记职务,而张宏伟那时只是工程队的3个工长之一。”聊起东方集团的往事,老员工李文有侃侃而谈。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集团的股东,直到最近从工商局调阅资料时才知道,股东名册中我的名字都没有了。”另一位老员工、原持有东方企业集团8.7万股资产股的张洪全把话题引到他们如今的痛心事上。   
      张洪全现任东方集团哈尔滨东方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1982年,年仅16岁的他即进入东方集团,先后做过木匠、小工、泥瓦匠、司机等。   
      除张洪全外,在32位欲维权的老员工中,被剥夺了股东资格的还有赵志、韩国志、王鸿林、安振邦等8人。   
      据他们叙述,32位股东持有原始资产股合计285万股,多年滚动已增至大约2280万股。按2007年1月12日每股8.68元的价格算,这部分股权市值约为1.97亿元。   
      赵志向记者提供的一张年代已久的显示,在当初分配资产股时,赵志享受副经理待遇,被分配了30.85万股,而张宏伟当时是经理,其名下为113万股。   
      据创业元老们介绍,1978年10月,赵志是与张宏伟一起带头从呼兰县杨林公社到哈尔滨闯天下的人,当时他和张宏伟都担任工长,此后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并出任公司改制后第一届董事会董事。   
      但在东方集团招股与上市说明书等公开资料披露的首届董事名单中,记者未发现赵志的名字。包括赵本人在内的多位创业元老都说没有看过有关的上市资料,但都肯定地说:“赵志当董事的事当时是集团高层开会宣布过的。”   
      据赵志等人介绍,东方集团前身为呼兰县杨林公社建筑工程队,后成为哈尔滨东方建筑工程公司。1988年,经黑龙江省经济技术合作委员会批复同意,以哈尔滨东方建筑工程公司为主,与其他几家公司一起合并组建东方企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898万元,企业性质为集体国营联营,负责人为张宏伟。   
      1989年,经黑龙江体改委批准,东方企业集团公司进行股份制试点,注册资本被核定为3460万元,由企业法人股和个人股构成。   
      1990年3月至4月,东方企业集团向社会发行股票3500万股,其中内部职工股310万股。   
      “310万股职工股中,一部分是原职工的个人资产股分红未发放现金而折合成股票,另一部分是职工现金购买的。”几位老员工介绍说。   
      1992年12月,东方企业集团改组设立了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1993年12月,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4000万股股票,并于1994年1月在上交所公开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企业。   
      而据上市公告书披露,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992年设立,注册资本中3000万法人股由东方企业集团以部分资产投入。   
      “这3000万内部资产股中,除集体保留2100万股外,其余900多万股按个人贡献、职务、工龄等指标被分别划到职工名下,并发给职工资产股股票作为凭证。”几位创业元老介绍说,“另外,按照公司当时的章程规定,保留的2100万股集体资产股也是由当时持有900万股的全体职工股东所有(参与维权的32位股东持有原始资产股合计285万股)。”   
      至2006年底,股改后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东方集团25.54%股份,市值20亿元左右。东方集团还持有上市公司锦州港27.13%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持有民生银行3.42亿法人股,占4.71%的股权,为第四大股东;持有新华人寿9628.8万股股票,为第一大股东;同时也是海通证券、民族证券的大股东之一。   
      北京街头追赶张宏伟   
      2006年7月,东方集团股改方案出台后,创业元老们认为既然全部股票都可以流通,那么公司就要给他们持有的股票一个说法。于是,他们派韩国志作为代表到北京找公司董事长张宏伟。   
      韩国志1985年来到东方集团,先是给集团党委书记当司机,后被先后派往北京、海南分公司工作,1995年后未被公司安排工作。现在,他是32位老员工推选的股东维权委员会的秘书长。   
      “我在北京期间多次到公司找张宏伟,都被公司的人挡驾,没见着他。”韩国志说,无奈之下,他只好天天蹲在公司门口守候张宏伟。   
      2006年7月底的一天,他得知张宏伟要去东方家园开会,就守在公司门口等了一天。到凌晨1点多钟,见张宏伟乘车出来,他也打车跟在后面。   
      “这时,可能是张宏伟发现后面有人跟踪,于是报了警。”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来了10多辆警车将跟在后面的他拦了下来。由于10多年没见面,张宏伟起初没认出韩国志来。   
      此后,警方将张宏伟、韩国志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其间,有民警建议张宏伟,既然是老同事有事来找,还是在公司接见为好。   
      次日,张宏伟在公司接见了韩国志。据韩国志说,在得知他的来意后,张宏伟表示,公司认可老员工们的资产股,至于怎么给、什么时间给,公司在研究后会拿出一个方案来。张宏伟说自己很忙,以后就不要来北京找他了,有事可以电话联系。   
      据韩国志说,2006年8月6日,东方集团曾派人到哈尔滨调查,此后就没了音信。   
      “那段时间,我打了好多次电话,张宏伟连电话也不接了。2006年8月份我再次到北京找他,他也不见我了。”   
      由于张宏伟是全国政协常委、工商联副主席,韩国志就带着股票凭证、公司章程以及体改委有关文件等资料,在中国证监会、全国政协信访部门、全国工商联上访。   
      随后,32位元老决定请证券维权律师严义明帮助他们打官司,起诉东方集团以及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要求确立他们作为东方集团或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地位,并维护股东权益。   
