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晏溱被温岭恶警迫害得家破人亡,紧急向媒体朋友救援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5日 转载)
    申 诉 书
    
     申诉人;郭晏溱,男,51岁,汉族,残疾,住温岭市松门镇洞下村 (博讯 boxun.com)

    
    被申诉人:温岭市公安局局长
    
    案由:国家赔偿
    
    赔偿事项
    
    一、因温岭市公安局干警骆雪亮等恶棍,刑讯逼供造成申诉人两脚致残的医疗费元,续治费十五万元,营养费伍万元,护理费伍万元,伤残赔偿金伍十万元,误工费四十万元,精神损失费三十万元,名誉损失费五十万元,渔船毁灭费捌万元,人身损失费三十万元,老娘赡养费和丧葬费拾万元,上访费四十五万元。
    
    二、因温岭市公安局干警骆雪亮等恶棍,刑讯逼供造成申诉人两脚致残的幼子扶养费拾万元,辍学损失费伍十万元,幼子身陷牢狱八年的误工费二十万元,青春损失费三十万元,人身损失费二十万元,精神损失费十万元,95年时,幼子郭珈荣被温岭市公安局劳教二年的人身损失费,辍学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等伍十万元。
    
    事实与理由
    
    97年4月30日,安徽人程巧满(女)23岁,经温岭市如意职业介绍所介绍到申诉人船上绕蟹做小工,程自愿与申诉人同居一个半多月,拍了结婚照,程化上装,穿上白婚纱。案发后,该照片被礁山边防派出所取走。
    
    97年6月15日,程去温岭市公安局诬告申诉人第一次强奸于她,公安局叫她去礁山边防派出所报案。程又同陈才明说,叫申诉人拿出9000元钱给她,她就去撤回报案。申诉人因不是强奸,故来答应她的要求。97年6月19日,温岭市公安局礁山边防派出所接受程的谎报后,把申诉人的渔船非法扣押到该所门前的岩仓里。第二天,申诉人有事回来,得知渔船被扣押就去询问原因。下午2时许,该所干警骆雪亮从楼上下来,就把申诉人推入小间拷上手拷,要申诉人承认强奸事,申诉人被非法关押四天四夜,每夜给申诉人一顿剩饭吃,每夜在21时后,难申诉人跪三个多小时的木棍,两手上弯于颈后,申诉人实在受不了想坐地上,两恶棍就抓申诉人头发,揪申诉人耳朵,用皮鞋脚连踢申诉人腰部,把申诉人蹲回木棍上。申诉人每次都说,她是自愿的。第四天下午,申诉人想如果不答应,他就不给饭吃,也要活活饿死;不饿死,也被活活打死。申诉人就依骆所说,无奈做了笔录。
    
    第五天6月24日上午,骆等人把申诉人渔船开到该所东面的船排边,下午,把申诉人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7月7日,骆来把申诉人转看守同一大门的武警中队监视居住。97年7月15日,骆要什么取保候审押金8000元,申诉人的老娘只得向亲戚求救,他们东拼西凑,凑齐交骆手中,但仍到9月11日,申诉人的两脚早已不能站立,武警中队的王班长、张班长等人,把申诉人抬出送医院骨伤科治疗。下午,骆来把申诉人取保候审释放,申诉人又是被他们抬出来的。住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23天,经MR1等放射片和门诊病历证明,医院诊断为:格林一巴利综合症、左膝关节韧带撕裂伤(详见病历),一直医治无法行走。台州市检察院拒绝鉴定,公安不作确认,法院久拖不决,连1950元的伙食费至今也无返还。政府不给吃饭活命钱,造成申诉人债务已达伍十多万元,无家可归。温岭市公安局于1999年中旬,在台州日报中蓄意侵害申诉人名誉,说其及时澄清了申诉人的涉嫌强奸案。
    
    2000年10月,申诉人的独子,三岁无娘的17岁郭珈荣,因生活无保障,遭到依据不足,六次数额、五次不同的抢劫现金2千余元(有立功表现),被台州市路格区法院(2001)路刑初字第278号枉法被判十四年。台州市中院非法剥夺上诉权。申诉人每次依照法律,说孩子无罪的有关规定。说得市省两院的接待领导无言对答,孩子至今还未无罪释放回来。申诉人柱着拐棍,依法告状,进京8年25次,以上被非法拘禁8次86天,最后于2008年7月16夜至10月13日止,关黑牢房三个月,准备把申诉人杀人灭口。95年时,申诉人的幼子郭珈荣12岁,因得皮肤病,去其娘家偷钱用了几佰元,被温岭市公安局劳动教养坐两年。
    
    综上所述,为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权利不受侵犯,保障公民依法享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一条、第四章、第五章和第六章等有关规定,要求温岭市公安局全部承担赔偿确认,请维护法律尊严。
    
    此致
    
    申诉人:郭晏溱
    
    2008.10.25.
    
