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网”就全国设立许多“黑监狱”、滥施酷刑和任意羁押的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6日 转载)
    据“维权网”调查掌握,奥运期间和残奥之后,北京和全国各地仍然存在大量各地驻京办事处(联络处)及其这些机构租用的一些旅馆、地下室等,非法关押、殴打、虐待上访人,严重侵犯人权的“黑监狱”情况,并且这种极其野蛮的现象,遍布于中国的各地。这种现象的存在公然违背中国政府申奥时“改善人权”的承诺,践踏中国业已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也违反中国《宪法》保护公民自由与权利的条款。“维权网”就此发表公开声明给予严正谴责!
    
     据我们调查了解,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内马家楼是近年来北京集中关押访民的所谓“救济中心”。全国各地到京上访的人,在各信访口被北京警方抓住后,通常送到马家楼登记、关押,然后通知各地政府派人前来押回处理。因此这个中心关押的上访人是最多的,经常有数千人被关在这里等待遣返。这些人短则关押两三天,长则关押十几天,甚至有一、两个月的。救济中心里面生活非常艰苦,一天两餐,多是馒头与咸菜。里面经常发生各地来截访的人员殴打上访人的情况。10月11日,上海访民余升香就被再次关入马家楼两天,并在押回上海后被处拘留10天。 (博讯 boxun.com)

    
    由于上访人员增多,为了区别新老访民,今年7月北京又在丰台区大红门的久敬庄(见附图标示),利用废弃的厂房,开设了一家“救济中心”,主要用来关押初到北京上访的人。7月21日与8月4日,湖南长沙维权人士谢福林的夫人与弟弟等十几名经租房主,到北京来上访时,就先后被关押于久敬庄救济中心内两天,之后才被湖南政府截访人员遣送回去。据他们事后说两次被关押情况,与曾经的马家楼一样,里面各地截访人员殴打上访者的情况时有发生,而里面的生活依然是馒头与咸菜。这种挂着“救济中心”的招牌,实际上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危害公民人身安全,是一种披着合法救济外衣,实则充当监狱角色的“黑监狱”。
    
    如果上面所言马家楼与久敬庄还披着救济外衣的话,那么各地驻京办事处(联络处)利用一些地下室、简易旅馆来关押上访人,就完全是赤裸裸的“黑监狱”,其中的黑暗侵权程度远胜于“救济中心”。
    
    北京市虎坊路青年宾馆后院就是一处“黑监狱”。10月14日,北京邮电大学讲师许志永博士在接到河南被关押访民马喜荣的求救短信后,前往青年宾馆后院黑监狱营救时,看到那里被非法关押着20多名上访人。那些黑监狱看守,就当着许志永等人的面围殴一名叫郭建光的上访者。当许志永欲上前劝阻时,也遭到看守的撕扯与殴打,并且被威胁说:“你敢再来,信不信?我现在就开车撞死你!”
    
    河南省南阳市驻京联络处,这座典型的迫害访民的“黑监狱”至今仍然没有关掉!该联络处位于北京卢沟桥派出所管区内,在丰台区五里店一家名为 “京苑宾馆”后面的一栋两层楼内(请见下图标示)。这里动用黑社会看守,每天接受各地截访人的委托,前往各信访口抓人;抓到的人价钱由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抓来后就关押在如图所示的小楼中。南阳驻京联络处每天要各地来截访的部门对每个关押者支付两百元钱。据曾经因上访被关押到里面的福建访民陈礼建,出来后回忆说:被关押在里面的人,除了进去时要被搜身,一切财物要被收缴外,还经常遭毒打;被关押的人每天两顿,只能吃宾馆中客人的剩菜、剩饭;十几个人被关押于一个房间,传染病人与正常人关在一起;里面被关押者短则十来天,长的达两个多月。陈先生在里面亲眼看到一个老人被殴打得奄奄一息,拖出去后,他的亲人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南阳驻京联络处的黑暗,成为访民中让人谈而色变的恐怖之地。
    
    还有北京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5号内蒙古宾馆地下室,那是黑龙江省第三招待所鸡西驻京联络处(见下图)。自从我们将它曝光以来,这里继续专司关押、迫害黑龙江鸡西来京上访的人。据曾经被关押其中的鸡西市访民孙文远先生回忆,他被非法关押四天三夜。期间,孙文远只吃过一顿饭,是用自己的钱恳求看守买的。在那里关押的访民,一天只给几个馒头,饮用厕所里的水,大小便在屋内,臭气薰天,潮湿不堪。被关押者有妇女和老人,有人被关押长达十数天。如与孙同屋关押的柴文斌,75岁,家住鸡西市鸡冠区,原鸡西市机械局长,当时已经被关押10天;徐鲜艳,女,38岁,已经关押18天等。孙文元用拼死保护下来没被没收的手机报警求救,警察出现后不予理睬,反将其个人手机没收。
    
