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耀洁:“神医们”的明天就是毒奶粉的今天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4日 转载)
    [日期:2008-09-24] 来源:参与 作者:高耀洁 [字体:大 中 小]
    

2008年9月23日晚10时许,突然发现在我的电脑上的“收藏夹”里有骗子艾滋病的治愈网·······,打开一看,他吹的让人肉麻,他成了河南最大中医医院的成员。还是治愈艾滋病的发明家······全世界无药能治愈艾滋病,这是大家公认的。就这样一个游医、庸医、无业游民(按他自己说1997年他在山东济宁“疑难病研究所”以“专家”身份坐诊时,因故被驱走之后,只好在老家巩义种地)。这样的人胆敢吹嘘,他能研究出治艾滋病的中草药?有什么科学原理的可以凭证呢?就凭几张化验单吗?······等着瞧吧!治愈艾滋病“神医们”的明天就是毒奶粉的今天,可怜的大医院的领导人们,你们的科学覌那里去了?你们的医德那里去了?把医骗子奉为上宾,为什么呢???
    

高耀洁
    
    附:
    
    
    
    
    河南中医李振西攻克了艾滋病!?
    
    2008-5-15 艾滋病治疗网 管理员
     摘自《今日信息报》2006年11月1日,中新网河南新闻网2006年11月10日,《首都建设报》2006年10月28日
    
     新闻背景:艾滋病现状
     艾滋病(AIDS)是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的简称,即“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艾滋病是由艾滋病毒所引起的,艾滋病毒又称为人类免疫缺乏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简称HIV。
     人类天生具有免疫功能,当细菌、病毒等侵入人体时,在免疫功能正常运作下,就算生病了也能治愈。然而,HIV所攻击的正是人体免疫系统的中枢细胞,致使人体丧失抵抗能力,不能与那些对生命有威胁的病菌战斗,从而使人体发生多种极为少见的、不可治愈的感染和肿瘤,最终导致感染者死亡。
     2003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的艾滋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自1985年发现大陆地区第一个艾滋病感染者起,目前中国现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约84万人,疫情波及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艾滋病病例报告数呈明显上升趋势。由于社会对艾滋病人普遍的歧视与恐惧心理,导致有些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处于隐蔽状态,因此专家估计,中国现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数已超过了100万!
     但令人遗憾的是, 虽然艾滋病对人类社会造成了如此巨大的致命伤害,而且在此之前的二十多年间,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持续有无数政府部门及相关组织耗费绝对相当于天文数字的巨资进行试验及研制,可至今为止仍未有任何政府部门或相关组织研制出根治艾滋病的良方,现有的也是最常用的鸡尾酒疗法也不过是仅能抑制病情而已。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没有任何权力及经济背景的个人或团体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抗艾药物研制的行列中来,他们在国际抗艾防艾相关组织的有关文献中被约定俗成地称之为:草根。
    