    ------------------------------------
    
    申诉书
    
    申诉人:郭晏溱,男,51岁,汉族,浙江省温岭市松门镇洞下村
    
    被申诉人:林先华,男,任温岭市常务副市长
    
    被申诉人:林青福,男,任温岭市政法委副书记
    
    被申诉人:陈军方,男,任市政法委科长
    
    97年6月,我清白无辜被温岭市公安局干警骆雪亮等恶棍,非法扣押我渔船被台风造成毁灭,非法关押四天四夜,每夜并“刑讯逼供,使用凶器”造成我两脚致残的悲惨后果,又把我进看守所等非法拘押79天,并无讯问,把我释放是被他们抬出来。住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23天,经,MRL等放射片和门诊病历证明,医院诊断为:格林一巴利综合症、左膝关节韧带撕裂伤(详见病历),一直医治无法行走。台州市检察院拒绝鉴定。公安不作确认,法院久拖不决,政府不给吃饭活命钱,造成我11年中,债务已近60万元,在上访途中把垃圾场当食堂,无家可归。公安不给我办居民身份证,我无法去伤残鉴定。
    
    2000年10月,我的独子,三岁无娘的17岁郭珈荣,因生活无保障,遭到事实不清的抢劫现金二千余元(有立功表现),被台州市路桥区法院(2001)路刑初字第278号枉法被判十四年半。台州市中级法院非法剥夺上诉权,省高院不予采纳,我每次依照法律说我孩子无罪的有关规定,说得市省两院的接待领导无言对答,孩子至今还未释放回来……
    
    中国有青天之称的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公安市特约监督员的夏家骏青天,于2001年10月31日其看到我父子俩的冤案实在太冤,其亲笔写信给全国政协信访局,但青天面对“乌云”,也是无可奈何。2001年3月5日的全国两会和全国每年的人代会、党代会等,我柱着拐棍依法进京告状8年25次,都是无动于衷。依法告状被当地公安政府的万恶黑帮多次非法关打。
    
    中国浙江省的温岭市政府滥杀无辜、私设黑牢房,准备把受害人杀人灭口,要求上级有关领导主持公道、昭雪冤案。
    
    2008年7月13日,我租在北京大白楼村的房东家,被北京派出所把我们全国的上访人全部拉到马家楼接济站关押,我被关进马家楼,我用手机打到家里,说近日就到家了。然后浙江区域003号他说姓孙的青年人把我领出,交给松门镇政法办主任陈国平和镇长助理陈景光等人。至7月16日夜22时许,用温岭市公安警车把我从北京押到温岭市老车站附近的保安头王德明承包的粮食招待所里,私设黑牢房关了3个月。7月16日夜,把我关进黑牢房,保安头杀手王德明等人,当场把我手机、衣服包带钥匙及拐棍等全部缴去。
    
    2008年7月17日上午,温岭市政法委副书记林青福,市政法委科长陈军方和松门镇副书记梁海刚等三人来黑牢房提审室问我要不要解决。我说在牢房里怎么解决?我是依法上访,你们为何把我关私设牢房里,如果罪犯也要人身安全,不能关私设牢房。林说:明天他请市常务副市长林先华主持我的案件。第二天,7月18日,市政府十八楼会议室招来市公、检、法和松门镇有关部门及松门镇好多村的(市人大代表)我把我父子俩的悲惨冤案的事实依据和法律,及上访程序等,我说不是现在第一次同我解决,在99年4月14日,台州市信访局陈光华市信访局罗彩云和公安等,来松门镇问我最低要求多少?99年8月18日,市政法委副书记叶建明、施坚强等,又来松门镇二楼问我最低要求多少。我每次都说五十万,要求适当宅基地我可卖小滩度日。一直好多次,都是说空话,并无方案给我,我说得他们无言对答。只有松南村村长、市人大代表、市公安局执法监督员泮云德说:你们对郭晏溱的案件根本无话可说了,此案应当解决。我问林先华副市长,我是依法上访,为何把我关私设牢房里?林说:现在是奥运会期间。市政法委科长陈军方等人,又把我关进黑牢房。
    
    政府全权交给杀手保安头王德明老板,买饭、送开水等,王多次在一点素菜和开水里下毒药。喝到开水我知道头晕。我把开水放进瓶里,至10月13日释放时带出来。我去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做全套生化,检验血糖很高,天天头晕。粮食招待所的承包老板王德明、现年38岁,一贯打打杀杀的黑社会老大,杀残好多人,其对我说:十年前其被广州法院判刑三年,两年前参加保安,当地公、检、法和政府,他都有亲戚朋友。
    
    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当地政府把松门淋川南洋村的上访人金苗富也关此黑牢房,把金苗富胃饿出血。金苗富为了生存,只得向黑官投降,签字不上访。这是杀手老板王德明告诉我的。
    
    政府多次派我村书记毛正夫给我见面,我要求毛正夫同我弟妹讲。毛说:松门镇副书记梁海刚说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妹知道我在马家楼打她电话,说近日就到松门了,为何一直无消息。我妹问毛正夫,毛也说不知道。2008年9月3日,老天爷保佑我生存,从黑牢房隔壁的小屋仓库顶上来了二个修房顶的师工,他借我手机,我同家里联系。后我妹按我电话里的过程讲给他听,毛就无话可说了。我姐妹找到温岭粮食招待所门口,杀手王德明说没有,就不让见面。
    