      2006年11月份,创业元老之一的马元顺、李文有等人相继接到已经10多年没有联系的张宏伟打来的电话。据元老们说,在电话里,张宏伟和他们叙了旧,回忆当年一起创业的情形。   
      股东签名真伪   
      一个月后,2006年12月15日,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给32位老员工回函称,公司对原东方企业集团公司职工资产股相关权益给予了高度关注,成立了由法律、财务人员参加的专门处理小组,不仅查询了工商档案,还查找了大量的历史证据。   
      公司给这32名创业元老出具了一份法律意见书。   
      法律意见书认为,32人所持有股票凭证系原东方企业集团(现已更名为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向职工核发的职工资产股凭证。由于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同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两个独立的企业法人,因此,“依据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去主张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在法律上是错位,无法得到法律上的支持”。   
      法律意见书还认为,根据黑龙江省体改复(1992)132号关于的有关规定,32人中有韩国志、赵志、安振邦等8人较早因个人原因离开了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不再享有该职工资产股。   
      “鉴于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于1995至1997年的规范化整治,该公司原有的集体资产股和职工资产股结构因被规范化的股东结构所代替而自然失效,基于此,现主张权利的32人所依据的职工资产股凭证已失去法律效力。32人中被列入规范化股份公司的股东名册里的24人的相应权利,可与其他同类型股东一起依据公司法及公司制度的规定,由贵公司统一研究相应方案。”   
      东方集团的这份法律意见书显然没有说服这些创业的元老们。   
      几位创业元老分析,张宏伟开始答应认可他们的资产股,后来却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原因在于东方集团派律师到哈尔滨查阅资料时发现以前的一些原始证据已经销毁了,而且又造假了一些新股东名单的资料,“于是他干脆就打算不承认我们的资产股了。”   
      赵志、马元顺、李文有、韩国志等老员工指出,国家体改委体改生(1993)145号文中,明确了“1992年12月,东方企业集团改组设立了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集团),原持有东方企业集团股份的个人股东转为持有东方集团的股份,并同时放弃对东方企业集团的权益。”   
      至于律师所谓的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5至1997年的“规范化整治”,这些老员工表示,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根本没有召开股东大会,也没有通知他们。   
      从工商局调阅的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显示,参与维权的32名老员工中,有24人名列其中,李文有、马元顺等老员工指着自己名字后面的签名说,以前从没见过这份东西,上面显示他们的股份数、身份证号码等是相符的,但“其中的签名除张宏伟是他自己的字迹外,其余的签名基本上都是假的”。   
      记者反复确认时,他们表示,这24人肯定不是自己的签名,而其他熟悉的股东签名也不像是其本人的字迹。   
      更让老员工们不理解的是,从这份名录上看,他们这24人以及其他大部分小股东的资产股股数不变,从几万股到几十万股不等,而张宏伟的资产股数量,1994年还是113万股,1995年规范化后,突增至1.315亿股。   
      “我们的资产股数量不变,他的股数1年提高了100多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不可能一下子变出这么多资金来增资。”   
      而在规范后的股东名单中“落榜”的8名老员工,更是直指张宏伟侵吞了他们的股份。   
      “按照1991年公司章程当时的规定,保留的2100万股集体资产股也是由当时持有900万股的全体职工股东所有。”几位创业元老介绍说。   
      “公司来函说我们因个人原因离开公司,不再享有职工资产股了。这是什么道理?”韩国志回应说,他是1995年原来开的车被换了之后,公司没有再给他安排工作,觉得无脸呆下去,只好回家,但当时并没有与公司签订解聘合同。   
      而赵志则是1995年下半年因病在家休息,此后公司没有安排他工作,而他也一直没有出去找工作。“我现在还是东方集团的人,因为公司从未正式解聘我,也没有宣布我退休。”   
      更感到纳闷的是张洪全,他至今仍然在东方集团工作,一直没有离开,怎么自己的名字在上也没有了呢?   
      李文有、马元顺等人则解释说,1994年东方集团上市后,随着公司发展新的业务,需要吸引层次更高的人员加入,而这些创业元老由于基本上是农民出身,文化素质不高,不太符合公司新阶段的要求。   
      “于是,1994年上市以后一段时间里,将原来的创业元老们基本清理出局。”   
      据这些元老们转述,公司采取的方式是,将大部分创业元老们搁置起来,自己能找到资金或建筑项目就继续做,否则就让你闲着,既不发工资,也不宣布你退休发退休金,更没有劳保。   
      就老员工们反映的问题,2007年1月15日,记者采访了东方集团董事会秘书金波。金董秘表示,知道股东闹资产股的事情,但这与上市公司无关,那些股票是控股股东东方实业集团股份公司发行的。   
      “他们已经找过多次了,也来过上市公司。我们跟他们解释过多次,资产股的发行、以后的处理都是依据发改委、人民银行有关部门文件、公司规章制度办理的,我们也给他们看过了有关文件。”   
      金董秘建议,要了解更为具体的情况,请联系集团负责法律事务的张律师。   
      同日,记者拨通张律师的电话,一位自称其同事的员工说张律师刚出去,有事跟他说也一样。但记者一提及资产股的事情,他又表示不清楚情况,而且,他自称是新来的员工,没有张律师的手机。   
      再次拨打该电话时,电话被掐。至截稿时为止,记者一直未能联系上张律师。
    金彦芳的"遗情书"
    
