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年轻藏人驳徐明旭:无知和偏见——驳徐的《年轻一代藏人为何仇汉?拉萨314事件反思》(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7日 转载)
    
    [日期:2008-10-27] 来源:参与 作者:扎仁博 [字体:大 中 小]
    
    
    
3月14日的拉萨


3月14日的拉萨
    
    
    

年轻藏人驳徐明旭:无知和偏见
    

——驳徐的《年轻一代藏人为何仇汉?拉萨314事件反思》
    
    
    
    
    
    扎仁博
    
    
    
    
    
    
    

一、遗忘不等于没有——让人“惊醒”的3·14
    
    
    
    就像徐所说,3·14事件之前,“许多中国人可能以为西藏已经太平,中国的青年则可能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个西藏问题,而且如此严重。”确实,拜中国政府所谓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宣传,和信息封锁、过滤的愚民政策所赐,西藏问题就像文革和六四等中国其他不应该忘记的事件一样,已被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遗忘。
    
    
    
    但是掩盖和遗忘不代表不存在。中国政府一直以来的错误政策,致使西藏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严重,3·14的发生就是明证。而在3·14之后,情况也没有得到任何好转,反而变得更恶劣。此次3·14不仅让全世界感到震惊,即使连西藏问题的研究者,甚至西藏人自己都对这个事件的影响性感到惊讶。如果要反思,那么我们要反思的是其背后的真正原因。
    
    
    

二、赤脚郎中莫乱讲——3·14事件的原因是仇富吗?
    
    
    
    徐指出3·14的原因在于藏人“仇富”。那么,就先谈谈“仇富”的问题。
    
    
    
    徐引用了孔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句话出自《论语·季氏》,原文是:“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意思是说,国家要把社会秩序稳定放在首位,不要担心人口少,也不要担心贫穷,只要有安定的环境,远方的人就会归服。要知道,孔子还说过“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意思是说,富贵是人人都有的欲望和要求,贫贱是人人都想摆脱的,但如果不能用道德的方式去争取和摆脱,那么就宁愿贫贱而不要富贵。虽然用“仇富”和“原罪”的字眼来表达不是特别严谨,但可以说,社会资源分配机制极端不平衡、公平竞争机制极端不健全造就了“原罪”,然后才有了“仇富”。所以,为什么徐只谈作为不公平之果的“仇富”而避谈作为原因的“原罪”? 再说,两级的贫富分化在整个中国都很明显,称这个理由为3·14的“原动力”显得过于肤浅。
    
    
    
    藏人自古以来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而如今在中国政府或直接或变相的“分而治之”、“以夷汉化”、“ 喧宾夺主”等政策下,藏人在自己的家园上被边缘化,在自己的土地上沦为弱势群体。而外来的移民——基本上是汉人,则是当局实施这项政策的主要工具,同时他们也是这项政策的受益者和支持者。冲突的真正原因,根本就不是徐所谓的“仇富”,如果中国政府仍旧以“文明的施恩者”、“解放者”的姿态而行“文明的破坏者”、“统治者”之实;如果这些外来的移民继续挟当局之威以“淘金者”和“征服者”的面目出现;如果当局不让藏人保护和传承自己的文化和信仰;如果当局不保障藏人基本的合法权益,那么西藏问题的历史时钟,就永远只能在冲突的积累期和冲突的爆发期之间恶性循环。
    
    
    
    要指出的是,徐提到的1967年底特律黑人暴乱和1992年洛杉矶黑人暴乱并非因为仇富,而是由于民族歧视而引起的,所以谈何“西方民主国家对仇富暴徒的反应是严厉镇压,美国约翰逊总统与老布什总统都曾开枪镇压”?另外,被烧死的以纯服装店员工的真正故事为:那几名乡下来的藏族姑娘原在以纯服装店打工,辞职时工资被汉人店主久拖不还,多次索要无果。烧店时,黑心的汉人店主明知员工在里面却从外面反锁了店门自己溜之大吉。而放火的女孩是想把店给烧掉来报复汉人店主,却根本不知道里面还有人。徐丝毫不了解事实,不尊重实际,全凭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先入为主,说什么“细想不足为奇:这3名凶手平时最眼馋的不就是漂亮的服装吗?她们平时没有大量的钱买服装,自然就嫉恨服装店与店里的人,藏独暴乱一发生,她们就趁机发泄。”这种不负责任的天马行空式想像在徐的文章中处处可见!
    