    最后一次于2008年9月9日,温岭市政法委副书记林青福、政法委科长陈军方等三人,又来私设黑牢房,要我依他们作38万块钱给我的数字上,签字同意。我说:我上访11年也不只38万元开支。我现在被你们关在牢房里,我签了字连人也走不出,共产党是依理服人,你把我放到松门,我可以叫我亲戚朋友作证,我签字。我又问林青福:你把我关这里只有一、二天我要坚持,如果时间强,我要求你把我转拘留所或看守所。他们不理我就回去了。
    
    2008年9月11日,保安鲍志强送晚饭给我,鲍说,晚上素菜好一点给你吃,你的死期也到了。晚上8时许,我听见杀手王德明同保安鲍志强说:夜里12时至下半夜二时许,我们要下手,把他运出的车也联系好了。我在十一时许,已经睡着了,在12时许,我从梦中惊醒,只听外面的防盗门正在打开,我马上坐在床上打开电视机,只听二、三个人的脚步声到了我被关房间拐弯门口就没有脚步声了。至下半夜二时许,听到大门口一辆车的声音停下了,有一人上来问怎么样?只听王德明说:他不睡,还坐起看电视。我坐到三点多钟,外面没有声音了,我才睡下。
    
    2008年9月17日上午,我只听王德明妻与王德明吵架,王妻问王,你每天点香,做这种恶事,你要被雷佛打死的。正好在下午3时许,我弟求一个好心人,把我弟带到黑牢房西边的两间做生意人的仓库小屋顶上,我在窗里同我弟说:我房间有监控器,他们要把我杀人灭口,老板娘不同意。第二天,王德明来我关的房间,我说:小王,你老婆良心很好,说你天天点香,说你做这种恶事,天雷佛要把你打死的。王问我:你怎么知道?我说:昨天上午你俩夫妻吵架声音很响,我怎么会听不到?王说:人民政府要我做,我不做,我要死的。王说:你以后如果说到我的事,我叫手下小弟非但把你父子俩杀掉,把你姐妹兄弟家也杀光。10月1日夜又同样想把我杀人灭口,我也坐到下半夜三点多钟,车子已回去了,我才睡下。
    
    我把这些经过于10月13日上午把我放出,又在市政府十八楼开我的案件会议时,我全部讲出来,我当面说市政法委副书记林青福,我要到中央告你的。林说:你有证据吗?我说:你早有准备,所以你把我一人关黑牢房里滥杀无辜,准备把我杀人灭口。还有王德明在开水里放毒药的一瓶冷开水也带到市政府十八楼,现在还无化验。我说的话,有温岭市各部门公、检、法和松门镇有关部门及松门镇好多村的市人大代表,还有我五位亲属也在听的。我依照赔偿法第二十条二项,第二十七条三项二款和宪法第四十一条第五条等有关规定,说得他们无言对答。以上全部属实。恳求党中央有关领导为我主持公道、昭雪冤案。并追求被申诉人的法律责任
    
    叩呈
    
    中共中央国务院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中共中央政法委
    
    中共中央监察部
    
    申诉人:郭晏溱
    
    手机:13906560915、13858638269
    
    二OO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转自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地震灾民代表进京上访被关黑监狱/RFA
  • 上访告御状,送你进黑监狱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被劳教所以不听话而禁止与亲人会见
  • 全国多个城市经租房主联合赴建设部上访
  • 贵州300学生上访,区教育局长彭健免职
  • 武汉市三十多位访民进京上访 十一人被截回
  • 视频:万亩亿林受骗者云集,首次动用警察镇压上访者(图)
  • 山东省腾州市环卫部门非法辞退环卫工人 上访代表被劳教
  • 上海访民郭益贵遭殴打 武汉访民再次集体赴京上访
  • 四川自贡上访人罗世模等5人在北京被抓捕(图)
  • 上访维权人士冯军被绑架殴打致伤
  • 江苏宿迁汽配城业主集体上访
  • 河南上访维权代表刘学立被加重三个月劳教(图)
  • 上访维权代表刘学立被加重三个月劳教
  • 河南农妇上访,计划以死抗议司法黑暗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急需保外就医
  • 山西娄烦溃坝惨案遇难者家属上访遭警方扣押
  • 上访维权代表郑大靖在“黑监狱”遭酷刑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南通迫害上访公民/唐玉珍
  •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刘正有
  • 老上访又一建议呼声/ 陆大椿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侯建斌
  • 喀什新疆籍退伍军人向中央谏言 不能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上访者/周友军
  • 胡建兵:有感于“我们眼里的小事往往是上访群众的大事”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 钟瑞华:艰难上访路
  • 九十岁的老人把“静坐示威”日期定在他上访一周年纪念日
  • 莫让“信访联络员”变成“上访专业户”/周宏忠
  • 掀起中国夏季维权上访大潮的号召/袁红冰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 上访人敬杨佳义士英雄末路慰英怀
  • 问题丛生的上访制度 / 冉云飞
  • 刘景松:上访第一人,刘奶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广州市长出面接待上访现象的意味深长/何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