     富贵勿相忘。黑土地上汉子们常以此教诲子女。但,张宏伟,东方集团董事长,近日被人指为"有违此训"——在他的资产多得几乎"沦落"为符号之时,有33位与他出生入死的"老弟兄"群起"控诉"。
    
     一桩陈年"资本血汗"往事,被那些迟暮却贫病的人述出,格外凄凉。
    
     "张总啊,毕竟我在东方创业初期做过贡献,帮帮我,救救我,就算我死了,也请张总帮我兑现资产股,帮我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这是身患肺癌的金彦芳去世前的最后要求。
    
     记者强忍了几次干呕,在东方前高工于长鹿家里。拥有5.2万股资产股的于,被东方集团劝退后,以摆地摊渡日,如今已半身不遂9年,他那5.2万股非但没享受过分红,更遑论流通?
    
     据统计,除张洪全外,另32位股东持有原始资产股合计285万股,经多年来滚动已增至大约2280万股。按2006年1月12日每股8.68元的价格算,这部分股权市值约为1.97亿元。对于这些股份,东方集团不予承认:"依据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去主张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在法律上是错位,无法得到法律上的支持。"
    
     一个细节耐人寻味。张宏伟的资产股数量,1994年还是113万股,1995年"规范化"后,突增至1.315亿股。而他那些老伙计中,在"规范化"后,大多数均无变化。就在1994年,东方集团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企业。自此之后,张宏伟的事业如日中天。
    
     但当年与他一起创业的33位员工,却晚年凄惨,最潦倒的时候,有人曾在菜市场捡过剩菜回家吃。
     "金彦芳原来是国有企业的业务骨干,她的工作能力很强,也是一个性格很要强的知识分子。"东方集团(600811.SH)的几位创业元老一致评价说,"她在东方集团创业初期,为公司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公司另一元老于长鹿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已经发黄的文件——呼兰县乡镇企业管理局下发的<关于张宏伟等同志任职的通知>(1989)26号文件。该文件为哈尔滨东方建筑工程公司任命了4名主要领导,其中张宏伟为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金彦芳工程师为经济负责人;高级工程师于长鹿为技术负责人;另有一名张姓同志为财务负责人。
    