     新闻线索:河南医生声称可治艾滋病
     河南某报的柴洪涛先生给记者打来的一个电话,说他有一个重大新闻线索要提供,那就是他发现了一个河南医生研制了一种药,可以有效治疗艾滋病,记者问他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他说叫李振西。这让记者对此事突然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李振西!2004年四月,在将信将疑中,记者采访了这个李振西。
     “艾滋病有什么了不起?我自己研制的中草药就能治疗!” “我费了半生心血研究出来这个药方,可是有关部门就是不相信。我们当地一位医疗机构的负责人第一次见我时,差点从椅子上蹦下来:就你能治艾滋病?那眼神就像我是个神经病似的。”“我没有那么多钱,搞不了大量的实验。可我不怕鉴定,我希望国家尽快组织对我的药方进行鉴定。这样,我是不是骗人的不就一目了然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李振西先生激情四溢地向记者讲述他研制药物的艰辛。
     在此次采访中,记者得知,有众多艾滋病感染者在他的精心治疗下,目前身体已发生了惊人的转变。他给记者带来了三件证据:
     一是几名艾滋病患者出具的书面证言,证言中称他们未服用李振西先生研制的药物前,“经常高烧不退、拉肚不止、四肢乏力、头晕眼花”,但服药后不久身体状况即发生了明显转变,“高烧退了、头不晕了、下地干活有的是劲,胖了几十斤,比正常人还正常”;
     二是一份盖着河南省上蔡县芦岗乡文楼村卫生所公章的《关于郭沧海医生在文楼村治疗AIDS患者的情况调查》,该《调查》中称:“根据驻马店市卫生局艾防办提供的情况,对郭沧海等三位医生在文楼治疗AIDS患者的具体情况调查如下:2005年4月,郭沧海等医生在文楼村筛选了程某等四位AIDS患者(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本文中省去所有艾滋病患者的名字),双方达成治疗协议。一是郭沧海等免费为四位患者提供中医药治疗;二是为患者免费提供定期检测(CD4和HIV病毒载量);三是患者自愿接受治疗并按照要求服药。郭沧海等提供的药品为中药散剂、丸剂、外用酊剂。散剂、丸剂重点调节提升肌体免疫力,酊剂外用治疗疱疹及皮肤疾病。前后治疗时间近一年。通过走访调查程某等四位患者,普遍反映治疗效果良好,四位患者2005年治疗前有不同程度的经常性发烧感冒、头晕乏力、疱疹等症状,经常到卫生所治疗,不能进行正常的劳动,经过治疗后上述症状基本消失,据患者反映他们的CD4都有所上升,2005年第四季度到2006第一季度四位患者身体状况良好。程二人恢复了正常的农村劳动。外用酊剂对治疗皮肤疾患效果明显,患者骆某、卜某患疱疹、皮肤骚痒两年,用药后痊愈。”
     三是相关医院提供的检测报告书,报告书上显示几名艾滋病患者的若干生理指标,在时间相差数月不等的同样检测中,其数值有着不小的变化。
     在对这些材料进行了详细研究后记者非常震惊,因为以前记者曾做过有关艾滋病的采访,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些数值的变化对艾滋病患者来说意识着什么。但是冷静思考过后,考虑到这些证明材料均是由李振西单方面提供的,其可信度尚待考证,因此记者提出如果他研制的药物真的能有效防治艾滋病的话,那就必须在记者的全程监督下,到国内医疗界公认的在艾滋病防治方面具有权威性的医院做检测,以权威的检测结果证实其药物的可行性。
     本来记者以为在如此苛刻的要求下,李振西可能会找个理由借故推拖或放弃这次检测,没想到他听后却当即毫不犹豫地说:“可以,我愿为此接受任何调查和检测!”
    
     新闻直击:一次非同小可的检测
     为了确保此次检测的公正性,记者在河南亲自选取了三名艾滋病感染者,他们分别是来自河南省上蔡县的朱某和来自河南省新密市的马某和刘某。检测单位记者选择了北京地坛医院,该院是国内医疗界公认的艾滋病防治权威医院。检测项目是CD4和HIV病毒载量。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4年8月颁布实施的《全国艾滋病检测技术规范》,在(对艾 滋病患者)进行治疗后,通过病毒水平的检测才能确定治疗是否有效。此外,T淋巴细胞是机体免疫系统内功能最重要的一群细胞。在正常机体内各淋巴细胞亚群相互作用,维持着机体正常免疫功能。当不同淋巴细胞亚群的数量和功能发生异常时,可导致机体免疫功能紊乱并发生一系列病理变化。因此,T淋巴细胞亚群的免疫分型能够提供有关患者免疫状态的重要信息。AIDS是由HIV引起的一组综合征,HIV主要侵犯人CD4+ T淋巴细胞,导致其数量上的减少和功能缺陷,使机体免疫平衡被打破造成免疫功能低下,最终导致各种机会感染和肿瘤。
     2006年4月21日,在记者的全程陪同下,马某和刘某来到北京地坛医院进行了初检。26日,地坛医院为二人出具了《北京地坛医院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报告单》,报告单上显示马某、刘某二人的CD4分别是68/ul、288/ul,该院不久后出具的《北京地坛医院检验报告单》中显示,马某、刘某二人的HIV病毒载量分别为〈LDL、16000c/ml(LDL是指RNA定量系统的最低检测值, 从北京回到河南后,朱某等三人即按照事先由记者和李振西达成的约定,开始定时定量服用李振西配制的药物。
     7月10日,在连续服用了整整两个月的药物后,北京地坛医院为三人再次进行了检测,检测报告显示,朱某、马某、刘某三人的CD4分别为673/ul、197/ul和342/ul,HIV病毒载量分别为〈IDL、〈LDL和16000c/ml。这也就是说,朱某在服药后其CD4增长了194/ul,HIV病毒载量由3370c/ml转变到了〈LDL;马某则在HIV病毒载量继续保持〈LDL的情况下,其CD4增长了129/ul;但刘某却在CD4增加了56/ul的情况下,其HIV病毒载量却意外地从16000c/ml增加到了18000c/ml。李振西对此的解释是人与人的体质有着千变万化的区别,且其检测前是否进行过长时间的重体力劳动,是否按时按量吃药等多种情况都有可能会影响到其HIV病毒载量的变化等,因此个别项目的数化指标出现微小的波动也在正常范围内。果不其然,在由北京地坛医院于9月21日对刘某做出的又一次检测报告中,刘某的HIV病毒载量检测显示为11000c/ml,比第一次检测下降了整整5000c/ml。
    
