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无助绝望痛苦的HIV输血感染者李喜阁和小女儿林林的悲歌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3日 转载)
    悲歌更多文章请看悲歌专栏
    
     (博讯 boxun.com)

    [日期:2008-10-03] 来源:参与 作者:妙觉 [字体:大 中 小]
                    
                   
     缘起 
    
        
    为你把眼泪擦干,
    轻轻捧起您的脸,
    为你把伤心的眼泪擦干.
    妈妈为你流泪,
    妈妈为你悲伤,
    妈妈为你悲哀,
    你的痛苦就是妈妈的痛苦'
    你的悲伤就是妈妈的悲伤,
    所有人的爱汇成了长长的河流,
    融化不了你痛苦的心,
    因你身上的病毒,
    漫漫刺杀你瘦弱的身躯.
    妈妈轻轻把你抱在怀里, 
    给你温暖,
    给你阳光,
    妈妈为了你,
    让你微笑,
    妈妈把自己的眼泪擦干,
    把悲伤埋在心里:
    我的孩子,
    等你长大了,
    也理解妈妈的悲伤,
    妈妈的痛苦.
      --李喜阁
    
     这是喜阁发来的手机信息,为她感染爱滋病毒的女儿林林写得催人泪下的诗文,林林每晚半夜都会惊醒,然后长时间的号啕痛哭,任谁也哄不好,可想而知她小小年纪,承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种种痛苦歧视惊吓和恐怖,她妈妈为了帮她姐姐讨公道,帮助其他成千上万的爱滋病人讨公道,数次到河南省和北京上访,数次去涉嫌谋杀罪渎职害命罪的地方妇幼医院讨个说法,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到法院起诉,但结果是不准上访,不准上诉和立案,明显的是政府包庇在严重杀人的卫生系统,因为医院的领导都是政府的亲戚,官官相护.她还因上访被非法拘禁过,经历过种种的刁难恐吓和逮捕,很多时候,林林都亲历了这样的场面,作为孩子心灵受到不小的刺激和惊吓,白天她看上去很活泼很听话,但一到晚上,大脑皮层被压抑的部分,就不由自主的释放出来了,用痛哭来释放和表达,每每这个时候,喜阁和丈夫就会轮流把林林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抚,喜阁会说,这是她姐姐来找她了,她姐姐在发现感染爱滋病毒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人世,往生前不堪病痛的折磨特别爱哭闹.喜阁常常忏悔不该在失去耐心时,没少打这个爱哭的大女儿.
      喜阁一定在把哭闹的林林哄睡着以后,含着眼泪写下得这首诗,读来让人唏嘘不已,我在2005年的中秋节前后在高老爱人的病房第一次见到她,她个头不高,生得娇小玲珑,一口河南口音,说话快人快语,不时会发出十分快乐爽朗的笑声,不知道她情况的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家庭遇到生命中最可怕的厄运.后来她和我和胡佳数次到各重灾区家访病人,我每年数次下中原各爱滋病重灾村为病人发放单孤和双孤的生活补贴,营养品,打佛七.放生念佛会供等等临终关怀的活动,我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喜阁的家乡也是商业和火的发源地古商国商丘宁陵.商丘也是花木兰的家乡,去年奥运前我到了喜阁家,看望爱滋病人,准备去木兰祠参拜学习时,不料被当地的公安把我和喜阁带去闭了八天关.
     民间艾滋病人关怀组织“爱源”志愿者创办人之一,著名威权统治下的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著名的良心犯胡佳的夫人曾金燕在她的文章里这样介绍李喜阁:" 7月20日,妇女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由于上访卫生部,和另外两名妇女感染者一起被控告为'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而被刑事拘留。李喜阁生产孩子时输血感染了艾滋病,大女儿由于艾滋病去世,小女儿也是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不辞辛苦,自费多次深入乡村调查取证,找出在同一家妇幼保健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其他妇女及家人。为了解决输血感染艾滋病的问题,她一次一次找到政府相关部门,协商,协商不成只好上访。她是一个优秀的母亲,也是一个努力学习并随时帮助他人的妇女艾滋病感染者、农村社会工作者。强权和压制,能解决众多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家庭的具体问题吗?我不这样认为。
    
    6月份媒体报道了河南上蔡县一批政府官员被捕,这些政府官员还包括学校校长,他们“买官卖官收受贿赂”,“渎职”和“滥用职权”,其中县委书记杨松泉涉案金额多达上千万元。而当地农村感染者获得的生活补助,大部分每月不足10元。
    
