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疆石河子福利院孩子集体遭暴打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来源:亚心网
     核心提示:新疆石河子市社会福利院一群孩子因考试成绩不理想,集体被管理员阿姨拳打脚踢,伤痕累累。因为害怕再次挨打而不敢告诉院长并央求记者不要再报道。而福利院负责人表示不知道此事。
    新疆石河子福利院孩子集体遭暴打
    
    福利院孩子腿上的道道红印,孩子们疼痛地都哭了。(记者 安方摄)
    新疆石河子福利院孩子集体遭暴打


    
    受伤孩子给记者指着他腿上清晰可见的抽打红色印痕。(记者 安方摄)
    新疆石河子福利院孩子集体遭暴打


    
    两条腿上的伤痕清晰可见。(记者 安方 摄)
    新疆石河子福利院孩子集体遭暴打


    
    受伤的孩子腿上伤痕清晰可见。(记者 安方摄)
    
    
    
    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10月15日报道
    
    
    
    新疆石河子市社会福利院一群孩子集体被阿姨暴打,事情发生在10月12日下午。一些孩子受伤,腿部留下道道红肿伤痕,他们告诉记者,没人敢告诉院长,怕受到更重的处罚。
    
    孩子们称,这不是大家头一回挨打了,这次打得最狠,打人者是管理大家生活和学习的“大姐姐”丽丽和“阿姨”王芳,
    
    孩子们给记者列出挨打同学名单。她们说,当天下午,从小学到初中的三十多名学生都遭到严厉训斥,其中十五个孩子被打,六七名伤痕明显。
    
    
    
    三十多名孩子集体被打个个疼痛大哭
    
    
    
    事发当晚,童童的干爸接他回家吃饭,见到自己认的“儿子”走路一瘸一拐,他知道了事情真相。童童是石河子第三中学学生,也是福利院的孤儿,好在她认了干爸干妈,逢周末或有空,干爸干妈就接她回家,有时带着她下馆子。
    
    记者见到童童后,又分别找到部分孩子,六七名孩子受了伤。她们挽起裤腿,只见腿肚红肿发青,并有道道红色印迹,周围皮肤有块状青紫。
    
    在此次挨打受罚的孩子中,最小的只有八岁,这个叫燕子的小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额头上别着两个小发卡,红通通的脸蛋,见到陌生人,就会仰起小脸笑。
    
    燕子是石河子第三中学1年级学生,她的左腿肚部位,共有两道打伤的红印,右腿肚两道,小家伙弯腰掀起校服裤腿给记者看时,会皱起眉头,嘟着小嘴喊“阿姨……疼!”。
    
    轻轻捋起裤脚后,燕子天真活泼地道:“阿姨,现在放学后,我不敢跑快了。”记者问她为什么,燕子仰起小脸说“跑快的话,腿疼……”
    
    燕子说,自己腿上的伤,是丽丽打的。“她拿着长长的条子,像竹子的那种,使劲抽我……先抽右腿,我疼的缩回去了,然后她让我把左腿伸过来,十五下呢!”
    
    “你怎么知道十五下?”记者问,燕子则不加思索道,“旁边的人帮我数的呀!”
    
    “你哭了吗?她为什么要打你?”
    
    “哭了,哥哥姐姐们也哭了……”
    
    燕子说,在场的每个人都哭了,而自己挨打,是不会背乘法口决,想不起考试分数。
    
    挨打这天,正是星期天。孩子们说,大概在下午三点左右,吃饭午饭后,他们先被丽丽叫到多功能厅训话,每人要挨着汇报自己考试分数,凡考不及格的要当场挨打受罚,事后四五个孩子又被“阿姨”叫到办公室,用拖把把子打。
    
    “丽丽让我们捋起裤腿,对考不好或考不到规定分数的,她用竹条抽腿。阿姨是把我们叫到她自己办公室,用拖把的把子打手,用脚踢。”被打的华子在石河子三中上六年级,说同学们挨打,主要为学习成绩,另外就是,他和几个孩子弄坏了院里的洗衣机。
    
    孩子们说,从小学到初中大概有三四十个人被喊到多功能厅接受训话和教育,挨打的同学都当场哭了,事后,每人做出口头保证后离开,最后六七名孩子,又被王芳叫到办公室。
    
    “姐姐打时,让把裤子掀起来,打的时候必须站着,谁要是乱动,就打得更狠。抽得那么疼,我们肯定往后缩,抽最后一下时,我实在受不了,就哭了。”玲玲说着说着,眼泪就来了,她说不下去了,开始不停抽咽。
    