     新闻追踪:研制抗艾药竟事出偶然
     面对上述权威医院出具的权威报告,因为毕竟没有从事过有关艾滋病的专业研究,所以记者自然不敢断言李振西所说的他研制的药物已经能够防治艾滋病,但这些报告中白纸黑字的数字变化,想信所有了解艾滋病知识或从事艾滋病研究的相关人士定会从中悟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在相关的报道中,记者找出了这样一些文字:
     “他是从1997年开始接触艾滋病的。当时他应邀在山东省济宁市疑难病研究所以专家的身份坐诊,专治椎间盘突出。在此期间,他治好了几位性病患者,被医院的领导知道后,就把刚接受的艾滋病研究公关项目交给了他,这使他得以接触艾滋病的病例。但后来他和院方因为他的祖传秘方而闹翻,只好又回到老家巩义。一边种地,一边研究艾滋病。前后花了1 0年时间,配制成了治疗艾滋病的中草药。”
     “为了这个治疗艾滋病药方,他付出了大半辈子的心血。年轻时除继承了祖上治疗败血病、羊角疯、性病等的秘方外,还苦读了《医宗金鉴》、《难经》、《本草纲目》、《本草求真》、《黄帝内经素问》等中医医学书籍,甚至到北京出差也要拎回一大包。这么多年来,光他读过的中医书籍上千册。”
      “(李振西对记者说)目前世界上的防治药物不能治疗,我的可以。病人吃了我的药,病情轻的一个月120 粒,重者180粒就可治疗,一个星期就明显见效!”
     “据他介绍,药方他早就研制成了,配成药却是去年的事。2005年4月份,他到河南驻马店看望老朋友曹睿,谈到艾滋病问题。曹睿说:“你既然有这方面的本事,为何不施展一下,如果成功了,岂不是对人类一个巨大的贡献?”他也把自己的苦衷告诉了老曹:由于没有资金,无法配制足量的药剂,病人吃不到就检测不到效果,大家无法相信。后来在老曹和他的朋友郭沧海的资助下,花费2000多元钱,配制了8个人可以吃一个月的中草药。”
     就是这8个人,在服用了老李研制的药后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而这变化也促使老李在抗艾药的研制上更加执著,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新闻背景:风中摇曳草根舞
     但就在老李刚刚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时,磨难却接踵而至。老曹因为摊上了和他人的纠纷,突然失去了资助能力。
     这之后,郭沧海先生便成了唯一的资助者。因为配制药物需要不少开支,再加上各种各样的检测费用和交通费用,更重要的是李振西、郭沧海在患者治疗时从来不收取任何费用,甚至许多时候还要为患者负担一些治疗外的费用,尤其是当接受过他们治疗的人在亲身体验了药物的疗效后,口口相传地把这种药的疗效迅速神化,使得慕名而来的患者越来越多,很快,曾经因为开了多年诊所而在当地还算颇为富有的郭沧海不久就一贫如洗了。但既使如此,郭沧海先生也从未放弃过,没有钱,就借,借不来,就押,最后竟然把自已赖以栖身的房子都押出去了。问及这么做的原因,郭沧海对记者说,他开过诊所学过医,所以他了解李振西目前所做的一切对国家对全人类意味着什么,所以这些年虽屡遭挫折却仍义无反顾。
     但相对于郭沧海的义无反顾的倾力支持,个别职能部门的态度让李振西即伤心又愤概。河南省疾病控制中心一位同志在就此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李振西所提供的证据不足采信:“首先是用于实验的人数太少,说明不了问题;其次是时间太短,会不会有反复难以断定;最关键的是服药人到底吃的是不是他的药,难以控制。”
     李振西对记者说,国外诸多研究机构为研制抗艾药物,因为有相关部门的支持和资助,动不动就是百万、千万甚到上亿元的投入,并拥有大量的专业技术人才,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并未取得满意的结果,而他和老郭等人的研究完全都是自费的无偿的,老郭还为此倾家荡产,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的研制已经取得了可喜的进展情况下,竟还有人说这样的话实在让他无法理解。
     因此,李振西向记者表示,科研成果最科学最公正的验证就是可重复性,以往因为经济原因,他们的确无法按照正常的程序对更多的人做更多时间的检测,但是面对现状,他计划下一步将务必选择更多的艾滋病感染者做更全面的测试,决心以铁的事实验证其所研制药物的疗效。
    