    尽管比起以往,草根的力量在成长,但是这些分散的力量,实在是弱小。他们只有被选择的可能,而不足以和政府坐在圆桌上一起谈话,表达按自己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的愿望。荒诞地说,履行承诺的主体是政府,政府同时决定社会各界是否“可以”履行承诺,当政府无法履行承诺时,又把问题抛给了社会。与其如此低效率消耗,不如政府、民间、企业抛弃前嫌,坐在圆桌上,痛痛快快地商议计划,政府做一个有责任、有效率的政府,民间和企业有自由自主的权利保障和参与解决社会问题的切实行动。"
    
      胡佳夫妇对喜阁一家付出了很多的关心和爱护,在胡佳和艾教授拍摄的<<河南义士>><<中原纪事>>里都有对喜阁的表彰和对喜阁一家的悲惨遭遇的描述.
    
      被拘禁在家不能外出的喜阁仍然通过手机信息在关心社会关心他人,也把个人的情感表达出来,和大家分享,她是个三宝弟子,应该知道自杀无疑是杀佛之罪,是知法犯法的行为,佛在经书里说自杀的人将堕无间地狱,永无出期,也许她是菩萨应化再来,用自杀的方式来唤醒我们对爱滋病人的麻木冷酷和歧视,唤醒政府必须督促公检法对这场巨大的血案向责任人提出公诉,法办渎职的医院,尽快发放二线药,以共和国的名义向受害者道歉赔偿,发放文件全国性普查血液,如果她自杀是为了众多的爱滋病人能获得治疗和关怀,那么她无疑是菩萨再来.
    
    她为我们承担了这个共业,承担了这个病痛,我们无疑欠了每一个爱滋病人一份人情,我们应该关注她,鼓励她活下来,为丈夫为女儿为所有关心她的菩萨们活下来,告诉她我们爱她,她就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我收到她近期发来的很多信息,都是关心社会的,只有这一条透露了她内心的伤痛,我想我应该为她写下点什么,她的CD4就只有二百多了,在没有二线药的情况下,一场感冒就可能夺去她的生命.
    
      我和她已经形同姐妹,我们认识的当晚就睡在一张床上,枕着一个枕头,她告诉我她大女儿死时的故事,我和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一起伤心.那晚,我不能入睡,我在这伤心人儿身边,捂着嘴巴,哭了又哭,我说,佛啊,谢谢您的引领,引领我来到人间地狱,来完成地藏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下面附李喜阁的绝命书.
    
    
    
    妙觉慈智在燕京报告
    
    2008-10-3
    
    
    
     李喜阁遗书
    
     从2004年8月份检测出大女儿因母婴感染艾滋病死亡以后,同时又检测出我和小女儿又检测出艾滋病以后,从2004年9月份上诉到当地人民法院,一直到现在法院都无权立案,理由是上级有口头文件因血液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当地政府干涉公检法部门调查因血液引起的重大医疗事故。
    
    从2004年12份开始走上访之路,一直到现在当地法院和政府部门没有给一个说法。
    
    2006年7月份因到国家卫生部上访被当地公安部门依法拘留21天,理由是冲击国家机关,从2006年8月份公安部门对我采取了取保候审一年,在这一年里,公安人员在我家门口24小时监护我的自由。2007年8月份我取保候审结束,但是公安部门仍然采取了措施每天有2名警察24小时监护我,当地法院不予立案,不准到上一级部门反映因血液感染艾滋病不立案不赔偿问题,不准参与艾滋病会议,不准接受国外媒体采访。
    
    2008年8月份是我大女儿死亡4周年,当地政府不但不让法院立案,而且安排了每天有6名警察24小时监控我。
    
    2008年8月份是国家开办世界奥运会,同年9月份在北京又召开了世界残奥会。
    
    2008年9月18日世界残奥会结束,2008年9月份我接到中国全球基金非政府以草根组织为基础召开讨论会议,会议定在2008年9月18日和19日报到会议从20日到9月22日下午结束,地点定在辽宁省沈阳市,会务组给我定的是2008年9月18日下午5点的飞机票,回程飞机票也定好了。
    
    当我2008年9月18日上午提上行李离开家时,门口有2名穿警服的女警察,3名穿警服的副所长,一辆警察堵在了我家门口,还有6名监控我的人员也站在我家门口其中2名警察2名卫生系统人员一名城关镇政府人员另一名是我邮政单位人员,统统都站在了我家门口,不准我参与会议,不准我离开家门,没有任何理由。
    