     显然,金彦芳是东方集团早期创业的核心骨干之一。
    
     马元顺等创业元老认为,"不能说东方集团没有她就不行,但可以肯定地说,在东方公司的初期,她起了很主导的作用。"
    
     但是,这样一个创业功臣的晚年,却没钱治病。2006年10月10日,肺癌夺走了她的生命。
    
     去世的那个晚上,她与几个子女最后的谈话是关于手中的15.7万股东方资产股。
    
     金彦芳,1956年毕业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校,毕业后一直在黑龙江省建委系统工作,任工民建工程师。1983年,黑龙江省建工局下属的省联合总公司将其派往联合单位——哈尔滨东方建筑工程公司——从事合同预算工作。1985年,省联合总公司中断与东方建筑工程公司的"联合"关系,金彦芳被调回黑龙江省住宅建筑工程公司任主任工程师(正科级),兼经营部副主任。
    
     "东方建筑工程公司当时承建的检察院大楼合同预算及投标都是我搞的,手头工作别人接不上手,东方公司想挽留我继续搞完工作,于是我利用业余时间帮助东方公司做些预算,东方公司当时给了我一些补助费。联合总公司领导借机整我。"金彦芳在1987年8月2日写给黑龙江省人才交流开发公司领导的一份求助信中说。
    
     1987年8月27日,黑龙江省住宅建筑工程公司发文黑建字(87)第33号,称金彦芳1985年3月回到公司任职后,"不安心本职工作,利用迟到、早退、请事假、无故旷工,背着公司继续到东方建筑工程公司工作,并逐月领取工资等项收入5556元",公司决定给予金彦芳除名。
    
     2006年3月27日,重病中的金彦芳自知活不了多久,于是给张宏伟写信回忆说,"1983年我48岁,有着成熟的管理和技术经验,在你事业起步初期,需要我的技术和经验,所以你几次到我家力邀我到东方工作。我看你是干大事的人,于是为了东方的事业,1987年,我一个52岁的女同志放弃了安逸的国营工作和晚年生活的保障,冒着被单位除名的风险最终加入东方公司。但我当时坚信,跟着张总,肯定不会错。"
    
     "我为东方的事业做出了什么贡献、培养了多少人才,张总你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金彦芳写道,"1995年,我为东方工作了12年,而此时东方已经成为了国内外知名企业,这一年我60岁,被东方董事会退养,没有退休工资,也没有任何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我曾于1995年2月写过一封信给张总和公司董事会,请求帮助,但最终石沉大海,我仿佛又一次被除名了。"
    
     金彦芳在1995年的信中曾说,"我个人当时不愿退养,因为第一,我与东方的事业有感情,第二,东方集团事业干起来,我愿意继续做贡献,第三,也是为了解决个人的生活费用问题。但既然是董事会的决定,我也只能接受。"
    
     金彦芳的儿子介绍说,事实上,关于妈妈的退养,公司也未办任何正式的手续:退养后,妈妈年老多病,经济拮据,主要靠子女抚养生活,出钱看病。
    
     2004年前后,金彦芳被确诊为肺癌。由于没有医保,只能自费治疗,一年就花了十几万元。
    
     金彦芳在信中说,"由于已经多年没有收入,孩子们都挣工资,不富裕,到处筹钱给我治病。我不堪重负,要强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承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瘦得只剩下70多斤,做心电图的夹子都夹不到脉搏了。于是,我想到了那15万股资产股,当时说会分红利。"
    
     "唉,我还欠那么多外债,张总啊,毕竟我在东方创业初期做过贡献,帮帮我,救救我,就算我死了,也请张总帮我兑现资产股,帮我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这是,金彦芳在信中的最后言语。
    
     据金彦芳儿子介绍,一直以来,尽管对外欠了很多钱,但妈妈多次提起持有东方原始股票,还债没有问题。"她把资产股当成了救命稻草。"
    
     2006年7月,几个老同事来看金彦芳,谈起资产股的问题有可能得到解决时,尽管她已经病入膏肓,但依然强忍疼痛,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2006年10月10日晚上,金彦芳把儿子、女儿叫到床前,把股票拿了出来,并交待说:"儿子啊,我病了这么多年,花了不少钱,做妈妈的拖累了你们几个了。几个同事也来找过我了,你要好好保存这些股票,东方公司会有说法的。"
    