    在北京城中,类似于青年宾馆后院、南阳驻京联络处与鸡西驻京联络处这种“黑监狱”还有很多。据曾经被“黑监狱”迫害过的访民提供的信息:在陶然亭公园的西北角,最高法院信访口南500多米的格林豪泰宾馆后面有一座两层的小楼,也是专门用来关押上访者的“黑监狱”(请看下图标示)。 陶然亭西南角的河南平顶山市驻京联络处楼下有一个地下室,也是个专门关押平顶山到北京来上访的“黑监狱”(请看下图标示)。 从北京南站坐381路到南横街站下车,道路对面的灿烂胡同131号,天美宾馆也是一座专门关押哈尔滨上访者的黑监狱(请看下图标示)。再如今年7月福建到北京来上访的吴华英女士,就在7月28日被先关入久敬庄,后来被福建接访人关押到西直门内的中国非金属矿业公司招待所里三天四夜;还有浙江驻京办事处利用石化宾馆地下室关押迫害上访人等等;类似“黑监狱”的事实,不胜枚举。
    
    据“维权网”了解,各地政府为了控制上访,也纷纷设置了各种不同形式的“黑监狱”。如上海普陀区府村路500号就是一所类似北京马家楼的“黑监狱”,10月13日,杨佳案开庭当天,一批上海访民就被关押到里面;上海还有闵行区沪闵路1774号闵行救济中心也是个“黑监狱”,今年奥运期间访民沈佩兰被关押在里面14天,期间还被看守殴打虐待;又如湖北郧西县烟草站也是个专门关押访民的“黑监狱”,上访维权人士郑大靖从2007年9月被关押至今,多次在里面被殴打,目前伤病缠身,仍不让出来,当地看管他的警察声言要将他关死在里面;再如距离沈阳市东30公里左右棋盘山深处的一个大院,在奥运期间就关押着三百多访民,是一个藏在深山中的“黑监狱”;还有成都市郫县高新区看守所的法制培训办公室,9月22日将四川都江堰灾民代表杨培群从北京押回后,就一直关押在里面,当地政法委书记居然提出要交5000元钱才放人,这不仅是“黑监狱”,同时还成了勒索地。类似再如武汉江岸区委党校中关押访民的“法教班”、湖北恩施市郊关押王桂兰等访民的陵园,等等,全国各处非法关押访民场所,真是不胜枚举。
    
    上述种种公然存在的“黑监狱”,直接违反了中国《宪法》关于“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的规定;也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中“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第三条)“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第九条)的原则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关于“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的规定。
    
    当此《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之际,正值中国明年2月面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查前夕,中国首都和全国各地公然存在众多与现代文明和法治相背离的野蛮侵犯人权现象,“维权网”为此发出强烈呼吁:
    
    1、中国政府立即清查并关闭北京以及外地存在的严重违反宪法和法律、侵犯人权的“黑监狱”;
    
    2、释放一切被非法关押的上访人士、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依法对“黑监狱”的受害者做出公正赔偿。
    
    3、严肃调查并依法追究“黑监狱”的直接责任人的罪责。
    
    维权网
    
    2008年10月16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网”就危及数万儿童生命的“毒奶粉事件”发布严正声明
  • 维权网关于北京“奥运示威专区”误导国际舆论、设置陷阱迫害申请者的声明
  • 维权网人权年鉴:政府在改善人权方面乏善可陈
  • “维权网”关于奥运前夕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声明
  • 《维权网》就黄琦被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声明
  • 维权网:博讯记者孙林被判处4年徒刑
  • RFA:维权网站中华申正网站长任尚燕被拘押一月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被双鸭山市非法关押一个月生死不明/孔强
  • 维权网就当局打压民间救灾、报复民间监督事件的声明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已经被黑龙江公安机关非法拘禁12天生死不明 (图)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已经被黑龙江公安机关非法拘禁12天生死不明 (图)
  • 维权网站站长任尚燕被公安局非法拘禁已经5天
  • 《维权网》就袁伟静基本权利遭遇侵害的声明
  • 《维权网》就山东滕州法院重判记者齐崇淮的声明
  • 维权网就汶川大地震发布公告
  • 奥运前中国又一轮言禁--维权网》就当局奥运前加大言论打压的声明
  • 维权网敦促中国当局释放奥运良心犯
  • 维权网关于胡佳先生被判刑的声明
  • 维权网发表关于滕彪和李和平事件的再次声明
  •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维权网》声明
  • 维权网关于陈光诚案终审判决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