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时事评论:西藏前途特别大会与民意的重要性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1日 转载)
     挪威西藏之声10月18日报导 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在今年9月12日特别向西藏人民议会第六次会议上致函提议,就西藏各地自三月以来爆发的抗议事件造成目前严峻局势的起因以及国际局势下的西藏问题,按照《流亡藏人宪章》第五十九条规定,在今年11或12月之间召开特别大会进行深入研讨。
    
     第十四届西藏人民议会第六次会议9月15日根据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的提议宣布,在今年11月17日至22日在印度北部上达兰萨拉西藏儿童村大厅召开特别大会,讨论西藏前途。 (博讯 boxun.com)

    
    由西藏流亡政府首席桑东仁波切就特别大会拟定的一份草案在西藏人民议会第六次会议上进行审议后,全体议员一致通过。西藏人民议会在9月18日将这份草案决议汇报给达赖喇嘛作最后的决定。当天,达赖喇嘛对此决议表示了赞同。
    
    在为期六天的特别大会上将邀请西藏人民议会全体议员、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全体部长、秘书长等官员及前任部长、达赖喇嘛两名特使及西藏流亡政府驻外办事处全体代表、西藏流亡社区地方主管、地方议会及民众代表、西藏流亡政府所属单位负责人、世界各国西藏协会代表、10个非官方性组织各两名代表、西藏流亡社区学校负责人与藏传四大教派及苯波教各寺院代表,以及印度、尼泊尔和不丹的25名代表等约400至500人出席会议。
    
    西藏流亡政府内阁指出,这次特别大会将在有关西藏前途上展开讨论,而整个会议则以[民意]为重。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表示,召开此次大会不是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也不是向国际社会发出讯息,因为今年3月以来西藏各地爆发的示威活动,以及共计举行的七次藏中会谈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对此,西藏流亡政府方面强烈认为有必要倾听民众的声音,并将每个藏人就西藏前途所发表的意见和观点带到会议上展开讨论,是这次大会的主要目的。
    
    桑东仁波切继续表示,一般民众对西藏前途以及对西藏流亡政府政策等方面发表的不同意见和观点只是面向社会一些阶层,而不是面向西藏人民议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内阁,这对西藏事务上的讨论和决定没有任何帮助,因此,这次特别大会举行前,与会代表为收集更多的民意,必须要与民众保持联系,争取将民众发表的建议和意见带到特别大会上,在会议结束后,将就[民意]所讨论的结果带给民众,再继续争取不同的建议汇报给西藏流亡政府,这样有助于在西藏问题的解决上采取新的路线。
    
    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强调,这次会议在有关西藏自由的斗争方式上可能会采纳民意,做些改变,但不管会议成果如何,西藏流亡政府方面一贯坚持的中间道路政策和和平非暴力立场是不会改变的。他说,通过这次会议,了解广大藏民的心声是极为重要的。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决定在特别大会召开前,在西藏流亡社区各地展开[公开征集民意活动],并特别呼吁境内藏人参与。议员们也提议开设此次特别大会的网站,让民众通过网上投票发表各自观点和建议。
    
    但是,就特别大会邀请的与会人员方面却在西藏流亡社区引起了争议。大会决定只邀请10个非官方性组织的代表各2名,共计20人与会,对此很多非官方性的社区及政党组织成员质疑,80%的与会者都充当着追随和赞同西藏流亡政府现行政策的官方喉舌,大会结果还是会走老路,民意根本就不能成为重点。
    
