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中国奶粉风波来自中国的报导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1日 综合报道)
    关于中国奶粉风波来自中国的报导
    三鹿领导人向全国道歉
    
    中国三鹿奶粉事件进一步升级,在国家公布22个品牌、69个批次的奶粉都含有三聚氰胺成分之后,周四晚上,国家质检总局公布全国液态奶三聚氰胺专项检查结果,蒙牛、伊利、光明三大品牌的部分样品中都含有不同程度的三聚氰胺成分。在各大医院紧急为患儿提供诊治的同时,普通消费者也不得不问:我们还能喝什么牛奶呢?记者从上海给德国之声发来如下报导。
    
    在上海的一家医院里,忧心忡忡的家长抱着自己的婴孩,排着长队等待超声波检查。虽然排的队已经没有几天前那么长了,但是他们还是平均要等四个小时才能排上号。医院专门开辟了一些空间以供儿科医生进行检查。上海市政府昨天发出通知,所有三岁以下儿童,不管食用的是哪一种牛奶,家长都可以带来当地医院接受免费检查。
    
    来自周边省份浙江的周新也带着自己21个月大的孩子来到了这里,她的孩子从去年12月起就一直服用三鹿牌奶粉,"假如不出问题,这个三鹿奶粉还不知道要吃死多少人呢,我要是不知道这个事,还会去买这个奶粉的。我小孩每天夜里小便都要哭,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小孩都这样呢。"
    
    周五,在石家庄市三鹿集团门前,聚集了抗议的数百名家长,他们要求三鹿集团支付赔偿。一位来自浙江的家长,也赶到石家庄,希望能得到补偿,"我昨天打了二十几个电话跟他们辩嘴,他们说可以换的。但是我们到哪里去找单据呢?谁知道这个奶粉会出问题呢,买回来就把发票扔掉了。"
    
    目前,国家质检总局的检查结果显示,不光是奶粉,在接受检查的新鲜液态奶中有10%的产品含有不同程度的三聚氰胺成分。蒙牛、伊利、光明等大品牌都在黑名单中。王京带着17个月大的侄女来到医院检查,她表示,以后只有用米粥来喂养小孩了,她已经不再信任任何奶制品了:"这毕竟是吃的东西,而且还是孩子,他们有了毛病也不会说。现在除了问题,太晚了,有多少无辜的孩子,你想想家长的心啊,真的不容易。国家应该加大力度把好质量这一关,我们作为平民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说希望国家高度重视吧。"
    
    河北省警方周四晚上又逮捕了12名犯罪嫌疑人,其中6人被怀疑向奶制品厂家出售了大量的三聚氰胺。目前,中国卫生部还没有公布肾结石患儿人数的最新数字,但是观察人士认为,实际的患儿数量可能已经远远超过了卫生部周三公布的6244例。在产品中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成分之后,伊利集团已经召回了香港市场上的牛奶、酸奶和冰淇淋等奶制品。
    
    周五,欧盟委员会健康与消费者保护总干事罗伯特·马德林在北京要求中国对牛奶事件给出全面的解释。他表示,欧盟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欧洲的奶制品供应链是否安全。目前,在欧洲市场上还没有发现任何添加三聚氰胺成分的奶制品。
    
     德国之声
    
    
就周泽要求李长江辞职公开信采访录

    
    关于中国奶粉风波来自中国的报导


    中国三鹿奶粉事件进一步升级,三聚氰胺问题已经扩大到22个奶粉企业。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日前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篇致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的公开信,敦促其引咎辞职。在这封洋洋洒洒五千多字的文章里,周泽列举了自己指责国家质检总局严重失职的理由。德国之声记者拨通了这位周泽律师的电话。
    

德国之声:您为什么要写这么一封公开信呢?
    
    周泽:我认为国家质检总局对于这次重大食品安全事故负有失职、渎职的责任。而且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对于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失职违法行为是拥有批评、建议、控告的权利的。我想,我写这一封信,也是在行使作为公民的权利吧。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国家质检总局局长辞职能解决现在的问题吗?
    
    周泽:不是说他辞职就能解决问题。问题的解决是一个方面,他辞职只是为这件事情承担一种责任。这两者是并行不悖的。并不是以他辞职来作为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
    

德国之声:现在我们知道,添加三聚氰胺不仅仅是三鹿一家企业的问题,很多品牌都被检测出了三聚氰胺成分。您认为出现这样的情况谁应该负主要责任呢?
    
    周泽:我觉得主要责任应该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这些在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成分的企业,它们的商业道德是有严重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质量监督检查部门,发生这么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他们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要解决现在的这个公众卫生危机,最重要的是什么?
    
    周泽:目前需要做的就是全面公开相应的信息,正像政府目前正在做的那样。另一方面要加强监管,对产品质量问题进行一次全面的整治,而且将来应该建立一个健全完善的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监管制度,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事件。
    

德国之声:加强产品质量监督是一定的,但是可能从技术上讲,对于不同的添加成分有不同的监测标准,而且要想检测所有的产品也是不可能的。您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呢?
    
    周泽:我想一个产品中有什么成份这是确定的吧,如果它出现了其他不应该出现的成分,那就应该做更进一步的仔细检查。
    

德国之声:您在公开信中也提到了免检制度,您认为评定免检产品和中国名牌产品是错误的吗?
    
