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全国劳模村支书打断举报村民手脚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5日 转载)
    
    来源:新文化报
     这里是吉林白城市洮北区林海镇交通村。
    
    当地村民间曾流行一句顺口溜:“村委会是郭家自己的村委会,口口咬的却是百姓家。”
    
    这里的“郭家”指的是原村党支部书记郭云智一家。
    
    郭云智今年62岁,出入坐奥迪A6轿车的他还有个不太好听的外号----郭四驴子。
    
    为什么说“口口咬的却是百姓家”?
    
    交通村村民说,是因为这个“郭家”办了很多让大家痛恨的坏事。
    全国劳模村支书打断举报村民手脚
    
    “村委会是郭家自己的村委会”
    全国劳模村支书打断举报村民手脚


    
    郭云智宽敞豪华的办公室
    全国劳模村支书打断举报村民手脚


    
    举报的村民被打断腿
    
    
    
    头顶光环
    
    
    
    人大代表、全国劳模
    
    郭云智,1946年出生,1983年,任白城市洮北区林海镇交通村村委会主任,1986年任村党支部书记,后被任命林海镇党委副书记兼交通村党支部书记。
    
    提起交通村,在白城市无论是政府机关,还是市民百姓,几乎没有人不知道。20年前,该村村民人均收入不足600元,穷得“远近闻名”。
    
    而到2005年,村集体已积累2000多万元的“家底”,存款300余万元,这让交通村和村党支部书记郭云智又成了白城的焦点,同年身为省、市、区人大代表的郭云智还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恶行多多
    
    
    
    带领50多人偷盗
    
    侵吞国家救灾物资
    
    
    
    吹‖能叫警察不出警
    
    
    
    郭云智作为堂堂村支书,却在1994年开始,带领团伙成员袁占有、邱国、常某等50余人在高平、永胜农场、吉林油田洮河农场、林研所、林海农场、三合乡、八仙村等方圆十余公里范围内见啥偷啥。
    
    “玉米、白菜、土豆、生猪,见什么偷什么。”村民杨子宾曾当过社主任,他就曾被迫参加郭云智组织的偷盗。
    
    杨子宾说,多数情况下,邱国、常某白天踩点,晚上郭云智坐镇,袁占有等人带队,郭建光开着村委会的面包车,每次带十几人进行偷盗。
    
    郭云智在偷盗前都跟团伙人员吹:“我在公安局有人,叫他们不出警,你们大胆地偷。”
    
    村民许海龙1994年到村委会开拖拉机,由于不参加偷盗,被郭云智多次殴打,还被扣了工钱。
    
    
    
    凶‖持口径步枪抓赌
    
    
    
    1994年秋天,4个村民打麻将,当时任村支书的郭云智带领郑某、曲某来抓赌。“他们进屋后,郭云智手里拿着口径步枪,不由分说把我们中的一人踹倒,我们3人从窗户跳出。”当时参与打麻将的一村民说,郭云智还开了一枪。
    
    
    
    
    今年1月份,白城市纪委接到村民举报,曾派人实地调查。郭云智的女儿郭秀莲把一些村民找到村委会,让村民别说实情。“郭秀莲还找过我媳妇,哭哭啼啼求着说,不让我媳妇说有关郭云智私藏枪支的事。”村民杨子宾说。
    
    霸‖侵占村民林地
    
    借村屯改造之名,郭云智要求村民必须把原有的土房全部扒倒,每户交1万元盖新房。
    
    “交不起这些钱,许多村民的宅基地被郭云智的亲属强行购买。”村民张清说,他们6名村民交不起这些钱,又没地方住,最后被逼无奈只能流浪他乡。
    
    村民黄光不把房屋和林地卖给郭云智,郭云智带人把黄光及其家人打伤,又令人将李家出入的大门用围墙堵死,黄光无奈花了1000元买路钱。
    
    邱国被村民们视为郭云智团伙的第一打手。“三天不打人,我的手就不舒服呢!”邱国和村民们聊天时,经常这样吹嘘。
    
    林海镇号称“林海”,在交通村几乎家家都有林地,近年来,这些林地都被郭云智以种种手段强行霸占,当地一社有11家农户的林地被霸占,林地变成了宅基地,三社也有几户村民的林地被霸占,随即卖给一个姓毛的人进行采沙,四社一农户家的两公顷林地被郭云智的儿子和女儿郭秀莲霸占采沙。
    
    
    
    贪‖侵吞救灾物资
    
    
    
    1998年,国家拨给村里的救灾麻袋、大棚膜、红瓦等,全部被郭云智私吞,红瓦卖给了洮南市幸福乡的一位农民。
    
    2005年,上级下拨抗旱救灾配套设备柴油机、水泵、井管、柴油以及打井款等,郭云智派各社主任到各户签字、盖章,而设备却留了下来。
    
    村民们说,上级政府为村民发放的补助款和低保,郭云智的手下不允许村民说是上级的关心,而必须说是郭云智的关心。
    
    交通村共有耕地900余公顷,每人平均0.4公顷,而每个村民仅能领到0.28公顷的国家直补款。
    
    每年农历六月中旬,郭云智过生日,他都指使村主任和其他几位村干部挨家通知。“郭云智过生日讲排场,要去市区的大酒店设宴,一次就要摆上几十桌。”一位村民说,由于每年都如此,村民在郭云智及其妻子的生日、还有其家人生病的时候都要送礼,平均一户送礼每年就有500元。
    
    
    
    恶‖围攻电视台记者
    
    
    
    据介绍,去年7月,白城有线电视台记者获知有关郭云智的负面线索前去采访,郭云智及其团伙骨干成员郭建光、郭秀莲、邱国、常某、刘某等带40余人,来到白城有线电视台围攻记者。去白城市区前,林海镇商店的所有镐把都被他们买光了。
    
    “我是人大代表,我要扒你的皮(指警服)。”在围攻电视台时,郭云智指着一位维持秩序的警察叫喊。
    
    
    
    伪‖修路灯不安灯泡
    
    
    
    交通村自1983年开始逐年开荒,至今有400余公顷的机动地。最初时,郭云智向外承包平均每公顷1000余元,目前,高的承包费已经涨到三四千元,这些钱都进了郭云智个人的腰包。村委会路南二层小楼是花数十万修的,只有上级来人和自己家办事时使用。
    
    “采取省财政补贴1万元、村里补贴两万元、村民自筹1万元的方式,在全村按规划标准建起206户新房,使村民建房砖瓦化率达到73%。”这是郭云智引以为自豪的一个“政绩”。
    
    记者于9月20日到交通村了解情况时,许多村民对此都非常反感。
    
    “房改后的砖瓦房都要有沙袋盖着,怕风大刮坏了。”指着村里的砖瓦新房,还有村公路两侧近200盏路灯,一村民说,这些路灯根本没有灯泡,甚至连电线都没有,这20万元白花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