    针对这个问题,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代表、藏中和谈筹备小组成员达瓦次仁表示:“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民意]的定义,例如它把会议邀请的所有议会议员认定为[追随中间道路者]。而议会议员本身就是一个代表并反映民意的机构。而一切团体或组织所表达的不是全面的民意,只是某一部分的,像妇女会,它表达的只是一些妇女的民意,同样的像政治犯组织,它表达的仅仅是一些政治犯的民意,而不是全部。但西藏人民议会表达的是整个西藏民族的民意,至少从理论上是这样的。第二点更主要的是,这不是一个决策性的会议,而是一个收集人民意见的会议。所以说,这些非官方性团体有各自两名代表来表达他们的意见,我认为已经是足够了。因为这是一个通过表达意见,双方能够充分沟通的会议,而不是决策性的。如果是决策性的,就可以通过投票或者比率进行,但会议的本质并不如此。”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也就此发表了他的看法。他说:“下月西藏前途特别大会上邀请了许多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而非官方性或社会上代表非常少,持这种观点的人,是没有了解召开这次大会的真正意义。因为,这个特别会议里面其实并不存在代表人数的多少。达赖喇嘛当时提议西藏人民议会要召开这次大会时,连贯起来有三个主要原因,目前西藏境内极其恶化的紧张局势,国际局势和西藏的前途问题,在这样的局势下讨论西藏问题的走向,所以特别大会并不是制定一个新的政策,而是为西藏问题、为西藏的未来走向,收集各行各业人士的意见。因此,一个组织里面来一个代表,他本身就代表着整个组织,比如西藏青年会只有两个代表参加大会,但是这两个人就代表着3万多名西藏青年会成员的意见,所以说这里面不存在代表人数的多少,因此我认为那些‘政府官员太多,民意不会实现’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针对邀请的与会人员方面,西藏流亡社区知名的西藏独立活动人士兼诗人丹增尊珠在本台这次就特别大会举行的时事辩论会上提出了强烈反对。他说:“有关这次大会的邀请人员,我是一直持的是反对意见。在11月召开的特别大会上,预计将会有400到500名与会代表,其中300名左右的与会者是西藏流亡政府官员或持有西藏流亡政府立场的人,因此自然就怀疑,西藏流亡政府是否为了维护现行的政策,特意就与会人员进行了这样的安排,而且也怀疑这是否符合民主的原则。这就成了一个问题。反正达赖喇嘛的要求召集的是民众大会,而这次大会却好像变成了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会议,而不是民众大会。另外,这次大会中,允许自愿与会者入场的名额规定只有50人,我原来希望这个名额能多一点,我也向西藏流亡政府噶厦(内阁)和西藏人民议会有关部门表达了我的这一观点,但是他们说有关特别大会的事项已规划完毕,不能改变,因此这次大会只能是这样。”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卓玛次仁女士回应丹增尊珠的观点时表示,这次大会不能说是一个官方会议。她说:“在特别大会上,所有西藏人民议会议员和前议员都会参加,而这些议员是由民众选举产生的,所以他们就代表了西藏人民的声音。另外,这次大会也不会是只有这一次,今后还会继续召开类似的会议。因此,通过这次大会,我们也可以吸取经验教训,并可在以后提高非官方性组织成员的与会名额。”
    
    通过召开特别大会就西藏流亡政府的现行政策是否会有所改变方面,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代表、藏中和谈筹备小组成员达瓦次仁说:“首先这个会议是由达赖喇嘛建议,西藏人民议会提出并组织的,而不是西藏流亡政府。其次,西藏人民议会是否要改变西藏流亡政府政策,当然要经过民意的考验。会议是要收集意见,如果说意见是一面倒的或者说有强烈的反映,就会做出一些相应的改变,现在还谈不上是否会有改变。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可以听到一些对西藏未来前途、中间道路的批评,这种批评从以前就存在。只是现在在一些地方,而且随着这次西藏事件,把它复出台面。我认为,达赖喇嘛提出要召开这次会议,也是这个原因。第一个是西藏境内的局势紧张;第二个是反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声音复出了台面。他们都说是代表境内西藏人民的愿望或者达赖喇嘛不代表境内西藏人民的愿望,这些很多问题都是很矛盾的,而且我相信提出这些观点的人,他们也没有办法说清楚,所以说在这样一个场合上,让大家畅所欲言地提出自己的观点。而且更主要的是,理清自己的观点中间是不是有矛盾,这种观点对西藏民族的民意有多大程度上的反映,以及代表多大程度上的民意,像这些问题如果能够澄清的话,不管是达赖喇嘛也好,西藏流亡政府也
    
    好或者西藏人民议会也好,他们对未来西藏问题趋向的一些选择,特别是一些人民对西藏民族未来前途方面的思考以及在此方面所提出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最大的意义是在这里。”
    
    而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则认为这次特别大会是否改变西藏流亡政府的现行政策的这一问题极为重要。他说:“我们首先必须要了解召开此次大会的主要背景,也就是今年三月以来在西藏各地陆续发生的重大事件。发生这一事件后,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在深圳与中共官员举行了一次非正式性会谈,以及随后举行了第七轮藏中会谈,虽然整个藏区的民众发出这么强烈的呼声,以及国际社会向中共施加了这么大的压力,但是所有会谈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的成果,对此,包括西藏流亡政府、流亡藏人和国际社会都感到极大的失望,因此在这样的历史背景或前提下,召开这样的大会肯定会对西藏的实质问题,以及未来的走向等方面收集各行各业所有人的意见,包括境内藏人的意见具有一定的重要性。召开这样的会议以及所讨论的结果,将会成为西藏流亡政府制定政策最主要依据,而不是召开会议后制定出一个新的政策,例如立即改变现行的中庸之道或走上独立之道等,对此,西藏流亡政府所实施的中间道路政策能否推动中国政府展开实质谈判来解决西藏问题,将成为这次大会中所激烈的讨论。”
    