    
    
    不可否认,3·14事件中含有暴力的内容,其中或许有些仇富的心理——就像中国的其他地方一样,西藏也存在着很多同样的问题——但这个绝对不是主要的原因。没人攻击藏人的店,除非他误以为是汉人的店,当时所有挂有哈达的商店和车辆都丝毫未损。表面上,此次事件表现为民族间的矛盾,但其背后是对当局的不满。如果当局真正关注民生,关注本地居民的利益,关注民族间的平等,那么就不会有民族间的仇恨或者这种仇恨不至于这么深。从这个角度讲,3·14的受害汉人和藏人其实都是当局政策的受害者。
    
    
    
    徐明旭先生本来是个文艺工作者,一九九零年定居美国后随着与国内的联系中断,创作思源也渐趋枯竭,进而转向西藏问题的政治评论。他所有言论的基础是二十七年前也就是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前,在西藏文学编辑部的四年工作经历以及所看过的据他说是跟他观点类似的几本书。
    
    
    
    藏人作家嘉央诺布先生把刻意创造出怀疑和误解的,所作的损害超过任何好处的,以西藏为主題写作的人士称为“赤脚专家”。
    
    
    
    Donald R. Gannon说“事实很少的地方,专家却特别多”。正是这些赤脚郎中混淆人们视听,对人们了解西藏的真实情况造成很大的损害!
    
    
    

三、被强奸者的紊乱心态——徐的“恩将仇报论”
    
    
    
     徐用“恩将仇报”来描述藏人精英对自由和人权的追求,其“施恩者”和“占有者”的心态显露无疑。如果是从张庆黎之流说出这样的话让人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但从一向自称是中国政府的受害者的徐明旭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让人对他的反省精神和其人格感到遗憾。这就像一个人被强奸的次数多了,竟然也对强奸者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当面对另一个和他一样被强奸的人时,居然也以施暴者的姿态自居!这种被强奸者的复杂心理在徐的言论里处处不自觉地流露出来。几千年封建专制统治下所形成奴性思维真的是害人不浅,连自诩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徐也跳不出这个局限性。
    
    
    
    徐把文革时期的贫下中农学生搞文革、搞破坏和藏族大学生追求自由和人权两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做了一个类比后,神童般地解读出了一个“恩将仇报也是普遍的人性恶”的结论,让人对他彻底无语。这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须知,西藏的大学生都是受中国愚民式的教育长大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仍然能够感悟自由和平等的理念并冒着极大的危险来表达和追求,这是什么样的难能可贵的精神?!这和文革时中国年轻人顺着大流,投机取巧、无独立思考、歇斯底里可是有着天壤之别。而他们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也充分体现了这些雪域后代身上藏文化的精神和素质。藏人年轻精英身上体现的和平、理性、团结的精神,与中国愤青去谩骂、去攻击、去泼屎的行为相比较,哪个更像文革中的“文革学生”?把西藏大学生追求自由称之为所谓的“因其成绩不好就……”更是一种赤裸裸的侮辱和不尊重事实,徐不仅表现了自己的无知和荒谬,更是亵渎了崇高的自由精神。
    
    
    
     徐所说的藏人很难学好科技是对藏人的一种侮辱。藏人历史悠久,博大的文化涉及各个领域,从古至今,藏人在各行各业都有优秀的人才出现。不能因为藏文化在哲学领域的广被关注而认为藏人的理性思维先天不足,更不能认为这就是当局降低一半的分数录取线的原因。教育资源的缺乏和教育模式上的“以夷汉化”模式才是真正的问题,藏人不仅要面对教育资源上软硬件条件的匮乏,更严重的是他们要用不是自己母语的第二语言,和拥有相当优越教学条件与先天性语言文化优势的汉人学生去竞争。试想,如果让徐的孩子用藏语去和藏人学生竞争,结果会是怎样?如果让徐的孩子从小在西藏教育资源匮乏的条件下接受和藏人小孩一样的教育,然后允许他在高考时享受照顾分的优惠,徐会答应吗?还有,按徐的逻辑,全中国享受照顾分的55个少数民族就都成了先天性民族思维有问题,而那些来自香港、澳门的徐的汉族同胞们享受了比西藏学生更低的照顾分的原因,徐是不是要归结为在资本主义浸淫下的你的汉族同胞发生变异,而变得和你认为的藏族一样的先天性理性思维不足?
    
    
    
     徐的逻辑混乱还没有结束。他用了一个“奇迹般没被赶走”的记者的话来证明中国军警未开枪,然后他让一个现实上在西藏绝对会被打入大牢的“只会高喊自由、民主、人权、自决的藏族精英在毕业后很快被提拔为官员”;徐一方面说“大多数藏族中老年人天性善良平和”,另一方面说“藏族市民永不满足”;他成功的侮辱了一番西藏官员,说他们因为面子问题“恼羞成怒”而“就暗中同情、甚至支持藏独,无论中共给他们多少高官厚禄都没有用”,但事实上让人看起来徐和他们同样弱智。
    
    
    
    四、别人耍流氓的原因并不是你混蛋的理由——徐眼中的西方的双重标准
    
    
    