    周泽:是的。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一种产品的质量,是不可以由企业来自行担保的。而现在国家质检总局这种做法,评定出一些免检产品和中国名牌产品,好像这些企业就可以担保它的产品质量不会出问题,这是完全不靠谱的。这次发生的事件也证明了这一点。质检部门的责任就是监督产品质量,而不是搞这样的一些评比。
    

德国之声:据说您发表在这篇文章现在在您的博客里已经看不到了是吗?
    
    周泽: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删掉了。
    

德国之声:那您还会不会再通过其他的渠道来表达您的诉求呢?
    
    周泽:我想这个公开信虽然已经被删除掉了,但是我的主张和诉求大家也已经都知道了,这就足够了。我也没有必要再通过其他方式来反映我的诉求,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德国之声
    
    

毒奶粉事件与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

    
    关于中国奶粉风波来自中国的报导


    等待退奶粉的中国消费者
    
    当中国的成年人用三聚氰胺心安理得地毒害着自己的孩子,“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从虚幻了的现实退回到遥不可及的理想。德国之声记者潇阳认为,毒奶粉事件反映出中国社会与人的失范,说明中国还远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化国家。
    
    毒奶粉事件是危害中国全社会的食品安全事件,从而也是一起严重的公共安全事件。如果把国家理解为公共服务的权力结构,那么公共安全事件也就是国家安全事件。中国当政者为了政治稳定和国家安全用铁腕政策对待政治敌对势力、政治异见者、民间抗议群体和大众传媒时,殊不知颠覆中国长城根基的恰恰是那些非政治性毒药。
    
    面对天灾如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国人表现出爱心、信心、力量和团结;面对人祸如三鹿毒奶粉,中国人愤怒的同时,却感到无能为力,特别是当你感到你每一口吃喝都可能是一剂毒药时。矿难事件、食品毒害事件和环境污染事件发生之频繁,已经成了中国社会的一种常态。像孟学农这样的"倒霉蛋"两度因公共事件而辞职固然有偶然的因素,也是"官员问责"制度正在生效的一种进步,但是一再发生遵循着同样的逻辑和模式发生的人祸,说明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处理几个官员就能解决的。惩前而不能毖后,回收了毒玩具,却漏掉了毒奶粉。
    
    有关毒奶粉事件的讨论中,很多人都看到了背后的制度问题。问题在于,仅仅用一句"这是制度问题"来归结所有的类似事件,并不会带来认识上的进步,更不能提供具有当下现实意义的"解药"。中国官方推动的政治制度变革如果目前已经有迹可寻,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是一种低社会成本的"以独裁结束独裁"式的渐变,而经济学家更多的是一厢情愿地在尝试用制度创新理论来诠释和沙盘推演中国的经济制度改革所带来的政治与社会制度改革。而中国的问题是,在现有制度不能一夜废止、新制度还没有孵化出现的情况下,中国人还能够做些什么来杜绝类似毒奶粉事件的发生?
    
    毒奶粉事件固然有制度上的深层原因,但它的直接参与者却不是体制中的政治权力垄断者,而是各个层次上的社会利益集团和个人。这一事件原因链中,有个体奶农,有奶站,有奶粉加工厂的各级主管,有行业潜规则的制定者,也有食品安全与检验部门和地方官员。相信这些人当中的多数在私人关系和空间中应该不乏爱心,但是当他们以一个社会角色发挥一种社会职能时,却表现出惊人的道德沦丧、麻木不仁、自私冷漠、唯利是图。就在他们以集体犯罪的方式用毒奶粉毒害着成千上万的婴幼儿时,他们自己的孩子可能也在被别人用毒面粉毒害着。
    
    当人们讨论什么才是好的人类社会生活秩序时,制度主义者往往从人性本恶出发,只相信制度的刚性约束力,不相信道德的自觉作用;道德主义者则看到的是任何制度有它的局限性,而道德教育才是唤醒人心向善从而社会向善的黄金之路。但是无论是不妥协的主张制度改革者还是道德信仰说教者,在中国的复杂现实面前似乎都拿不出一个哪怕能说服自己的能够杜绝毒奶粉的良方。毒奶粉事件并不能用一个简单的制度上的或者道德上的因果关系来加以解释。只要不解决制度性约束(如政府权威和法律权威)和道德自律的双重失效问题,中国就还不是一个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现代化国家。反过来说,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化国家,必然是一个有着能够整合制度与道德双重规范的价值体系作为基础。
    
    毒奶粉事件暴露出的是当下中国的政治与经济制度上的缺陷,是社会普遍的诚信道德的缺失,是法律制度与法治文化的缺位;它同时也急功近利的经济主义和投机主义泛滥的结果,是权力精英与经济强势团体、社会财富与资源垄断精英阶层达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潜规则被全体社会成员复制和学习的结果,是"摸石头过河"时早晚绕不过的暗礁。当前,中国政府的权力合法性主要是来自经济上的持续发展和一定程度上的关注民生政策,但这样的合法性并不能保证长治久安。能保证长治久安的只能是"可持续性的软实力",而软实力只能通过文化重建和价值重建才能获得。中国已经不大可能重返极权主义时代的老路,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自生文化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能在价值上支撑一个现代化的中国,以世俗化为特征的现代社会更不会容忍用一种宗教信仰整合社会的局面。如果说有一种价值规范能给转型中的中国提供一个稳固可靠的支点的话,那就是将维护个人尊严作为一切秩序与制度设计的最根本价值。只有将这一最根本的价值作为政治体制和社会规范的准绳,中国才有希望发展成为一个"可持续性发展"的现代化国家。
    
     德国之声中文网 /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