    玲玲皮肤有点黑,说话的时候低着头,声音很小,她似乎还没有忘记这场伤痛,每说几句话,就忍不住嘲周围张望:“阿姨,我们小声点,让别人知道了,她们会打我们更狠。”
    
    记者答应替他保密,玲玲不哭了,她抿起裤腿,有两条红红的伤痕。
    
    
    
    
    “她见我哭了,告诫再别犯错,然后才她我下去,我数学考了60分,她说我数学不行,没达到他们规定的70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呆在这儿,妈妈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打过我。”大颗的眼泪再次顺着玲玲的眼角滑落,她说去年父母患病去世后,自己来到了福利院生活。
    
    孩子们说,小学一至四年级要考95分以上,五六年级70分算及格,中学必须要及格,这是这学期制定的新规定,以前没有这么严格。
    
    和玲玲一样,洋洋也是挨打者之一,她和童童、召召过过等人在接受了丽丽惩罚后,又被王芳用拖把打。
    
    “我数学考了54分,中午三点多,吃完饭,丽丽姐让我们到多功能厅汇报成绩,每个人挨着汇报,考不及格就用竹条抽腿,最小的燕子乘法口决不会,就让她想成绩,想不出来,就让我们掀裤子打腿。”洋洋说,打完后让才让坐下,接着收拾“下一个同学。”
    
    
    
     一天中挨打两次太伤心
    
    
    
    
    
    害怕再被打央求记者不要发报道
    
    
    
    同学们各自回到宿舍,据洋洋回忆,下午五点左右,他和童童、召召、过过等人,被王芳叫到自己办公室。“阿姨不但训令我们,说考试的事情,还说我们弄坏了洗衣机。”洋洋说,他们一天中,被打了两次。
    
    “阿姨用拖把把子打手和腿,还用脚踢我们。”童童说:“平时考不好或犯错,她们俩一块打,丽丽用竹条抽,王芳阿姨用拖把或棍子打,如果说考试好了,个人卫生搞不好,也会挨打。”
    
    此次被打伤的孩子中,大都表示“伤心,害怕再挨打”,有些孩子得知记者身份后,甚至向记者央求,不要发报道。
    
    
    
    十四岁生日却收到伤痛的生日礼物
    
    
    
    “其实,我们挨打也应该,学习不努力,以后走向社会,面对的事情更多,我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没什么不同。”乐乐坦言,自己是个乐观主义者,这件事她不愿意多提,希望过去就算了。
    
    乐乐和欢欢是双胞胎,身为姐姐的欢欢不赞同她的观点。“你可以承受,但这样的方式对待我们,比我们年纪小的同学怎么办受得了。”说完,乐乐的眼圈红了“真不愿再提这件事,考不好,我们心里比谁都难受,还要当面打我们……”乐乐顿了顿,转过头望了望窗外:“那天是我十四岁生日,我永远忘不了这次伤痛。”
    
    说完,她像想起什么“阿姨,能不写吗?报道还是别发表了,这样对我们福利院不好……。”
    
    
    
    我知道阿姨也是为我们好
    
    
    
    17岁的王洁很乖巧懂事,她虽然打的很严重,腿上有十道伤痕,但是却表示理解福利院的做法,她的腿肿的老高,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她记者述说了事件来龙去脉。对于丽丽打人,她表示确有此事,自己也是被打者之一。
    
    “也许,姐姐和阿姨也是为我们好,我的英语才考了24分,大家都是因为成绩不好才受罚的,洋洋他们被阿姨打,是因为他们弄坏洗衣机,还偷出零件卖掉。”王洁说,自己来福利院八年了,对于未来,没有细想,但最大的愿望,就是考出好成绩,以后当节目主持人。
    
    
    
    福利院负责人表示不知此事
    
    
    
    10月14日14时,记者找到了这家福利院负责人郭长征,得知这件事后,她首先表示很惊讶。“到现在没人反映,孩子们也没说起。”她说:“王芳是学生部的负责人,同时管孩子们的卫生、院里的出库入库情况,丽丽是我们院出去的孤儿,现在一家医院实习,平时,她是宿舍长,兼管比自己小的孩子,辅导大家学习。这两个人都很敬业,王芳还经常叫孩子到自家吃饭,上网,辅导孩子们学习,丽丽也很爱孩子,有了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却留给弟妹。”
    
    对于孩子被打,郭长征表示,自己确实一点也不知道。“我们将立刻调查,落实这件事,这也是我工作不到位,就算孩子再错,也坚决不能打,这种方式是极不正确的,我们要严肃认真对待,对于被打的孩子,我们会积极安抚,保证不再出现类似情况。”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