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建利在自由亚洲电台节目上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报道)
     (博讯 boxun.com)

    中国公民力量发起人、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员杨建利作为自由亚洲电台"民主论坛"节目的嘉宾, 于9月20日和21日两天就三鹿毒奶粉事件与国内的听众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杨建利在回答听众提出的问题时说,在中国任何一个领域每天都发生着商人坑害消费者甚至为图暴力不顾消费者死活的事件,只不过三鹿奶粉比其他恶性事件涉及的面更广,其实随便问任何一个中国人,他都可以轻易地举出5个甚至更多发生在他身边的恶性事件。这样的恶劣行径之所以这么普遍,没有官商勾结、没有各级官员对这些商人的保护是不可能的,而这些官员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有"和谐社会"(稳定压倒一切)政策为他们撑腰,民众抗议就是不和谐,就要镇压,而所有这一切都成为可能,其根本原因是限制人们言论、新闻、结社、参政等政治权利的专制制度。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消费者的利益问题最多是个法治问题,但是,假如根本的政治制度不改变,这些现象不会改变,"三鹿毒奶粉"事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这些话肯定可以的都证实的,因为和任何以意识形态为主导的专制政权不一样,中共政权只能用为社会精英提供腐败的机会和特权来换取他们对现政权的认同或效忠,它怎么能真的下决心彻底解决所有官员的问题呢?他们只有用代价最小的办法平息众怒,不做独立客观调查,处理几个政治上背景不深的官员,同时搞舆论控制和引导,把"罪人政府"很快变成"恩人政府"。在这种恶质的政治经济环境下,实际上对每一个恶性事件,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有责有罪的,同时他也有可能是一个受害者或牺牲品,包括被撤职的官员。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政治斗争政治运动式地处理这样的事件,谁心里都不会服气。
    杨建利分析说,在食物消费上,中国可以粗略地分为四个中国,第一个中国是高干的中国,他们享受安全特供食品(人们应该做一个调查,在中国各中央部门和各省市存在多少个干部安全食品特供中心),第二个中国是享受不到政府的安全特供的,但是有权势自己解决食品安全的(比如消费进口产品或用自己的势力保证安全的,比如一旦出了问题,有能力讨回公道的)钱权上层的中国,第三个中国是一般民众的中国,他们有温饱但是对食品安全隐患毫无办法,第四个中国是连温饱也没有保障的中国。
    当听众问到,受害家属是否可以要求国外的组织对事件进行独立调查,然后在国际法庭上讨回公道?杨建利回答说,可以要求联合国或国际非政府组织对事件进行独立调查,但是中国政府不配合,在中国进行独立调查是不可能的,在目前的情形下,中国政府根本不可能配合。国际法庭基本上是道德法庭,任何判决都很难执行。这些事情都可以做,至少可以造成国际压力,促使受害者在国内更有力索赔和维护权益,但是这不是根本之路。
    当听众进一步追问,我们到底能做什么时,杨建利回答说,最根本的路子是自己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个受害者力量弱小,基本上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必须有集体的力量。但是就目前的政治形势来言,组织不宜跨议题,最好是单一议题,因为跨议题就有可能被有关方面政治化,不利于生存。那末什么是单一议题的组织呢?单一议题组织就是指只关心一个议题的组织,比如说"三鹿毒奶粉受害者联盟",其宗旨是收集证据,惩治责任人,要求索赔,维护这个群体的长期权益等。在中国类似的组织已经有"天安门母亲",我们应该向这个组织学习。这个模式其实可以广泛推广,比如,可以成立"5、12"母亲,XX矿难死难者家属委员会,等等。单一议题,利益清晰集中,容易组织容易团结,容易坚持。其实,任何利益相关者有意愿,都可以在国内、国外寻求到维权律师或维权人士的各种协助。中国大的政治环境改变的内因,首先是利益相关者的意愿,也就是说各类受迫害受压迫的民众首先要行动起来组织起来和维权人士、意见领袖结合,把自己的议题持续推向深入,然后纵横联合,推向广处,促成变化。保权益、要改变,公民首先要有力量,公民必定要有力量。杨建利表示他会继续关注事件的发展,随时愿意尽绵薄之力协助。
    杨建利是自由亚洲电台民主论坛节目的常任嘉宾,经常通过这个节目与国内听众进行直接交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鹿传被冻资8亿:若破产涉及全国35万人
  • 杭州动物园红毛猩猩吃三鹿奶粉尿检发现结晶体
  • 新西兰股东在华亏损七成:认定三鹿无得救
  • 瞭望:緊急應對“三鹿事件”
  • 三鹿隐匿毒奶问题八个月,纽西兰母公司惊骇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第三期)
  • 三鹿奶粉检出坂崎氏杆菌,可致脑膜炎脓毒病
  • “三鹿”事件挑战奶源发展模式:450亿自建牧场?
  • 三鹿奶粉又检出阪崎氏肠杆菌!
  • 河北律师都不接向三鹿索赔案:因'上面'施压
  • 中国媒体因奥运新闻禁令未能揭露三鹿事件/RFI
  • 河北律师都不接向三鹿索赔案:因“上面”施了压
  • 驱三鹿人:传李长江辞职
  • 三鹿承诺未兑现,经销商扬言跳楼抗议
  • 大家都在看,「三鹿案」怎办
  • 最早曝光三鹿的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 (图)
  • 江西一男婴吃20桶三鹿奶粉 死于肾结石 (图)
  • 三鹿门在中国仅是第1个被挤破的脓包
  • 江西6个月大男婴死于肾结石 吃20桶三鹿奶粉 (图)
  •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传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之女博文:妈妈被软禁
  • “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 奶粉退款和巨额赔偿可能导致三鹿集团破产
  • 新西蘭股東:三鹿無得救
  •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 老子戏说之“三鹿奶粉”/王万然
  • 曹长青:三鹿奶粉是怎么“毒”出来的
  • 为三鹿辩
  • 三鹿毒奶粉事件中共丢车保帅开辟惩罚党官先例/ 甄爱国
  • “才死六个人?!”——以三鹿“毒奶粉”事件与爱国华侨商榷/舍禾
  •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关于“三鹿”毒奶粉事件的声明
  • 像三鹿这样的企业,放在美国会怎么样? (图)
  • 5岁"三鹿"毒奶受害者孙女也关黑监狱,急需医治十万火急!/沈泉珍(图)
  • 三鹿党妈的甘甜奶汁,薄熙来吃了没有?/草虾(图)
  • 稻乡老农:“三鹿现象”、“猫鼠理论”和“汉奸首相”
  • 三鹿白粉,薄熙来与党妈妈的和谐结晶/草虾(图)
  • 未普:谁的责任?─-三鹿毒奶粉
  • 三鹿何摻假?只因心中無神/焦國標
  • “马鲁大”与三鹿毒奶粉/尤利
  • 三鹿毒奶粉事件代表了胡温时代的谎言政治/甄爱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