     "说着说着,她头一歪,就这样去了。"金彦芳40多岁的儿子,回忆此时,满眼泪水。
     高工于长鹿的晚年
     在哈尔滨零下20摄氏度的一天,记者来到东方集团前高级工程师于长鹿位于6楼的家里,刺鼻的气味预示着房间久未通风。
    
     采访过程中,记者强忍了几次干呕。
    
     一进家门,记者看到走廊、房间里除了堆满了覆盖着厚厚一层灰尘的一捆捆书籍外,就剩下一个破烂、简易的桌子和几把一层污垢的破旧椅子,房间里唯一的电器是一架21寸的旧电视。
    
     "不好意思,我几年前就已经半身不遂了。"于长鹿艰难地挪来其中一张破旧椅子叫记者坐。
    
     <21世纪>:听你以前的同事们说,你曾经是公司唯一的高级工程技术人员,为东方集团初期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
    
     于长鹿:我1953年毕业于哈工大土木系。1982年前在哈尔滨教育局工作,1982-1985年在市建委下属城建干校工作。1985年因与顶头上司有矛盾,离开建委到过很多建筑公司,最后到了道里区一家国营建筑公司。因为都是国营企业,一直有退休金、劳保等福利。
    
     1989年东方在全市建筑行业企业资质审查时,连一个有证的工程师也没有,只评为承包6层以下的四级建筑施工企业。而哈尔滨规定,楼房必须盖7层以上,意味着四级施工企业无权在哈尔滨承包建筑工程。当时负责资质审查的建工局领导向东方介绍了我。
    
     1989年12月,东方公司派人找到我,好话说尽,要我调档案加入东方。按照规定,三级企业的技术负责人必须具有本专业工程师以上技术职称,因此我一调入东方建筑公司,东方公司马上通过了资格审查,被评为三级施工企业,可以承包7-12层的楼房以及21米跨度以下的厂房。可以说,我的加入为东方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21世纪>:就这样你进了东方公司,并且一直在东方工作吗?
    
     于长鹿:经过一年的观察,1991年我听同事议论说,东方不可能给退休金。我当时已经57岁了,赚工资到哪里都没问题,退休后能否拿到退休金是个大问题。
    
     公司一位副总裁也明确表示,退休后没有退休金。而张宏伟在公司成立几周年的一次讲话中说,东方公司有一个竞争优势,就是没有退休金的负担。这与当初劝我来时公司的说法大相径庭。听了两位老总的话,我经过一番思考后决定辞职,调离东方,去了黑龙江省城研建筑公司,因为它是国营的,有退休金。
    
     两个月后,当时东方建筑公司的人事科长齐淑清三番五次劝我再回东方,说了许多好话,让我帮东方的忙。因为几个月后,就是1991年底施工企业的资质审查时间,东方公司的资质审查又面临通不过的状况。我于是提出了两个条件,满足了这两个条件才回去:一是必须保证每个月给我开工资;二是保证退休后给发退休金。当时东方建筑公司经理戚善义答应了,还给我写了一个保证。1991年5月,东方公司筹备股份制的事,经理也说了:"如果你能成为股东,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有退休金,有医疗保险,有股票,还有红利。如果成不了股东,公司保证在你60岁后每月至少给你开200元以上的退休金。"按当时的收入标准,退休金有这么多相当于中等收入了。
    
     在这些保证下,我又调回到东方建筑公司。1991年底,东方公司的资质年审通过了。
    
     1991年11月26日,我被省人事厅评为高级工程师。东方公司有了我这个高工,就可以晋升为二级建筑企业,有资格承包30层以下的民用建筑、30米跨度以下的工业厂房和100米以下的水塔烟囱等构筑物。
    
     在当时的哈尔滨,有二级资质的建筑公司不超过10家,可想而知,我对公司的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
    
     除了1989年、1991年企业两次晋级和每年的资质审查合格外,我的高级工程师证书还起了一个大作用:东方企业集团在向省体改委申报股份制试点的申请文件中,需要报有高级职称的职工人数,虽然人数报了不少,但真正具有高工证书的,只有我一个人。
    
     后来公司股份制试点批了下来,我的高工证书资格所起的作用不言而喻。因此,我不仅对东方建筑公司,对后来的企业集团也是有贡献的。也正因为如此,我的个人档案此后一直放在集团,而不是建筑公司。
    
     分配资产股时,尽管我进入公司的时间不长,但我交了1000元,获得了5.2万股。
    
     <21世纪>:对于资产股,你有何想法?
    