    徐在提到西方的双重标准时,一口气说了很多国家的民族问题,很可惜的是,他只看到了表面的现象。须知,对于合还是分的问题上,西方民主国家都是通过民主的方式来解决。早在科索沃战争之前科索沃已经有了高度的自治权;南奥塞梯也早于1990年代有了实质的自治权;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当英国允许北爱尔兰行使自决权时,大部分的北爱尔兰人通过投票决定北爱尔兰继续留在英国;1959年,夏威夷举行全民公决之后,宣布夏威夷作为美国第五十个州加入联邦;法国科西嘉岛大多数的居民愿意留在法国,甚至比法国本土居民希望科西嘉岛留在法国的比例还高。徐所说的西班牙的巴斯克等问题同样也是已经通过民主的方式来解决。不能因为这些地区存在的少数要求独立的人而否定全民公决后的结果。甚至,在民主国家,“分离主义”只是一个中性词,而不是在中国那样的人人喊打的敏感词。通过和平的渠道争取自由,在民主国家是一件被法律允许的事情,比如当一些夏威夷人去抗议要求独立时,一些参议员还为他们买食物表示支持,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中国犹如天方夜谭。如果有一天,中国政府允许西藏人民自由发出自己的声音,允许西藏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那么中国就不用为西方采取“双重标准”而感到愤怒了。
    
    
    
    在抹黑了对方后,徐甚至还制造了一种假象,让人产生别人也做了坏事那我还怕什么的心理。但你要知道,别人耍流氓的原因并不是你混蛋的理由。在徐身上,我们看不到一丝的反省精神!
    
    
    

五、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如此反思?!
    
    
    
    日本佳能公司中国区的总裁在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里说:“我们不需要中国有大量的亲日派,我们也不要求日本有很多的亲中派,我们只希望中国人都是知日派而日本人都是知中派,了解是第一步,如果没有了解那么接下来所谓‘亲日’或者‘仇日’都是危险的和不稳固的。”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在汉藏关系上。
    
    
    
    而像徐这样的所谓“西藏通”们自认为熟知西藏事务,殊不知他们的“知藏”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他们以“征服者”和“施恩者”的思想先入为主,以此来看待和处理西藏问题。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比起对西藏问题的无知,带着有色眼镜的“知藏派”对汉藏民族关系带来的伤害更大。
    
    
    
    所谓“反思”就是应该首先去思考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反思的行为应该也是反省的时刻。而徐的这篇所谓“反思”的文章字里行间充斥着无知、侮辱、片面、武断、挑拨、偏见,看不见一丝的反省精神,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人格正常的人所写的。
    
    
    
    希望徐先生好自为之。
    
    
    
    2008-10-27,TIBET
    
    
    
    注:徐明旭的文章《年轻一代藏人为何仇汉?拉萨314事件反思》见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Forums/BackStage/2008_10_24_1_28_5_843.html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毒奶粉”也让拉萨孩子变成“结石宝宝”(图)
  • 西藏拉萨当雄县发生6.6级地震(图)
  • 拉萨3.14事件后一千名藏民失踪
  • 拉萨骚乱六月后西藏高官被免职/RFI
  • 拉萨骚乱六月后西藏高官被免职
  • 拉萨藏民丹真谈被迫逃亡的经历/RFA
  • 拉萨有45名婴儿因饮用问题奶粉导致肾结石/RFA
  • 西藏拉萨的五名大学生成为SFT会员(图)
  • 唯色:拉萨今天“雪顿”了(图)
  • 唯色在拉萨因拍照被警方传讯
  • 唯色:拉萨的恐惧令我心碎,容我写下!(图)
  • 拉萨骚乱导致青藏铁路仍在亏损
  • 奥运前夕中共在拉萨增兵严厉镇压藏人
  • 拉萨市民冒死偷拍铁血死亡恐怖笼罩下色拉寺(图)
  • 美国总统就建立拉萨领事馆签署文件
  • 瓮安骚乱,网民称“汉人版拉萨事件”
  • 汉族版的拉萨事件--贵州瓮安骚乱定性严重刑事犯罪
  • 美国要求建拉萨领事馆,北京尴尬
  • 国际奥委会调查张庆黎在火炬传递拉萨日谴责达赖喇嘛言论
  • 从娱乐看拉萨/杲文川
  • 茨仁唯色:拉萨,在恐惧中发声
  • 了解拉萨发生真实情况是痴人说梦/何必
  •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 对拉萨事件的肇事者应当从轻处罚/高洪明
  • 3-14 天益网友在拉萨
  • 最后的香格里拉:拉萨的暴乱和汉藏文化的冲突(图)
  • 胡坤明:拉萨骚乱始末
  • 陈维健: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 便衣纵火,拉萨惨剧重演(图)
  • 镇压拉萨示威:看来中国不想举办奥运会了?
  • 唯色:拉萨林卡的变迁(图)
  • 2007--拉萨碎片:西藏的屏障在崩解分裂(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