    我家的事政府一直没有解决,警察在我家门口2年了,让我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权利,我家的电脑被切断了,电话被切断了,立案赔偿的权利被剥夺了,我出门自由的权利被这些违法部门阻断了,这个社会没有公民依法处理问题的权利,政府不负任何责任的权利,这个社会让我看到了更多人群失去了道德。
    
    我无法在忍受这痛苦的社会,这个不负法律责任的政府,法律失去了它的权利,道德被人埋没。
    
    我失去的太多太多了,我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我想离开这个世界,我无法在忍受公安部门每天24小时看护我,我要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也许天堂没有痛苦。
    
    我忍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和悲伤。
    
    我已经厌倦了这种长期监控我的生活,小鸟也有自由飞向蓝天的权利。
    
    因输血让我感染了艾滋病,让我失去了大女儿,又让我的次女也感染了这种慢性自杀的病毒。
    
    我的离开跟任何人都无关,谢谢我的朋友长期对我的帮助和对我的关爱。
    
    我只有选在家里自杀,出去自杀是不可能了,警察也不会同意我出门。
    
    我没有任何财产,这几年我做艾滋病工作,都是我邮政单位发给我的工资做的,我这几年做艾滋病工作,特别是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和母婴感染艾滋病人群这块工作,我做的不好,一直倡导国家赔偿一直到现在国家都没有给一个合理的答复,儿童的药物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在2008年8月份中国cdc中心下了一个非常荒唐的文件,凡是开始服用儿童药物的每人从2008年8月份起生活上每月补100元人民币,服用成人药物减半两的儿童和没有服用药物的儿童没有生活补助费,在一个国家对待艾滋病儿童的待遇都不一样,让我们这些家长无法理解国家的政策,这些孩子忍受了太多的痛苦,也要忍受不同的待遇。
    
    这些孩子国家应该每月营养费补助600元生活费,护理费300元,
    
    国家应该更多的去关爱这些有病毒的孩子们,可是谁能听到孩子因艾滋病带来的痛苦声音呢?
    
     我的离开也给国家减轻了负担,给社会减轻了负担,该走了,我已经忍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2008年9月21日我已经把我的旧衣服送到了寺院里,将来这些旧衣服都要焚烧,我的尸体在寺院用木材来焚烧,因我已经在寺院皈依三宝弟子了,我的骨灰撒在大河里,我的死没有任何怨言,谢谢我的朋友和我的老师。
    
    
    
     2008-9-21
    
     李喜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视频:李喜阁的短片
  • 李喜阁遗书
  • 末学妙觉向李喜阁居士公开道歉忏悔惭愧并祝福
  • 李喜阁参加非政府会议被阻拦 杨春林二审案明日开庭
  • 感谢汶川县的地震,李喜阁说"我是暂时逃出来的"!
  • 沙河感染者获释和各获赔5万,李喜阁和王小巧依然被拘押
  • 快讯:妙觉法师已经自由,李喜阁仍然无消息.
  • 李喜阁和妙觉近况--已被非法羁押超过123个小时
  • 妙觉法师和李喜阁被扣押超过12小时
  • 快讯:李喜阁和妙觉被警察带走
  • 李喜阁声明 关于李喜阁要在两代会期间到天安门静坐
  • 李喜阁:我的权利被谁剥夺了
  • 李喜阁:胡佳已经在监狱里30多天了,他的身体怎么樣
  • 李喜阁:胡佳你在那里
  • 中国艾联对李喜阁被软禁不能参加全国妇联会议的立场声明
  • 律师赶到培训现场保护李喜阁丈夫孙建峰权益
  • 李喜阁丈夫孙建峰在全国妇联培训现场受阻(附录音)
  • 强烈呼吁尽快恢复李喜阁女士人身自由
  • 李喜阁原定在全国妇联培训上的讲义初稿(附录音)
  • 李喜阁遗书
  • 李喜阁:祝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今日生日快乐
  • 李喜阁:我对胡佳的印像
  • 李喜阁:痛苦 悲伤-胡佳没有错 他为含冤的人群说话
  • 李喜阁:人之初 性本善
  • 孩子你在天堂还好吗?/ 李喜阁(HIV)
  • 李喜阁:我对万延海先生的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