     于长鹿:1994年9月,公司上市快一年了,集团动员我、安振邦、金彦芳、玄东春4个人退休,集团当时的人事处长于剑平对我们四个人说,用你们的资产股每年的分红作为你们的退休金。但时至今日,东方企业集团从来没有给职工资产股股东分过红!
    
     1991年,企业集团成立,并开始实行股份制。1993年、1994年,大家都吵着要分红,每个股东一年都是几万元,但公司只是宣布了一个分红的钱数,我当时还做了笔记,始终没有给过钱,直到现在也没有一次现金分红。不分红,我们几个人的退休金就等于零!
    
     <21世纪>:那你退休后靠什么生活?
    
     于长鹿:我退休前的工资是每月1300元,退休后就没有了退休金、医保等,生活一下子失去了来源。
    
     1996年,我们几个退休老人曾给公司董事会及张总写过报告,请求落实退休金的问题,公司一直没有回应。1997年,我们又将这封信复印后发出去,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我被劝退休后,由于没有收入来源,1994年开始摆地摊,出早市、摆夜市,卖过线头,一个赚几厘钱,也卖过服装。1998年5月,由于生活没有着落,精神压力特别大,很容易上火。一次最严重的上火后,就半身不遂,瘫痪了,至今,我已经病了9年。
    
     "我们不羡慕张宏伟的亿万财富,只要求收回我们自己的一点点活命钱,该多少就是多少,也不多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11/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央视主持人王志任丽江副市长有违法律程序
  • 央视主持人王志挂职丽江副市长引发争议
  • 央视主持人张政任新疆自治区主席助理(组图)(图)
  • 网友韩江雪自拍山寨版《百家讲坛》挑战央视
  • 中共当局下令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 中共当局下令央视停播毒奶节目 民众知情权被剥夺
  • 奶业三巨头汇聚央视 首次共同致歉承诺喝放心奶 (图)
  • 凌沧洲:"另类杨佳"掌掴央视满清史家,大陆论坛喝彩一片
  • 三聚氰胺含量,央视竟比甘肃日报少报整10倍(图)
  • 央视继续播“毒奶粉”广告 (图)
  • 张斌称胡紫薇再闹央视是假新闻 感谢记者关心
  • 安徽卫视称央视施压致中秋晚会提前举行
  • 前央视导演赵安提前出狱 狱中当编辑改造积极
  • 游动字幕干扰 潜山央视2套看奥运别扭(图)
  • 五藏独人士央视大厦挂示威条幅被捕
  • 央视曝光新型坦克大批列装北京军区 (图)
  • 央视将打破惯例 首次不延时直播奥运赛事 (图)
  • 央视再爆失误受质疑:发言人变“发炎人”(图)
  • 被双规的王益曾和央视刘芳菲到云南深入考察(图)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打油诗——评央视新闻联播
  • 我们看不到央视国际 CCTV4
  • 央视报道三鹿,《每周质量报告》也蒸“纸馅儿”包子/浦志强
  • 央视强暴《东方早报》让全民不安
  • 从一段荒唐的历史看央视的进步
  • 央视播出的某些新闻,为什么如此吓人?
  • 福建灾民愤怒声讨央视:别播新奥尔良了
  • 前央视导演赵安的昨天就是张艺谋的今天
  • 空前的阵容:央视奥运报道六宗罪/李高升
  • 央视又树立胡雪岩为成功者榜样意欲何为?/鲁国平
  • 来看央视节目中一位历史学家的混账逻辑!/鲁国平
  •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 时评央视镜子门露腿门补妆门为何一再被发现 (图)
  • 亘古不变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央视的脸上(2008.06.15新闻有感)/ChangeZhao
  • 广州市一良心未泯的医务工作者恳请到央视焦点访谈来跟踪报道
  • 看央视直播水塔爆破所想到的
  • 驳央视责任编辑孙洁无耻的《衡量人性善恶的标尺》
  • 赵女 : 赵普,你为什么不抗议央视领导对你的表扬?
  • 刘逸明: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 雪灾报道太CCTV 央视逼湖北人说出真相
  • 林泉:胡紫薇央视问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