     艾试结果谁来认证?
     北京地坛医院的检测报告做出后,记者就该报告结果采访了相关部门负责人。
     河南省疾病控制中心性艾所的崔卫国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说,CD4是机体免疫系统内功能最重要的细胞,它的数量直接影响着人体的免疫功能。正常人的CD4一般在400至1000不等,而艾滋病感染者的CD4一般会降到400以下,严重的降至200以下;病毒载量顾名思义就是艾滋病人身上携带的HIV病毒数,病毒载量在正常人身上几乎没有,而在艾滋病感染者身上则常常数千上万,甚至数万数十万。因此对于艾滋病治疗药物的疗效来讲,如果在给艾滋病感染者服用一定周期后,病人服药后的CD4比服药前上升、病毒载量比服药前下降,那就证明这些药物对艾滋病治疗确有疗效,反之则无效。因此仅就地坛医院的这次报告结果来说,这种药物对治疗艾滋病是有疗效的。但同时崔主任也称,要使该药物最终得到应用及推广,必须经药品管理部门进行严格的、程序化的测试和批准。
     但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注册处的杨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05年2月28日颁布实施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一章第六条规定:“药品注册申请人(以下简称申请人),是指提出药品注册申请,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并在该申请获得批准后持有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的机构”,做为一个自然人,李振西先生以个人名义无法对该药品进行申批,药品注册申请人必须是相应的机构,如有资质的药品生厂家等。
     而该局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在谈及此事时说的则更为直接:“没有经过国家批准就将私自生产的药品用于临床,如果确有其事的话,李振西他们已经构成了非法行医”。
     在得知依照《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不能将自己研制的抗艾药进行申批,甚至连其目前正在进行的为部分艾滋病感染者进行的治疗也涉嫌非法行医后,李振西先生显得非常的激动,他说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准备去北京就他的研制成果开个新闻发布会,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李振西研制的药对治疗艾滋病有效果但却应用无门,但当被记者告知开这样的新闻发布会,他会面对许多他根本无法逾越的屏障时,他一下子火了:“我研制的抗艾药已经被证明有效了,如果应用推广后其前景不何估量,因为全世界有上千万的艾滋病人,这与国与民都是一件大好事,现在却拿这些条条框框来套我,真是这样我也没办法,我就是个个人,可我就能治艾滋病!”
    
     诚然,二十多年间,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持续有无数政府部门及相关组织耗费绝对相当于天文数字的巨资进行试验及研制,可至今为止仍未有任何政府部门或相关组织研制出根治艾滋病的良方,现有的也是最常用的鸡尾酒疗法也不过是仅能抑制病情而已。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没有任何权力及经济背景的个人或团体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抗艾药物研制的行列中来,他们在国际抗艾防艾相关组织的有关文献中被约定俗成地称之为:草根。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耀洁:好!他的后台是个“高官”
  • 《高洁的灵魂》——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自传近日在香港发行(图)
  • 高耀洁:十五、读幻灯片有感(图)
  • 高耀洁:十、高明的“艾滋救星”
  • 高耀洁接到可疑电话 因抵制艾滋形象工程
  • 胡佳:高耀洁教授80岁生日
  • 高耀洁:河南卖血活动已转入地下
  • 高耀洁 : 不欢迎治疗艾滋病的神医来找我
  • 高耀洁自美领奖返回河南:现在“生不如死”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高耀洁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演讲(图)
  • 希拉里会见高耀洁:你这两天在忙什么?(图)
  • 一周新闻聚焦:各方关注“抗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赴美领奖事件(图)
  • 高耀洁获奖成中国外交部烫手山芋?
  • 领奖后的高耀洁为回国后深感担心
  • 高耀洁:河南少林寺附近三个乡艾滋病情况很严重
  • 高耀洁:电邮被封,中国非法血库仍在运作(图)
  • 高耀洁在华盛顿:个别人想升官,就在我身上开刀
  • 高耀洁在美国:胡锦涛允许她前往华盛顿
  • 李智英赠高耀洁先生
  • 高耀洁:艾滋随笔
  • 高耀洁严正声明:我的三不政策,任何人 的言行与我概无关系
  • 高耀洁: 严正声明
  • 诗两首--送给高耀洁女士/林泉
  • 高耀洁,荣誉属于说出真相的人/南方都市报 (图)
  • 高耀洁之言绝不是危言耸听
  • 像高耀洁一样说出真相
  • 李天笑:胡锦涛放行高耀洁 意在“二春”
  • 李天笑:高耀洁访美透露重要信息
  • 刘逸明: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 侯文豹:中国政府允许高耀洁教授赴美领奖 一个值得肯定的举动!
  • 朱学渊评:胡锦涛放高耀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