    第八轮藏中会谈举行之后将召开特别大会,而大会是否会以这轮藏中会谈成果为重,对现行的西藏流亡政府政策或者今后要展开的官方活动上做一些改革方面,达瓦次仁表示:“这个我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会谈是会谈,会谈一直都在进行,当然会谈如果有些重大的突破,肯定会影响这个会议。但是至少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我们并不认为,双方间的会谈会有一些突破性的进展,如果没有进展,我认为对特别大会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或者影响。因为现在我们讨论的前提是没有突破性进展的这样一种境况下西藏民族的未来应该怎么做,以及更主要的是,我认为应该在讨论西藏目前的这种紧张局势下,藏人应该做何反应。所以说跟藏中会谈没有直接关联,如果藏中会谈出现一些戏剧性的或者说重大的突破的话,当然是另外一种事。但是至少从目前的迹象,我们看不出有这样一种可能性。”
    
    在这一问题上,格桑坚参则提出与达瓦次仁不同的看法。他强调,今年10底藏中间将展开第八轮会谈,对此,11月召开的特别大会肯定会以第八轮藏中会谈成果作为谈论的焦点。他说:“大家都知道第七轮藏中会谈什么都没有,但双方有个共性,那就是愿意继续展开第八轮会谈,所以,第八轮藏中会谈成果肯定会成为11月西藏前途特别大会的重点讨论焦点。因为,如果这次会谈有一些建设性的实质性的进展,当然对西藏流亡政府本身也好,对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立场也好,它会有一些民意的支持。如果第八轮藏中会谈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那么在这次大会上反对中间道路立场,特别是反对藏中会谈的这种声音会越来越大。”
    
    西藏知名独立活动人士兼诗人丹增尊珠谈到对特别大会的看法时强调,这次大会将会成为未来西藏前途朝何方向发展方面作出决定的重要基础。
    
    丹增尊珠说:“许多人引述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和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嘎玛群培的话说,这次大会上不会有什么最终的决定。但是我认为,通过这次大会应该是总结过去的工作,展望未来的大会。”
    
    丹增尊珠表示,为西藏独立,过去我们开展了许多活动,尤其是今年境内藏人在藏区各地发动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些活动到底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应该要进行好好总结。同时在今后我们要如何开展活动方面,应该进行深入讨论,拿出新的观点,新的方法。
    
    丹增尊珠强调,尽管这次大会上不会有什么决定,但是这次大会却是很重要的。他说:“因为大会上的主流观点就是大会的成果,而且所收集到的民意将在西藏人民议会上进行讨论,也会上报给达赖喇嘛,按照这些观点和意见来确定西藏未来的走向。因此,这次大会的结果会成为未来西藏前途方面作出决定的重要基础。 ”
    
    (网文转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法官:8名僧人涉3.14爆炸案被判刑
  • 西藏三大文物维修工程再现建筑历史原貌
  • 西藏类乌齐县旅游局完成旅游厕所和旅游标示牌布点工作
  • 西藏大地震已发生余震1000多次 6万多人受灾(图)
  • 卫生部:西藏林芝2人因传染病鼠疫死亡
  • 一西藏艾滋病活动人士失踪(图)
  • 西藏八名僧人被判刑
  • 西藏草原:不能忽视的“消失”真相
  • 八名西藏僧人被判处五年至终生监禁(图)
  • 西藏1名学生避震疏散中死亡15名学生受伤(图)
  • 西藏民族学院庆祝建校50周年 胡锦涛致信祝贺
  • 花钱买平安百姓不卖账——西藏书记感慨钱白花了
  • 当前综述:西藏6.6级大地震之后余震不断(图)
  • 西藏拉萨当雄县发生6.6级地震(图)
  • 旅游小心了:西藏林芝两人因感染鼠疫死亡
  • 五名西藏僧人在4月搜捕中失踪(图)
  • 西藏流亡政府向联合国控诉北京酷刑
  • 西藏发生人间鼠疫 2人感染肺鼠疫型鼠疫死亡
  • 温家宝在美国谈六四,民主和西藏话题/RFI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 旺貞拉姆:西藏的寺院、槍支和恐怖主義
  • 李莉:圆梦西藏之青藏铁路
  • 胡锦涛继续镇压藏民: 逮捕一西藏记者/郑裕文
  • 川西藏区之旅(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朱卫平
  • 西藏的问号:宁舔反华太郎腚 不恭中华寿星脸/亚笛多星
  • 妙觉慈智:关于西藏告世界宗教界菩萨们的一封公开信
  • 许允仁:从西藏问题看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弊端
  • 海外西藏运动与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结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新纪元/爱华
  • 一场西藏危机,引发两个卖国协议
  • 西藏杀人大臣张庆黎
  • 一个西藏僧侣寄给中国同胞的信
  • 汪洋先生何不到西藏去杀开一条血路/许远国
  • 李江琳:他们为什么离开西藏?
  •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张成觉
  • 支持达赖喇嘛和平争取西藏自治的人权事业/高洪明
  • 呼吁中共立即释放西藏异议人士!/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大联盟
  • 胡锦涛:请把对付西藏人的手段用在东海上!!
  • 汶川地震與西藏問題/王憲棠
  • 共产党在西藏应该成为地下党/林保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